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82、陷害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南湘苑的盛会一直持续到很晚才结束,有的人干脆就直接宿在了南湘苑,继续享受美酒佳肴,娇艳佳人的软玉温香。而有的人却是无论多晚都一定要回到自己的地方去,方才会觉得安全。

    一直到将近二更天,即便是灯火辉煌的南湘苑也渐渐的安静了下来。整条花街也没有了晚上的浮华喧闹,只有空气中尚且还弥漫着淡淡地酒香和胭脂香味。南湘苑后院的门突然打开了,一个人从南湘苑的后门走了出来,他身后跟着两个跟他一样穿着黑衣的男子。他站在门口先是左右看了两眼,见跟前的巷子里都没有人方才举步朝着巷子外面走去。

    “阿赞。”刚走到巷口,突然一个声音从寂静地夜色中传来。走在最前面的黑衣人身形一顿仿佛整个人在一瞬间僵住了一般。好在他很快就回过神来,侧首看向身影的来处。对面的房檐上,一个穿着素色衣衫的少见正坐在房顶上望着他。黑衣人不由的伸手压了压帽檐,遮住了自己的脸也遮住了那双翻涌着情绪的眼眸。继续往外面走去,一边道,“公子认错人了。”

    楚凌轻笑一声,站起身来飞身落到了他的跟前拦住了他的去路。四年不见,拓跋赞显然是长高了许多。如今楚凌站在他跟前已经比他矮了将近一个头。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他隐藏在帽檐下的脸。楚凌有些遗憾地看着他,“阿赞,你是在躲着我吗?还是说…你不知道我是谁?”

    对方依然想要负隅顽抗,沉声道:“这位公子,我跟公子素未平生,请你让开。”跟在他身后的两个黑衣人也同时上前一步朝楚凌逼来,神色十分不善。楚凌却仿佛根本没有感觉到对方的威胁,淡淡道:“我有事情要问你,你觉得是在这里问好还是换个地方比较好?”拓跋赞似乎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好吧,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字还没有出口,跟在他身后的两个黑衣人就突然发难拔刀朝着楚凌冲了过来。拓跋赞一刻也没有停留,毫无犹豫地一跃而起朝着小巷外面而去。楚凌避开了两个黑衣人的偷袭,回头看了一眼窜出去的拓跋赞却并没有急着追出去。

    等到她将两个黑衣人料理了走出小巷时,果然便看到君无欢一只手拎着拓跋赞站在外面等着他了。已经成年地拓跋赞身形并不算小,但是被身形清瘦挺拔的君无欢拎在手里竟像是一个不起眼的小玩意儿一般没有丝毫的重量。看到被拎在手中毫无还手之力的拓跋赞,楚凌不由地一笑,对君无欢道:“看来在你手里,他这辈子是没什么指望了。”她解决那两个黑衣人的时间前后加起来也没有片刻功夫,也就是说拓跋赞一出去就被君无欢给抓了。这差距,可不是需要一辈子来弥补?

    君无欢低头看了一眼,淡淡道:“这世上没有几个人的资质能比得上阿凌。”

    “……”被当成货物一般拎在手里的拓跋赞无话可说。楚凌俯身打量了一下拓跋赞,原本头上的帽子早就不知道弄到哪儿去了,露出一张青年英挺的脸。只是比起从前还有些稚嫩的少年,眼前的拓跋赞俨然已经是一个青年了。面容早已经张开,带着不同于中原人的深邃,只是比起当年,气质上似乎有些翻天覆地的变化。

    “你跑什么?”楚凌问道。

    拓跋赞轻哼一声偏过头去没有说话,楚凌抬头对君无欢道:“先带回去再说吧。”君无欢点点头问道:“剩下的人怎么样了?”楚凌抬起手,手里抓着一个被包裹的很好的长条状物品。伸手晃了晃,似乎颇有些分量的样子,“不用管,回头醒了自己就会走的。你瞧,我说了不用买吧。”这里面,显然就是那个被他们关注过的炎天剑。最后被拓跋赞给卖了下来。

    “几年不见,挺出息了啊。”楚凌笑道。拓跋赞盯着她手里的东西看了良久,方才又低下了头却依然是不说话,显然是打算给她来个消极抵抗。楚凌也不介意,对君无欢点点头示意他回去再说。

    他们并没有回楚凌等人暂住的客栈,而是跟着君无欢回了他暂住的地方。即便是已经被拓跋梁给清除地几乎所剩无几了,但君无欢在上京却依然还是住着一个大宅子,可见拓跋赞对凌霄商行以及君无欢的产业清除地也不太到位。君无欢所住地宅子不仅位置不错,而且府中管事丫头一应俱全,着实是被他们挤在客栈的院子里什么事情都要自己做舒服多了。

    进了书房,君无欢随手将拓跋赞扔在了地上。拓跋赞一声不吭的自己从地上爬了起来,还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方才抬眼瞪着楚凌。楚凌坐在椅子里,笑吟吟地看着他道:“怎么了?小师弟,几年不见就不认识师姐了?”拓跋赞怒瞪着楚凌,半晌方才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来,“果然是你!”

    楚凌眨了眨眼睛,“你不是早就认出来了么?难道现在才反应过来?”

    拓跋赞冷笑一声道:“神佑公主,你竟然还敢回上京来!”楚凌看着拓跋赞,仿佛是在看一个不懂事的孩子,“我有什么不敢的?难不成你还能咬我一口?”拓跋赞的眼睛瞪得更大了,看起来倒像是真的想要咬她一口。君无欢坐在一边也不掺和他们师姐弟之间的事情,随手拿了一本书低头看了起来。这样的态度却显然是激怒了拓跋赞,拓跋赞一下子忘了方才这人转眼间把他拎在手里的恐怖势力,抬手一指君无欢道:“他又是谁?!君无欢死了,你现在又跟他在一起?”

    君无欢抬眼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去继续看书了。

    楚凌抬手拍掉他的手臂,道:“没事儿别乱指,我跟谁在一起跟你有什么关系?这段时间你跑哪儿去了?在躲谁呢?”

    拓跋赞神色微变,冷笑道:“我去哪儿,跟你有什么关系?”

    楚凌微微皱眉,有些不悦地道:“我也不跟你废话,就问你一个问题。师父的事情,是不是跟你有关?”

    拓跋赞豁然抬起头来看向楚凌,眼底闪过一丝惊愕。片刻后,方才皱着眉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楚凌道:“我见过师父了。”

    拓跋赞垂眸,冷冷道:“那又怎么样?”

    “我还见过拓跋罗和拓跋胤。”楚凌道。拓跋赞险些再一次被激怒,他深吸了一口气竟然硬生生地忍了下来。看着楚凌地目光里多了几分嘲讽之意,道:“你觉得你是以什么身份我问这些话的?武安郡主?我的师姐?还是神佑公主?你觉得,我现在还会回答你这些问题么?少在我面前摆师姐的谱,你这个骗子!”

    楚凌偏着头打量着他,也不生气。悠悠然道:“哦?骗子?虽然你不想认我这个师姐,但是师姐我还是要教教你做人做事的道理。我们天启有一句话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

    拓跋赞依然是面带冷笑地看着她,楚凌慢悠悠的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识时务,是你能活下去最重要的一个道理。你懂不懂?”

    拓跋赞不以为然,“我不识时务又如何?难不成你敢杀了我?”他还真不相信楚凌现在会杀了他。

    楚凌道:“我不杀你,那你就暂时留在这里做客吧?反正大家都知道你失踪了想必也没有人在意吧?至于什么时候能走,那就到时候再说喽?”拓跋赞的神色有些难看,如果他没什么事情自然不介意跟楚凌拖时间玩儿。但是他现在的事情很多,别说是失踪一段时间,就算是一两天找不到人都要出问题。

    拓跋赞立刻转身往外面走去,“我跟你没什么可说的,我先走了。”

    身后风声袭来,拓跋赞还没来得及反应,楚凌的手就已经搭上了他的肩膀。楚凌一只手拎着他背后的衣领,就将人给拉了回来,“师弟,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由得你来去自如么?”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拓跋赞怒道,回身就是一掌打向楚凌,楚凌轻笑一声灵巧的侧身让开了。楚凌伸手朝着他的手腕抓去,拓跋赞拔出眼见的弯刀就朝着楚凌挥了过去。他并不想要伤人,只是想要避开楚凌然后趁机逃走。楚凌显然很了解他,全程没有给他任何机会,拓跋赞连续挥出七八刀却连楚凌的衣角都没有沾到不说还劈坏了不少桌椅。

    君无欢似乎终于看不下去了,提醒道:“这桌椅都是紫檀木做的,很贵。你们小心一点。”楚凌笑道:“回头找他赔钱,赔不起就把炎天剑押给你便是。”提起炎天剑,拓跋赞的脸色越发难看起来。心情不好,手下的刀也就越发不留情面了。可惜楚凌的实力远胜于他,在他将整个房间的椅子里都劈掉之前,楚凌已经一把扣住了他握刀的手腕。纤细的手指在脉门上轻轻一捏,拓跋赞握刀的手立刻变得酸软无力,哐当一声手中的弯刀落到了地上。

    楚凌随手将他推进了旁边硕果仅存的几张椅子中离得最近的一张,方才在对面坐了下来。完全无视被他们方才打的一片狼藉的书房地面,楚凌道:“说说吧,你跟师父还有那个月嫔,到底是怎么回事?”

    拓跋赞的脸色有些阴沉,冷声道:“谁要你多管闲事?师父让你管了么?”

    楚凌道:“我喜欢管闲事你能把我怎么样?阿赞,我这两年脾气不太好,你确定要在这里跟我磨磨蹭蹭?既然你不想说,那我来问。师父是不是为了替你顶罪才被拓跋梁下狱的?”拓跋赞年轻的面容一瞬间起了变化,年轻的眼睛里仿佛要冒出火来了一般,脸上的神色也变得有些狰狞。

    楚凌耐着性子瞪着他的回答,一直等到楚凌几乎要以为他不会开口了,才听到拓跋赞突然笑道:“是又怎么样?”

    “为什么?”楚凌问道。如果拓跋赞真的和那个月嫔有私情,而师父也确实是心甘情愿替他顶罪的,楚凌还当真找不到理由再去做点什么。毕竟…人都有自己做选择的权利,如果这真的是师父的选择,那么作为弟子的她即便是不认同也也不愿意过多干涉。或许你觉得不值,但是别人觉得是求仁得仁呢?

    但前提是…真的没有任何内情和欺瞒,楚凌实在是想不通,师父为什么要这样做。

    拓跋赞坐直了身体,盯着楚凌道:“为什么?我是他的徒弟,师父帮弟子有什么为什么的?师姐,你管的太多了。你以为师父他老人家想要你管么?这是我们貊族人的事情,无论怎么样都与你无关。”楚凌微微点头道:“貊族人的事情…确实跟我无关。我就想知道…师父能活着走出天牢么?”

    拓跋赞道:“这是陛下的事情,你应该问陛下才对问我有什么用?”

    楚凌定定地望着拓跋赞,她终于有些明白拓跋罗所说的拓跋赞变了是什么意思了。放在几年前,拓跋赞绝对说不出来这种话。不知想到了什么,楚凌神色微动,轻声道:“阿赞,你这几年…是不是过的很辛苦?”拓跋赞眼神变了变,很快便错开了楚凌的凝视。漠然问道:“师姐还有什么事吗?如果没有的话,我要走了。”见楚凌不说话,拓跋赞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看了一眼主位上依然垂首看书的君无欢,起身往外面走去。

    “阿赞,是你故意陷害师父的。是不是?”身后,楚凌的声音冰凉如水。

    拓跋赞蓦地停住了脚步,好一会儿才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楚凌道:“你跟拓跋梁合作,陷害师父。阿赞,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题外话------

    最近的日常是这样的:热——开空调——感冒头痛——热——开空调……泪奔不知道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