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79、南湘苑聚会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天一早,楚凌独自一人回到了客栈。肖嫣儿清晨醒来之后虽然没有昨晚那样伤心了,却依然心情低落不愿意回客栈,更不愿意现在就见到云行月。楚凌只得请萧艨留下照看肖嫣儿,先独自回去了。算算日子襄国公等人也快要到上京了,她也还有不少时间需要处理。

    刚回到客栈云行月就扑了上来,楚凌一闪身让开了他皱眉道:“你做什么呢?”

    一晚上过去,云行月依然穿着昨天那一身衣服,整个人看起来却十分的憔悴狼狈,显然是昨天一晚上没睡。但是楚凌却半点也不同情他,她昨晚为了安抚肖嫣儿还大半夜没睡,这会儿正困着呢。

    “嫣儿在哪儿?!”云行月问道。楚凌看看他,抬头翻了个白眼,“嫣儿在哪里你不知道么?”犯困的人,脾气自然也不会好到哪儿去。云行月又不是不认识黄老板,萧艨都能跟着人找到那里云行月会找不到?云行月有些失落地看了一眼楚凌身后空荡荡的大门外,黯然道:“她不肯回来?”楚凌伸手拍拍他的肩膀,道:“云公子,我建议你放弃。”

    “凭什么?”云行月不悦地挥开她的手,楚凌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他好一会儿,道:“你不会告诉我,你真的喜欢上嫣儿了吧?”或许是昨天一整夜地痛定思痛,云行月开口倒是没有昨天那么艰难了,也或许是因为肖嫣儿并不在这里的缘故,“是又怎么样?”

    楚凌冷笑一声,“你喜欢她就一定要跟着你?你以为你是谁啊?”

    “你!”云行月咬牙怒瞪着楚凌,楚凌嗤笑一声,道:“云行月,这世上没有人会永远在原地等你。两条相交的线一旦错开了,更是再也不会相交了。”固然地球是圆的,错过的两人还是有可能再次相遇的,前提是你得有本事走过一整圈儿。至于回头,谁规定一定要回头?谁又规定你回头了别人就一定要等你追上来呢。

    不在看云行月难看的脸色,楚凌漫步走进了院子。

    “公主。”坐在院子里的黎澹自然早就看到了两人,不过两人之间的气氛明显不太和谐,黎澹便也没有主动过来打扰。楚凌定下脚步看向黎澹,“身体好一些了么?”黎澹有些羞愧,“劳公主挂心,已经没事了。”他果然是一群人中身体最弱的一个,刚到上京没几天竟然就差点病倒了。幸好病得不是很重,服了两副药就差不多好了。

    楚凌摆摆手道:“你刚到北方,偶尔不适应也是正常的。我估计襄国公他们这几日就要到了,你好好准备一下吧。”

    黎澹点头称是,站在门口的云行月看看两人,咬了咬牙一挥袖转身出门去了。

    黎澹有些担心地看了一眼门口,蹙眉道:“云公子…不会有事吧?”楚凌道:“一大把年纪的人了,能有什么事?”黎澹点点头也不再多问,他还年轻又正是雄心勃勃事业心爆棚的时候,对别人的爱恨情仇并不是很感兴趣。只要不影响到正事,不影响到肖嫣儿的安全,他自然也是不会去多管的。这三年下来,黎澹跟肖嫣儿虽然算不上多好的关系,但毕竟交情还是不错的,至少比跟经常到处跑的云行月好多了。

    又过了两天,无论是黄老板还是凌霄商行依然没有拓跋赞的消息,楚凌隐隐也有些着急起来。拓跋赞在先皇在位的时候虽然不太起眼,但如今毕竟也是个王爷,一个王爷这么多天不见人影,朝堂上下竟然也没有人理会么?

    这日,黄老板笑吟吟地来邀请楚凌去参加一个聚会。楚凌自然知道黄老板不会做毫无意义的事情,接到帖子也只是挑了挑秀眉,便应了下来。虽然不知道是个什么性质的聚会,不过聚会的地点倒是有些意思。竟然是在上京有名的花街上,而且还是上京最有名的花楼……南湘苑。

    楚凌换上了一身男装,按时出现在了那地方,黄老板果然已经在外面等着她了。一看到她从街道尽头走来,立刻热情的迎了上来,“凌公子,你可终于来了。这怎么是走着来的?早知道在下拍马车去接你啊。”楚凌一边把玩着手中折扇,一边打量着四周笑道:“鲜少来这种地方,一路走过来也长长见识。”

    黄老板笑了笑,伸手请楚凌一起进去。

    两人并肩往里面走去,南湘苑门口此时也是宾客络绎不绝,远胜附近的其他花楼。

    楚凌跟在黄老板身边,有些好奇地道:“我记得…前几年京城第一的花楼,好像不叫南湘苑吧?”黄老板嘿嘿笑道:“这个…做生意么有赔有赚,有起有落不是再正常不过了么?这两年这南湘苑在上京可是名噪一时啊。”楚凌问道:“为何?难道南湘苑出了什么绝色尤物?”

    黄老板眯着眼睛似乎在回想着什么,好一会儿方才点头道:“还真是个难得一见的绝色尤物。”

    楚凌对所谓的绝色并没有抱着多大的兴趣,毕竟她自己就是个绝色美人儿,真想要看的话看镜子也是可以的。当初号称平京第一美人儿的杨宛吟,美则美矣但楚凌私以为还够不上尤物二字。微微扬眉,道:“所以,黄老板今天是请我来看美人儿的?”

    黄老板连连摆手,陪笑道:“公子说笑了,自然是有正事方才敢邀请公子的。”

    “洗耳恭听。”

    黄老板看看四下,压低了声音在楚凌身边道:“当初黑市被毁的事情公子可还记得?”楚凌当然记得,不但记得,黑市被毁跟他还有直接关系呢。面上却有些不解,“怎么?这南湘苑跟黑市有关系还是跟冥…有关系?”拓跋梁当了皇帝还开花楼?这也太不讲究了一点吧?

    黄老板摇头笑容神秘,“自然不是,不过公子应该知道…有些事情既然存在便是因为有需求地。既然黑市没了…自然有要有别的代替地。”

    楚凌闻言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她对那所谓的黑市着实没有什么好感。黄老板显然也明白这一点,道:“公子放心,这个地方有些趣味,到不至于像那黑市那般的不讲究。这毕竟是开在明面上的,就算是貊族人……”就算貊族人杀人如麻猪狗不如,表面上也还是要让自己看起来像个人的,“最近各国的侍者商人都聚集在上京,这南湘苑幕后的主子便想着邀请一些有权有势的人来聚一聚,所以今晚这里会有很多人来。”

    楚凌问道:“南湘阁幕后的主人是什么人?”一般人没这个本事,也没这个底气邀请那么多的人吧?毕竟,都是外来的人对上京也不熟悉,会不会给他面子还真不好说。

    黄老板的声音更低了几分,道:“听说,是昭国公主。”

    “拓跋明珠?她想干什么?”楚凌有些惊讶,黄老板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说话间两人已经进了南湘苑的后院,后院里果然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竟然比前面的大厅还要热闹。楚凌一眼望过去,果然穿着各色服饰和不同样貌的人都齐聚在院子里,看起来倒是比永嘉帝的寿辰还要齐全。黄老板出示了请帖之后,两人便被请进了院子里。园子里远处传来乐曲声,曲声明快柔媚,还伴随着欢快的鼓点,完全不似中原的曲风。

    楚凌与黄老板一边走在院子里,一边低声交谈,“黄老板真的确定,今天来此会有收获?”

    黄老板笑道:“公子寻遍了整个上京,都没有找到那位的下落。在下手下虽然不敢说是无孔不入,但是在这上京也算是消息灵通了却也依然没有找到半点踪迹。在下猜测,那位…若不是被人秘密关押起来了,就是隐藏了身份躲在了一个我们都猜不到的地方。”

    “你认为他会来这里?”楚凌问道。

    黄老板笑道:“他若还是自由身,总不能真的躲起来什么都不做一辈子隐姓埋名。他若是想要做些什么,这地方人流混杂三教九流岂不是十分方便?另外,不知公子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楚凌问道,“什么?”

    “如果不是陛下抓了那位的话,他又为什么会突然失踪。据在下所知,他并不是真的在拓跋大将军被抓的同时失踪的。虽然大将军下狱之后他就鲜少出现在人前了,但真正完全找不到他的行踪却是在公子入上京的前三天。”楚凌一怔,看向黄老板道:“黄老板的意思是他在躲着我?”

    黄老板笑道:“这个…在下就不知道了。在下只是将自己查到的事情告诉公子。”

    楚凌良久都没有说话,两人一路往前走到了园中最热闹的地方。果然看到园中一片空地上,一群身形妖娆的胡姬正在翩然起舞。许多宾客都位围在四周欣赏胡姬的歌舞,还有不少人坐在四周三三两两地谈笑风声。楚凌注意到,在不远处一座不起眼的小楼上或坐或站着几个人,人群中有一个隐约是个女子的模样,但是不是拓跋明珠却看不太清楚。

    楚凌偏过身子,低声问道:“拓跋明珠是想要敛财还是收集消息?”

    黄老板道:“敛财,也收集消息。”他自己就是做情报生意的,消息自然格外灵通,“公主可知道,这南湘苑一年能赚多少银子?”楚凌自然不知道,不过凌霄商行的生意如今也在她的手里,她大概还是能估算出一个数目的,“十万两左右?”花楼赚得多,但是花费也不少。别的不说,想要培养出一个出色的花魁就需要花不少钱。像南湘苑这种刚刚开起来的楼子,除非拓跋明珠提前五六年就开始准备了,否则那些姑娘一定是买来的。现在能不能收回成本都还不好说。

    黄老板摇了摇头,对楚凌比了一个数字。

    楚凌微微蹙眉,“三十万?”

    黄老板有些羡慕地点点头,“这还只是南湘苑地姑娘们的皮肉钱,都算不得大头。”

    楚凌道:“南湘苑还做什么?”

    黄老板道:“什么都做。”

    “什么都做?”

    黄老板道:“杀人越货,贩卖消息,人口,只要能赚钱他们什么都做。”楚凌皱眉,看了一眼不远处那座小楼道:“南湘苑幕后之人不可能是拓跋明珠,黄老板的消息出问题了吧?”黄老板有些诧异地看着她,“公子这话怎么说?”楚凌道:“我倒不是怀疑拓跋明珠的胆量,而是…拓跋明珠没这个本事。”拓跋明珠或许有几分本事,但若说他能在两三年间构建出一个如此庞大而且分工明确的组织,楚凌却是不太相信的。

    黄老板道:“那恐怕公子要失望了,我的消息…应该不会错。南湘苑幕后主人是谁不只是我知道,上京城里知道的人并不算少。昭国公主是皇后嫡女,这些年陛下上位她也算是出了大力气的。所以,陛下并不在意她手里有点自己的产业。”当然,拓跋梁知不知道南湘苑暗地里还干一些别的勾当,黄老板就不知道了。

    楚凌正要说话,突然眼神一闪闭上了嘴。黄老板不解地看着她,楚凌盯着前方道:“我有点事,先失陪一下?”

    黄老板虽然不知道她想要做什么,却也不在意,道:“公子带好请柬,今晚南湘阁可以随意进出。如果公子有事寻我,依然还在这里。”楚凌点了点头,不再多言便快步朝前方的小径走去。楚凌顺着小径一路往前,越往里走便越是清静。看着前方空无一人的幽暗小道,楚凌微微蹙眉思索了片刻一闪身掠入了旁边的花丛后面。

    片刻后,两个人影从另一边的岔道走了出来。跟在身后的人低声问道:“公子,怎么了?”

    另一人答道,“方才似乎有人跟着我们?”身后的人立刻警惕起来,上前两步朝着四周望了望,回头看向男子道:“公子看仔细了么?”那男子摇头道:“没有,只是感觉有人在跟着我们。或许…是这园子里人太多了,我有些太过小心了吧。既然没人,那便走吧,被耽误了时间。”

    “是,公子。”说罢,两人这才转身往前走去,片刻后消失在了小路地尽头。

    楚凌从花丛后面出来,望着前方两人离去的方向若有所思。

    秦殊?

    秦殊今晚会来这里不奇怪,按照黄老板的说法今晚来这南湘苑的上京权贵不在少数。因为今晚南湘苑不仅要拍卖南湘苑花魁,选出一位入幕之宾。还要拍卖几件从各地汇聚而来的奇珍异宝。据说都是各地的商人带来的,这些人并没有渠道让这些宝贝送入宫中作为皇帝的寿礼,能在这样一个权贵豪富聚集的地方拍卖自然比自己找人卖掉要赚得多。

    但是,秦殊来此显然并不是为了这两者。而明显是为了…见什么人呢?难道是为了西秦王?在外面兄弟相见怕引起拓跋梁的猜忌,才选在这种地方见面?

    不管秦殊是想要做什么,楚凌还是悄然跟了上去。

    秦殊带着人一路往园子的深处走去,他对这个地方显然并不陌生。一路往前走,越发的幽静阴暗起来,就连那些嘈杂喧闹的声音也仿佛离得很远了。南湘苑既然有公主府做后盾,面积自然是绝不会小的。秦殊一路走来,足足走了将近一刻钟方才停了下来。院子西北角的一片花树后面,是一座不起眼的小院子。院子外面并没有人值守,秦殊带着人漫步走了进去。

    楚凌站在院子外面的花树下,看着秦殊走进去地背影秀眉紧锁。

    秦殊看起来显然并不是陌客,但是在拓跋明珠名下的产业中,秦殊却能够来去自如这又是为了什么?总不会是秦殊跟拓跋明珠还有什么合作吧?正犹豫了要不要跟进去,突然听到身后一缕清风掠过,楚凌神色微变毫不犹豫地回身一刀刺了过去。来人显然早就预料到了她会出手,微微侧身避开了这一刀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楚凌另一只手刚要拍出去,有些熟悉的触感却让她微微一愣,旋即被拉入了一个微凉的怀抱。

    “你怎么在这里?!”楚凌抬眼看向来人,声音中不由多了几分惊喜。

    夜色中的人眼眸沉静如星,带着淡淡地笑意。

    “阿凌,你为何会在这里?”

    楚凌眨了眨眼睛,十分敏锐地从他的声音中分辨出几分不屑。然后迅速甩锅,“黄老板带我来的。”

    “黄老板啊。”

    楚凌有些心虚,心中暗暗对黄老板说了声抱歉,然后转移话题,“你没告诉我你要来上京啊。”来人自然不会是别人,正是在世人眼中已故的神佑公主驸马君无欢,如今的沧云城主晏凤霄。君无欢轻叹了口气道:“你这个时候来上京,让我如何能放心?”楚凌心中微甜,声音也不由软了几分,“不用担心,我不会做危险的事情的。对了,方才……”

    君无欢摇摇头道:“不能进去,百里轻鸿在里面。”秦殊的实力虽然可以忽略不计,但是百里轻鸿却不容小觑。至少不可能让他们随便偷窥偷听就是了。

    “百里轻鸿?”楚凌皱眉道,君无欢拉着她往外走去道:“先离开这里再说吧。”

    君无欢拉着楚凌离开了小院,找了一处偏僻无人的小轩进去。

    “你还没说,你怎么会在这里?”楚凌看向君无欢道。君无欢低头含笑看着她,“阿凌不想见到我么?”

    自然不是的,距离上次去沧云城已经有好些日子了,这三年两人也是聚少离多,能在上京想见楚凌自然是十分精细的。君无欢拉着她走到窗边的软榻坐下,也没有点灯,就着半开的窗户洒下的月光打量着她的容颜。虽然穿着一身男装,脸上也做了修饰,但是从楚凌跟着黄老板一入院子君无欢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了她。

    轻叹了口气道:“今天傍晚才刚进城,本来打算明早再去见你给你一个惊喜。”

    楚凌扬眉,“今晚逛花楼,就是你给我的惊喜?”

    君无欢笑道:“自然不是,今晚拍卖的宝物中有一件我觉得你应该会喜欢。”楚凌有些好奇地问道:“哦?什么东西?”

    君无欢道:“炎天剑。”

    “我不用剑。”楚凌道,她倒不是不会用剑,而是不擅长用剑。君无欢低笑一声,道:“你可知道,这是谁的佩剑。”楚凌眨了眨眼睛,毫不掩饰自己的无知。君无欢道:“是天启曾经的摄政王楚烈,这是他曾经的佩剑。不过当年在楚烈自尽殉国之后,这把剑就在战场上失踪了。”

    楚凌道:“我记得…楚烈应该是跟你有仇吧?”

    君无欢点头,“楚烈的剑跟我没有仇,最重要的是,就算你不喜欢这把剑…带回天启去对你也有极大的好处。”这个楚凌自然是知道的,楚烈好歹也是曾经权倾天下连皇帝都被他压得透不过气来的人,他的佩剑又怎么会事凡品?

    “好吧,算你过关了。”楚凌道。

    君无欢微微一笑,轻轻抬起她的下颚低头道:“阿凌,你还没说…你跟黄老板来这里,又是为了什么。”

    “我有正事儿啊。”楚凌理直气壮地道。

    君无欢打量了她许久,方才轻叹了口气道:“真想带着阿凌回沧云城啊。”楚凌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道:“长离公子,晏城主,逛个花楼而已,等我哪天逛南风馆了你再担心成么?”

    “阿凌还想逛南风馆?”君无欢微微眯眼,声音微凉。

    “……”有点想,但是君无欢看起来有点凶,不敢说。

    只听君无欢柔声道:“一定是我陪伴阿凌的时间太少了,才让阿凌生出如此想法。这次正好要在上京多待一些日子,为夫…一定好好陪、陪阿凌。”

    “……”其实,可以不用的。不知为何,神佑公主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感觉有点不妙。

    仿佛听到了她的心声,长离公子修长的手指轻抚着她嫣红的菱唇,轻声道:“要的。阿凌尽管放心,难得最近我还不算忙。”

    “……”你还是忙吧。



    ------题外话------

    话说,长离公子以后是叫君无欢还是晏凤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