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74、叫师嫂!(一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走进凉亭,其他人却被宛吟挡在了外面。肖嫣儿虽然不高兴,但她着实是有些憷南宫御月,竟然也不敢多说什么。萧艨等人见楚凌没什么表示,便在外面等着。这么近的距离,除非南宫御月一出手就直接击杀公主,否则萧艨还真不太担心什么。更何况,这三年公主的实力飞涨,南宫御月能不能一出手就击杀公主好不好说。

    萧艨本身算得上是也习武的天才,但是却也不得不承认神佑公主当真是天才中的天才。即便是他见惯了不少高手,也鲜少见过如神佑公主这样的天赋资质。也就不难理解,当年拓跋兴业为什么会不管不顾地收一个天启少女为徒了。对于他们这样的高手来说,什么身份来历都比不上绝顶的资质天赋来的吸引人。

    凉亭里,楚凌走到南宫御月对面坐了下来,道:“国师可真的消息灵通啊,我这才刚到上京国师就知道消息了。”南宫御月笑道:“我这不是惦记笙笙么?从拓跋兴业下狱,我就估计着笙笙要来了。这些日子一直都在等着你呢。笙笙比我预料的来的有点慢呢,我都要以为笙笙是不是压根不记得拓跋兴业这个师父了。”楚凌无语地朝他翻了个白眼,南宫御月不怒反笑,“笙笙,你对本座总是这样无情。当初君无欢害的我养了许久的伤才好,差点回不了上京了,也没见你关心一句的。”

    楚凌没好气地道:“国师,我自问没到倾国倾城倾天下的地步,你到底看上我哪儿,我改成么?咱们说话能不能不这么费劲了?累。”每次跟南宫御月说话都跟打机锋似的,楚凌真的觉得有些吃不消了。明明这么好的资质,你就不能好好地保持一个冰山男神应有的职业道德么?南宫御月微微倾身,定定地望着她道:“这个么…大概就是看上你不喜欢本座吧?笙笙,你要不要改一改?”

    “……”楚凌运气了许久,方才道:“我已经成婚了。”尊重一下已婚妇女可以吗?南宫御月坐直了身体,笑容散漫地道:“本座不在乎啊。”

    楚凌盯着他神色渐渐严肃起来,南宫御月被她看得有些奇怪也慢慢收起了笑容,“怎么了?笙笙可是想说什么?”

    楚凌道:“叫师嫂。”既然道理说不通,那就用身份压人吧。

    “……”南宫御月眼神微沉,盯着楚凌看了许久突然放声大笑起来。引得凉亭外的众人也纷纷看了过来,萧艨更是微微蹙眉有些不悦。知道这个北晋国师一直多公主心怀不轨,没想到都过了三年了竟然还是贼心不死。说起来,这南宫御月的年纪也不小了,还没有成婚该不会是…不说公主对他并无此意,就是陛下也绝不会同意公主嫁给一个貊族人的。更何况……还有沧云城那尊大神呢,这南宫御月也没什么希望就是了。

    楚凌看着笑得有些疯癫的南宫御月,忍不住抽了嘴角。

    “国师邀我前来,就是为了说这些废话的么?”楚凌问道。等到南宫御月终于笑够了,方才慢慢收住了笑声,盯着楚凌道:“笙笙,你好无情啊。”楚凌面无表情地点头,道:“谢谢夸奖,别惦记我,没结果的。”

    南宫御月轻哼一声,道:“行吧,那咱们就说说正事。笙笙,拓跋兴业的命你还要不要了?”楚凌微微蹙眉,“什么意思?”

    南宫御月笑道:“你若是不想要了,本座帮你解决了他。这对天启来说,应该也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儿吧。北晋若是少了拓跋兴业,天启可是能高枕无忧好多年了。”楚凌挑眉,显然是对南宫御月的话不以为然。北晋的整体战力远强于天启,这并不是多一个拓跋兴业或者少一个拓跋兴业就能解决的事情。况且,目前天启也并没有能够跟拓跋兴业相提并论地绝世名将。少了拓跋兴业,对北晋的实力会有影响却却也不至于就让天启占到多少便宜。北晋才入主中原不到二十年,当年入关的的时候的底子都还在,并不缺少能征善战的将领。

    “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楚凌问道。其实到现在楚凌也没有搞清楚,南宫御月到底想要对北晋做什么。跟这种人合作真的是太没有安全感了,也不知道君无欢到底是怎么忍耐这些年的。

    南宫御月笑道:“没什么好处,但是也没什么坏处不是么?难道笙笙觉得本座比不上拓跋兴业?”

    楚凌沉默,南宫御月没上过战场,所以他到底能不能比得拓跋兴业谁都不知道。说不定人家就是一个隐藏的不世出的名将呢?不过楚凌个人还是倾向于认为他远不如拓跋兴业,这位压根就不像是个能统兵数十万的将帅之才。南宫御月自然看出了楚凌的想法,笑道:“看来笙笙还是心软,笙笙对我这般狠心,倒是对拓跋兴业情深义重。”

    楚凌面色微沉,“国师若是只有这些废话想说,就恕我先告辞了,毕竟…我也是很忙的。”

    南宫御月见她真的不悦了,只得叹了口气道:“罢了,本座不开玩笑了就是。笙笙可知道,现在有多少人想要拓跋兴业死?”楚凌微微蹙眉道:“怎么会?”有人想要拓跋兴业死这是正常的,但是若说有多少人楚凌却是不太相信地。拓跋兴业是貊族战神,而且他为人也极好,从不仗势欺人,更不会做出什么为了权势勾心斗角贪墨下属功劳的事情。不仅是貊族人,就算是天启人对拓跋兴业的看法都普遍好于别的貊族人。

    南宫御月轻笑一声,道:“你们中原人说一朝天子一朝臣。此一时,彼一时也。拓跋兴业现在是没什么野心,但是谁敢保证他以后也不会有的?况且,他这个战神不死,别人要怎么出头?拓跋兴业以为他做出了退让拓跋梁就会放过他么?拓跋梁若真有这么大方,怎么会扣着拓跋赞不放?”

    楚凌一怔,终于想起来有什么不对劲了。她来到上京之后,见过拓跋罗,见过拓跋胤,现在又见了南宫御月,却从头到尾都没有听说过拓跋赞的消息。按理说,拓跋兴业是拓跋赞的师父,不管师徒感情如何,拓跋兴业被下狱了,拓跋赞也不可能什么都不做才对。

    “拓跋赞怎么了?”楚凌问道。

    南宫御月笑道:“笙笙,你这个小师弟本事可不小啊。只可惜到底还是太嫩了一点,竟然被拓跋梁抓住了把柄。如今他要死要活都是拓跋梁的一句话而已。”

    楚凌皱眉道:“师父是为了阿赞才认下那些罪名的?”

    南宫御月有些不屑地撇了下嘴角,道:“都说拓跋兴业是盖世名将,他那名将的称号是骗来的吧?心慈手软,妇人之仁。也没见他跟拓跋赞那个废物有多深厚的感情,倒是为了他自投罗网了。”说起这话,南宫御月的语气却是有点酸意。他这辈子也没有谁心甘情愿为他这么拼命过,凭什么拓跋赞那个小废物反而能让拓跋兴业对他那么好?

    楚凌秀眉紧锁,这个消息倒是她没有料到的。就连拓跋胤和拓跋罗都没有提起这件事。

    “沈王那边……”楚凌问道。南宫御月悠然笑道:“你觉得…拓跋罗和拓跋胤会相信拓跋兴业能为拓跋赞做到这个地步?他们现在还在为拓跋赞焦头烂额呢。若不是本座自有消息,怕是本座也不会相信拓跋兴业英明一世,竟然会做出如此愚蠢的决定。”

    楚凌没有理会南宫御月的嘲讽,问道:“拓跋赞到底被拓跋梁抓到了什么把柄?”

    南宫御月满是幸灾乐祸地道:“也没什么,他一个不小心睡了拓跋梁的妃子而已。”

    “……”楚凌半晌无语,这特么都是些什么事儿?

    ------题外话------

    (づ ̄3 ̄)づ╭?~今天下午有事,更新比较晚,先赶出了一章。后面还会有哒,尽量在十二点之前发上来~泪奔~~o(>_<)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