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67、逃离(一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雅朵惊喜地望着突然出现在门口的楚凌,欢喜地叫道:“笙笙。”楚凌几步上前,直接越过了倒在地上的人,伸手砍掉关着雅朵的牢门上的锁将她从里面拉了出来,“有没有受伤?”

    雅朵摇了摇头,“没有,笙笙你怎么会在这里?”距离她们上次见面已经有好几个月了,虽然前几天就收到了笙笙的信说要过来,但是雅朵却没有想到她们的重逢会是在这种地方。

    楚凌道:“正好碰到四哥了,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哦。”雅朵点了点头也不多说,跟着楚凌快步往外面过去。路过那躺在地上的女人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停下了脚步,用力踢了她一脚才觉得解气,又跟上了楚凌。楚凌将她的动作看在眼里有些好笑,不过也知道雅朵这两天只怕也吃了不少苦,让她出一出气也是应该的,“可以了?快走吧,还有人在外面等我们。”

    “嗯!”雅朵脚步轻快地跟了上来,两人才刚走到地牢大门口,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嘈杂声,显然是被楚凌丢在外面的那些人被发现了。楚凌回头对雅朵轻声道:“别怕,跟着我。”

    雅朵这些年经历了父母双亡于楚凌相依为命的日子,又独自在信州生活了几年如今更是独当一面成为了靖北军的财务总管,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被强盗吓得簌簌发抖除了哭泣就无能为力的少女了。沉着地点了点头道:“笙笙你放心,我不会拖你后腿的。”

    楚凌淡淡一笑,拉着雅朵一步跨出了地牢大门。

    大门外面不远处,正有人急匆匆地朝着这边跑了过来。楚凌估摸着萧艨和云行月应该差不多了,也不闪避直接迎了上去。将军府的护卫虽然都是貊族人,却也都是寻常士兵自然不是楚凌这样的高手的对手。雅朵这两年也颇有进步,拎着一把刀跟在楚凌身后捡漏,一时间竟然也没有人能奈何得了她们。

    虽然拿不下这两个人,但是这些守卫却并不着急,因为他们知道很快就会有更多的人过来的。这两个胆大包天的中原人插次也难逃出将军府。

    很快,刚刚沉寂下来的将军府果然再一次热闹起来了。但是却跟他们所想的截然不同,喧闹起来的地方并不是后院而是前面的将军府主院以及几位公子所居住的地方。只见那边火光冲天,人声鼎沸,似乎还有许多人都在急急忙忙的往那边赶。相较之下,他们这个小小的角落到相识被人遗忘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竟敢劫持将军府要犯!”领头的人厉声道,只是那声音听上去却有几分色厉内荏的味道。楚凌冷笑一声,毫不犹豫地挥刀斩了过去,“不想死的让开。”

    “休想。”

    楚凌微微扬眉,笑道,“哦?那就别挂我不客气了。”

    天色将亮未亮的时候,肖嫣儿坐在石城外面的一颗大树下打瞌睡。离她不远的地方,狄钧和黎澹一坐一站气氛显得格外的尴尬。狄钧十分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坚持跟着小五一起去救阿朵,这个姓黎的小子实在是太可怕了。

    黎澹倒是有几分兴致勃勃的模样,道:“狄公子是靖北军的人?公子叫你四哥,那公子是什么人?”狄钧挥挥手,咬牙道:“这种事情你不会去问小五么?”这小子的问题太多了。

    黎澹道:“公子现在不是不在么?你不说我也猜得到,听说靖北军的前身是信州的黑龙寨。虽然现在当家作主的是大当家,但实际上有决定权的人被靖北军成为小将军。天启消息虽然不算灵通,不过黑龙寨和靖北军在下还是有所耳闻的。狄公子是黑龙寨的四当家,那公子应该就是黑龙寨的五当家,也就是传说中的靖北军小将军了吧?”

    狄钧翻了白眼,“你都知道了还问我做什么?”一边打量着黎澹思索着杀人灭口的可能性。

    黎澹摸了摸下巴没说话,别看他表面上十分淡定,内心里其实也早就卷起了惊涛骇浪。公主殿下可真是够能耐的,不仅是北晋的武安郡主,能败拓跋兴业为师,还是信州靖北军的小将军。靖北军这几年并没有大肆扩张,但是算一算至少也应该有五六万兵马吧?

    黎澹一直觉得自己看公主殿下的时候已经尽量的高估她了,但是现在看来,却还是低估了啊。

    远处,几个人影飞快的掠了过来,狄钧和坐在树下打瞌睡的肖嫣儿立刻警惕起来。肖嫣儿从地上一个翻身站了起来,很快又放松了下来道:“是阿凌姐姐他们。”另外两人也跟着松了口气。

    片刻后,几个人影越来越近,果然是楚凌三人带着雅朵回来了。

    “小五,阿朵,你们没事吧?”狄钧立刻冲了上去,毕竟这次的事情都是因为他而起。不管是阿朵还是小五出了什么事,他都会内疚不已的。雅朵好心情地对他挥了挥手道:“我没事啊,狄大哥不用担心。”

    楚凌道:“四哥,不用担心,一个小小的石城将军府而已。”如果这都能难住他们,他们也不用去上京可以直接打道回府了。

    狄钧叹了口气,如果是在信州的话他自然也不会怕一个什么将军,但是现在不是人在屋檐下人在屋檐下势单力薄么?

    黎澹上前朝楚凌拱手行了礼,便不再说话。楚凌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总觉得这小子方才看她的眼神有些奇怪。不过现在也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云行月靠在一边懒洋洋地问道:“我们现在抢走了城主千金的压寨相公,这石城是不能待了吧?你们在石城还有什么事么?没什么事就赶快走吧。”雅朵有些苦恼地谈起道:“还真的有点事儿呢。我是来石城跟人谈生意的,就这样走了以后这笔生意只怕也是做不成了。”

    楚凌道:“你若是现在去跟人谈生意,才是给人家找麻烦了。对方若是明白这个道理,自然不会怪罪你的。”狄钧更是愧疚,“都怪我。”原本二姐想要出来走走顺便陪雅朵一起来,是他自己自告奋勇的从二姐手里抢来了机会,却没有想到……

    “狄大哥,这也不能怪你。”雅朵连忙安慰道,“谁知道你这样的还能被抢婚呢?”

    “……”这好像不是好话。

    楚凌侧首看了看两人微微挑眉,淡笑不语。

    无论雅朵再如何不舍,生意肯定是做不成了,短时间内他们最好都别出现在石城附近才好。等到天色大亮,一行人就立刻启程了。如果再晚一些,说不定追兵就跟上来了。不过比较麻烦的事,他们的马匹都被丢在了城里。毕竟大晚上的几个人想要出城还能想一想办法,想要连马儿一起带出城就不可能不引起别人的注意了。

    于是,一行人只好先步行赶路,到了下一个城镇再重新买马匹。现在这个时候,马儿算得上是重要的战略物资,没点身份背景和渠道的人根本就不敢卖。平常的小镇自然更不可能买得到了。不得不说,石城这一趟她们走的着实是血亏。

    雅朵已经许久没有见到楚凌了,自然非常高兴,就连刚刚遭遇了一场无望之灾都跑到了脑后。一路上拉着楚凌叽叽咋咋的走在前面说这话,连肖嫣儿都要退避三舍了。肖嫣儿倒是也不在意,走在后面根狄钧等人聊天也自得其乐。

    萧朦有些奇怪的看了看似乎有些心事的黎澹,问道:“黎公子,有什么事吗?”

    黎澹抬头看了一眼萧朦,欲言又止。萧朦不解地微微扬眉,“黎公子想说什么?”

    黎澹看了一眼走在前面的楚凌,有些沮丧地摇了摇头。

    ------题外话------

    最近小广告猖獗,亲们请注意,所有在评论区发小广告的都是骗子骗子骗子!未免自己的财产收到损失,请不要轻信任何广告。ps:喜欢逛评论区的亲们,请善用评论区举报按钮,让不良垃圾小广告统统滚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