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71、再见拓跋罗(二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因为不想被北晋朝廷或者说被拓跋梁的人注意到,楚凌在上京的行事就只能低调再低调了。虽然如今已经位登九五的拓跋梁未必有那个功夫注意她一个已经离开了好几年的人,但是当了皇帝的拓跋梁的消息渠道肯定也比当王爷的时候更灵通了啊。如果有人发现了她报上去,楚凌相信日理万机的北晋皇也不介意出手要她好看。毕竟私自潜入北晋都城,可是自己主动送上门去的理由不用白不用。

    既然要低调,楚凌干脆也就不换回女装了,心安理得的每日扮做少年模样在上京的大街小巷转悠,打探消息顺便看看这几年上京的变化。不过几天时间,他就将整个上京的各方势力之间的关系打听了个七七八八,再结合黄老板给出的资料,心中倒也有了几分数了。当然,因此而花出去的影子也不在少数。对此神佑公主表示,本公主不差银子。

    黄老板做事很靠谱,没两天就又有消息回馈过来了。那位据说是拓跋兴业秽乱宫闱受害者的塞外公主的全部消息资料。厚厚的一叠让楚凌几乎要以为这不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塞外部落小公主,而是一个深藏不露了不得的大人物。翻开了黄老板送来的卷宗,楚凌越看眉头却是皱地越紧。

    说起来,这个小公主还真的不能说完全跟她师父没有关系。

    这个小公主所在的部落距离当年貊族发家的祖地不算远,因为实力弱小所以世代都依附于貊族生存。这样的部落,别说是现在就是在当年也没有资格跟貊族王室的嫡脉联姻的。很多年前,拓跋兴业还不是现在这个名震天下的第一名将,而是一个痴迷武道的年轻的貊族普通贵族子弟。拓跋兴业的家中从小便为他定了一门婚事,便是这个小部落族长的女儿。当然,不是现在后宫里这位小公主,而是这位小公主的姑姑。两人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本来就等着长大之后成婚从此夫唱妇随生儿育女,完全是那时候最寻常的貊族贵族的人生。

    然而拓跋兴业或许天生就注定了不会过寻常的人生,他从小在习武方面就很有天赋,七八岁就能打过好几个比他大几岁的小子。偏偏他运气还不错,遇到了一位愿意细心教导他的师父。虽然这个师父的实力并不算如何绝顶,但是他却开启了拓跋兴业通往武道之路最初的那一扇门。之后拓跋兴业便一日千里,十六岁的时候就打遍貊族无敌手了。

    但是拓跋兴业认为武道之路没是没有尽头的,那时候他师父已经过时了,拓跋兴业只能自己摸索。于是他决定前往中原游历以求更高深的武学修为,但是有一个问题…他还有一个未婚妻。十六岁对于貊族人来说无论男女都已经不算小了,更何况他们是从小便定亲的,早该成亲了。

    最后拓跋兴业与那位姑娘订下了约定,如果三年之内他回来了她还愿意嫁给他的话他们就成婚,如果他没有回来,姑娘便可以自行家人,拓跋家会视她为亲女另外送上一份嫁妆。貊族并没有天启那些繁文缛节的规矩,别说是订过婚的女子,就算是嫁过人的女人依然可以和离改嫁,丧夫的女子再嫁更是传统貊族并不流行守节,也很少有人为名声所累。

    拓跋兴业以为这样的安排已经足够妥当了,但是等到三年后拓跋兴业回去的时候那位姑娘却已经不在了。据姑娘娘家所说,那姑娘是在拓跋兴业离开一年后外出游玩遇上了野狼死掉了。之后拓跋兴业便专心于武道,至今未嫁。或许是因为自觉对不住那位姑娘,拓跋家依然将当初承诺送给那姑娘的嫁妆送了过去,甚至是更多。这件事自然也就这样过去了,谁也不觉得这件事对拓跋兴业会有什么影响。毕竟他若是真的爱那姑娘入骨,当初又怎么会抛下未婚妻远赴中原呢?

    楚凌手指摩挲着卷宗的一角,她手中这份卷宗下面还有几页,却写了一个不太一样的结局。当年那个姑娘确实是死了,不过却并不是被野狼所害,而是难产而死。那姑娘在拓跋兴业离开之后不久就爱上了一个同族的青年,虽然家人并不同意但是两人依然还是珠胎暗结。那姑娘在最后一次想要跟情人私奔的时候被追捕他们的家人误伤,早产生下了一女之后便过世了。而如今宫里那位公主,正是当年那位姑娘所生的女儿。她并不是那个部落现任族长的女儿,现任族长实际上是她舅舅,只是她从小便被以族长之女的身份养大知道这层关系的人并不多。

    至于这位公主为何会以二十四岁的高龄嫁给拓跋梁为妃,这是因为她的丈夫已经过世了。至于拓跋梁又没什么要纳她为妃,就不好说了。甚至她原本的丈夫到底是怎么死的,这上面都没有写明白只说是突发恶疾暴毙的。

    另外一个消息就是,之前的传言并没有错。这位小公主确实是跟他的母亲长得几乎一模一样。不过若说因为一张脸就能让拓跋梁这样的人意乱情迷难以自制,楚凌是绝对不会相信的。别说只是女儿,就算是那位曾经的未婚妻本人亲至只怕也未必能够做到。

    那么……那一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以拓跋兴业的武功哪怕真的发生了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他想要逃走只怕也没有人拦得住,他又为什么要束手就擒?

    合上了手中的卷宗,楚凌有些无奈地轻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只看这些东西在这里瞎猜是猜不出来什么名堂的,她还是得去见个人才行。

    靠近皇宫不远的一条街上,楚凌站在大门口抬头看着头顶的匾额轻叹了口气。看来这几年,拓跋罗的日子过的也还不算差,至少这府邸依然还是一个亲王该有的待遇,并没有显得格外落魄。当然了,有拓跋胤这样一个手握兵权的弟弟在,拓跋罗本人也不是庸才,也不至于就落魄到哪儿去。虽然拓跋罗当初的伤跟她和君无欢都脱不了关系,不过对于拓跋罗楚凌却没有对拓跋兴业那样复杂的感情,自然也不会有多少愧疚之一了。

    上前敲门通报了姓名,不一会儿功夫楚凌就被人带进了府中。拓跋罗已经在府中一处不太显眼的小楼里等着她了,见到楚凌进来拓跋罗并没有急着说话,反而仔仔细细地打量了楚凌一番。良久方才沉声道:“公主殿下好本事,好胆量,竟然还敢光明正大的上门来。”

    楚凌摸摸鼻子,对于拓跋罗知道自己身份并不意外。拓跋胤都知道了的事情,拓跋罗怎么会不知道?

    “也算不上光明正大,若真的光明正大的话我便直接穿着女装进来了。”楚凌笑道。

    拓跋罗冷笑了一声,道:“公主请坐吧。”

    知道他不太待见自己,楚凌也不要求什么待客的礼仪了。走到距离拓跋罗不远不近的一张椅子前坐了下来,沉吟了片刻方才道:“三年多不见,大皇子可还安好?”

    拓跋罗微微眯眼道:“本王以为,本王与公主少说也该有四年未见了。”

    “……”这种旁枝末节那么在意做什么?楚凌叹了口气,道,“四年多未见,大皇子可还安好?”拓跋罗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双腿,道:“不太好,另外公主恐怕要换个称呼了。”楚凌耸耸肩,好吧,拓跋罗现在不是皇子了,应该称呼……“王爷。”几年不见,拓跋罗似乎变了不少啊。

    拓跋罗低头喝了一口茶,道:“无事不登三宝殿,不知公主今日前来所为何事?”楚凌轻咳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地道:“确实有些事情想要麻烦王爷。”

    拓跋罗思索了片刻,便肯定地道:“是为了拓跋大将军?”楚凌点头,拓跋罗道:“公主对大将军倒是有情有义,不过…公主不觉得你现在出现在上京,是在给拓跋大将军找麻烦么?”楚凌有些无奈地叹气道:“一日为师,纵身为师。若是拓跋梁真的因为我一个做徒弟的就能废了貊族第一名将,那王爷就当我是在替师父找麻烦吧?”拓跋罗垂眸,淡然道:“我不知道。”

    “嗯?”楚凌有些意外地看着拓跋罗,“什么不知道?”

    拓跋罗道:“我不知道大将军到底是怎么回事,当时在场的只有大将军和月嫔以及一些内侍女婢,事后那些人全部都被处死了。所以,现在知道内情的大概只有那么几个人。公主若是想要从我这里打探消息,只怕是要失望了。”楚凌倒也不太失望,定定地望着拓跋罗。拓跋罗道:“除了拓跋大将军和月嫔本人,大概只有拓跋梁和秦殊知道内幕,南宫御月说不定也知道一点儿。公主不是跟秦殊和南宫御月关系都不错么?或许可以找他们问一问。”楚凌轻叹了口气,若是现在能找他们问,她难道不能去吗?

    不说南宫御月那唯恐天下不乱地货色,就是秦殊她都不敢确定秦殊到底会对师父做什么。至少站在秦殊的立场,杀了拓跋兴业才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又怎么可能同意替拓跋兴业翻案?拓跋罗显然也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公主是想要替拓跋大将军洗清罪名么?”

    楚凌微微扬眉并不说话,拓跋罗有些好奇地道:“以大将军的身份,若是洗脱了罪名对天启可不算什么好事。公主确定要帮大将军?”

    楚凌道:“我只是想要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另外,如果拓跋梁做不到胸怀天下,即便是这一次救了拓跋大将军,王爷觉得大将军真的还能和平的重掌军权么?就不会再有下一次么?”拓跋罗不语,他担心的其实不是拓跋梁不肯再让拓跋兴业执掌兵权。他担心的是拓跋兴业会不会觉得心灰意冷,根本不愿意再掌握兵权?

    拓跋兴业对功名利禄并没有什么兴趣,这些年之所以对北晋皇忠心耿耿不过是因为北晋皇的知遇之恩以及他自己也姓拓跋罢了。如果他对朝堂上的纷争心生厌倦了,那么确实是很有可能会放弃兵权退隐山林。而这却不是拓跋罗愿意看到的事情。

    拓跋罗冷笑一声道:“公主和长离公子当年在上京玩得一手好挑拨离间,如今倒是为拓跋大将军担心起来了,你觉得本王会相信你么?”

    楚凌耸耸肩道:“王爷你相不相信我又有什么关系?我也不用跟您合作不是么?只是,等到拓跋梁除掉了我师父这个心腹大患之后,下一步的目标会是南宫御月和焉陀家还是王爷和沈王呢?”拓跋罗脸色微沉,冷声道:“公主倒是不客气,当着在下的面就开始挑拨了?”

    楚凌道:“我到底是不是挑拨,王爷难道不知道么?”

    拓跋罗良久不语,如今北晋朝堂上的局势着实是不算乐观。然而即便是拓跋罗心里清楚这样跟拓跋梁争斗下去只会虚耗削弱北晋的实力,但是他却也不可能因此就直接选择退让将一切都让给拓跋梁。因为他们的身后还站在无数效忠于他们的人。一旦他们就此放弃了,拓跋梁却不会放过这些人的。

    “够了。”拓跋罗微微蹙眉,道:“这些事情就不用劳烦公主操心了,公主既然担心拓跋大将军,还是多关系关心他吧。毕竟,就算碍于他的声望不能杀了他,但若是拓跋梁想要在暗中做些别的手脚,只怕也是防不胜防吧?”

    楚凌闻言有些无奈的轻叹了口气,师父他老人家到底为什么要伏首认罪呢?总不至于是真的做了什么事情吧?

    “启禀王爷,沈王殿下来了。”门外,管家匆匆进来禀告道。

    拓跋罗道:“请沈王进来。”话音刚落,门外已经传来了拓跋胤的声音,道:“不必了,我已经进来了。”拓跋胤走进大厅,目光定定的落在了楚凌的身上。楚凌笑容可掬地对他挥了挥手道:“沈王殿下,许久不见呢。”拓跋胤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方才冷笑一声道:“你胆子不小。”

    楚凌叹了口气,这兄弟俩对她都不太友善呢。不过想想双方的关系,也罢。确实不能要求的太多。

    拓跋罗含笑问道:“四弟,你怎么有空过来?”这几年跟拓跋梁勾心斗角还是有些收获的,拓跋胤如今手中依然掌握着一部分兵权。虽然没有先皇在世的时候那么多,却也不少。而且拓跋罗在军中声望不低,若不是有一个拓跋兴业光芒太盛,几乎掩盖了同时代所有将领的光芒,拓跋胤如今的名声还会更大一些。因此,许多军中的人即便不是拓跋胤麾下的,却也乐于给拓跋胤一些面子,甚至是朝他们靠拢。

    这么说起来,这个时期的武将们多少有些生不逢时之感。同一辈的如拓跋胤,百里轻鸿,晏凤霄这些无论放在那儿都绝对算得上是难得一见的将帅之才。但因为有拓跋兴业这尊大神在,即便是名震天下如沧云城主,论战绩声望也是远不能跟拓跋兴业相比的。一提起天下第一名将,无论是天启人还是貊族人甚至是西秦人,心中都只有一个答案——拓跋兴业。

    拓跋胤看了一眼楚凌,楚凌微微挑眉,“沈王殿下需要在下回避么?”

    拓跋胤并不理会他,而是扭头对拓跋罗道:“我要出城几日,来跟大哥说一声。”拓跋罗闻言,剑眉微皱,道:“这个时候,你出城去做什么?”拓跋胤道:“大将军被下狱,他麾下的一支兵马有些不安稳。”

    “陛下拍你去处理?”拓跋罗有些警惕地问道,“这种拉拢人心的机会,拓跋梁怎么会给你?还是说……不安稳只是谦虚的说辞,那支兵马根本是想要反了?他拍你去平反的?”若是如此,这可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差事。那些士兵若是为了替拓跋兴业鸣冤而闹出事情来,拓跋胤如果去平反镇压了,回头传出去了只怕拓跋胤会被人骂的狗血淋头。

    拓跋胤没有否认,显然拓跋罗并没有猜错。

    拓跋罗眉头锁得更紧了,道:“这事儿你不能去。”

    拓跋胤道:“陛下已经下了旨意了。”拓跋梁显然并没有想要跟他们商量,直接当殿就下了旨意。拓跋胤并非不知道拓跋梁的算计,但是当殿抗旨显然也不是什么好主意。拓跋罗也明白这个道理,有些疲惫的闭了闭眼睛。他如今双腿不便,几乎等于是半个废人了。外面的应酬就只能靠拓跋胤,但是偏偏拓跋胤最不擅长也不喜欢的就是这些事情。这三年多,谁的日子都不好过。

    楚凌觉得有点尴尬,人家兄弟俩在讨论这么严肃的问题他独自坐在这里旁听。偏偏造成拓跋罗兄弟俩如今这局面的人之中,她也略微进过一些绵薄之力。

    轻咳了一声,楚凌道:“拓跋梁要想要打压沈王殿下在军中将士心目中的威望么?既能够镇压住大将军麾下的兵马,又能让军中将士对沈王殿下心生不满,如果操作得当的话,北晋皇这确实是稳赚不赔的买卖啊。”

    拓跋罗看了她一眼,问道:“公主可有什么高见?”

    楚凌惊讶,“我出得主意,王爷会用么?”拓跋罗现在应该是很防备她甚至是仇恨她才对吧?竟然会问她有什么建议?她提的建议拓跋罗敢用么?

    “有何不可?”拓跋罗,漫不经心地道。见楚凌疑惑地看着自己,拓跋罗道:“现在,拓跋梁才是公主的敌人不是么?”

    楚凌愣了愣,很快便莞尔一笑道:“王爷说得对。”

    “那么,公主的想法呢?”拓跋罗问道。

    楚凌沉吟了片刻,道:“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好建议,不过…我想沈王殿下还是应该对拓跋大将军尊重一些才对。这件事……也可以先请教一下大将军的意见嘛。说不定大将军可以直接安抚住那些将士,将一场风波消弭于无形呢。”

    端着茶杯的拓跋胤突然抬起头来,盯着楚凌道:“你想要我带你去见拓跋兴业?”

    被人当面拆穿,楚凌也有些不好意思。揉了揉眉心有些尴尬地道:“毕竟是我师父,按照规矩来了上京我总该去拜见一番才是嘛。”

    拓跋胤凉凉地扫了她一眼,他可不知道神佑公主竟然是如此守规矩的人。

    拓跋胤站起身来道:“我答应你。”

    “嗯?”楚凌眨了眨眼睛有些回不过神来,这么轻易就答应了?不会是打算把她骗到牢房里跟师父一起关起来吧?拓跋胤走了几步发现她没有动弹,回头看了她一眼,“还不走?”

    “现在就去?”楚凌惊讶地道。

    拓跋胤淡淡道:“难道还要选个黄道吉日?”

    “……”楚凌无语,只好匆匆向拓跋罗告别,快步跟上了拓跋胤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