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83、打了一架!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拓跋赞转过身来面对着楚凌,冷笑道:“你凭什么以为我会告诉你?就凭你是我师姐么?”

    楚凌淡淡道:“不凭什么,就凭你现在还在我手里。阿赞,我不会杀你,但不代表我不会揍你,更不代表我不会关你。你猜我把你手脚都打折了关上一个月,这一个月的时间够不够让我查到事情的真相?”拓跋赞不屑地道:“没有什么真相?都是你自己异想天开罢了。”楚凌道:“无所谓,既然你不想说,就在师姐这里好好待着吧。”

    拓跋赞的脸色肉眼可见的阴沉了下来。楚凌这次见他就发现他的气质跟四年前相比阴郁了许多,但是此时他的脸色却比之前还要更加的难看。显然楚凌是戳到了他的痛处,拓跋赞根本没有时间跟她耗。今晚若不是实在不是楚凌和君无欢的对手,拓跋赞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被君无欢就这样拎回来。原本拓跋赞或许还抱着在楚凌面前蒙混过关的想法,但是楚凌既然揭穿了这件事,这个指望自然也只能破灭了。

    拓跋赞知道,楚凌若是真的将他关起来,他其实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

    拓跋赞瞪着楚凌,呼吸也渐渐地急促起来,好半晌方才咬牙道:“曲笙,你就一定要跟我作对是么?!”

    楚凌微微偏头,似乎对他的愤怒有些疑惑,“我对跟你作对没有兴趣,我只是想知道师父的事情。”

    “事情就是你看到的那样,他自己都承认你为什么还要揪着不放!你凭什么觉得是我在陷害他?在你眼中,拓跋兴业就是个圣人么?”拓跋赞怒道,“你以为你很厉害?什么事情都要管!你是天启人,他是貊族人,他是死是活跟你有什么关系?不对…他死了对你来说不是一件好事么?”拓跋赞突然转怒为笑,只是笑容里带着几分令人无法忽视的恶意。楚凌微微凝眉,看着眼前的青年。眼前的拓跋赞与当年她认识的那个少年实在是相差的太远了,只有偶尔还能从他身上看到几分当年那个北晋十七皇子的影子。楚凌望着他,声音平静而冷淡,“拓跋赞,你觉得你说的是人话么?他是你师父。”

    拓跋赞不屑地道:“他只是你一个人的师父,当初若不是父皇施压,他怎么会收我为徒?你该不会是忘了,他当初是怎么教你地,又是怎么教我的吧?”

    楚凌闭了闭眼睛,觉得有点头痛。有些疲惫的摆摆手道:“罢了,既然你不想说,我会自己去查的。来人,将他待下去!”

    “放我走!”拓跋赞怒道。

    楚凌看了他一眼,“难不成,你以为我刚才在说笑话?”

    拓跋赞道:“在上京绑架貊族王室,你以为北晋朝廷会放过你么?”楚凌对他温和的一笑,“没事儿,比这更大胆的事情,师姐我也做过。”

    “……”

    看着人将拓跋赞带了出去,楚凌坐在椅子里发了半晌的呆。直到君无欢的手扶上她的肩头,她才回过神来,看着君无欢苦笑道:“看来这两年我对上京的关注还不够。”她根本就不知道拓跋赞和拓跋兴业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君无欢轻声安慰道:“不用放在心上,别说你远在天启,便是拓跋罗等人不也一样不知道么?”

    楚凌揉着眉心摇了摇头,靠近君无欢怀中道:“我还要再去见师父一次。”

    君无欢点点头,想了想道:“襄国公快要到上进了吧?”

    楚凌点头,“就这两天了,等舅舅他们来了之后再说。”

    第二天一早,楚凌回到客栈后院就觉得气氛有些古怪。不由有些疑惑地看向坐在院子里喝茶的黎澹,对他使了个眼色:怎么了?

    黎澹露出一个无奈地笑容,朝着另一边紧闭的房门看了一眼。楚凌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顿时了然。在看看另一边,云行月无精打采地蹲在屋檐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楚凌走到黎澹跟前,低声问道:“嫣儿和萧艨什么时候回来的?”黎澹道:“昨天傍晚,公主刚出去他们就回来了。”想起昨晚上的经历,黎澹原本白净温雅的面容上也顿时满是菜色。昨晚对于他一个还没有经历过任何感情洗礼的少年来说,简直就是噩梦一样的存在。黎澹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想钟情于任何女子了,等回到平京就赶紧请母亲帮他相看一个贤惠的女子成婚吧。

    昨天旁玩肖嫣儿和萧艨回来刚开始并没有什么,黎澹跟两人打了招呼便如往常一般的回房看书去了。不想一本书刚看了没两页,外面就传来一阵打斗声,还夹带着肖嫣儿惊呼声。黎澹连忙放下书出去,刚出门一片碎瓦就朝着他的脸疾射而来。若不是黎澹这两年身手有了些进步,说不定那碎掉的瓦片就直接怼到他脸上去了。那这会儿楚凌回来看到的若不是直接脑浆迸裂的尸体,就是五官尽毁血糊糊的一张脸了。黎澹躲在柱子后面这才看清楚是云行月和萧艨不知道怎么突然打起来了。肖嫣儿在一边让两人住手,但是两个男人打起来怎么会轻易停手?自然是越大越厉害。

    云行月原本是打不过萧艨的,但是云行月更擅长医术并不代表他真的不会用毒。大约也是愤怒到了极点,从不轻易对人用毒的云行月竟然也全然顾不得许多了。肖嫣儿劝阻无效,担心萧艨真的被云行月给毒死也跟着加入了战团。黎澹觉得不能让三人这样打下去,若是引来了官府的注意大家都麻烦了。只是他身手不济,根本掺和不进去,只能在一边叫萧艨停手。

    萧艨倒是愿意停手,可惜云行月不肯停。最后竟然又变成了云行月和肖嫣儿师兄妹俩打了起来,反倒是萧艨被瞥到一边了。

    总之,昨晚黎澹虽然没怎么动手,但是真正头痛欲裂的人是他。最后还是他自己收拾残局,安抚客栈的掌柜和伙计。还要防备着这三人在自己睡着之后再次打了起来,黎澹还亲自去守着被萧艨打了一顿又被肖嫣儿下了毒的云行月,一晚上几乎没有怎么睡觉。

    听完了黎澹面无表情的陈述,楚凌也是半晌无语。良久才伸手拍拍黎澹的肩膀道:“辛苦你了,早知道昨晚有这么多事,我就早点回来了。”

    黎澹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楚凌起身走到院子的另一边,纵身一跃跳上了房顶落在云行月身边。云行月抬眼看了她一眼又低下了头去,虽然只是一眼楚凌还是清楚地看到了他脸上青紫的伤痕。低头掩唇闷咳了两声强行将笑意咽了回去,楚凌在云行月身边坐了下来,问道:“没事吧?”

    云行月摸了一下自己脸上的伤处,神色有些不好,“没事!”

    楚凌点点头,“没事就好,能说说吗?怎么跟萧艨打起来了?”萧艨虽然也不算脾气很好的人,但是萧艨有一个优点就是他不喜欢惹事。一般只要没人招惹他,萧艨是不会故意去招惹别人的。所以,真的不是楚凌故意偏袒自己人,昨天的那一架八成是云行月先撩起来的。

    云行月眼底闪过一道暗芒,道:“萧艨说他要娶嫣儿为妻。”

    “嗯?”楚凌眨了眨眼睛,这才两天时间她错过了什么?愣了好一会儿,楚凌问道:“嫣儿怎么说?”

    云行月没有说话,神色阴沉。

    楚凌有些好笑地看着他道:“你该不会连问嫣儿一句都没有,就直接跟萧艨打起来了吧?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萧艨想娶嫣儿怎么了?”云行月咬牙道:“嫣儿没说同意,但是也没说不同意。”这态度,在云行月看来至少肖嫣儿对萧艨也是有好感的。而且不是全然的拒绝,否则肖嫣儿知道萧艨的心思第一时间就会躲着他走。但是嫣儿竟然帮着萧艨打他!

    楚凌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撑着下巴道:“两情相悦,璧人成双。不是正好么?你应该祝福他们才对啊。”

    “……”要不是打不过你,本公子早就一脚把你踢下去了。不等云行月发作,楚凌已经先一步道:“君无欢来了。”云行月一愣,回过神来方才道:“你昨晚没回来是跟他在一起?”楚凌点点头道:“昨晚去办了点事儿,正好遇到。”云行月现在心情不太好,对君无欢来了这个消息的兴趣也不大。反正他跟桓毓等人也不一样,他就是个大夫而已,君无欢现在又不需要大夫,他便也不着急去见他了。

    楚凌道:“你的事情我管不着,你若是心理不爽可以找君无欢聊聊。不过……不管怎么说,嫣儿都是你的师妹。我想,我们都是希望她能够幸福你说是不是?”云行月看着她,“你想说什么?”楚凌笑道:“萧艨是个很可靠的好人。”云行月低头不语,楚凌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楚凌也不勉强,只是拍拍他的肩膀道:“云公子,好自为之。”

    楚凌原本以为肖嫣儿应该会在黄老板那里住很久,甚至做好了她一赌气直接离开上京的心理准备。毕竟这种事情,无论是放在谁的身上,想不通都是可以理解的。哪怕是楚凌自己,若是遇到了这种事也不敢保证自己就能百分百的毫不在意。倒是没想到肖嫣儿竟然这么快就回来了。而且看起来精神还不错的模样。

    看到楚凌进来,正在摆弄着什么药物的肖嫣儿对她笑了笑又低头继续专注自己跟前的药物了,“阿凌姐姐。”

    楚凌笑道:“在做什么呢?”

    肖嫣儿皱了皱眉,道:“萧艨昨晚吸进去了一点云师兄的毒烟,虽然没有大碍不过我还是配一点清毒的药给他比较好。”楚凌走到桌边做了下来,仔细打量着她。肖嫣儿很快便察觉了她的视线,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疑惑地道:“阿凌姐姐,我怎么了吗?”

    楚凌轻声笑道:“没什么,几天不见嫣儿好像又变漂亮了。”

    “真的?”无论是什么样的女人,都是喜欢别人称赞自己变漂亮了的,肖嫣儿自然也不例外。楚凌点点头道:“看来,之前的事情并没有影响到你?”

    肖嫣儿沉默了片刻,方才抬起头来望着楚凌道:“我这两天仔细想了一下,发生过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其实,云师兄…也不算对不起我。他只是不喜欢我而已,又不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只是,孩子的事情…我真的很难过,虽然我不记得当时的情形,但是只要想到这件事我心里还是很不舒服。所以…不管怎么样,我跟云师兄都不会在一起的。不然下半辈子只要看到他,我就会想起来那个没有了的宝宝,这样对大家都不好。阿凌姐姐,等咱们离开上京以后,我可以留在信州跟雅朵姐姐在一起么?”

    楚凌微微挑眉道:“你不愿意跟我会平京?”

    肖嫣儿沉吟了片刻道:“我已经是大人了,不该总是跟在阿凌姐姐身边要你照顾我。我可以做更多的事情,可以帮阿凌姐姐。比起平京,我觉得信州更需要我。”

    其实还是不想回平京,不想面对云行月。楚凌并没有拆穿她,只是笑道:“你高兴就好,不过…萧艨呢?你也不想见萧艨了么?”

    肖嫣儿眨了眨眼睛,道:“萧艨?”

    楚凌道:“昨晚萧艨和云行月不是还打了一架么?云行月说萧艨要娶你,该不会也是他单方面做的决定吧?”这些男人一个个都是想要上天是吧?

    肖嫣儿俏脸一瞬间变得通红,有些慌乱地道:“我…我、他…他跟我说过。”

    “那你是怎么回答的?”楚凌好奇地道,看肖嫣儿这个样子不像是完全无动于衷的模样。这两天,这两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肖嫣儿道:“我…我还没想好。”

    楚凌看着她手足无措的模样,莞尔一笑,柔声道:“没关系,没想好就慢慢想,不着急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