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70、杀了秦殊!(一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回到客栈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他们包下了一家客栈后面的一整个院子。如今这个时候还能够有这样一个大院子里给他们住自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过是因为这家客栈跟凌霄商行暗地里有些关系罢了。走进院子里就看到黎澹独自一人坐在树荫下发呆,就连她的脚步声都没有听到。

    楚凌轻咳了一声,黎澹仿佛受到了惊吓一般这才回过神来,连忙起身道:“公…公子,你回来了。”楚凌指了指他身后的凳子示意他坐下说话。黎澹谢过之后等楚凌在自己对面坐下之后方才重新落座。楚凌打量着黎澹道:“刚到上京,怎么不跟他们出去走走?”黎澹笑了笑道:“我初来乍到不着急。”

    楚凌点点头,道:“确实不着急,现在咱们毕竟是身份不明,在外面走动毕竟不算安全。等舅舅他们来了之后你再出去看看也是一样的,难得来一趟,别都浪费在这小院子里了。”若是这个时候被貊族人给抓到了,就有点尴尬了。黎澹点头称是,楚凌撑着下巴打量着他,好一会儿方才问道:“黎澹,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儿啊?”黎澹摇了摇头道:“没有。”楚凌道:“可是我看你从前些日子救了阿朵他们之后就一直不太对劲儿啊。现在阿朵他们都走了,你还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还能说没事儿?”

    黎澹看了看楚凌微微蹙眉,显然是在考虑到底要不要说出来。

    楚凌却不在意,漫不经心地问道:“你是因为靖北军的事情?”

    黎澹一愣,有些惊讶地望着楚凌。楚凌笑道:“既然带你出来了,有些事情自然也不会瞒着你。不过…我以为你应该会直接问才是,平时胆子也不小啊。”

    黎澹有些无奈地苦笑,摸了摸鼻子道:“我大概…是被公主给吓到了吧?”楚凌笑眯眯地道:“别怕,我不吃人的。”

    黎澹叹了口气,有些慎重地问道,“公主,您……真的是靖北军的小将军?”

    楚凌点了下头,“有什么问题?”

    有什么问题?问题大了好么?朝堂上那些还在勾心斗角暗暗防备着公主殿下有一天会不会夺权的老头子们知道公主殿下早就已经在北方占住了一片地方了么?再加上公主和沧云城某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黎澹不知道公主和沧云城主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是余泛舟是沧云城的将领这几年却一直留在天启辅佐公主,云行月和桓毓显然也都跟沧云城相熟。况且这两年,公主时常往北方跑据他所知至少有一半的时间都是去了沧云城的。若是沧云城和靖北军联合起来,说不定真的没有天启什么事儿。

    看着黎澹震惊到麻木的神色,楚凌笑道:“真的有这么惊讶做什么?其实也还好吧?你自己不是早就已经猜出来了么?”黎澹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我以为这……我以为公主不想让人知道。”楚凌托着下巴含笑看着她,了然地道:“所以你是觉得这事很重要的秘密,却偏偏被你知道了,所以这几分才这么魂不守舍的么?”黎澹蹙眉道:“这难道不是重要的秘密么?如果传了出去神佑公主竟然是……”这秘密简直比神佑公主就是武安郡主还要震撼,如果不是有沧云城在前面挡着,靖北军几乎就可以算得上是北晋朝廷头号要剿灭的对象了。

    但是认真想想,似乎也不算什么奇怪的事情。神佑公主跟着拓跋兴业拜师学艺两年,这几年在天启也将神佑军弄的如火如荼,再加上一个靖北军好像也没什么奇怪的不是么?

    楚凌悠然笑道:“好吧,现在还算是比较重要的秘密,至少在我们离开上京之前不能再让别人知道了。”

    见楚凌如此淡定,黎澹便也跟着淡定了起来。他本来就是极为聪明的人,这一次是北突如其来的巨大信息量震惊的三观尽碎了才不正常了这么些日子。竟然也没有想着去跟楚凌谈谈而是自己在一边暗自纠结了,想起自己这段时间的愚蠢表现,黎澹也不禁汗颜。

    此时楚凌既然表态了,黎澹自然也不再纠结了。倒是有些好奇起来,“公主…当初回天启之前,就已经建立了靖北军?”楚凌道:“你不是知道靖北军是什么时候建立的么?”

    黎澹神色有些复杂,“但是那时候…公主才十六岁吧?”

    楚凌耸耸肩道:“我落草为寇的时候,才十三岁。”

    黎澹无言以对,只得举起手中的茶杯朝楚凌敬了一下以示敬意。比起公主,他们这些从小在锦绣堆中长大,自诩心怀家国的所谓青年才俊,实在是算不上什么。仿佛明白黎澹的心思,楚凌道:“你们跟我的情况不一样,不用放在心上。”

    黎澹点了点头问道:“公主以后有什么打算?一直保持着靖北军的神秘么?公主长期在天启又鲜少在信州露面,对靖北军的发展也是一种妨碍吧?”楚凌点了点头,笑道:“这样的情况只怕是不会长久了,就算我乐意慢慢来,只怕貊族人也不会愿意的。”貊族人应该很快就会发现,如今这种软弱退让得过且过的策略只会养虎为患,让沧云城和靖北军甚至是很多还很弱小的根本叫不出名号的义军变得越发强起来。自从三年前,拓跋梁出征沧云城再一次失败之后就将目标转向了塞外和北方的一些游离于北晋统治之外的部落。战功是有了,然后那些生性彪悍,不服管束的塞外部落也不是好惹的,说不得哪一天拓跋梁就要被其反噬了。

    黎澹点了点头不再理会这个问题,眼下也并不是说这些事情的时候。

    “公主今天出去,是为了打探拓跋兴业的消息?”黎澹换了个话题问道。楚凌点了点头,将黄老板给她的消息简单的说了一遍,方才轻叹了口气问道:“这件事你怎么看?”黎澹思索了片刻道:“公主如此信任拓跋兴业的人品么?”

    楚凌道:“不管他是不是我们的敌人,但是你应该知道有些人即便是敌人也不能否认他的品行的。”

    “拓跋兴业就是这样的人么?”黎澹问道。楚凌点了点头,黎澹道:“如果这是这样,陷害的意图也太明显了一些。而且…拓跋梁明显是还有后招在等着拓跋兴业。”现在没有公布这个消息,等到那些为拓跋兴业鸣不平的人一直闹,一直闹。闹得难以收场了再突然放出来,如果真的罪证确凿的话,不仅仅是将拓跋兴业拍进了泥里,也狠狠地打了那些为拓跋兴业鸣冤的人的脸,到时候还有谁敢为拓跋兴业说话?

    “公主…是想要就救拓跋兴业么?”黎澹问道,他当然不会赞同公主这么做,毕竟拓跋兴业如果出事了就等于天启少了一个强敌。不过,作为有个读书人,自古以来接受的教育便是天地君亲师,如果楚凌真的对拓跋兴业不闻不问,黎澹心中也难免会有些不舒服。

    楚凌思索着道:“拓跋梁这么想要弄死他,那么…应该也有不少人不希望他死吧?”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楚凌不知道自己到底想不想要救拓跋兴业,但是她知道她绝不希望这样的一个人以这种不名誉的罪名冤死。不过,拓跋梁应该也不会杀他。将拓跋兴业剥夺兵权,甚至是下狱已经是极限了,如果真的要杀了他只怕拓跋梁还没有那么多的魄力。

    楚凌抬起头来对黎澹笑道:“罢了,这毕竟是北晋的事情,我们再看看吧。”

    黎澹看了看楚凌,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昭国公主府

    拓跋明珠有些烦躁的走进书房,书房里百里轻鸿正在看书,听到拓跋明珠进来也只是抬头看了她一眼,便低下头去继续看书了。见状,拓跋明珠原本就烦躁的心情越发觉得难以忍受起来,忍不住冲到百里轻鸿跟前一把抓过了他手中的书扔到了地上。百里轻鸿神色微沉,抬眼看向拓跋明珠道:“你又在发什么疯?”

    拓跋明珠咬牙道:“你说我发疯?!我是为了谁!”

    百里轻鸿微微挑眉,笑容有些冷淡,“你是为了谁你自己不知道么?总不会是为了我。”拓跋明珠气得浑身发抖,终于忍不住叫道:“百里轻鸿!你一定要这样对我吗?这些年我到底有什么对不起你!我为你生儿育女,为你的前程操心,父皇不喜欢你我就千方百计地在他面前替你说好话,你就是这么对我的?!我拓跋明珠到底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

    百里轻鸿垂眸,并没有回到她的问题,等她发泄完了方才淡漠地道:“说罢,出什么事了让你发这么大脾气?”

    拓跋明珠气得浑身发抖,却无可奈何。在别人眼中她和百里轻鸿是一对恩爱夫妇,但是真实情况到底怎么样却只有自己才知道。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婚姻也是一样的。早些年百里轻鸿本就对她冷淡,自从三年前从天启回来之后就更是变本加厉了。她是伤了他弟弟,但是她是为了谁?有时候拓跋明珠都忍不住想自己当初千方百计的非要嫁给百里轻鸿,到底值不值得?但是…无论值不值得,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也容不得她后悔了。

    深吸了几口气,拓跋明珠终于还是压下了心中的怒火,咬牙道:“父皇将寿宴的事情交给四弟和秦殊办了。”

    百里轻鸿垂眸,思索了片刻方才道:“秦殊这两年与四皇子走的很近。”拓跋梁的两个嫡子基本上都废了,如今剩下全都是庶子。早年这些庶子不受重视,但是如今皇后年纪已经不小,再想要生出一个嫡子是千难万难,拓跋梁也不得不开始提拔庶子了。拓跋明珠咬牙道:“不仅如此,姓秦的跟宫里那个贱人关系也很不错!我早该想到,这个秦殊迟早是个祸害。”

    百里轻鸿淡然道:“你之所以生气,不过是因为秦殊不肯站在你这边而已。”拓跋明珠不是没有拉拢过秦殊,可惜秦殊对她的拉拢视而不见显然是对昭国公主府的势力不感兴趣,“秦殊的计谋虽然偶尔诡奇,但是行事却更喜欢稳妥。他是不会放着好好的皇子选择你一个公主的,你倒是不必为此生气。”

    拓跋明珠冷笑一声道:“公主怎么了?楚卿衣都能掌握一支兵马,难道你觉得我不如她?”

    百里轻鸿抬眼,淡然道:“你确实不如她。”

    “你!”

    百里轻鸿道:“不说能力武功,她是永嘉帝唯一的血脉,陛下膝下的皇子公主虽然不多却也不少,而且他若是想要的话就还能继续生。永嘉帝可以无条件的护着楚卿衣,你觉得陛下会这么对你么?”拓跋明珠冷哼了一声,显然也是明白百里轻鸿的话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

    百里轻鸿站起身往外走去,却被拓跋明珠一把拉住了。拓跋明珠咬牙道:“你真的不肯帮我?”

    百里轻鸿侧首,淡然道:“帮你什么?”

    拓跋明珠道:“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百里轻鸿道:“异想天开。”

    拓跋明珠冷笑道:“不试试你怎么知道是异想天开?难道你希望我们的孩子将来也给人做奴才?跪在别人的跟前?就算是拓跋大将军,还不是说被下狱就被下狱么?我这些年为父皇做得一点也不比别人少,凭什么就不能争一争?就算是…只要将来能够大权在握这北晋天下还不是我们说了算?你难道不想要这样么?谨之,帮帮我好不好?”如果没有楚卿衣执掌神佑军的事情,拓跋明珠的野心或许还不会这么明显。但是,她堂堂北晋公主怎么会输给一个浣衣苑长大的南蛮子?她这么多年忠心耿耿地替父皇办事,要求一些权力过分吗?

    百里轻鸿垂眸,仿佛是在思考什么事情。好一会儿方才抬头问道:“你想要我做什么?”

    拓跋明珠顿时松了口气,连忙也露出了一丝笑意,低声道:“我要…杀了秦殊。”

    百里轻鸿微微扬眉道:“我以为你会说,你要杀了四皇子。”

    拓跋明珠不以为然地道:“就算杀了四弟,秦殊很快还是能扶持起另一个人。没有了秦殊,那些早就被养废了的废物能有什么出席?谨之,你帮帮我好么?”百里轻鸿道:“我知道了。”说罢不再理会拓跋明珠,漫步走了出去。被抛下的拓跋明珠这次却没有生气,唇边的笑容反倒是更深了几分。

    “谨之,其实你跟我一样渴望权力,不是么?”百里轻鸿可以不爱她,但是她知道百里轻鸿不会离开她的,因为他们确实是天造地设地一对。即便是掩饰的再好,拓跋明珠依然能从那双淡漠的眼底看到熊熊燃烧的暗火,那是对权力的渴望。

    只是…午夜梦回,拓跋明珠偶尔也会回想起当年那个白衣银甲,立马扬鞭的少年将军。那时候,他眼神坚定而决然,如夏夜的星空深邃却明亮,令她一见倾心。

    ------题外话------

    啦啦啦~今天在外面开会~二更会晚一下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