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75、人事皆变(二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拓跋赞睡了拓跋梁的妃子?!楚凌只觉得自己整个人像是被天雷劈过一般的舒爽,看向南宫御月的眼神都有些木然了。南宫御月显然很高兴看到楚凌如此震惊的表情,满脸笑容幸灾乐祸地道:“笙笙,你说你这个小师弟是不是长进了?”

    楚凌皱眉道:“阿赞怎么可能跟拓跋梁的妃子…他现在已经出宫建府了吧?拓跋梁的妃子在后宫吧?他一个已经不是皇子不能轻易出入后宫的人,是怎么跟身在宫中的妃子…嗯,发生关系的?”被质疑了南宫御月也不在意,他现在心情很不错,“那拓跋兴业又是怎么…嗯?秽乱后宫的?”身为绝顶高手,区区一道宫墙算什么?拓跋赞虽然是个废物,但是有拓跋兴业教导了几年,总还是有几分本事的。

    楚凌喝了一口茶,道:“国师不是打算跟我故弄玄虚吧?”南宫御月啧了一声,道:“告诉你我有什么好处?”

    “你要什么好处?”楚凌盯着他问道,那凌厉的目光却仿佛在警告他不要得寸进尺。南宫御月这次倒是十分好说话,道:“告诉笙笙也不是不可以,只要…笙笙打赢了她就可以了。”抬起下巴朝站在凉亭外的宛吟点了一下,南宫御月道。楚凌回头看凉亭外微微蹙眉道:“她不是我的对手。”

    以她如今的眼力,自然能够看出来宛吟的深浅。三年前宛吟还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闺中少女,从这个标准看的话,这三年宛吟的进步算得上十分出色。但是对楚凌来说却还远远不够,别说是现在,就算是她刚来的时候宛吟也未必就是她的对手。

    南宫御月混不在意道:“只要笙笙打赢她就可以了,她越弱笙笙不是应该越高兴么?”

    楚凌无言以对,确实是,但是未免有些胜之不武。不过现在是她有求于人,而且南宫御月提的要求也不算过分,楚凌自然也不会讨价还价。点了点头道:“行,一言为定。”

    南宫御月满意地点头,吩咐道:“宛吟,武安郡主要指点你的武功,不要让本座失望。”

    宛吟回头,恭敬地拱手道:“是,郡主请。”

    楚凌看着眼前的宛吟心中不由得暗暗惋惜,当真是美色误人不分男女啊。想当年杨宛吟也是个骄傲的名门贵女,家世虽然算不得顶尖的好,在平京的贵女中也算得上是一流的人物。如今抛家弃父,跟在南宫御月身边三年竟然就混成了一个侍女。南宫御月叫她武安郡主,宛吟便也跟着称呼她武安郡主,可见这白塔教导侍女的功夫也确实不错。

    既然要“指点武功”当然不能待在凉亭里,楚凌起身出了凉亭,南宫御月也跟着慢悠悠地走了出去。他当然知道宛吟绝对不是楚凌的对手,却半点也不在意,倒像是个单纯看热闹的一般。

    黎澹和萧艨自然不高兴这北晋国师竟然让公主和一个小小的侍女比武,哪怕这侍女曾经是天启贵女呢,现在也只是个籍籍无名的侍女而已。但是公主既然答应了,他们自然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宛吟这几年其实跟不少人都交过手,不仅打过,她真是还没少杀人。毕竟南宫御月对她可没有什么温柔的手段,若是不狠心是真的会死的。但是面对楚凌的时候,宛吟还是忍不住有些紧张。一来是武安郡主在上京和白塔的名声太盛了,宛吟心里清楚自己赢过她的机会几乎没有。二来是不想在南宫御月面前输给楚凌。

    楚凌自然不知道宛吟心中想了什么,见宛吟提着一把剑对自己拱手,便也淡淡点了下头。宛吟微微蹙眉,道:“郡主不用兵器么?”

    楚凌道:“你出招吧。”她若是拔出流月刀,三招之内解决不掉宛吟都算是丢人丢大发了。

    宛吟一咬牙,也不多说什么轻叱一声便提剑朝着楚凌刺了过来。楚凌不闪不避,只是微微侧首长剑便从她跟前刺了过去。宛吟见一剑落空,连忙回身想要再补上一剑,却见楚凌身形一闪下一刻她的肩膀就被人拍了一掌,整条手臂都是一震手中长剑险些脱手。宛吟强忍着痛楚,抓紧了手中的剑没有松手。楚凌有些惊讶地看了她一眼,却见宛吟已经又一剑刺了过来。楚凌足下清点纤细的身影已经一跃而起避开了宛吟这一剑。

    在萧艨等人眼中,这一战实在是没什么看头。宛吟的身手还算利落,但是跟楚凌比也没有比没长大的孩子强多少。楚凌算是给南宫御月面子,让了宛吟几招。但即便是如此,十多招以后原本宛吟手中的长剑还是易了主落到了楚凌手中,倒是剑锋落到了宛吟的脖子上。楚凌淡淡道:“承让。”

    宛吟看了看站在一边仿佛事不关己的南宫御月,再看了看跟前云淡风轻的楚凌,只觉得一股浓重的挫败感袭上心头。难怪公子看着她的眼神总是透着不满意,原来她努力了三年对神佑公主来说根本就算不上什么。即便是鲜少跟真正的高手过招,宛吟也知道自己跟神佑公主的切磋实在是败得很难看。一咬牙,一把匕首从宛吟的袖底滑落倒了手中。她毫不犹豫地一刀刺向了楚凌。

    旁观的人并没有人惊呼,似乎对于宛吟的偷袭半点也没有放在眼里一般。楚凌看着对面刺过来的匕首,轻叹了口气抬手捉住了匕首雪亮的刀刃。轻轻一弹,匕首就从宛吟手中飞了出去,正好擦着南宫御月的脸颊飞过去钉到了他身后凉亭的柱子上。

    “公子?!”宛吟吓了一跳,甚至顾不得楚凌还架在她脖子上地剑跪倒在地上,“请公子责罚。”

    “废物!”南宫御月冷哼一声,垂眸看着地上的宛吟道。宛吟微微颤抖了一下,将头低的更低不敢再说话。南宫御月有些厌烦地挥挥手道:“脸丢够了,退下吧。”宛吟也不敢多说,连忙起身退了下去。看着宛吟匆匆离去有些蹒跚的背影,楚凌扭头看向南宫御月。南宫御月似笑非笑地道:“笙笙该不会又可怜起她了吧?”笙笙对谁都心软,偏偏就对他心狠啊。

    楚凌摇摇头道:“我只是想要告诉你,别太随便糟践女人,不然…会有报应的。”这个宛吟,原本没看出来倒是真有一股狠劲。难怪敢不管不顾地跟着南宫御月跑了。南宫御月若是不小心一点,说不定哪天真的要栽在女人手里了。

    “哈?”南宫御月短促地笑了一声,脸上的神色却是不以为然。显然是没将楚凌的话放在心上。

    从南宫御月那里得到了想要的消息,楚凌也就懒得跟他耗费时间干脆利落地告辞走人了。南宫御月不知道哪一根神经搭错了,今天的心情似乎十分的不错。竟然也没有为难,爽快地放他们走人了。回去的路上,楚凌一路上都有些心事重重。从南宫御月那里得到的消息,对楚凌来说着实是略有些震撼了。

    拓跋赞跟她当初在上京的时候不太一样楚凌是知道的,她对先皇下手的那一次就感觉到了。但是楚凌却没有想到,北晋先皇竟然对拓跋赞寄予了如此厚望,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在疼这个儿子还是在害他。北晋先皇生前手底下有一直隐藏的势力,这个就连拓跋兴业也只是知道一鳞片爪,基本上没有怎么接触过的。但是北晋先皇生前却将这支势力交给了拓跋赞,并且要坚昆教导拓跋赞武功。所以,拓跋赞不仅是拓跋兴业的徒弟,坚昆也是有份的。先皇死后,这一股势力就完全属于拓跋赞所有了,因为先前根本没有人知道这件事,若不是最近半年拓跋赞有些按耐不住露出了马脚,说不定拓跋梁还能被一直隐瞒下去。

    楚凌回想着自己当初刺杀北晋先皇的时候看到拓跋赞的情形,思索着拓跋赞得到这股实力自己是不是也贡献了一份力量。北晋先皇当时肯定没料到自己能那么快死,所以说不定只是想要重用拓跋赞。毕竟比起那些身后有着庞大姻亲的皇子,身世简单,又是拓跋兴业徒弟的拓跋赞明显是个不错的人选。谁知道,北晋皇突然被她给杀了,坚昆也因为追杀她一去不回,那股神秘的只有北晋皇自己和心腹知道的势力自然就落入了拓跋赞的手里。不过拓跋赞小小年纪竟然真的能掌握住,以前倒是有些小看他了。

    “公子是在想南宫国师说的事情?”黎澹问道。

    楚凌回过神来,点了点头道:“南宫御月这次,也算是帮了我们不小的忙了。”若不是南宫御月主动送上来消息,他们说不定还要查不少时候。虽然南宫御月肯定不是平白无故地就白送人消息的,但对他们有用也是真的。肖嫣儿轻声哼哼了一声,道:“我看他肯定是不安好心,阿凌姐姐咱们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云行月对此深表赞同,当初他们只是想要进宫寻药,南宫御月就敢提要求让凌姑娘去刺杀北晋皇。说实话,云行月到现在也不相信南宫御月真的喜欢楚凌。毕竟…只要是个正常人,哪怕是对一个姑娘有一点点的好感,也提不出来这么丧心病狂的要求。当初凌姑娘被坚昆追杀的那一个多月,云行月哪怕只是听说也觉得胆战心惊。

    楚凌也有些无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在上京这块地方,他们是无论如何也绕不开南宫御月的,“我先去见见拓跋胤和拓跋罗。”云行月问道:“是因为方才南宫御月说的事情?”楚凌点了点头,皱眉道:“先前拓跋胤没有跟我说起阿赞的事情。”云行月犹豫了一下道:“凌姑娘,人心易变。北晋那位…十七皇子,你跟他原本的师姐弟情谊也不见得多深,还是小心一些的好。”

    楚凌看向云行月,“云公子知道什么消息么?”

    云行月道:“我只是听说,这两年这位变化挺大的,而且…跟拓跋大将军的关系也没见的多好。拓跋大将军为他顶罪…总觉得有些奇怪。”诚然拓跋兴业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但是为一个不算亲厚也不算看重的徒弟顶下这种罪名就有些奇怪了。说句不好听过的话,拓跋兴业眼下也就只有楚凌和拓跋赞两个徒弟,那如果他多几个徒弟,是不是每个徒弟出事了他都要替人顶罪?还有他麾下那些将领,出生入死多年情谊未必比徒弟差?如果出事了拓跋兴业是不是也要出面帮着顶罪?这简直太奇怪了。

    楚凌也觉得很奇怪,不过南宫御月的消息她还是相信的。听了云行月的话也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

    拓跋罗绝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快竟然又见到楚凌了,他表示自己其实并不太想要见到这位天启公主。不过这次楚凌并不是上门求见,而是暗夜里飞檐走壁翻墙进来的。竟然完全没有惊动王府的守卫,可见这位公主的实力当真让人惊叹。

    拓跋罗看到楚凌出现在书房里的时候微微楞了一下,方才放下手中的书卷道:“公主深夜大驾光临,所为何事?”

    楚凌笑道:“我没打扰王爷吧。”拓跋罗淡然地注视着门口的楚凌,道:“公主难不成是专门来跟我客套的?”楚凌无奈地耸耸肩道:“深夜打扰,多少有点过意不去。还请王爷见谅。”拓跋罗示意她坐下说话,楚凌也不客气走进书房挑了个方便说话的位置坐了下来。看向拓跋罗道:“昨天…王爷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忘了告诉我?”

    拓跋罗挑眉,“本王不知道公主说的是什么。”

    “阿赞。”楚凌提醒道,拓跋罗闻言神色微变,盯着楚凌道:“公主虽然离开北晋多年,消息却依然灵通啊。这消息…是南宫国师告诉你的吧?”楚凌含笑不语,拓跋罗道:“我不知道阿赞现在在哪里。”楚凌微微蹙眉,“你的意思是阿赞逃走了?”南宫御月说阿赞是被拓跋梁给抓了。拓跋罗摇头道:”我不知道,在拓跋大将军被下狱的头一天,阿赞就突然失踪了。看来,公主知道了什么我们都不知道的消息?你知道阿赞的下落?”

    楚凌垂眸道:“我听说,阿赞这几年变了很多。”

    拓跋罗笑道:“谁会不变?阿赞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楚凌不以为然,“哦?如果是沈王殿下失踪了,王爷还会像现在这样淡定么?”拓跋罗神色微变,眼神锋利地射向楚凌。楚凌心中立刻便有了数,看来……变得不仅是人,拓跋罗和拓跋胤跟拓跋赞的关系也有了变化。说不定昨天拓跋罗和拓跋胤并不是没想到告诉她这件事,而是根本不想提这件事。但是楚凌依然有些疑惑,这几年他们自然是依然关注着上京的消息的。所以拓跋赞应该没有做什么大事,否则他们不可能关注不到。

    楚凌有些头痛的揉了揉眉心,问道:“王爷真的不知道阿赞怎么样了么?”

    拓跋罗道:“不知道,这两年阿赞跟我们来往并不多。我和老四,根本不知道他到底在做什么。更不知道…他手里竟然还隐藏着那么大的一股势力。”

    “所以,他确实做了什么事?”楚凌道。拓跋罗的神色似乎有些怅然,良久方才道:“这两年拓跋大将军几乎要被拓跋梁架空了,其中除了死忠于大将军的人意外,其中大部分已经被拓跋梁收编了。但是…其中有一部分,归了阿赞。另外,阿赞还纳了几个侧妃,无一例外都是娘家实力不弱的。若不是先前他收拢势力太过心急了,只怕现在还没有人察觉。”楚凌道:“我记得…阿赞还没有成婚?”

    拓跋罗笑了笑,道:“成不成婚,和纳不纳侧妃有什么关系?总之,现在阿赞已经不需要我和老四扶持了,所以公主来问本王他的事情,本王也没什么可以告诉你的。”楚凌道:“拓跋梁竟然会允许他成长到如此地步?”拓跋罗道:“他投靠了拓跋梁,至少在他失踪之前是这样。公主若是觉得拓跋大将军的事情跟他有关,恐怕只能自己去查。不过…恕我直言,这两年拓跋大将军跟他的关系并不怎么好。”

    楚凌只觉得头更痛了,见她这副模样拓跋罗倒是有些高兴了,“公主深夜前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楚凌无奈地看了他一眼,不然还能为了什么?拓跋罗道:“本王手里有一个消息,公主说不定会有兴趣。不过…公主拿什么来换?”楚凌道:“王爷还没说是什么消息,我怎么知道是不是我感兴趣的?”拓跋罗道:“关于…宫里那位和拓跋大将军…的事儿。”

    楚凌摇头表示不感兴趣,宫里那个塞外小公主的事情已经被黄老板查了个干干净净了。她不觉得拓跋罗能有什么有用的消息给她。拓跋罗也不在意,淡笑道:“那位…月嫔,跟阿赞是旧识。”

    楚凌一怔,拓跋罗笑道:“这个消息,公主应该不知道吧。”

    “怎么可能?”楚凌皱眉道:“月嫔不是塞外长大的么?怎么会跟阿赞……”拓跋罗道:“我们貊族的皇子并不像是天启要么住在京城要么在封地轻易不能离开。阿赞虽然不受宠但毕竟是皇子,早年间每年都会跟着回祖地祭祖的。”楚凌盯着拓跋罗不说话,拓跋罗道:“月嫔比阿赞大几岁,不过…这个女人可不是个安分的女人。”

    楚凌脸色微变,她又不是小孩子当然知道拓跋罗在暗示什么。如果这是真的的话,倒是能够南宫御月所说的消息对的上了。但是现在的问题是,拓跋赞到底在哪里,这件事中他到底有起到了什么作用。

    拓跋罗却不给她思考的时间,道:“消息公主听了,现在该听听我的条件了吧?”

    “……”这是强买强卖。

    拓跋罗笑道:“我的条件并不苛刻,不会让公主为难的。”

    楚凌打量了他半晌,方才道:“王爷请说。”

    拓跋罗道:“本王知道昨天四弟带你去了什么地方。”楚凌眉梢微扬,看着拓跋罗不说话。拓跋罗道:“那位…灵犀公主,对四弟的影响太大了。”

    “所以?”楚凌问道。

    拓跋罗道:“我希望公主能帮我,将那位公主带走。”

    楚凌沉默了半晌,方才道:“王爷这样做,就不怕沈王伤心么?”拓跋罗道:“这些年,他伤心的难道还不够?留着她…四弟永远都不会走出来的。”无论是谁,在自己住的院子里面藏着一具尸体,也永远都不会走出来的。拓跋罗觉得自己已经足够纵容这个弟弟了,但是这些年他着实是有些累了。拓跋罗甚至都有些后悔当年没有多关注一下四皇子府。楚拂衣的死,毁掉了他的亲弟弟。

    这些年拓跋胤看似没什么问题,拓跋罗却知道他根本就什么都不在乎。如果不是他这个亲哥哥还陷在上京这个旋涡之中,他说不定早就远走高飞甚至了断自己了。一个没有斗志,没有野心的人,又怎么可能赢得过那些处心积虑野心勃勃的人?

    楚凌道:“这个要求…恕我只怕难以达成。”

    楚拂衣的遗体楚凌并非不想带走,而是如果拓跋胤不配合的话根本就不可能带走。现在这个季节,在往后会越来越热。冰棺离开了密室之后根本就不可能支撑到返回天启,就算是回到了天启…江南冬天寒冷有限,权贵皇室所用的冰都是从北地买来地。现在这个时候哪怕是带回去了也很难像拓跋胤一样完好的保存。楚凌并不觉得现在让楚拂衣的遗体来回折腾是什么好事。她希望有一天能够光明正大地将她从那个密室里接出来,送入皇陵入土为安。但是,面上楚凌当然不会跟拓跋罗说这样的理由。她淡淡道:“王爷这是要让我与沈王殿下为敌啊。王爷好打算,既除掉了心腹大患,又不用担心你们兄弟之间因此生出嫌隙。后果都是由我来承担的么?”

    拓跋罗道:“难道公主不希望迎回灵犀公主的遗体?”

    楚凌道:“如果王爷能劝说沈王殿下心甘情愿地交出遗体让我护送回天启,自然没问题。但王爷若是想要我想办法偷出去或者抢的话,只怕是不行。别的不说,如果沈王追着不放,路上出了什么意外,王爷打算如何善后?”

    拓跋罗皱着眉头盯着楚凌,显然没想到这个神佑公主这么难缠。

    “大哥。”

    拓跋罗正要说话,门外便响起了拓跋胤的声音。拓跋罗一怔,看向楚凌。楚凌好脾气地对他笑了笑,显然她是早就知道拓跋胤在外面了。拓跋胤推开门进来,看向拓跋罗道:“大哥。”这声大哥跟方才的那一声显然是不太一样,里面似乎蕴含着几分怒意。

    拓跋胤看向楚凌道:“公主若是没事……”

    楚凌立刻从善如流,笑道:“今晚打扰王爷了,既然事情已经说完了,本宫就先告辞了。至于王爷方才的提议…如果沈王殿下没意见的话,我天启自然是十分乐意迎回灵犀公主的。”说罢,也不看拓跋罗的脸色,楚凌笑吟吟地转身出门去了。要将楚拂衣的遗体带回天启吗?楚凌从来没有想过。拓跋胤有一句话说得对,平京不是楚拂衣的家,楚拂衣有生之年也从未踏足过平京一步。更何况…现在带着楚拂衣回去,她能够得到哪些老学究和酸儒的一丝尊重么?他们不会觉得灵犀公主因为国破家亡受了多少苦楚如何可怜,他们只会觉得她委身貊族人,丢了天启的颜面是天启皇室的耻辱。就像他们对待那些所有的当初被遗弃在北方的女眷一样的态度。

    与其如此,还不如让她安静地停留在沈王府的地下。至少拓跋胤是真的对她有感情并且尊重她的。

    至于拓跋罗…楚凌叹了口气,他说的没错,过了这几年,所有人都已经变了。昔日的北晋大皇子自然也不会例外,虽然他可能是为了弟弟好,但拓跋胤却未必会领他的请。

    “笙笙。”一个修长纤细的身影从不远处走来,轻声唤道。

    楚凌抬眼望去,就看到了月光下那一张有些熟悉的容颜。楚凌微微一愣,好一会儿方才道:“贺兰姐姐。”来人正是拓跋罗的王妃,贺兰真。贺兰真比起三年前看上去沉稳了许多,似乎在上京这种地方待久了,那种塞外部落公主的骄傲野性也渐渐的消失了。看上去倒是一个真正端庄大方的北晋王妃了。

    贺兰真嫣然一笑道:“果然是你,先前王爷说你来过了,我还不信呢。”

    楚凌道:“看来,你们夫妻感情很好。”连这样的事情都跟贺兰真说,显然这对夫妻的关系十分不错。贺兰真走到楚凌身边,仔细打量了她一会儿方才道:“是还不错,毕竟我们也做了几年夫妻了嘛。”贺兰真嫁给拓跋罗不久拓跋罗就断了腿,从此地位一落千丈。贺兰真却能一直不离不弃地跟在拓跋罗身边,作为一个继妃贺兰真做得真的已经足够好了,拓跋罗只要不是铁石心肠自然也会感动的。更何况,他们从一开始关系就不算差。

    楚凌笑道,“见贺兰姐姐过的不错,我也放心了。”

    贺兰真笑道:“我倒是没什么,倒是你…这几年可没有少听到你的故事啊。神佑公主?”

    楚凌有些无奈,“见笑了。”

    贺兰真摇摇头道:“哪里,虽然…如今我也不知道你跟王爷和四弟算是朋友还是敌人,不过…我还是很佩服羡慕你的。都说天启女子无能,现在我才知道天启女子一点儿也不比貊族女子差啊。就笙笙你一个,就能抵得上千百个貊族贵女了。”楚凌也不由一笑,看向贺兰真地神色有些复杂,“你不怪我么?”

    贺兰真奇怪地看着她道:“怪你什么?隐瞒身份么?你这种身份…要是告诉我才奇怪吧?”连拓跋大将军这个做师父的都不知道,如果告诉她了那贺兰真都要怀疑楚凌是脑子有问题还是想要找死了。楚凌望着贺兰真半晌不知道该说什么,贺兰真笑道:“怎么了?是不是感动的说不出话来了?”

    楚凌无奈地笑道:“是啊,特别感动。”

    贺兰真道:“感动了就好,过段时间是我生日,记得准备厚礼。”

    楚凌噗嗤一笑,点头郑重地道:“好,我一定准备厚礼来给你祝贺,顺便连这几年的也一起补上。”

    “这还差不多。”贺兰真满意地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