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66、营救阿朵(二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狄钧沉着脸看着将自己围在中间的将军府士兵,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里满是愤怒和烦躁。大约是因为他是自家大小姐看上的人,那些人也不敢贸然伤了他。为首的一个人劝道:“狄公子,我们大小姐能看上你也是你的福分,只要你留下来将军必不会亏待你的。”

    狄钧没好气地道:“谁要留下来跟那个丑女人成亲啊?你们貊族女人是不是都嫁不出去啊,上到公主下到一个小小的低等将军的女儿都要到处抢男人。”

    被他这么骂,若是寻常貊族人早就抽到砍过去了。但是眼前围着狄钧的人却并不是貊族人,所以也并不如何愤怒。只是道:“公子还是识相一些的好,你既然已经被大小姐看上了,是逃不掉的。就如同你之前的那三位一样,或许公子日后可以与他们交流交流。”

    “走狗!”狄钧也终于注意到跟自己说话的竟然是个天启人,不屑地骂道。

    那人脸色微沉,唇边却依然露出了一丝笑意道:“既然公子不识抬举,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拿下!”一挥手,围着狄钧的士兵立刻扑了上去。狄钧有了方才片刻的喘息,这会儿倒是恢复了一点力气,毫不犹豫地拔刀就砍。这两年他不仅勤练武艺,就是跟信州边界的一些貊族人也交过手,进步自然不小。只是这些士兵虽然奈何不得他,但是他也冲不住去,心中越发烦躁起来。

    就在双方胶着的时候,突然一个人影飞快地冲入了人群中。一把拉起狄钧一跃而起就朝着人群之外掠去,那人看着身形并不算高挑健壮,但是上前想要拦住他们的士兵却被他手中的兵器轻而易举地扫罗了一大片。等到他们闪入了看热闹的人群中,片刻间就消失无踪了。将军府领头的男子咬牙道:“快去禀告大小姐,就说新郎官被人抢走了!”

    “是!”立刻就有匆匆而去了,大小姐的脾气他们是知道的,如果知道新郎跑了肯定会大发雷霆地。

    狄钧被人拉着就是一阵猛跑,也顾不得说话就跟着对方在城中的箱子里绕来绕去飞檐走壁,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方才在一个僻静的地方停了下来。狄钧喘了口气,有些疑惑地看了看眼前的人,拱手道:“多谢公子相救,不知阁下是……”

    那人转身,一把拉下了脸上的面巾在淡淡的月光下露出一张清俊无比的面容,“四哥,是我。”

    “小五!”狄钧大喜,“你怎么在这里?!”

    楚凌没好气地道:“我在这里不奇怪,你在这里才比较奇怪。阿朵呢,她也到了石城了么?”提起阿朵,狄钧脸色顿变,一把抓住楚凌道:“小五,不好了!阿朵…阿朵……”楚凌抓住他的胳膊,道:“阿朵怎么了?你慢慢说!”狄钧定了定神,咬牙道:“阿朵被抓了。”

    “怎么回事?难道是阿朵的身份……”阿朵这两年一直都在忙着楚凌信州一些生意上的事情,她做生意很有一些天赋,又是从小跟着父母在西域行商的,这两年做的十分不错。狄钧摇摇头,脸色有些难看。懊恼地道:“都是因为我…将军府那个丑女人…她派人抓了阿朵。”

    楚凌瞬间就明白了,道:“她抓了阿朵,要挟你跟她成婚?”

    狄钧无精打采地点了点头,满脸焦急地道:“小五,现在怎么办?阿朵还在将军府里,那个女人会不会对她不利?”

    楚凌也很是担心,皱眉问道:“你怎么跑出来的?”狄钧道:“阿朵说你们今明两天就该到了,如果我能拖到今年的话就想办法跑出去找你们再来救她。不然…不然就算我跟那个女人成亲,他们还是会杀了她的。那个女人…先前强抢的男人就被她杀了妻子。”

    楚凌拍拍狄钧的肩膀安慰道:“别担心,我们今晚就去把阿朵救出来,你知道阿朵被关在哪儿么?”狄钧连连点头道:“那个女人带我去看过阿朵,就在将军府的地牢里。”

    楚凌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狄钧,看来那个将军府的大小姐对狄钧倒真是挺上心的。三年前狄钧还是个嫩头青,如今在信州磨炼了三年,倒是显得成熟多了。相貌虽然不算如何俊美,却也是英挺不凡的,倒也难怪那貊族女子能够看得上了。

    有了肖嫣儿提前回去报信,萧艨等人很快就顺着楚凌留下的记号来跟他们会合了。出了这样的事情,那客栈自然也不能住了他们必须救了雅朵之后连夜出城。

    将事情的经过简略地说了一遍,萧艨和云行月都跟雅朵认识自然是义不容辞。楚凌其实并不如何担心救出雅朵的问题,这城中的将军府并不如何森严,有她,萧艨,云行月在,若是还救不出一个人那就搞笑了。

    狄钧就着月光在地上画了一个简易的将军府的地形图,一边对众人道:“石城原本在天启时候也只是个下等州,并不算大。所以将军府的面积也不大,貊族人对宅邸的要求不高,所以那什么将军也没有扩建。这里就是将军府的主院,这个地方就是那个女人住的地方。这儿,是将军府最偏僻的地方,地牢就在这里。这里平时有不少守卫,不过并不十分的森严,毕竟石城基本上没什么人胆敢擅闯将军府。就是后门距离地牢有点远,我们如果救了人,需要穿过半个花园才能到将军府的后门。”

    楚凌抬头看向萧艨,萧艨点头表示自己看明白了。

    楚凌道:“我和萧艨,云行月去救人。嫣儿,你和四哥留下保护黎澹。”

    肖嫣儿并没有闹着要跟着去,而是认真地点了点头,“阿凌姐姐放心便是,我会保护好黎公子的。”楚凌笑了笑,道:“我们走了之后你们看着情况,等将军府闹起来的时候你们就趁着守卫不多想办法先出城能做到么?”肖嫣儿想了想,眼珠子转了转笑道:“凌姐姐尽管放心,我保证带黎公子出城去。不过…狄大哥我就不保证啦,说不定一出去他就被人认出来了。”

    狄钧有些尴尬地摸摸鼻子道:“哪里有那么夸张。”狄钧想要跟去给他们带路,却被楚凌拍了回去。狄钧对那将军府也熟悉不到哪儿去,反倒是不如他们三个轻功都高超的人自己去方便。就算出了什么问题跑路也快一些不是?

    楚凌也不啰嗦,对三人挥挥手带着萧艨和云行月走了。

    院子里只剩下三人,狄钧跟黎澹不熟便只好跟肖嫣儿说话。肖嫣儿也很是高兴,“狄大哥,这次你可要谢谢我,要不是我拉着阿凌姐姐去看热闹,你说不定就真要变成别人的压寨相公了。”狄钧点头道:“这次确实多亏了嫣儿姑娘和小五,幸好遇到你们了。”想到这件事,狄钧也忍不住捏了一把汗。如果他真的被迫娶了那貊族女人,狄钧觉得自己大概只能找把剑横剑自刎了。

    旁边一直沉默地听着他们说话的黎澹突然开口,问道:“肖姑娘,狄公子,小五是谁?”

    “……”肖嫣儿眨了眨眼睛,一脸的无辜。狄钧楞了一下,摸了摸鼻子看向肖嫣儿,“他不知道?”

    肖嫣儿道:“我不知道啊。”

    “……”这个,就有点尴尬了。

    楚凌三人到了将军府周围的时候整个将军府依然灯火通明还有人在不停地进进出出,显然是将军府还没有放弃寻找狄钧的下落。一场婚礼闹成这样,将军府大约也觉得没什么面子,客人倒是都散尽了,整个将军府附近都显得安静了不少。

    楚凌对着萧艨和云行月打了个手势,两人对她点了点头,三人便各自分开齐齐地朝着将军府的院墙而去了。

    楚凌目标明确地朝着狄钧所说的地牢方向而去,狄钧说的不错将军府的戒备确实不算森严,所以她并没有花费多少力气便摸到了地牢附近。地牢的大门打开着,门口还站着几个仆从侍女,显然是刚刚有人进去了。楚凌皱了皱,低头思索了片刻,手指轻弹一个黑色的小东西从她指尖落到了地牢门口的地上。一阵淡淡地轻烟在夜色里几乎看不出来什么,但是效果却十分的显著。片刻后,距离最近的几个人身子一软便往地上倒去。另外两个人离得远一些的人见状不妙立刻想要大叫。却之间眼前黑影闪过,只觉得后颈一痛便陷入了沉迷之中。

    楚凌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人,发现那几个人并没有昏过去依然睁着眼睛望着自己,只是明显的软弱无力动弹不得。微微挑眉,肖嫣儿的药果然不错,就是药效太轻了一点,以及有效范围太小了一点。抬脚轻轻踢了几下,原本还睁着眼睛的人也跟着陷入了昏睡。

    大牢里空荡荡的十分阴暗,只有前方的一个牢房门口有淡淡的亮光。楚凌还没走进就听到里面传来女子的声音,“他要是不回来,你就等着死在这里吧!”

    片刻后,里面传来了另一个女子的声音,正是雅朵,“他跑了你为什么要找我撒气,我既不是他的妻子也不是他的姐妹。无缘无故被你抓了,我还生气呢。”

    那女人冷笑道:“你跟他没有关系他怎么会答应成亲?”

    “现在他跑了啊。”雅朵道:“你现在不是应该快点出去找他么?来这里看我做什么?”

    女人道:“等天亮了,我就把你挂在将军府的大门口,一刀一刀的割肉,我看他出不出来。你休想骗我,就算他真的不肯来救你,你也一样要死!”

    雅朵不说话了,显然是不想激怒了女人。现在若是张嘴就骂固然是图一时痛快,但是若被这女人一刀杀了那可就亏大了。

    门口传来一声轻响,女人和身边的人回头看了一眼却见门口空荡荡地什么都没有。女子回过头看向雅朵并不在意地挥挥手道:“出去看看。”

    她身边的人还没来得及转身去看,坐在地上的雅朵脸上却突然露出了一个欢快的笑容。女人不解,只听身后传来两声沉重的物体落地的声音,猛然回头只看到一双明亮澄澈的眼眸便砰地一声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