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80、厌恶(一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有些好奇地看着君无欢,“你是怎么进来的?就没有认出你来么?”长离公子这张脸在上京虽然算不得人尽皆知,至少上层的权贵应该是有不少都见过的吧?方才一路进来她可是看到了不少熟悉的面孔的。君无欢含笑道:“自然是…偷偷进来的。”

    楚凌愣了一下,方才反应过来他所谓的偷偷进来是什么意思。也是,堂堂沧云城主的武功想要偷偷进一座园子,别说是寻常的守卫就算有拓跋兴业亲自坐镇也是拦不住的吧?只是,这未免有些太古怪了一些,若是让人知道沧云城主连参加个聚会都要偷偷摸摸的走后门……

    君无欢也很是无奈,“没办法,我总不能顶着这张脸光天化日的到处跑吧?若是用另一个身份…只怕真的不好走出上京了。”沧云城主跑到上京来到处晃,确定不是故意挑衅拓跋兴业和貊族人么?拓跋梁若是不能不惜一切代价的将他留下,那可就是当着全天下的人把自己的脸面放在脚下踩了。戴着面具虽然也能进,但是能不引起注意自然是最好的。

    楚凌想了想,也只能点点头认同了君无欢的观点。

    许久未见的夫妻俩靠在一起闲聊了一会儿,说了说各自这段时间经历的事情。这三年来,两人总是聚少离多,因此每次见面便都觉得仿佛有说不完的话一般。所谓小别胜新婚,大约便是如此。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才看到了方才进了那小院的秦殊带着人从路的尽头走了出来。就着淡淡的月光看过去,秦殊的神色淡然,眼眸微垂并不能看清楚他的眼神。秦殊并没有察觉到不远处注视着自己的两个人,带着人一路漫步走了过去。

    等到秦殊的背影消失,楚凌方才和君无欢从暗处走了出来。楚凌皱眉道:“秦殊跟百里轻鸿关系不错?”君无欢摇头道:“不错应该算不上,毕竟明面上这两个人也算是立场对立。”秦殊是拓跋梁的心腹,百里轻鸿是拓跋梁的女婿,但是这两个人也确实是实打实的不对付。因为拓跋明珠一直对秦殊很有敌意,身为她的丈夫,百里轻鸿又怎么会跟秦殊关系好呢。

    楚凌忍不住有些感叹,道:“我都有些怀疑,你们当年说得那个天启少年名将,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过。”当年楚卿衣还太小了,根本就什么都不记得。但是楚凌所认识的百里轻鸿,一直就是一个心机深沉无比的人。君无欢也有些遗憾,道:“这世上,没有什么人是永远都不会变的。当年…的百里轻鸿,却是当得起少年名将之称。”不仅仅是他年纪轻轻就战功赫赫,当年百里轻鸿独守孤城确实是已经尽了全力了。君无欢并不认为将自己换到那个时候的百里轻鸿的位置上,他就能够做的更好。总不能说,因为百里轻鸿没有自尽殉国就否定他从前的一切吧。如果是他自己,他也不会选择自尽的。人只有活着才能翻盘,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可以说,当年那一场战乱将百里轻鸿的人生撕裂成了两部分。那个惊才绝艳立马扬鞭的少年名将只能永远停留在人们的记忆里,活下来的只是百里轻鸿。

    楚凌摇摇头没有说话,反正作为一个女人她是不可能对百里轻鸿这样的人有什么好感的。

    看着楚凌嫌弃的神色,君无欢不由低低的笑出声来,轻声道:“阿凌讨厌百里轻鸿,是因为灵犀公主么?”

    楚凌翻了个白眼道:“你以为我是因为他没有救拂衣姐姐才讨厌他的么?”君无欢挑眉道:“难道还有别的原因?”楚凌没好气地道:“他跟拂衣姐姐只是父皇指婚,未必有多么深厚的感情。更何况他当时也是自身难保,非要让他救人岂不是强人所难?他若是出手帮拂衣姐姐,说不定拓跋明珠那个疯女人早就弄死她了。我只是讨厌…他总是一副故作深情的模样!”

    “阿凌怎知他是故作深情?”君无欢笑道。

    楚凌冷笑一声,“难不成他是真的对拂衣姐姐一往情深?”

    君无欢道:“有何不可?”

    楚凌微微眯眼,上下打量着君无欢。君无欢有些诧异,“阿凌为何如此看我?”楚凌道:“我看看你是不是也是那种一边说着爱你到天荒地老,一边毫不犹豫地牺牲自己心爱的人的英雄豪杰啊。”英雄豪杰四个字,说得有些咬牙切齿。君无欢总算明白阿凌在生什么气了,连忙保证道:“怎么会?对我来说这世上再也没有比阿凌更重要的人和事了。”

    楚凌轻哼一声,看向外面的幽暗的景色眼神悠远,“男子汉立于世,要么痛痛快快地断情绝爱遗臭万年百死不悔,要么就好好地学学怎么做个人。这种明明是自己主动选择的路,还非要做出一副卧薪尝胆,痛不欲生的模样指望全世界的人理解他,同情他的人,实在是太恶心人了。若不是拂衣姐姐已经不在了,他是不是有一天还要跑到拂衣姐姐面前说他是如何的情非得已,要拂衣姐姐原谅他?你知道云煦为什么这么恨他么?”

    君无欢微微挑眉,楚凌道:“云煦不是恨他叛国连累百里家,而是恨他明明可以有很多选择,却还是走上了这条路,完全没有考虑过百里家的感受。但是…他却还指望云煦能够体谅他。”以百里家的实力和在朝堂上经营多年的关系,哪怕是过了几年百里轻鸿自己逃回天启,百里家都不会像现在这样惨。但是楚凌现在却明白,百里轻鸿绝不会那么做。他已经背负了叛国的罪名,即便是百里家有能力保住他,他这一生也不会有什么大的作为了。百里轻鸿怎么能甘心?他付出了那么多,牺牲了自己的婚姻,名誉,耗费了自己的人生,又怎么甘心于就这样一辈子籍籍无名的了此一生?

    即便是如此,楚凌都不会对百里轻鸿有多大的意见。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但是,百里轻鸿竟然还希望百里家能够理解原谅他的苦衷?在百里家真正几乎家破人亡了之后。就像是他希望楚凌能理解他那么多年对楚拂衣的痛苦视而不见一样。这对于百里轻鸿自己来说或许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因为他是迫不得已地,因为他也很痛苦。但是对于经历了哪些痛苦的人来说,这样的要求何其残忍?何其无礼?

    君无欢难得看楚凌对一个人如此厌恶,有些好笑地拍拍她的背心安慰道:“好了,不喜欢就别提他了。”作为一个男人,君无欢对百里轻鸿倒是说不上讨厌。毕竟野心这种东西绝大多数的男人都有,君无欢只会觉得百里轻鸿连累百里家这件事做得不够好。如果换了他的话,定然能够做得更圆满一些。不过君无欢并不觉得自己会沦落到需要靠女人实现野心的哪一天。百里轻鸿被迫娶拓跋明珠的时候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如果换了现在的百里轻鸿,或许也不会走到这一步。

    楚凌也觉得自己说得有点多了,只得警告地瞥了一眼君无欢,“不许跟百里轻鸿走的太近了。”

    君无欢哭笑不得,他还是第一次见阿凌无理取闹地模样倒是有些新奇,“为什么?”

    楚凌道:“谁知道脑残会不会传染,你要是被传染了,我就不要你了。”

    “……”

    黄老板坐在人群中一边欣赏着歌舞,一边忍不住左顾右盼。今晚这院子里的人不少,而且三教九流从各地来的生面孔数不胜数,倒也没有人在意他一个没什么身份的小人物。见楚凌久久不回,黄老板难免有些着急了。那位公主殿下若是出了什么事儿,请她来这里的自己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正想着是不是出去找找人,就听到身后一个带笑的声音响起,“黄老板,找什么呢?”

    黄老板回头一看,不是楚凌是谁?只是她身边还跟着一个身形高大挺拔的黑衣男子,黑衣男子脸上带着一张面具,只露出了一双薄唇和幽深的眼眸。黄老板与他对视一眼没不由得在心中打了个哆嗦,“凌公子,这位……”

    楚凌笑道:“一个朋友,多聊了一会儿耽误了一点时间,让黄老板久等了。”

    黄老板连忙道不敢,看向君无欢有些迟疑地道:“不知这位公子……”君无欢淡淡一笑,低声道:“晏。”

    晏?哪个晏?

    黑衣面具…晏…一瞬间黄老板觉得自己抖得更厉害了,这该不会是沧云城那位吧?

    “晏…晏公子?”黄老板道。君无欢微微点头,“黄老大客气了。”

    黄老板到底是在上京混了十几年都混得风生水起的人物,很快就镇定了一下。沧云城主又怎么了?他又不是不认识沧云城的人。更何况,他连天启公主都招待了还怕一个沧云城主么?就是不知道,这位爷怎么会跑到上京来,看起来竟然跟神佑公主关系还不错的样子。长离公子跟沧云城关系密切,这沧云城主…摇摇头,不能想,不能想。

    两人也不管黄老板到底在脑补些什么,双双在他旁边坐了下来。黄老板坐的位置比较偏,而且今晚的客人三教九流都有,打扮古怪的也不在少数。君无欢这样只是带着个面具的倒也并不显眼。毕竟也不是谁都愿意被人知道自己来这种地方的,带个面具也没什么。

    “听说南湘苑今晚有几件宝贝要卖出?”楚凌问道。

    黄老板回过神来笑道:“凌公子消息灵通,这边是今晚要卖出的宝贝的名册,公子不妨先看看。”

    楚凌随手翻了翻,很快便找到了炎天剑的名字。她对剑倒是真的不怎么感兴趣,不过宝剑这种东西谁也不会闲多就是了。见楚凌盯着炎天剑那一页,黄老板立刻就明白了,道:“公子想要炎天剑?这价格只怕不会低,而且…对手应该不少。”

    “嗯?”楚凌挑眉,黄老板笑道:“天启摄政王的遗物,想要的人还是不少的。若是献给……”黄老板指了指头顶笑道:“也是一件好宝贝不是?”

    楚凌嗤笑一声道:“把这个当寿礼送给北晋皇帝陛下?是活的不耐烦了吧??”

    黄老板一愣,有些不解,“这是个怎么话说?”炎天剑即便不是楚烈的佩剑也是难得一见的宝剑啊。更何况,加上一个天启摄政王的身份就更加身价不凡了。

    楚凌道:“听说楚烈就是用这把剑自刎的?”

    “……”这个事情,还真没怎么考虑过。不过貊族人应该不太讲究这个吧?

    ------题外话------

    考虑了很久,还是用君无欢这个名字吧~晏凤霄毕竟是个化名,君凤霄是遗落在过去的回忆~,五环的现用名还是无欢?(^?^*)~~(づ ̄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