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69、拓跋兴业的罪名(三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时隔三年,上京皇城依然是一如既往地巍峨壮丽,喧闹鼎盛。即便看惯了江南锦绣地的繁华胜景的人来到上京也难免会被镇住一会儿。这是一种与平京截然不同的气势,比不上平京那种锦绣十里,金玉成堆的富丽堂皇金碧辉煌,而是另一种波澜壮阔的豪迈霸气。这里原本是天启的故都,曾经这份豪迈壮丽和繁华锦绣都是属于天启的,然而如今天启人却只能黯然退守一隅,早已经失去了祖先的雄心壮志。

    楚凌穿着一身浅色的布衣,漫步在上京的大街上。北晋皇寿辰将至,上京一下子来了许多外地人,天启人,西秦人,西域人,塞外各部落的人等等,让原本就人口众多的上京皇城越发的拥挤喧闹起来。只是这份热闹之中,楚凌却敏感的察觉到了一种紧绷的暗潮汹涌,甚至比三年前他们在上京的时候显得还要严重一些。显然这三年所有人都没有闲着,无论是南宫御月拓跋胤兄弟俩还是拓跋梁,都在不遗余力的给对方找麻烦。只是一时半刻的,谁也奈何不了谁只得这么僵持着罢了。如今,拓跋兴业被下狱,一种被人竭力维持的平衡被打破,难免会给人一种一触即发的紧张感。

    三年多过去了,或许还有人能记得武安郡主的模样,却少有人还能从穿着一身男装还修饰过面容的楚凌脸上看出当初武安郡主的模样了。他们走得太快了襄国公一行人还要一些日子才能到上京。如今这副模样也不好去天启的驿馆,一行人只好在客栈里住着了。

    楚凌独自一人熟门熟路的穿梭在上京某处有些偏僻的巷子里,不久之后便在一座宅子跟前停了下来。

    “凌公子,几年不见风采更甚往昔啊。”

    被人请进宅子里,楚凌毫不意外地见到了她想要见的人。黄老大跟三年前比起来没什么差别,只是嘴唇上方多了一抹小胡子。看向楚凌的神色很是感慨,“没想到,凌公子竟然还会回来,咱们竟然还会再见。”楚凌微微扬眉,把玩着手中折扇笑道:“几年不见,黄老板看来越发的贵气了,看来这两年生意做的不错?”

    黄老板拱手,嘿嘿笑道:“客气客气,全靠凌公子照顾。”

    楚凌微微挑眉,“果然…什么都瞒不住黄老板的。”这位显然是对他的身份一清二楚的,不过这位连宫里的消息都能够弄到,她的身份上京并非没有人知晓,黄老板能弄到自然也不奇怪。

    黄老板笑道:“公主言重了,在下绝没有冒犯公主的意思。见谅,见谅啊。”

    楚凌笑道:“客气,我知道黄老板是生意人,今天来…只是想要跟黄老板打探一点事情而已。”黄老板道:“公主想要问的…应该是拓跋大将军的消息吧?”

    楚凌微微点头,黄老板叹了口气道:“虽然拓跋大将军是貊族人,不过也确实是个汉子,便是在下也是佩服的。自从拓跋梁登基之后,便千方百计的将拓跋大将军给架空了。”楚凌微微扬眉,“拓跋大将军战功赫赫,威望无双,能这么轻易架空得了么?”黄老板脸上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道:“若是大将军麾下的人总也没有仗打,有什么好事总也轮不上他们。虽然朝廷也未曾克扣大将军麾下的粮饷,但是貊族兵马这些年来肆意横行连年征战胃口早就被养叼了。偏偏,大将军还御下极严。如此一来…便是再忠心的人也会忍不住伸出一些别的想法啊。毕竟,别人也是要过日子的嘛。”

    楚凌蹙眉道:“这个法子肯定不是拓跋梁想出来的。”

    黄老板点头,“公主英明,这是西秦那位提出来的。这两年西秦那位公子可是深受重用,若不是拓跋梁没有第二个嫡女嫁给他,他跟百里轻鸿到底谁更胜一筹只怕还不好说呢。”

    秦殊……

    楚凌秀眉微蹙,想起三年前秦殊离开平京的时候的模样,也不由得在心中轻叹了口气。温水煮青蛙,这样的计谋确实像是秦殊提出来的。只是……“即便是如此,拓跋大将军被下狱难道就没有人反对?”黄老板笑道:“有自然是有的,只是……公主初到上京只怕还来不及查探消息吧。有些事情…公主远在天启也确实未必能够打探清楚。”

    楚凌垂眸道:“还请黄老板赐教。”

    黄老板悠然道:“表面上…拓跋梁给大将军列了零零总总一大堆的罪责,哦,公主殿下也是原因之一。但其实……拓跋大将军之所以被下狱,只有一个原因罢了。而这个原因…却并没有出现在对外公布的罪责之上。即便是貊族人,知道的其实也并不算多。所以眼下,许多貊族士兵依然在为大将军鸣不平。但若是这个消息被透露出来,只怕是…对大将军更加不利啊。”

    楚凌道:“是什么?”

    黄老板道:“秽乱宫闱。”

    “咳咳。”楚凌一阵猛烈的呛咳,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惊愕地望着黄老板道:“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劳烦再说一遍。”

    黄老板很是贴心地重复了一遍,“秽乱宫闱。”

    楚凌定了定神,依然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忍不住扶额道:“秽乱谁啊?拓跋梁自己给自己头顶上染色?就为了对付我师父?”这个皇帝当得是不是太没尊严了?黄老板悠然地看着楚凌震惊的模样显然是心情不错,道:“公主,黄某得来的消息,就算不是十成十的真事,至少也有七八成的可信度。”

    楚凌面无表情地道:“这就是你那两三成。”

    黄老板挑眉,“拓跋大将军也是男人,就算偶尔犯一些错也是可以理解的不是么?为何公主会如此难以接受?”

    楚凌淡然道:“黄老板,如果一个人连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都无法自制,他是绝对成不了绝世高手的。”

    黄老板道:“不是有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楚凌不由得打了个哆嗦,道:“人之所以为人,就是因为知道自制。而绝世高手之所以成为绝世高手,就是因为他们有着超越常人的控制力。”黄老板耸耸肩道:“总之,公主是绝对不肯相信这件事了?”楚凌不答,黄老板叹了口气,道:“好吧,我还有一个消息。”

    楚凌看着他,面上写着洗耳恭听四个字。

    黄老板道:“去年拓跋梁纳了一个塞外小部落的公主为妃。”楚凌翻了个白眼,“去年拓跋梁一个纳了十二个嫔妃,其中三个封妃,还有一堆乱七八糟的名额。对了,他去年还得了三个皇子一个公主,可惜只有一个公主活下来了。”黄老板也不在意她的呛声,道:“这个小部落非常的弱小不起眼,所以这个公主入宫之后也只是被封了一个嫔,连夫人都不是。也没有什么宠爱。”

    楚凌微微眯眼,道:“这个公主,跟我师父有什么关系?”

    黄老板叹息道:“这个公主…今年已经二十四岁了,传说美貌如花,不逊于当年的武安郡主。”说到此处,黄老板的语气带着几分调侃的意味。

    楚凌垂眸思索着,二十四岁的公主…这也看不出来跟师父有什么关系。那女子既然是塞外部落的公主,自然是在塞外长大的。师父入关地时候那姑娘才几岁?总不能是师父的女儿吧?那更加更秽乱宫闱扯不上关系了啊。

    黄老板道:“传说,那小公主长得…很像拓跋大将军的心上人。所以,公主你说拓跋梁为什么要娶一个年纪这么大,身后也没有什么势力的公主呢。”

    楚凌幽幽地望着黄老板一眼,她觉得自己需要先缓缓。今天听到的这些消息,实在是太让人难以消受了。另外,她师父那个所谓的心上人,是真实存在的么?她那两年可是完全没有察觉他老人家有过什么难忘的情史。拓跋大将军看起来就像是天生为了武道而生的一般。

    黄老板笑道:“公主不相信我的话不要紧,还可以找别人打探看看在下说得是不是真的。”

    楚凌叹了口气点点头道:“多谢黄老板,不管是真是假,这些消息还请黄老板尽量替我多收集一些吧。”黄老板顿时笑眯了眼,道:“在下最喜欢的便是跟公主这样的人做生意了,爽快!”他仿佛看到了一张张银票飞快地朝他飞来的情景。

    楚凌笑了笑,“那就有劳黄老板了,有什么消息再通知我吧。”

    黄老板含笑应了,看着楚凌道:“公主亲自来此,只想问关于拓跋大将军的事情么?”

    楚凌侧首,含笑看着他道:“难道黄老板还有其他什么消息准备卖给我?”

    黄老板笑道:“在下这里消息多得是,就看公主想要知道什么,又能不能出得起价钱了。”

    楚凌思索了一下,还是摇摇头道:“还是算了,毕竟…我也不是钱多烧得慌,能省着还是省着一些得好。黄老板你说是不是?”

    “……”黄老板很想说是,但是对上楚凌似笑非笑的神色却只能挤出个有些僵硬的笑容赔笑道:“公主说的是。”

    楚凌满意地站起身来,道:“今天叨扰多时,我就不打扰黄老板了。告辞。”

    “我送公主。”黄老板连忙跟着站起身来道。

    送走了楚凌,黄老板转身回头有些头痛地连连叹气,“这才几年不见,我怎么觉得着小公主越发的难缠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