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85、武安郡主府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南宫御月的出现让原本已经缓和了几分的局面又迅速重新陷入了尴尬的境地。拓跋梁想打天启人的脸,就派了一个年轻的礼部侍郎来迎接,而且还是个从天启投敌的礼部侍郎。谁知道身为国师的南宫御月半点也不给皇帝面子,竟然亲自跑出城来迎接楚凌。这待遇基本上算是超出规格了。楚凌觉得,真的不能怪拓跋梁想要弄死南宫御月,就某人这破德行,就算是没有利益冲突,拓跋梁·想要弄死南宫御月也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南宫御月似乎丝毫没有感觉到旁边田亦轩的尴尬,依然笑吟吟地望着楚凌,“笙笙,你怎么不说话?难道是看到本座太激动了?”楚凌无语,很想跟他说你能不能别说话?

    田亦轩其实很想呛南宫御月两句:谁不知道你跟天启神佑公主之间有恩怨,别假装你们关系很好成么?没看人家都不想理你?可惜,身份的差异让他无论如何憋屈在南宫御月面前也只能硬生生的忍了下来。田家虽然位高权重,却还没有那个底气去跟堂堂国师以及焉陀家这样的庞然大物抗衡。

    襄国公轻咳了一声,上前解围,“多谢国师亲自来迎,公主舟车劳顿只怕有些累了,不如咱们先进城安置?稍后公主还要入宫觐见北晋皇丢陛下。”

    “舟车劳顿?”南宫御月饶有兴致地道,别人不知道他难道还不知道么?笙笙早些天就已经入京了哪里来的舟车劳顿?不过……笙笙舅舅的面子还是要给一点的。南宫御月一脸赞同地点头道:“襄国公说得是,既然如此,本座亲自护送笙笙入城。”

    “……”若是寻常貊族官员遇到如此好脾气好说话的国师大人,只怕当场就要感动的痛哭流涕了。这位大爷什么时候能对人正常说话了,听他说话的人都觉得是烧了高香了。谁能想到,眼高于顶连皇帝陛下都不放在眼里的国师大人,竟然会对天启一个小小的国公如此客气?

    不说在场的北晋人是个什么表情,就连楚凌都有些惊讶了。诧异地看了一眼南宫御月,楚凌道:“那就多谢国师了。”

    南宫御月今天脾气超好,“笙笙不必跟本座客气。”

    楚凌明显感觉到一股视线落在了自己身上,说不上敌意但是也绝对算不上善意。抬头望过去,毫不意外的看到了一身白衣飘飘的宛吟姑娘。现在已经不能再称呼为杨姑娘了,她只是白塔的宛吟姑娘。

    对上楚凌突然看过来的目光,宛吟愣了一下又低下了头。楚凌淡淡一笑,低头进了马车。

    楚凌刚要坐下,就觉马车的帘子一动一个人影出现在了外面就想往里面钻。楚凌毫不犹豫,抬手就是一掌拍了出去,两人飞快地交手七八招,到底还是楚凌占着地利,将人逼下了马车。

    马车外面传来南宫御月的声音,“笙笙,本座专程来接你,你就这样对本座的?”楚凌淡淡道:“男女有别,我这马车里还有几个姑娘呢,国师自重。”

    南宫御月笑道:“本座怎么不知道笙笙现在也开始计较起这些繁文缛节了?”

    楚凌面无表情,“哦,专门拿来敷衍你的。”

    “……”

    北晋人并没有将他们安排在城中的天启驿馆,毕竟天启人在北晋并不受人待见。天启虽然也有使者在北晋,但这是一份十分没有安全保障且没有存在感的职务。天启的驿馆自然也十分的不上台面,几乎都要被人遗忘在某个角落里了。拓跋梁或许是不想显得太过怠慢客人,安排楚凌等人入住的地方正是当初的武安郡主府。虽然郡主府的匾额已经摘下来了,但是里面的陈设景致却依然还是跟从前一样,打扫的干干净净倒是让人有几分宾至如归的感觉。

    “笙笙,本座特意将这地方收拾出来给你住的,你喜欢么?”非要跟着一起来的南宫御月略带几分得意的道。楚凌微微挑眉,“是你安排的?”

    南宫御月轻哼一声,道:“不然呢?你以为拓跋梁会给你安排什么好地方?”

    跟在一边的田亦轩很想咳嗽,提醒国师不要当着客人的面随便非议陛下。况且,陛下安排的地方也并没有差到哪里去,就算对神佑公主再不满,基本的待客之道还是有的。毕竟是陛下自己的寿辰,若是弄出什么不快来,陛下也未必会高兴到哪儿去。可惜,南宫御月一个凉凉地眼神扫过来,他就只能默默地低下了头。

    楚凌点头笑道:“那就多谢国师了。”

    南宫御月这才矜持而满意地点了下头。

    既然是公主亲自出使北晋,带来的人自然不少。永嘉帝生怕委屈了女儿,上到护卫仪仗,下到御厨太医,一点儿也不肯遗漏。既然天启使者们入驻了这府邸,原本在府中的人自然就要全部撤了出去,由天启人全面接手府中的一切事物。金雪和白鹭分别去安排府中的内务和守卫,襄国公陪着楚凌应付貊族人。准确的说,是只有应付南宫御月一个人。就连站在一边的田亦轩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偏偏国师大人却半点自觉也没有,俨然一副要留下蹭饭的模样。最后还是白塔有人来禀告说焉陀家主请见国师,南宫御月这才有些不甘不愿地带着人走了。田亦轩很是歉意地对楚凌和襄国公告辞,“公主和国公刚到上京想必也辛苦了。不如先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再一起入宫觐见陛下?”

    听说国师前些年一厢情愿地缠着神佑公主,虽然大家算是敌人,但是被国师这样的蛇精病缠上也着实是让人忍不住对这位天启公主心生歉意。

    楚凌点头道:“也好,多谢田大人了。”

    田亦轩连道不敢,这才告辞转身离去。

    看着一行人离开,院子里突然安静下来让襄国公也暗暗松了口气。有些无奈的侧首看向楚凌道:“这位国师……”这位国师几年前就一直对公主追逐不休,就连公主大婚都不肯放弃。如今该不会变本加厉吧?毕竟,在外人眼中神佑公主驸马可是已经过世许久了。而且,貊族人素来也不在乎女子是不是再嫁。

    楚凌笑道:“舅舅不用担心,我心里有数。舅舅一路辛苦了,还是先去梳洗休息吧。有什么是晚些再说。”襄国公这样路确实辛苦了,想了想公主素来行事也算是有分寸,倒也不再多说什么先去休息了。

    看着襄国公离去的背影,楚凌眨了眨眼睛,好像忘了告诉舅舅君无欢也来上京了。

    玉霓裳平生还是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院门,上一次虽然跟着楚凌去剿匪但天启境内毕竟算是相对太平的。这一路走来却是真的见过了许多从前十几年连听都没有听说过的事情。只是一路上除了金雪雪鸢两个其余人都是男子,玉霓裳也没人可以诉说只得憋了一路。此时一见到素来就很是投契的肖嫣儿,玉霓裳也顾不得疲惫就拽着肖嫣儿躲在角落里嘀嘀咕咕起来了。等楚凌在府里逛了一圈,见众人都安顿下来了,转回前院发现两个人竟然还蹲在院子里说悄悄话。

    站在两人身后不远处打量了好一会儿,楚凌方才轻咳了一声道:“说什么呢,这么高兴?”

    两人都是吓了一跳,玉霓裳直接躲到肖嫣儿身后去了。楚凌无语:她有这么可怕么?

    “阿凌姐姐。”

    “公主。”

    两张俏生生的小脸齐齐眨巴着大眼睛望着楚凌,楚凌毫不心软挑眉道:“说说吧,你们在打什么主意?”两人齐齐摇头,“没有啊。”

    楚凌冷笑一声,“当真没有?”

    “绝对没有。”玉霓裳坚定地道,“公主,这上京人我们人生地不熟的,能打什么主意呀?”楚凌仿佛被她说服了一般,微微点头道:“这话…好像也没错。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原本我还想说,你们要是想做什么的话可以告诉我一声,说不定我可以帮忙呢。”

    玉霓裳和肖嫣儿对视了一眼,齐齐摇头。

    “阿凌姐姐,我们真的没有要做什么。”肖嫣儿道。

    楚凌道:“行吧,那就回去休息吧,你们俩住我旁边的院子,那以前是阿朵住的地方,可以么?”

    两人齐刷刷地点头,模样乖巧又可爱。楚凌狐疑地打量了两人一眼,到底还是没有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深夜,楚凌独自一人坐在桌边翻看着跟前的卷宗。看得正入神,只觉得眼前的烛光一闪,门口已经多了一个修长的身影。看到来人,楚凌不由露出了一个愉悦的笑容,“你怎么来了?”君无欢抬手解下脸上的面具,露出了一张有些苍白的俊美容颜,摇曳的烛光下,这张脸显得越发动人心魄。

    漫步走到楚凌身边,君无欢淡笑道:“来看看你,怎么?阿凌不欢迎么?”

    楚凌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拉着他在自己身边坐下道:“哪敢啊?沧云城主肯来看我,自然是三生有幸。”君无欢也不由得笑了,伸手轻轻拂开她额边的发丝,问道:“南宫御月没有胡闹吧?”楚凌眨了眨眼睛,“你去找他了?”三年前,南宫御月和君无欢那一架,君无欢的伤虽然有八分是假装的,但是架却是货真价实的打了的。不过现在看来,这两位的合作关系竟然还没有破裂。南宫御月那家伙到底想要什么?竟然如此能忍耐?

    君无欢微微点头,“这府邸你们尽管放心住着,已经提前让人清理过了,不会有什么问题。”君无欢所说的清理,自然是包括了整个府邸的暗道密室等等可以藏人的地方,从根本上杜绝了有貊族人窃听消息的可能性。楚凌一怔,有些惊讶地道:“是你让南宫御月向拓跋梁提议让我们入主这里的?”她还以为真是南宫御月那货干的。

    君无欢笑道:‘南宫只会提议让你直接住白塔。”

    “……”也对,这好像更符合南宫国师的行事风格。楚凌有些担心地看着他,“你们俩没打架吧?”君无欢低笑一声,揽着她入怀,额头轻轻靠着她的额头,低声笑道:“阿凌是在担心我?”楚凌大方的承认,“自然,你别忘了云师叔的话,尽量避免与绝顶高手过招。”

    君无欢轻叹一声,道:“云师叔是太过小心了。”只要寒冰石的效用不减退,他也没有再受太过严重的内伤,是不会出什么问题。

    楚凌靠着他的肩头,道:“我倒是希望越小心越好。”

    君无欢一怔,握着她纤细的玉手,“我知道,阿凌不用担心。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哦?”楚凌微微挑眉笑看着他,君无欢道:“我若是死了,岂不是便宜了别人?我怎么舍得?”

    楚凌轻哼一声,道:“你明白最好,你若是死了,可别指望我会替你守寡。”

    君无欢幽幽地望着她,“阿凌,你这样说未免太让我伤心了一些。”楚凌毫不同情,“不想伤心就老实一点。”

    两人对视一眼,片刻后双双笑出声来。

    院外,襄国公快步走进院子里。才刚走出几步就被一左一右两个人拦住了去路,“襄国公,请留步。”

    襄国公一愣,“你们是什么人?!”这两个分明不是天启使团的护卫或其他什么人,正想要高声呼叫唤人过来,其中一人已经取出一块令牌递到襄国公跟前,“国公请看。”

    襄国公就着火光看到令牌上沧云二字又是一愣,侧首忘了一眼前方不远处还亮着灯火的房间道:“晏公子什么时候来的?”

    男子道:“城主已经来了两三日了。”

    “……”公主竟然没有跟他说。想起外甥女一心想着相公将他这个做舅舅的抛到了脑后,襄国公就觉得一阵辛酸。不过想想还有人比他更辛酸,也就觉得好过多了。有些无力地摆摆手道:“罢了,我也没什么急事,就先不打扰他们了。”两个男子拱手,“国公慢走。”

    “……”小别胜新婚,理解,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