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68、拦路打劫(二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一行人正往前走,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马蹄声响。楚凌微微挑眉,扭头与云行月对视了一眼不由得相视一笑。两人第一时间想到的并不是追兵来了,而是……他们终于有马儿了。要知道,从一个稍大的城到另一个稍大的城池之间的距离,即便是他们这些习武之人走起来也是相当辛苦的。如果能有个代步的工具,自然是比两条腿自己走要轻松多了。

    “公子,有人追上来了。”这个方向,能有这么多马匹过来很大的可能就是追他们的追兵。即便不是,他们也需要提高警惕。这样大的一群马队,绝不会是什么善茬。

    楚凌点点头道:“我知道啊,萧将军,咱们不是刚丢了几匹马么?”

    萧艨愣了愣,显然是有些没回过神来。公主殿下是打算拦路抢劫么?出身黑龙寨的狄钧却是半点也不在乎,立刻兴致勃勃的摩拳擦掌,“来的正好,反正我们的马匹都丢在城里了,最后肯定还是被将军府得了。拿他们几匹马也不过分吧?”

    “……”那也得先确定后面追上来的确实是将军府的人才行吧?萧艨一时倒是有点不太希望后面追上来的人是将军府的人了,毕竟他真的不太想看到堂堂公主拦路抢劫,即便是他早就知道公主真的当过一段时间的山贼。这两年他们还剿灭了那么多的山贼呢,公主殿下,相煎何太急啊。

    “好主意。”倒是旁边的黎澹十分淡定地表示赞同,一行人中大概就属他和雅朵的实力最弱,能有马骑他当然不愿意走路了。至于拦路打劫?打劫貊族人算是打劫么?

    萧艨叹了口气,无奈地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楚凌满意地点了点头,打了个手势示意众人先隐蔽起来。好几年没有拦路打劫过,突然还有点小小的兴奋呢。神佑公主全然忘记了早前自己上山下海四处剿匪的辛苦。

    一行人刚刚在山坡上埋伏下来,果然就看到他们来的方向一群骑着马的人飞快地朝这边奔来。一行人大约有四五十人左右,为首的正是昨晚被楚凌打晕过去的那位将军府千金。楚凌不由侧首看了一眼趴在自己身边的狄钧啧啧赞道,“四哥,没想到你竟然还有这样的魅力,看看人家堂堂将军府千金,竟然亲自追上来了啊。”

    狄钧一眼的难以言喻的表情,没好气地道:“多谢,我不想要这样的魅力。”那个貊族女人哪里是真的喜欢他?不过是将男人当成玩物罢了。先前那三个男人也是一样的,甚至听将军府的人说其中一个闹得比现在还轰轰烈烈,弄得人家家破人亡。如今之所以这么锲而不舍,不过就是因为求不得罢了。再说了,那女人长得一点都不好看好么!扭头看看趴在另一边同样兴致勃勃的雅朵,心中暗道,还没有雅朵五分的漂亮。

    雅朵也是平生第一次做这种事情,脸上也是满脸的兴奋,凑在一边跟肖嫣儿嘀嘀咕咕。只见肖嫣儿将一个小瓷瓶塞进雅朵手中,道:“待会儿那些人来了,你就把这个扔下去。照着那个女人的脸扔下去,保证能让你大仇得报。”雅朵有些为难,“我准头不好。”而且,她跟那个女人其实也算不上什么深仇大恨,或者说没来得及结成深仇大恨。

    肖嫣儿道,“没关系,这个杀伤力还是可以的。不过是你扔的越准效果越好罢了,偏了也没什么。”

    说话间,那一行人已经到了跟前。昨晚楚凌没仔细看,这会儿青天白日的倒是可以看个清楚。那女子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六七的模样,比起只是略微有些貊族人特种的雅朵,她是一个典型的貊族女人。穿着一身华丽的貊族服饰,肤色略有些深,轮廓比天启人要深一些,但是相貌并不出众。只是眉宇间那种飞扬跋扈的神采,让她看起来十分的显眼。

    “小姐,那些人实力不弱,咱们是不是先请将军多调一些兵马再去追?”跟在女子身边的一个貊族男人忍不住劝道。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那女人扬起手中的马鞭抽了一鞭子,道:“等父亲调了兵马来,人早就跑不见了!更何况,不过才区区几个人,哪里用得着那么多人?若是传出去,我爹爹还有咱们貊族人的脸往哪儿搁?”

    身边的男子低头不敢言语,心中却忍不住暗道,现在将军府也不见得有多少面子。虽然貊族人对女子的约束不比天启严苛,但是这些年来除了听说当初昭国公主为了驸马费了不少劲儿,还真没听过哪个贵女当街抢男人的。他们这位小姐可比昭国公主那会儿还会折腾。昭国公主还能迂回一点,这位真的是当街看上了就抢啊。

    女人冷哼一声道:“本小姐对他那么好,那竟敢不识抬举的逃跑让我丢脸。等抓回来之后就让他做个奴隶好了。还有那个死丫头!还有昨晚闯进府中的人…统统都不能放过!”

    “是,小姐。”

    眼看着一行人就要从他们跟前冲过去了,楚凌笑道:“动手吧。”话音刚落,就见一个黑黝黝的小东西朝着底下的官道飞了过去。雅朵第一次打劫心中难免紧张,便将肖嫣儿给她的药瓶紧紧地抓在手中,心中一遍遍地温习肖嫣儿教给她的用法。等听到楚凌说动手,反射性的就抬手将东西给抛了出去。

    “小心!”

    下面的貊族人警惕性也不低,听到风声立刻朝着这边看来同时厉声提醒那马背上的女子。那女子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另一支暗器以比药瓶更快的速度射了过来撞在了药瓶上。原本有些歪了的药瓶被撞了一下之后竟然改变了方向直直朝着那发呆的女子砸了过去。同时砰得一声轻响,药瓶在半空中裂开,里面的粉末洒洒洋洋地撒了那女人一脸一身。

    “动手。”

    楚凌再一次开口,下一刻萧艨、云行月、狄钧和楚凌一起冲了出去。肖嫣儿身上带的毒药不够埋伏这么大一群人也怕误伤了马儿,只得躲在一边放暗箭顺便保护雅朵和黎澹。下面官道上瞬间打成了一片,雅朵有些失望地看看那马背上气急败坏的女人道:“嫣儿,你的药没用啊。”

    肖嫣儿轻哼一声,道:“本姑娘的药怎么会没用?你等着看吧。”

    “哦。”雅朵点了点头,继续等着看。

    楚凌穿梭在人群中,手中是一把方才顺手从那些貊族人手里缴来的弯刀。虽然不知道流月刀在北晋的名气如何,但是毕竟是去给人家祝寿的,在前往祝寿的路上就不要太嚣张了,否则万一被人认出了身份到了上京很容易挨打的。

    一群普通的貊族士兵,如果和一群同样数量的天启士兵拼杀肯定是稳占上风。哪怕是跟神佑军或者沧云军相比,胜负也是未知之数。但是面对楚凌等人,即便是他们只有四个人,这些人也绝没有什么胜算。更不用说还有肖嫣儿在暗处时不时的暗箭伤人,杀伤力也相当的可观。

    那被肖嫣儿的药粉淋了一声的女人原本只是怒不可遏地呵斥身边的属下要拿下楚凌等人,但是很快她就发现不对了。她突然感觉到浑身上下有些怪异的瘙痒,开始并不如何严重所以也不在意,但是渐渐地那感觉却越来越厉害了。特别是脸上,她忍不住伸手揉,然而这并不能缓解于是便开始用手去挠。却发现越挠就痒得越厉害。实在是忍无可忍的她甚至直接将自己的脸上挠出了一道血痕,直接从马背上跌落了下来。

    “好…好厉害……”雅朵看得目瞪口呆,忍不住道。不仅是那个女人,还有两个方才离得近正好又在下风口的貊族士兵也被波及了,虽然没有那女人厉害但是看得出来也不好受。

    肖嫣儿眨了眨眼睛,看着那女人在地上痛苦的打滚的模样,志得意满地笑了起来,“呵呵,我就说嘛,本姑娘的药怎么可能会没用?”

    雅朵和黎澹齐齐扭头望着肖嫣儿,肖嫣儿眨了眨眼睛道:“怎么啦?”

    黎澹轻咳了一声道:“这个…药会不会太厉害了一点。”痒有的时候比痛更可怕。肖嫣儿不解地道:“但是,她是坏人啊。你没听说吗?她为了抢男人将人家的妻子家人都杀掉了。如果昨天我们没有正好遇到,说不定阿朵姐姐也被她杀掉了,狄大哥就变成她新的压寨相公了。”

    黎澹有些艰难地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肖嫣儿看着他。

    “……”我是想说,你会不会把这个用在自己人身上。就算不会,流落出去也是很可怕的。

    肖嫣儿显然不明白黎澹在担忧什么,在她看来这种药再安全不过了。既不会大面积的传播一个不小心就伤及无辜,也不会一不小心就把人给弄死了。简直就是报仇雪恨,教训坏蛋的必备利器。

    “阿朵姐姐,我这儿还有你要不要我给你一点。以后有谁敢欺负你,你就把这个洒在他身上,保证他跪着求饶。”肖嫣儿道。

    雅朵点头,笑眯眯地道:“好啊,谢谢嫣儿。”黎澹眼睁睁地看着两个姑娘亲亲密密地分享肖嫣儿的小东西,只觉得浑身都不自在,一瞬间他觉得无比的孤单,很想立刻提起剑冲下去加入到下面的混战中去。轻咳了一声,黎澹提醒道:“下面那女人快要死了。”

    肖嫣儿不以为然,“不用担心,这个药毒不死人哒。”

    “……”痒得受不了也是会死人的。

    等到楚凌等人收拾完了残局回过头再去看的时候,就看到了躺在地上那满脸血淋淋的女人。所幸她身上的衣服都是用最好的绸缎做成的,而且现在才刚刚四月初,貊族的衣服本身也比天启厚实以她的力气根本撕不坏。不然的话只怕就要出现一些不堪入目的画面了。此时那女人显然已经被折磨的奄奄一息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只能满脸惊恐地望着他们。

    “阿凌姐姐。”肖嫣儿三人见下面已经完事了,便从山坡上爬了下来。肖嫣儿得意地道:“阿凌姐姐,怎么样?”

    楚凌看了看地上的人,在看看眼前笑得一脸天真无邪的肖嫣儿,侧首去看云行月。云行月抬头看天,低头看地就是不看楚凌。不然你以为她为什么叫小毒仙呢?这还是最轻微的好吧?

    楚凌叹了口气,拍拍肖嫣儿的肩膀道:“干得不错,不过……”

    “不能乱用!”肖嫣儿乖巧地接口道。当然不能乱用,这种东西如果用到君师兄,南宫变态,还有冯将军那样的高手身上,说不定人家一巴掌就把她给拍死了。

    “乖。”

    狄钧问道:“小五,这个女人怎么处置?”

    楚凌微微蹙眉,那女人此时的模样着实是太惨了一些让人忍不住心生同情。但是只要一想到她先前为了抢男人做过什么事情,那点同情心也就烟消云散了。楚凌微微蹙眉,思索了片刻,道:“杀了吧,收拾一下咱们尽快离开这里。”人都得罪成这样了还手下留情,那是给自己找麻烦。

    “是,公子。”

    有了马匹,一行人便快马加鞭地继续前行了。不过因为他们的马是抢了貊族人的军马自然也不好走官道招摇过市,只能挑偏僻一些的小道走。走了两三天之后在一个大城附近换掉了马儿,一行人才算终于可以重见天日了。狄钧说最近靖北军无事,也要跟着他们一起去平京。狄钧平时并不管事,一心都扑在军中倒也不怕他被人认出来。反倒是雅朵,当初在上京认识她的人就不少,这几年在信州做生意自然也见过不少人。若是有人恰好在信州见过雅朵,到时候确实有些麻烦。

    雅朵显然也明白道理,并不打算跟着楚凌去上京。上京对雅朵来说只是一个住过两年的地方而已,既不是她出生的地方也不是她长大的地方,甚至还是她父母的亡命之地,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可牵挂的。便不打算去上京,只转道去别的地方处理一些生意上的事情。雅朵如今已经是能独当一面的大人了,楚凌自然也不会约束她的去向。倒是狄钧原本跳着叫着要去上京,雅朵说不去他立刻就表示雅朵一个人在外面行走不安全,他也不去了还是跟着保护雅朵比较好。他答应了二姐要平安地将雅朵送回信州。

    目送两人离去,肖嫣儿托着下巴道:“我怎么觉得狄大哥怪怪的。”

    楚凌瞥了她一眼,“哪儿怪怪的了?”都两三年了你还没有觉得云行月怪怪的,这才几天就觉得狄钧怪怪地了?果然是旁观者清么?肖嫣儿摇摇头道:“狄大哥总是盯着雅朵姐姐看,他是不是想要对雅朵姐姐图谋不轨?”

    楚凌抬头看天,悠悠然道:“大概是吧。”

    “我就知道。”肖嫣儿道:“我跟阿朵姐姐一起玩儿,他还悄悄拿眼睛瞪我以为我没有发现么?哼哼,不过没关系,我已经给了阿朵姐姐防身的东西,他的图谋是绝对不会得逞地!”

    楚凌觉得有点不妙,“你给了阿朵什么东西?”

    肖嫣儿道:“就是一些痒痒粉啊,肚子痛啊,手痛脚痛之类的药。哦,还有可以让人清心寡欲的药,这样阿朵姐姐就安全了。”

    “……”谁要真以为肖嫣儿是个天真的傻白甜,那她自己才是真的傻白甜。



    ------题外话------

    啦啦啦~晚一些还会有一更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