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90、百里渊(一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自然不知道她走之后君无欢和南宫御月是怎么打成一团糟的,反正整个府邸里都是天启人,只要这两人不打到外面去或者闹得动静太大,别人也是不会知道什么的。楚凌叫上了云行月肖嫣儿和萧艨一起出门,贺兰真果然很够意思听说楚凌要去昭国公主府,立刻就答应下来。倒是让楚凌有些不好意思了,“你们现在跟昭国公主的关系……”一朝天子一朝臣,拓跋罗如今的处境肯定不如先皇还在世的时候自在。

    贺兰真倒是不以为意,笑道:“我们家王爷跟…那位的关系,哪里还差你这一点半点的事儿啊。”拓跋罗和拓跋梁之间的关系最后会怎么样绝不会因为楚卿衣一个天启公主而有所改变的。贺兰真也算是看明白,以拓跋梁的心性,想要相安无事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既然如此,又何必那般憋屈委屈了自己?还不如爽快一些。更何况,天启当年虽然战力远不如北晋被打得仓皇南逃,但是有灵苍江天堑阻隔依然是一个庞大的国家。与天启公主交好并不见得就是什么坏事。

    贺兰真倒是有些好奇,“你跟拓跋明珠素来不对付,怎么会想到去探望她?”

    楚凌有些无奈,“你还不知道么?”贺兰真倒是真的不知道,有些茫然,“知道什么?”楚凌只得将在天牢里的事情大概说了一遍,贺兰真也是聪明人哪里会不知道拓跋梁的用意。明明跟楚凌没什么关系的事情,却非要借题发挥栽到楚凌身上。只怕是知道若是跟南宫御月计较讨不了什么好处,另外也是想要趁机打压楚凌的气焰,“若真是如此,只怕不会让咱们这么容易见到拓跋明珠吧?”

    楚凌道:“秦公子说,拓跋明珠是真的昏迷不醒了。”如果拓跋明珠是假装的,自然不会让她们见到。但如果是真的,为了把罪名坐实,拓跋梁只怕巴不得她们去看拓跋明珠呢。楚凌摸着下巴思索着,该不会是拓跋梁为了陷害他故意弄晕了自己的女儿吧?也不对呀,这种事情只要南宫御月出面一解释就没事了,拓跋明珠就算真被气病了只怕也没法拿南宫御月怎么样。就算是楚凌,若不是想看看拓跋明珠到底在做什么妖,只怕也根本不会专程走这一趟。

    贺兰真闻言倒是有些幸灾乐祸,“哦,那倒是要去看看了。”贺兰真讨厌拓跋明珠也是真心实意的,原本她刚跟拓跋罗成婚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只是觉得拓跋明珠强行倒贴一个对她根本无心的男人着实无趣,而且拓跋明珠一直护着百里轻鸿就宛如疯狗护食一般的姿态着实难看。简直丢尽了女人的脸,只让人觉得可恨又可怜。直到拓跋梁登基之后,拓跋明珠一跃成为昭国公主,面对往日里先帝的皇子公主们,摆出的那种眼高于顶用鼻孔看人的姿态只让人想到小人得志这个词。

    而且拓跋明珠的权欲十分旺盛,对权力野心勃勃,仗着自己公主的身份甚至想要吞并拓跋罗和拓跋胤手下的势力。哪怕看似温和的拓跋罗,本质上也是个性格强硬的男子,自然是不好犹豫地打了回去,于是两家地关系就更糟了。每次在大型的宴会上遇到,拓跋明珠都免不了要对贺兰真一阵明朝暗讽。贺兰真如今虽然只是个王妃,丈夫还身患残疾。但当年却也是塞外强族的公主,比当初还是个县主的拓跋明珠身份只怕还要高些,哪里能受她这个气?于是两人的关系自然也就越发的恶化了。

    如今有看拓跋明珠笑话的机会,哪怕贺兰真跟楚凌没什么交情只怕也不会错过地。

    昭国公主府在距离皇宫只有一条街的地方,府邸面积规格丝毫不比曾经身为北晋大皇子的拓跋罗的府邸差。可见拓跋梁对这个女儿还是十分宠爱看重的。特别是如今大皇后所生的两个嫡子都已经废了,拓跋梁眼下也并没有效仿先帝立左右皇后,拓跋明珠这个唯一的嫡女自然也就更显得身份尊贵了。

    一行人刚到府门口就被人拦了下来,楚凌也不觉得意外连马车都没有下只是掀起帘子的一角淡淡道:“陛下派使者说昭国公主抱恙,本宫特地与贺兰王妃带了大夫上门探望。你若是不能决断,便去禀告驸马再说。”这话说的有趣,守卫乍一听会有一种神佑公主带这大夫来探望公主已经有陛下允许了的。迟疑地看了他们一眼,守卫还是转身进去禀告了。楚凌坐在马车里对贺兰真挑了挑眉笑道:“看来你跟拓跋明珠的关系当真不怎么样,连进门喝杯水都没捞着。”

    若是在天启,一般有身份的贵客亲自登门,哪怕事先没有拜帖也该把人引进门喝杯茶再说。貊族压根就没有提前送拜帖的规矩,就更是随意了。谁知道他们还是被挡在外面了。

    贺兰真不以为意,“你堂堂天启公主不也被拦在门外了么?昭国公主府的门槛高着呢,寻常人可是踩不到的。”肖嫣儿靠在楚凌身边,有些不高兴地道:“阿凌姐姐,我真要给那个什么公主看病啊?一听就很讨厌。”不给她下毒就已经很不错了。

    楚凌拍拍她的脑门,笑道:“咱们就是去看看她怎么样了,谁说一定要给她看病呢。更何况,你不喜欢让云行月去看就行了。”

    贺兰真这才注意到肖嫣儿,她原本还以为肖嫣儿只是楚凌身边跟着的小丫头。闻言有些诧异地道:“这位姑娘…是大夫?”肖嫣儿眨眨眼睛,道:“是呀,王妃姐姐你要找我看病么?”贺兰真摇头笑道:“我就不用了,我身体好着呢。”至于拓跋罗…多少名医都下过诊断,根本好不了了。贺兰真不是认不清楚现实的人,也就不愿意再折腾了。况且,这姑娘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医术又能高明到哪儿去呢。

    肖嫣儿哪里会看不出来贺兰真的想法,她行走江湖多年什么样的病患没见过。因为外表的原因,也确实很少有病人一见面就愿意相信她的。肖嫣儿也不是有耐心的人,她只说自己想说的,至于病人信不信她就不管了。

    肖嫣儿偏着头打量了贺兰真片刻,道:“可是,王妃姐姐难道不想生宝宝么?”

    贺兰真一愣,“姑娘…这是什么意思?”

    肖嫣儿道:“我看王妃姐姐好像还没有生过宝宝啊,你这样时间久了以后就再也生不了宝宝啦。”闻言,不仅是贺兰真就连楚凌都不由得看向肖嫣儿,“嫣儿,贺兰姐姐怎么了吗?”

    肖嫣儿道:“王妃姐姐好像吃了什么药,体质阴寒特别是…如果不好好调理的话,是很难生孩子的,就算怀上了也长不大。幸好看起来时间像是还不太久,如果再过两年就没办法了。”贺兰真脸色有些难看,她与拓跋罗成婚四年多,感情素来不错。虽然拓跋罗先前也有子嗣,但是貊族人素来喜欢多子多孙,贺兰真自然也希望能拥有自己的孩子。但是…她先前也有过一次身孕,只是还不到三个月孩子就没了。之后就再也没有了消息……

    想到此处,贺兰真不由地抓住了肖嫣儿的手道:“肖姑娘,我……”

    “启禀公主,王妃,驸马请两位进入内。”贺兰真话还没说完,外面就传来了方才那守卫的声音。楚凌偏偏贺兰真的手背轻声道:“贺兰姐姐别着急,这事回头再说。”贺兰真也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对方,定了定神点头道:“是,回头我请肖姑娘去我府上做客。”

    一行人刚走进公主府大门,就看到百里轻鸿带着人迎了上来。楚凌一眼看过去,微微挑眉。跟在百里轻鸿身边的是两个少年和一个少女。年长的少年有十四五岁的模样,小一些的一男一女相貌有六七分相似,都是十二三岁的模样。只是那年长的少年相貌与百里轻鸿十分相似,虽然小小年纪却已经俊美不凡,只是比百里轻鸿少了几分冷肃。那两个小的,看着相貌都不及兄长,与百里轻鸿有两分相似但其实更像拓跋明珠。此时,那少女正两眼冒着火光怒瞪着楚凌。若不是百里轻鸿站在她前面,指不定就要扑上来了。

    “多谢公主和王妃亲自前来探望。”百里轻鸿淡然道,神色淡漠似乎丝毫不为妻子昏迷不醒而担心。

    贺兰真笑道:“驸马客气了,我不过是个陪客罢了。听有人说公主昏迷与神佑公主有关,笙笙如今身在屋檐下,哪里敢不来看看呢。”

    百里轻鸿仿佛没听见贺兰真的讽刺,只是侧首看了一眼楚凌道:“我已经与陛下说清楚了,此事与公主无关。”楚凌不以为然,笑道:“既然来了,自然还是要看看公主的。我带了两位大夫来,驸马想必也是知道的,他们的医术想必也能让人放心。”跟在楚凌身后的肖嫣儿直接给了百里轻鸿一个白眼,云行月倒是担心一些,只是矜持的点了下头,一派高人风范。

    “谁要你看!我阿娘就是被你们害的!”跟在百里轻鸿身边的姑娘终于忍不住尖声叫道。

    “若雅!”那长得像百里轻鸿的少年皱了皱眉低声斥道。

    楚凌自然是记得这三个孩子的,当年她去明王府的时候拓跋明珠亲自介绍过这三个孩子。长子名叫百里渊,次子和女儿是一对龙凤胎,一名拓跋承,一名拓跋若雅。看来,这小姑娘不仅是容貌,性格也有些随了她的母亲啊。她明明记得,当年看到这小姑娘的时候眉宇间还是一派天真的模样。

    楚凌莞尔一笑,道:“大公子不必在意,本宫自然不会跟一个孩子置气。雅小姐想必也是一派孝心。”

    百里渊拱手道:“小妹年幼无礼,多谢公主宽宏。”楚凌笑笑不语,看着眼前规规矩矩的少年眼底掠过一丝惋惜。这孩子是拓跋明珠和百里轻鸿的长子,相貌又像极了百里轻鸿,按说应该是千娇百宠着长大的,但是看着性格只怕日子也过的不是十分顺遂。也是,在貊族的地方,这孩子却姓百里,如何能顺遂的起来?

    “两位里面请。”百里轻鸿侧首淡淡道。

    楚凌点点头,拉着贺兰真与百里轻鸿并肩一路往里面走去。拓跋若雅见状心中犹有不甘,还想要说什么却被百里渊拉住了。云行月三人落后一步,路过少女身边的时候云行月停下了脚步居高临下的打量着那少女。百里渊皱了皱眉,上前一步挡在了妹妹跟前。云行月挑眉一笑道:“大公子不用担心,本公子还不至于在公主府对公主府的小小姐做什么的。”真正想要对这丫头做什么的可不是他。云行月心中想着,摇摇头转身跟上了前面的人。

    百里渊回头看了看妹妹,微微皱眉。再看了一眼走在前面的父亲和那一身红衣翩然的天启公主神色有些复杂。

    “大哥,你做什么帮着那个女人!”拓跋若雅不悦地道,“要不是因为她,阿娘和爹爹……”

    百里渊皱眉道:“不是她。”

    拓跋承却更赞同孪生妹妹的想法,轻哼一声道:“天启女人都不是好东西,她们是姐妹,自然也不是好东西!大哥别说你没看见,父亲看那个女人的时候比看阿娘专注多了。”十一二岁的少年却也已经是罕见的敏感了。虽然百里轻鸿只看了楚凌一眼,他却已经看出了父亲眼中不一样的情绪。

    百里渊摇了摇头,道:“总之,你们不要胡闹。那位公主很厉害,若真出了什么事,谁也救不了你们。”说罢,百里渊也转身往里面走去。他身后,拓跋若雅气得跺脚,“大哥这是什么意思!他竟然向着那个天启女人!”

    拓跋承的神色也有些阴郁,道:“大哥姓百里,跟咱们毕竟不是一个姓的。”

    “二哥,你这是什么意思?”拓跋若雅有些不悦地道,她虽然也不高兴大哥向着天启人,但是大哥还是她亲大哥的。

    “没什么。”拓跋承垂眸道。



    ------题外话------

    嗯嗯,早上要出门赶高铁,先更一更。下午或晚上再补一些哈。

    ps:解释一下,最后一段。百里轻鸿木有喜欢阿凌,也不会喜欢阿凌哒哈。阿凌虽然美美哒,但是也不是所有男人都会喜欢这一款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