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78、往事!(二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等到楚凌将当年的事情跟肖嫣儿说完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黄老板很有眼色的没有让人来打扰她们,大约是因为有事,两人竟然也没有觉得饿了。听完楚凌的讲述,肖嫣儿整个人都傻掉了。让楚凌略微遗憾的是,肖嫣儿并没有想起来当年的事情。显然当年肖嫣儿给自己用的药还是很厉害的,并不是受点刺激就能够恢复。

    “阿凌姐姐…你是说我不小心跟云、云师兄那什么…然后有了宝宝,又不小心没了,所以就给自己……”肖嫣儿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连话都说不完整,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因为这种事情就去吃药。而且那药性看起来十分的不稳定,她竟然还能因此脑补出一大段她爱云行月爱的死去活来的片段。

    楚凌回想了一下,确定自己并没有漏掉什么东西,方才点了点头。

    肖嫣儿揪着自己的头发,可怜巴巴地看着楚凌,“可是…可是我……”可是她现在完全想象不出来为了云师兄那么疯狂的模样啊。

    楚凌拍了拍额头,觉得当初君无欢不同意帮肖嫣儿是对的。万一撮合完了,肖嫣儿突然想明白其实她没那么爱云行月,这两个人日子要怎么过啊。

    “你想想三年前?”楚凌提醒道。

    肖嫣儿努力回想三年前,眼底一片茫然。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三年前为什么要那么执着地想要嫁给云师兄,好像觉得就应该这样天经地义地一般。他们从小就有婚约不是么?但是什么时候又不这样想了呢?想的太认真,肖嫣儿觉得脑袋有些隐隐作痛。楚凌见她神色越来越痛楚,连忙打断了她,“嫣儿!”

    肖嫣儿轻颤了一下,眼神渐渐地清晰起来。楚凌按着她的肩膀轻声道:“想不起来也不要紧,只要心里有数就行了。我告诉你这些只是想……”肖嫣儿道:“我知道的,我知道阿凌姐姐是为了我好。”她早年跟着师父四处行医的时候见过的事情并不少,这几年虽然好像心智跟外貌一般停止生长了,但是比起寻常女子肖嫣儿的见识无疑是要丰富得多地。自然也明白楚凌担忧的是什么。

    楚凌将她揽入怀中,轻声道:“你方才听到我跟云行月的话了?他…你对他的话是怎么想的?”

    肖嫣儿蹙眉,思索了好一会儿方才道:“我…我不想嫁给云师兄。”

    楚凌并不意外,只是问道:“为什么?”

    肖嫣儿有些黯然地道:“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失忆了之后还会想要缠着云师兄,但是我觉得…如果真的是我自己服下的药,我当时应该是想要忘掉一些很痛苦的事情的。如果只是云师兄不喜欢不愿意娶我这种事情,我觉得并不至于如此。”虽然她想不起来自己服药前的事情,但是按照阿凌姐姐说得事情往前推一点时间的事情她还是记得清清楚楚。她跟云师兄相处了十多年,她并不觉得按照当时自己的心理会因为云师兄想要娶别人就痛苦的宁愿以往一切。所以……“是因为那个宝宝么?我很喜欢那个宝宝,想要给宝宝一个家,但是宝宝没有了。”

    她从小便是孤儿,虽然师父师娘对她像亲生女儿一般的好。但是她始终都是知道自己没有爹爹也没有娘亲的,这个世上没有真正跟自己血脉相连的人。她想要一个真正只属于自己的家人……因为这种失去了宝宝的痛苦,所以她失忆之后还执着的缠着云师兄,是因为她潜意识里其实是想要宝宝回来的吧?

    肖嫣儿吸了吸鼻子,抹去了脸上的泪水。靠在楚凌怀中带着几分鼻音道:“阿凌姐姐,我不想重蹈覆辙,虽然我现在还是记不得宝宝,但是这是从前的我的决定。”

    楚凌轻声道:“不要想那么多,你只要好好想想你心里还有没有云行月就行了。”说肖嫣儿完全没有喜欢过云行月,楚凌并不相信。少女时期的恋爱,哪怕并不刻骨铭心却也是真挚单纯的。肖嫣儿和云行月从小定下婚约,青梅竹马一起长大。肖嫣儿既然愿意嫁给云行月,必然不可能完全没有感情。单单只是为了孩子,就能有那么深沉地执念么?

    肖嫣儿沉默了许久,方才道:“我想清楚…我想从新开始,我不想跟云师兄在一起了。这几年是我耽误了他,我会跟他说清楚的。以前的事情过去了就过去吧。况且,如果我跟他在一起了,我会一直惦记着宝宝的事情的。我觉得我永远都不会放下这件事。”

    虽然说得有些凌乱,但是楚凌还是听明白了。轻轻拍着她的背影,能想到这一点,说明肖嫣儿真的不是个不懂事的孩子了,确实是已经长大了。

    “如果不是云行月的话,将来你……”

    肖嫣儿抬头笑看着她道:“我知道,阿凌姐姐不用担心。我可是小毒仙,谁敢欺负我,我毒死他!”

    楚凌莞尔一笑,摇摇头道:“嗯,谁也不敢欺负我们嫣儿。”

    两人说这话,月亮慢慢移向中天,肖嫣儿靠在楚凌怀中慢慢地睡了过去。

    楚凌抱着肖嫣儿掠下房顶,就看到萧艨不知何时站在屋檐下背靠着柱子闭目养神。听到声音方才睁开眼站直了身体,“公主。”楚凌微微点头,低头看了一眼肖嫣儿道:“等我一下。”这么晚了自然不好抱着一个人在上京城里晃荡,楚凌问黄老板找了个房间将肖嫣儿放进去休息方才出门去见萧艨。淡淡地月色下,萧艨抱剑站在院子里抬头望月不知在想些什么。

    楚凌走过去问道:“萧将军怎么会来这里?”

    萧艨道:“那位黄先生派人去客栈传信,我跟着传信的人过来的。”

    楚凌闻言不由一笑,“看来黄老板的人警惕性有些差啊。”其实警惕性再高的人,被萧艨跟踪了只怕也很难发现。不过对方直接就回了这里,被萧艨摸到了老巢倒也不冤枉。萧艨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眼中带着几分担忧,“嫣儿姑娘…没事吧?”他只知道肖嫣儿似乎跟云行月闹了什么矛盾跑出去了,却不知道具体出了什么事。这段时间云行月本来就有些阴阳怪气的,萧艨虽然看他不顺眼但是碍于公主和驸马的关系也不好对他动手。如果不是看云行月一副失魂落魄来去匆匆的模样,萧艨说不定真的会揍他一顿。

    楚凌摇头道:“应该没什么事了。”楚凌并不打算跟萧艨说发生了什么事,这是肖嫣儿的私事,告不告诉萧艨都需要由嫣儿自己决定。

    萧艨点了下头,“没事就好。”

    两人走到院子另一边坐下,楚凌好奇地问道:“嫣儿说你追着什么人出去了?什么人让你这么着急?”萧艨点头,剑眉也跟着皱了起来神色有些凝重地道:“是百里轻鸿身边的人。”

    “嗯?”楚凌有些意外,在上京看到百里轻鸿都不奇怪,让楚凌觉得奇怪的是为什么萧艨会记得百里轻鸿身边的人。萧艨凝眉道:“三年前奉公主之命去协助云公子的时候看到过,云公子赘言之后百里轻鸿那人下山崖找过云公子的踪迹。应该是百里轻鸿的人,而不是…拓跋明珠的人。不过我今天跟上去倒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我发现他在西秦人联络。”

    楚凌轻叩着桌面的手指顿了一下道:“你确定?百里轻鸿的人,跟西秦人有联系?”

    萧艨点了点头道:“我原本打算避开免得他认出我,却正好看到他神色有些诡秘的和一个西秦人交换了个眼色,然后便一前一后的走了。我跟上去一段路之后,发现他们果然去了同一个地方。然后关在房间里密聊了大约一刻钟左右。”

    楚凌扶额,若有所思,“百里轻鸿和西秦人…这次拓跋梁的寿辰,西秦人也会来吧?”

    萧艨点头道:“这是拓跋梁登基以来第一次郑重其事的庆贺生辰,西秦身为北晋属国,肯定会派使者前来的。”

    楚凌偏着头,“不知道,西秦王会不会来呢?”

    萧艨一愣道:“西秦王一国之君,应该不会轻易前来吧?”

    楚凌嗤笑一声道:“你觉得在北晋人眼里,西秦王算得上是什么一国之君么?况且,拓跋梁登基之后,西秦王应该还没有亲自来朝贺过吧?”萧艨道:“公主觉得,那个西秦人是西秦王的人呢?”楚凌摇了摇头,心中暗道,西秦王那个疑是躁郁症少年,可不像是有这种臣服能跟百里轻鸿搭上线的人。只怕…还是这位长期留在上京的西秦大皇子吧。秦殊啊秦殊…你可真是让我觉得出乎意料啊。

    萧艨也很快明白过来,道:“西秦大皇子?”

    楚凌笑了笑,道:“不过是谁,这个百里轻鸿都很有趣。”拓跋梁的女婿,跟拓跋梁重用的臣子暗地里眉来眼去。这两个人还刚好都不是貊族人,从某种程度上说还都跟拓跋梁有仇。她怎么突然觉得拓跋梁用人,比先皇要不拘一格多了?不过现在看起来也更像是自己找死了。

    楚凌摆摆手道:“先不管了,萧将军若是有空的话帮我盯着秦殊看看吧。不用太近了,知道他平时跟什么人来往就行了。”

    萧艨沉默地点了点头。

    房间里突然传来一声惊叫,两人对视了一眼出楚凌已经一闪身到了门前伸手就推开了紧闭的房门。萧艨也站起身来不过他没有跟着楚凌冲过去,而是慢了两步在房门外几步远就停住了脚步。

    “阿凌姐姐?!”楚凌刚到床边,肖嫣儿就一头扎进了她怀中。楚凌连忙旋身卸去了大半的冲力,带着肖嫣儿坐倒回了床上。只见肖嫣儿发丝凌乱,满眼都是泪水和恐慌。楚凌连忙拍拍她的背心,柔声道:“怎么了?我在这儿,别怕……”肖嫣儿紧紧地抓住楚凌的衣袖颤声道:“阿凌姐姐,我看到了…我看到了……”

    “看到什么了?”楚凌问道。

    肖嫣儿低声道:“那个…我看到那个宝宝了,他不见了……”她看到云师兄与她争吵,然后拂袖而去。她倒在了地上,流了好多好多的血。虽然仿佛那只是一场梦一般,但是梦中的自己那种痛苦绝望的心情,让她即便是梦醒了依然还忍不住颤抖。好可怕……她还看到自己十分狼狈的拖着孱弱的身体,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停的配置药剂。各种各样地毒药,让梦中仿佛是旁观者的她看着都胆战心惊。然后梦中的她拿起其中一副药直接服了下去。她想要阻止,因为她觉得那副药不对,有几种药就像是胡乱放进去的,甚至有两种旁观的自己根本分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如果吃了肯定会出事的。但是她无法阻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将药服了下去,然后…然后她就醒了。

    醒来之后,梦中的事情只留下了一个淡淡地记忆,但是那种绝望痛苦的感觉却刻骨明细。

    好痛…好痛……

    “阿凌姐姐,好痛啊……”

    “没事,没事。”楚凌抱着她,轻声安慰道:“别怕,已经过去了。嫣儿,没事了……”

    “嗯。”肖嫣儿抽泣着点头,抓着楚凌衣袖的手却始终不肯放开。楚凌扶着她躺了下来,轻声道:“别怕,我会陪着你的,好好睡一觉,醒来一切就都没事了。”

    “阿凌姐姐,别走。”肖嫣儿低声道。

    “好。”楚凌柔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