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81、拓跋赞的声音(二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虽然今晚南湘苑的客人不少,但是真正能够接触到南湘苑要卖的宝物的人却并不算多。因为南湘苑规定,想要参与这些宝物的竞买,必须事先向南湘苑出示最少十万两白银的银票,珠宝或者至少等价于此的财物。这件事黄老板事先并没有跟楚凌说过,但是他们却毫无阻碍的在拍卖会开始地时候进入了园子最中央的那座三层小楼。显然是黄老板自己事先打点好的。黄老师是知道的,楚凌除了神佑公主这个身份,同时还掌握着君无欢的凌霄商行,自然不会觉得她缺钱,十万两银子虽然多,倒也不介意先替楚凌负了。反正神佑公主又不会赖账。

    至于君无欢,沧云城主既然本就是冲着炎天剑来的,自然也早就准备。

    三人进了小楼坐下,楼里的光线远不如外面明亮。整个小楼上下两层竟然也做了将近两百来人,整个小楼里灯火通明,人们都在互相打量着对方,只不知是单纯的好奇还是在估量对方的身家背景。楚凌三人选了最角落的位置,衣着打扮也平平无奇,关注他们的人自然是不多。楚凌便也有空闲打量别人了。果然在其中看到了不少熟面孔以及更多的却是完全陌生的面孔。这些人有的穿的金光闪闪,一副腰缠万贯的模样。有的却是比他们还低调,一身布衣看着还以为是大街上偶遇的路人。但是既然能进来这里,这里面自然不会有寻常路人。

    楚凌好奇地问道:“楼上是什么人?”楼上还有十来个厢房,都是只开着一扇窗户,在下面根本看不清楚楼上的人的模样。

    黄老板低声道:“楼上自然是身份更加不凡的人物,其实想要上去也简单。”

    “嗯?”楚凌挑眉道:“钱?”

    黄老板笑眯眯地道:“公主果然通透,三十万两,就可以去楼上厢房里坐。不仅有瓜果差点奉上,还有南湘苑的美人儿作陪…呃……”说到一半突然想起来,他跟前这位并不是真的公子,而是一位货真价实的美人儿。这世上的美人儿,多半都是相斥的吧?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君无欢,淡然地将落在黄老板身上的目光移开了去。

    楚凌笑道:“那还是算了吧,我穷。”

    “……”手握凌霄商行的人说她穷,那他们算什么?衣不蔽体食不果腹么?

    南湘苑的人意外的并不啰嗦,很快就开始正题了。不过第一样拍卖地东西楚凌觉得十分扫兴。但是,在场的许多人却都兴致勃勃,因为第一场拍卖的是南湘苑花魁的。真的是花魁整个拍卖,并不是楚凌原本以为的拍卖花魁的一夜春宵。

    底下坐着的宾客中有不少人明显兴奋起来,显然他们就是冲着这个来的。

    楚凌有些奇怪,“南湘苑竟然直接就将花魁给卖了,他们以后要怎么办?难道他们已经找到了新的花魁?”

    黄老板笑道:“公子说的不错,南湘苑之所以这么出名,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们的花魁永远都是清白之身。而且,他们的花魁少则三月多则半年必换。”楚凌挑眉,“培养一个花魁不仅需要大量的金钱,更需要时间积累名气。如果经常换花魁,他们如何能积累出与其他花楼相提并论甚至更胜一筹的名气?”

    黄老板道:“这个么…大概是因为他们的花魁比其他楼子里的都强吧?南湘苑会同时培养一个花魁与两个红牌,一旦有任何一个红牌胜过了花魁,先前的花魁就会被替换。北晋跟天启毕竟不一样,他们对花魁的琴棋书画并没有太高的要求,只对容貌身姿以及能歌善舞有要求而已。”才女这种东西自然是需要时间来培养,也需要时间来积累名气的。而且文人雅士们往往也会对某个才女十分长情的追捧。但是在上京就不一样了,在南湘苑之前上京的花魁就经常换,等到南湘苑崛起之后更是恨不得月月换花魁。

    上京的这些权贵们对此也很是满意,在他们看来美人儿本来就要经常换。再美丽的美人儿看久了也难免让人觉得乏味。

    楚凌摇摇头表示不能理解。

    片刻后,一个衣着清凉的妖娆女子走了出来。小楼里顿时一片哗然。

    楚凌仔细看了看,那女子眉目十分精致但是轮廓却有些深邃,显然血统略有些复杂。女子当场献舞一支,就着乐师的曲声跳起了热情妖娆的胡舞。她身姿窈窕柔媚,衣袂飘飘,妩媚翩然。一颦一笑更是媚眼如丝,令人目眩神迷。

    “这位姑娘名为越姬,母亲是西域胡女,父亲据说是某个落魄的天启官家子弟。她擅长舞蹈,两个月前上京曾有权贵一掷千金只求她单独为他跳一支舞。更有人不惜巨资只求一亲芳泽,可惜南湘苑绝不肯让花魁陪人渡夜。今天前来的这些人中,就有不少对她念念不忘的。不过既然南湘苑这次将要卖出去,楼中只怕是来了更出色的女子了。”黄老板低声道。楚凌点头道:“确实是很不错。你觉得呢?”侧身问身边的君无欢。

    君无欢淡然道:“还不错。”语气略有些敷衍,显然是对此不感兴趣。

    黄老板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这越姬的容貌纵然还比不得神佑公主,却也别有一番风情。这位竟然丝毫不看在眼里。要知道,神佑公主美则美矣,那样的身份地位能力,谁敢轻易冒犯?别说是冒犯了就是在心里想想都觉得是一种不敬。

    等到一曲舞罢,大厅里果然更加热闹起来。还不等南湘苑的管事开口就有人迫不及待的道:“越姬本公子要了,十万两!”

    另一人不屑地道:“十万两也想要买这么个美人儿?十五万两!”

    然后又有人压下了他的价格,南湘苑的管事只在一边看着满面笑容并不阻止。楚凌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幕,轻笑一声低声道:“我有点明白了,我觉得我们今天最好别买炎天剑了。”

    “怎么?”君无欢低头问道。

    楚凌眼睛瞥向右前方不远处道:“那几个…是南湘苑安排的人吧?他们在故意抬价。”不过是一会儿功夫,价格就已经从最初的十万两抬到了三十一万两。这些人倒是不怕玩脱了,回头若是没人买要自己吃下来那就尴尬了。她现在相信了,拓跋明珠是真的很缺钱,吃相跟她老爹当初一样的难看。

    黄老板笑道:“上京的有钱人很多,最近上京的有钱人就更多了。就算价格再高也不怕没有人买,不趁着现在赚一票还等什么时候?”

    最后,这一场竞价变成了几个貊族权贵公子之间的角逐,中间还夹带着两个明显是从外地来的豪商。价格更是一路飙到了四十五万两,也更加坚定了楚凌暂时不买炎天剑的想法。她是不缺钱,但是也不是钱多烧得。让她给拓跋明珠和百里轻鸿送钱那更是想都不要想。就连黄老板也忍不住微微变色,道:“年初的时候,前一位花魁才卖了十八万两。”

    楚凌笑道:“人傻钱多嘛,真好赚啊。”倒不是说她对赚这种钱有兴趣,而是羡慕貊族这些权贵们确实是很有钱。早年这些人到处抢掠,手里都聚集了不少的财富。貊族人还没有天启权贵那么多附庸风雅的臭毛病,花钱的地方自然也要少得多。手里的钱自然也就更多了,可惜都花到这些不务正业的地方了。

    那花魁最后被一个貊族青年以四十六万五千两买了下来。之后的几件宝物反倒是没有一件超过了这个价格。显然貊族人对这些宝贝远没有对美人有兴趣。楚凌从头到尾都没有开口叫价,也拉着君无欢不让他开口。炎天剑果然果然一路涨到了二十多万两,都说绝世宝剑是无价之宝,在楚凌眼中再如何的绝世宝剑也只是一把兵器而已。二十多万的两…都能给整个神佑军换一次装备了。

    “二十八万两!”楼上的厢房里响起一个声音。

    正偏过头与君无欢说话的楚凌突然一顿,抬眼看向楼上发出声音的方向。君无欢低声道:“怎么了?”

    楚凌皱了皱眉道:“好像是阿赞的声音。”

    其实时隔三年,这个声音跟三年前的拓跋赞并不太像。但是对于熟悉的人专门学过音色分辨的楚凌还是能够察觉出来几分的,对方可以改变了一丝声音,但是这种改变显然不够专业。至少跟青狐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黄老板也听到了两人的对手,有些惊讶,“公子你确定么?”他带楚凌来这里,其实更多的是为了这个聚会本身,毕竟今晚这里确实挺热闹的。还有就是碰碰运气倒是没有想到拓跋赞竟然会真的在这里。

    楚凌微微摇头,“不确定,有五六分像。”

    君无欢刚到上京,对这些事情了解的并不太清楚。不过既然阿凌在找拓跋赞……“一会儿结束了亲自看看就知道了。拓跋赞跟拓跋兴业的事情有关?”

    楚凌看了他一眼,含笑点了点头,“出去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