当前位置:

391、有孕(二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被百里轻鸿领着,一行人一路顺当地进了公主府的主院。贺兰真并不想去围观拓跋明珠躺在床上的模样,毕竟昏迷中的人看起来也没有什么意思,便和萧朦留在了外面。只楚凌带着肖嫣儿和云行月跟着百里轻鸿一起进去了。

    布置得富丽堂皇的房间里,拓跋明珠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果然是一副人事不知的模样。楚凌虽然并不擅长医术,但是一个人是假装还是真的昏迷了却还是分得出来的。看来这一次,拓跋梁哪怕真的是为了刁难她,也算是下足了本钱的。不过这会儿楚凌倒是觉得拓跋明珠的昏迷应该不是拓跋梁的手笔了。毕竟若只是为了刁难她一下,其实并没有多大的意义。

    难不成南宫御月还对拓跋明珠做了什么?他也没说啊。想到南宫国师,楚凌不由得又是一阵头疼。

    百里轻鸿看向楚凌道:“公主从天牢里回来之后就没有醒来过,陛下派御医来看过了,也没有看出什么问题。”楚凌侧首看向站在一边的云行月和肖嫣儿,“云公子,嫣儿?”肖嫣儿瞪了百里轻鸿一眼,气鼓鼓地走到床边抓起拓跋明珠的手。微微皱眉偏着头思索了一会儿,扭头去看云行月。

    云行月傲然地笑道:“本公子就说嘛,看病这种事情还要靠我。”走到肖嫣儿身边手指搭上了拓跋明珠的手腕。片刻后,云行月也微微皱起了眉头若有所思。过了好一会儿,见两人都没有动静百里轻鸿问道:“云公子,怎么样了?”

    云行月跟肖嫣儿交换了一个眼神,一把拉过肖嫣儿道:“公主,我跟嫣儿讨论一下病情。”说罢也不等楚凌同意,就拉着肖嫣儿往外面而去。楚凌阻拦不及,只得眼睁睁地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门外。眨了眨眼睛,楚凌对看着她的百里轻鸿道:“这个…看来云公子已经有眉目了。驸马不要着急,咱们先等一等吧。”要是没有头绪,云行月和肖嫣儿也不会是这个表情。不过看两人的神色,拓跋明珠的情况似乎也有些不简单啊。百里轻鸿微微点头,“有劳公主。”

    楚凌微微蹙眉打量着眼前的百里轻鸿,她突然发现自己几乎从未从这个男人脸上看过的类似于寻常人该有的情绪。楚凌子自认为应该是一个读人情绪的高手,但是如果连她都从没看明白过百里轻鸿的想法,她怀疑这世上到底有几个人能知道他的心思。君无欢或许算一个,因为君无欢似乎从头到尾都很能理解百里轻鸿的模样,虽然在楚凌看来他们根本就不是同一种人。

    一个男人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未婚妻受人欺凌直到死亡都不闻不问?一个男人,又是怎么面对着陪伴了十多年为自己生了三个孩子的妻子生死不明的时候依然淡定如常无动于衷的。世人总说,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哪怕是仇恨,其实也是一种感情。但是百里轻鸿身上却什么都没有。他似乎并不恨拓跋明珠,当然也并不爱她。仿佛她就是一个跟自己毫无关系的陌生人,但是他却和这个陌生人同床共枕了十几年。

    “公主有何指教?”百里轻鸿注意到楚凌打量自己的目光,以为她还惦记着当年他打断了君无欢疗伤的仇恨。他当年是害得君无欢疗伤失败,但是神佑公主也没有手软,不到一天时间就狠狠地还到了他的身上。被自己的亲弟弟捅了一刀,即便是百里轻鸿这样的人也会觉得痛苦不堪。也是从那以后,百里轻鸿再不敢小看这个神佑公主了。不是因为她能够说动云煦,而是她下手够狠。对百里轻鸿来说,即便是楚凌砍他十刀八刀只怕也不如云煦刺他那一刀来得难受。

    楚凌笑了笑道:“驸马似乎并不担心?”她当然不会告诉百里轻鸿,她突然觉得这个人有点可怕。百里轻鸿淡然道:“御医说了,公主不会有生命危险。”

    “……”不会有生命危险就可以了?如果一直昏迷也可以么?或者说百里轻鸿其实更喜欢拓跋明珠从此昏迷不醒?

    “驸马这样对公主…就不怕北晋皇心生不满么?”楚凌问道。百里轻鸿唇边突然露出一丝笑意,极淡,下一刻就消失不见了踪影,“我若对她体贴入微,公主觉得陛下会相信么?”

    “……”楚凌突然觉得,百里轻鸿和拓跋明珠这两个人相遇,也不知道是谁更倒霉一些。

    片刻后,云行月和肖嫣儿走了进来。两人的神色都很是平静,但是熟悉两人的楚凌却能从这平静中看到几分不同。

    百里渊也跟着走了进来,看向床上的拓跋明珠眼底带着几分淡淡地担忧,“公主,父亲,母亲怎么样了?”楚凌看向云行月两人,肖嫣儿眨了眨眼睛左右四顾就是不肯开口。云行月轻咳了一声道:“大公子不必担心,公主…应该没什么事儿,如果一定要说有事的话,也算是好事。”

    “好事?”楚凌和百里渊的声音齐齐响起。百里渊眼底更是写满了不解,显然不明白母亲昏迷不醒算是什么好事。楚凌一怔,倒是有些明白了。

    云行月摸摸鼻子,顶着肖嫣儿凶狠瞪视的目光道:“这个,公主有了身孕,算不算是好事?”

    “有孕?”百里轻鸿微微蹙眉,看向云行月。云行月有些不悦,“驸马这是怀疑本公子的医术?还不足一月,貊族那些庸医诊断不出来也是平常。驸马若是不信,在城中找几个医术高明的天启大夫试试便知。”论诊脉这一块,貊族的医术确实是远不如天启的。这些年,天启的名医们也大多难逃或者隐退,貊族人很难学到中原真正高深的医术。

    “母亲为何昏迷不醒?”百里渊问道:“也是因为有孕么?”

    云行月眼神微闪了一下,正低头看母亲的百里渊并没有注意到。云行月道:“这个么…公主应当是太过疲惫了所知。特别是…太过操心劳神了。如果公主想要平安生下这个孩子的话,以后最好还是好好修养,不要想得太多比较好。”

    百里渊沉默了片刻,恭敬地对云行月拱手致谢。百里轻鸿沉声问道,“何时能醒?”云行月挑眉道:“现在就能。”

    众人齐齐看向云行月,云行月嗤笑一声显然是对众人的怀疑感到不悦。根本不给众人反应的时间手指飞快地朝着床上躺着的人连点十数次,就连楚凌的眼力也没有完全看清楚他都点了哪些穴道。

    他刚刚停手,就听到床上的拓跋明珠闷哼一声,一直微闭着的眼睛动了动慢慢地睁来了眼睛。拓跋明珠有些茫然地侧首才看到自己房间里竟然站了不少人,不由得愣了一愣。看到楚凌脸色更是微臣扭头看向百里轻鸿,“他们怎么在这里?我这是怎么了?”

    “你在天牢晕过去了。”百里轻鸿淡淡道。

    拓跋明珠立刻想起了她昏迷之前发生的事情,脸色顿时变得比昏迷的时候更加难看了。看向楚凌三人的目光也隐约带着几分不善,“你们在这里做什么?”想起之前在天牢南宫御月给她的难堪,拓跋明珠脸色一阵青一阵紫。不仅是对楚凌,就连百里轻鸿都有些迁怒了。

    “母亲。”百里渊上前,走到床边轻声道:“母亲,是神佑公主带来的这位云公子救醒了您的。还有,孩儿又要有弟弟了,还请母亲保重身体。”

    “孩子……”拓跋明珠微微一愣,低头看向自己依然还平坦的腹部。距离生下拓跋承和拓跋若雅,已经过去了十多年了。她竟然…又有了孩子了么?一时间,拓跋明珠脸上的神色有些复杂难辨。拓跋明珠忍不住抬头去看百里轻鸿,百里轻鸿站在一边神色依然是淡淡地看不出来喜怒。拓跋明珠心中不由一沉,忍不住又想要发怒。

    百里渊伸手握住了拓跋明珠的手,“恭喜母亲,等弟弟生下来,孩儿一定会好好照顾弟弟的。”

    望着那张与百里轻鸿十分相似的容颜,拓跋明珠半晌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