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77、妖怪?仙女?(一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肖嫣儿从没有想过她只是偶尔一次调皮就能换来如此可怕的报应。原本她只是突然想起来先前萧艨要追的人她在哪儿见过,这才顾不得去看黎澹就转身回来找楚凌的。听客栈的伙计说楚凌上了楼上最后面的厢房,也没有多想便跟了上去。这个时候不是饭点,客栈里并没有多少人。楚凌所在的厢房本来就是他们长期包下来的,不仅是那个房间,就是旁边的几个也一并被包下来了,以免偶尔在里面说话的时候被人听了去。他们这样的身份,纵然不是说什么绝密的事情,偶尔一不留神一个称呼不对被人听去了都是麻烦。

    原本肖嫣儿有些好奇阿凌姐姐为什么要跟云师兄专门到雅间里说话,毕竟比起雅间客栈的后院要更安全一些不是么?于是便想要吓一吓他们顺便考验一下自己的轻功,还特意带了一盘自己喜欢的点心上来,没想到刚刚轻手轻脚地走近,就听到里面传来阿凌姐姐的声音,“我不管你是什么意思,我只是想要告诉你,在嫣儿还没有答应嫁给你之前,不要随便干扰她和别人相处。她也有选择别人的权利不是么?”

    答应嫁给谁?云师兄?谁要嫁给她啊?肖嫣儿有些不开心地在心中嘟哝,她以前是有点不懂事,但是云师兄不是一直都躲着他连家都不肯回了么?现在她都想开了,为什么阿凌姐姐还要说这个?难道是她表现的不太明显所以云师兄还是误会了?难道她要亲口跟云师兄说“我已经不喜欢你了?你不要老是跟着我。”但是万一云师兄觉得她自作多情,多丢脸啊。

    正在肖嫣儿出神地时候,一句话如惊雷一般劈中了她的脑海,一瞬间她的脑海中仿佛都只有那句话以及嗡嗡的轰鸣声,“你真的觉得有人能接受…能接受一个生过别人孩子的女人么?”

    生过…别人孩子的女人?他说的是谁?

    肖嫣儿有些茫然地眨了眨眼睛,却还是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平坦的腹部和纤细的腰身。她生过孩子么?根本不可能!虽然她的医术并没有师父那么好,但是连自己生没生过孩子难道她还能看不出来么?

    肖嫣儿忍不住伸手按住自己的脉搏,却只觉得脉象混乱的根本什么都看不出来。越是看不出来她心中越急,往后退了一步撞翻了方才随手放在旁边木几上的点心盘子。肖嫣儿这才被惊醒过来,忘了一眼紧闭的厢房门,转身飞奔而去。

    从客栈出来,肖嫣儿确实一脸茫然。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去哪儿做什么,但是她又不想留在这里,更不想看到熟悉的人。对了,她要先搞清楚自己到底是不是生过孩子,也许他们说的根本就不是她!

    伸手按住了一阵阵抽痛地心口,肖嫣儿脚步踉跄地消失在了大街上的人潮之中。

    下意识的想要找个安静的地方,肖嫣儿全然没有注意到自己越走越偏身边的行人越来越少渐渐消失。眼前的地方已经不再是喧闹繁华的街道而是有些破旧阴暗的地方。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肖嫣儿警惕地回头看向来人,果然看到几个男子朝着自己走了过来。一行五个人有中原人也有貊族人,看向她的目光却是一样的不怀好意。

    肖嫣儿并不惧怕,虽然她对外一贯表现出来的都是乖巧单纯的模样,但是江湖中人称呼她为小毒仙总不会是因为觉得她长得可爱像仙女一样善良。所以她只是冷冷地看着眼前的几个人道:“你们想做什么?”几个男人对视了一眼,放声大笑起来,“难得在上京看到这么粉嫩的南人姑娘啊。”这种一看就粉嫩嫩的南人少女,要么家里有权有势被好好地保护着轻易不能让人见到。要么都是早早地成婚,低调的掩盖自己的容貌。哪里会随便一个人在大街上乱走,还跑到这种地方来?简直是不对她做点什么都让人觉得对不住自己。

    “可不是么?小姑娘,看你心情不好要不要咱们陪你玩玩啊?”其中一人笑道,眼神却闪烁着邪恶的光芒。

    肖嫣儿此时的心情十分不好,对上那人的眼神脸上的笑容却越发的甜美的起来,“玩什么?”

    那人一愣,显然是没见过如此天真的姑娘。竟然问他们玩什么?顿时又是一阵大笑。另一个貊族男子早就等不及了,上前一把就想要将她抓入怀中,“玩什么你马上就知道了啊。”下一刻,就听到他的惨叫声突然响起,“啊啊?!”

    其他人都是一愣,很快就看到了男子惨叫的原因不由悚然一惊。那男子刚刚伸出去的手已经变成一片焦黑,仿佛是被火烧过的一般,不正常的萎缩卷曲着,看上去让人毛骨悚然。

    “你对他做了什么?!”

    肖嫣儿偏着头,笑吟吟地看着他们,“你们不是说要陪我玩玩么?来呀。”她抬起手,纤细白皙的手指在淡淡的阳光下如玉一般的莹润漂亮。几个男人对视了一眼,不由得吞了口口水。只是,旁边跪在地上抱着手惨叫的同伴提醒了他们,这个少女肯定不简单。

    “你是怎么做到的?身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交出来!”

    肖嫣儿笑道:“你过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几个男人犹豫着,眼前的少女看起来太无辜太无害了,实在是很难让人相信她能够一出手就将人的手变成这样。不说是一个娇俏的少女,就算是那些武功高手也没有听说有谁有这个本事的。他们刚才也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一定是这姑娘身上有什么东西。一个胆子大一些的男人慢慢走上前来,“将东西教出来!”

    肖嫣儿粲然一笑,身形一闪她纤细的手指已经搭上了那人的手臂,“你想看呀,那就给你看看好了。”

    “啊?!”被肖嫣儿的手指搭上的肩膀突然冒出一股浓烟,站在几步远的人都不由得闻到了一股让人闻之欲呕的问道。只见那只手臂从肖嫣儿落手的地方开始迅速地被什么东西服饰,很快就连衣袖都一起被腐蚀掉了。原本男子强壮的手臂一瞬间变成了一根黑漆漆的焦炭。但即便是如此,少女那白皙的玉手依然那么漂亮,甚至都没有沾染上半分乌黑。

    “妖…妖怪?!”剩下的三个男子终于变了脸色,也顾不得同伴转身就往外面跑去。肖嫣儿轻哼了一声,足下轻轻一点整个人便掠了出去。她武功虽然一般,但是轻功却极佳。片刻间就追上了那三人,笑道:“跑什么呀?陪我玩呀。”

    三人哪里有心情陪她玩儿?恨不得赶紧摆脱这个妖怪。出

    肖嫣儿指尖轻轻一番,一道青烟骤起,其中两个人便当场到了下去。剩下的一个先一步脱离了那青烟的范围,所在墙角不敢动弹,“姑娘饶命!姑娘饶命啊!”肖嫣儿饶有兴致地看着他恐惧的模样,伸出白皙的小手在他跟前晃了晃作势要掐他的脖子。那人方才可是眼睁睁看着她将一只手一只胳膊瞬间变成了焦炭的。这要是掐到了他的脖子上,那不是当场连他的脑袋都要变成焦炭了?连忙跪地求饶,“姑娘,我们错了!小的错了,姑娘饶命啊。”

    肖嫣儿笑容可爱,“饶了你?刚才是你骂我妖怪的吧?”

    “不不不!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姑娘不是妖怪,姑娘是天上的小仙女!”男子连忙道。

    肖嫣儿轻哼一声,脸上露出个邪恶地笑容伸手朝着那人脖子抓了过去。那人惨叫一声,眼皮一翻顿时晕了过去。肖嫣儿眨了眨眼睛,伸手戳了戳他的脖子发现这人竟然是真的晕过去了。

    “胆子这么小啊。”肖嫣儿有些扫兴地嘟哝道。

    “遇到姑娘,还能胆子大的人可不多啊。”一个声音从不远处响起,肖嫣儿回头就看到身后不远处的小巷口站着一个笑眯眯的中年男子。肖嫣儿扫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三个人以及还抱着手臂哀嚎的两个人,有些心虚地将手藏在身后。男子仿佛没有看到她的动作一般,扫了一眼地上的人道:“这几个人有眼不识泰山冒犯姑娘,也算是死有余辜了。”

    肖嫣儿挑眉看着他好奇的问道:“你认识我?”

    男子笑道:“小毒仙名扬江湖,幸会。”

    真的认识她?

    “你是谁?”肖嫣儿问道。

    男子拱手笑容和善地道:“在下姓黄,在上京做点小本生意讨口饭吃。”肖嫣儿盯着他看了许久,问道:“你不怕么?”男子道:“在下相信,姑娘不是滥杀无辜的人。”肖嫣儿点了点头道:“好吧,我现在有点事请想要请你帮我。”男子眼底闪过一丝笑意,扬眉道:“哦?姑娘请说。”

    肖嫣儿道:“我没地方去,你收留我几天吧?”

    “…荣幸之至。”

    肖嫣儿蹲在一座院子的房顶上发呆,刚刚被迫收留她的黄姓男子有些无奈地道:“姑娘,你真的不回去么?万一家里的人找不到你,会担心的吧?”肖嫣儿扭头瞥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你怎么这么烦?再吵吵毒哑你哦。”

    “……”

    在这个外表有些破败的院子里蹲了一下午,肖嫣儿又细细的为自己诊过脉。她可以确定自己确实是没有生过孩子,不过…她多年前确实生过一场大病。之后有一段时间师父特意给她开了很多补药,虽然看起来跟孕妇没什么关系,但是补血调理什么的应该也差不多吧?现在肖嫣儿已经记不起来当时那些药方了,只记得师父说自己为了试药乱吃东西才把自己弄病了的。但是她却记不太清楚自己当时试的是什么药,师父也不让她自己为自己诊脉开药方,说怕她再把自己毒死一次。

    还有每次提起孩子…她总是会觉得不太舒服。明明她很喜欢孩子,看到长生那样的小可爱就想要捏捏抱抱,为什么听别人说起生孩子的事情却会觉得难过呢?

    她忘记了什么。

    肖嫣儿当然知道有很多药都可以让人失忆,但是…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肖姑娘……”院子里的人轻咳了两声道。肖嫣儿不悦,“你信不信我真的会……”

    “但是,有人来找你了啊。”对方无辜地道。

    肖嫣儿猛然回头,就看到站在院子门口正抬头看她的楚凌。肖嫣儿站起身来,直觉的转身就想跑。楚凌连忙开口道:“嫣儿,站住!”肖嫣儿身形一顿,终究是忍耐着站在了当场。楚凌微微松了口气,一转眼肖嫣儿就跑不见了。若不是黄老板送消息来,在上京这地方找人还真是不太容易。

    对黄老板点点头道:“多谢了。”

    黄老板拱了拱手表示无妨,这位可是大主顾,帮他找个人自然是没什么问题了。

    “你们认识?”肖嫣儿惊讶地看着两人问道。楚凌道:“这位是上京消息最灵通的黄老板,你跑就跑,还跑到他这里来,就不怕他把你给卖了?”黄老板轻咳了一声,“凌公子谬赞了,两位好好聊,在下就先告退了。”

    肖嫣儿恶狠狠地瞪着黄老板,现在哪里还能不知道是这家伙出卖了她,“我要毒哑他!”

    黄老板摸了摸鼻子,赶紧溜了。

    楚凌飞身上了房顶,走到肖嫣儿身边。肖嫣儿有些不自在地看了看她,便扭过头去不说话了。楚凌有些无奈地轻叹了口气,伸手拉着她坐了下来,轻声道:“嫣儿在生我的气?”肖嫣儿一愣,回头有些迷茫地望着楚凌。楚凌道:“冒然让你听到这件事……”

    肖嫣儿连忙摇头,只是眼泪却忍不住流了出来,“阿凌姐姐,我…我是不是真的……”

    楚凌怜惜地揉了揉她有些凌乱的发丝,将她揽入怀中轻声道:“嫣儿,这没什么。虽然现在让你知道这件事会很痛苦,但是…其实我也松了口气,因为,我一直都在想,要怎么让你知道这件事。这件事…你自己必须心里有数。”这个世间对女人太残酷了,除非如云师叔原本所希望的让云行月娶了肖嫣儿,这件事或许可以永远都不再提起。但是事情却未必如此顺利,肖嫣儿如今明显也对云行月没有什么执念了。

    除此之外,无论肖嫣儿嫁给谁,这件事都是永远无法绕过去的。楚凌也想过,等肖嫣儿有了喜欢的人之后,再由她们出面暗地里跟她喜欢的人沟通。对方如果不在意这件事的话是可以绕过肖嫣儿,甚至永远瞒着她的。但是…谁也无法保证肖嫣儿所选的人就会完全不在乎,这跟人品无关,这个时代的男人天生所受的教育就注定了他们不可能不在乎这个。难道她要一个两个三个的一遍遍背着肖嫣儿去跟别的男人说她自己都不知道的隐私?在对方心中埋下一个肖嫣儿自己都不知道的心结?这对肖嫣儿来说并不公平也不安全。

    想比起来,楚凌倒是宁愿让她自己先来面对。或许会痛苦,但是楚凌相信她会走出来的。

    肖嫣儿睁大了眼睛,有些迷茫地望着楚凌。

    楚凌轻声道:“你先别怕,我将当年的事情跟你说一说,你愿意听么?”

    肖嫣儿点了点头,“我知道,阿凌姐姐是为了我好。你说吧,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