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65、北上(一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离开平京的时候走的浩浩荡荡,毕竟这也算得上是她这三年里唯一一次可以光明正大前往北晋。一个多月后便是拓跋梁的生辰,楚凌作为天启公主与襄国公一道前往祝贺。不过刚离开京城没多远,那浩浩荡荡的仪仗其实就只剩下一个空壳子了。楚凌早就带着人抛下了襄国公和整个使团自己先跑了。

    跟着楚凌一起出来的有萧艨、肖嫣儿,黎澹以及自己厚着脸皮跟上来的云行月。至于同样也在出使北晋行列中的冯思北和玉霓裳则被留在了队伍总掩人耳目。

    一行五人悄无声息地过了江,入目的整个天地就仿佛都变了一般。楚凌肖嫣儿云行月三人本身都是从北方过来的,自然见怪不怪了,萧艨这两年也曾经来过北方一两次,当年天启南迁的时候萧艨年纪也不算小了。唯独黎澹却是第一次来北方,当年天启南迁的时候他虽然已经出生了却还是个孩子根本记不住事儿。

    只是一道江面相隔,却已经仿佛是两个世界。天启兵力弱于北晋,但是经济却远强于北晋。天启南迁之后,就连原本在天启人眼中类似于蛮荒之地的地方也得到了大幅度地开发,更不用说原本就是江南锦绣之地了。大多数百姓的日子都过的还算不错,就算不富足却也算得上是衣食无忧。然而,北方虽然地广人稀,但是北晋早年杀戮过重,人丁锐减,貊族人本身也不善农事。在加上北晋赋税繁重,寻常百姓哪怕不遭遇貊族杀戮日子也过十分艰难,更有不少人过不下去干脆弃了田地落草为寇的。如此一来,北方又匪患横行,寻常人家的日子就更加苦不堪言了。

    路过一处小镇的时候,黎澹看着小镇上稀稀落落的人群,破败枯朽的街道房屋和街上暮气沉沉的人们,只觉得整个镇子仿佛都陷入了一种死气沉沉之中。神色也不由得凝重了许多,少年俊美的面容显得有些低沉。

    一行人坐在小镇一头街边上的茶铺喝水,几个木板搭成的桌子,一个白发苍苍的年迈老者在一边的灶台前烧水,替她们上茶倒水的是一个三十多岁,面色黝黑粗糙的妇人。茶水也是最粗糙的下等茶叶,喝了一口顿时只觉得满口的苦涩。店主显然并不相识天启的小摊贩和茶铺伙计一般好与人闲聊,全程几乎都没有什么声音。

    黎澹看了看不远处空荡荡地街道有些不解地低声问道:“这镇上有许多铺子都空着,租赁的价格应当不会很高,为何要在街边上摆摊?”

    云行月时常在北方走动,对这些自然了解的多谢。挑眉道:“黎公子,你看着镇上平时能有几个人来人?这镇上的百姓可有闲钱来喝茶?更何况…那些房子可不便宜。”

    黎澹皱眉道:“那些房子都空着,想来也并不容易卖出去。”

    萧艨道:“那些房子都是有主的,而且房主都是貊族人。早年貊族人大肆霸占房产地产,但是他们不事生产,除了少数有些头脑的,大多数也只能将房子租给别人。而且他们胡乱哄抬价格,同样的房子,他们能要三四倍的租赁价格。时间一久,整个北晋的物价飞涨,民不聊生。后来北晋朝廷虽然有所抑制,但是也只能管一些大地方,像这种小地方,毁了就毁了也没有人管。那些貊族人也不可能将到了嘴里地肉吐出来,这些房子就空下来了,这镇上的人自然也就越来越少了。这种地方,在北方并不罕见。”

    “荒唐!”黎澹忍不住道,这些貊族人不会治理百姓还胡作非为,当真是作孽不浅。

    楚凌淡淡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如之奈何?”

    黎澹闻言又是一怔,眼神也跟着暗淡下来。若不是天启朝廷和兵马不顶用,貊族人又怎么会有机会占据天启的大好河山呢?

    楚凌身上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别想太多了,这才刚开始呢。我带你出来可不是为了打击你的。”越往前,只会越糟糕。这两年靠南边的地方因为有沧云城和靖北军的存在,北晋朝廷的管束力相对较弱一些了。只是被破坏掉了的东西没有人主持也不是那么容易恢复起来的。

    黎澹咬牙,郑重地点了点头。

    “大婶,离这里最近的城还有多远?”在那妇人再一次上前添水的时候,楚凌问道。他们一行人都换上了一身寻常的布衣,楚凌更是换成了男子装束。看上去便是一个清俊的小少年十分的温和无害。那妇人却依然被她吓了一跳,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确定他们真的只是想要问路而已,方才有些颤抖地道:“小妇人听说…离这里最近的石城,要走两日光景。”

    楚凌点点头道了声多谢,妇人也没说什么连忙走了。

    萧艨道:“公…公子,我们要去石城么?”

    楚凌点了点头道:“我跟雅朵约好了在石城见,然后一起去信州。”萧艨闻言眼睛一亮,道:“我们要去信州?”萧艨是极少数知道楚凌和靖北军关系的人,显然他也对靖北军和信州很有兴趣。楚凌点头道:“信州这两年还不错,也该去看看了。”黎澹有些狐疑地看了看说话的两人,微微蹙眉问道:“公子…跟靖北军的将领也认识?”

    萧艨略带怜悯地看了一眼黎澹,这少年显然还不知道他跟了以为多么厉害的主子。当然,如果不是当初公主主动让他去了解的话,只怕他现在也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云行月笑眯眯地道:“去见雅朵姑娘啊,算起来好像也有三年多没有见过了。”肖嫣儿撑着下巴点头道:“嗯,雅朵姐姐上次说帮我做一套从西域来的宝石首饰。”

    云行月道:“你这逮着谁都叫姐姐是什么毛病?人家雅朵姑娘比你小好么?”

    肖嫣儿这两年还是长进了不少的,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云行月,便扭头去跟萧艨说话了。她高兴,而且…难道要让别人叫她姐姐吗?那也得有人信才行啊。

    云行月脸上明显挑衅的神情顿时僵住了,扯出一个有些诡异的表情,引得黎澹都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黎澹其实也有些好奇,他认识肖嫣儿都三年多了,但是这位肖姑娘却始终没怎么变过。就如他,从十七八岁到二十岁的变化也是不小的。肖姑娘就算当初是从十五岁到现在也该十八岁啊,况且云行月总是说肖姑娘比公主大,那肖姑娘至少也该二十多岁了,但是外表看起来却……思索再三,黎澹也只好将这归咎于肖姑娘医术高明,可以青春永驻。不过话说回来…青春永驻是不是年纪再大几岁的时候比较好?现在这样真的有些尴尬,也不怪嫣儿姑娘总是叫人姐姐。

    楚凌似笑非笑地看了云行月一眼,低头喝茶也不说话。肖嫣儿的身体问题她私底下也问过,就连平京的不少御医也给肖嫣儿看过。并不是真的永远青春永驻,而是肖嫣儿当年身体大约受过重创,因此某些方面已经错过了生长时期。也就是说她的身高,骨骼,轮廓都不会再长大了。至于外表,那是因为她现在还年轻又是习武之人也确实精于保养自然是看不出来什么。等她年纪大了,自然还是会该长皱纹长皱纹,该白头发白头发。不过从某些方面来说,也确实是称得上是青春常驻了。

    云行月被楚凌看得有些讪讪,摸摸鼻子坐到一边沉默地喝茶了。

    肖嫣儿道:“阿凌姐姐,等去了信州以后我可不可以留在信州?”

    “你不想去上京?”楚凌挑眉问道。肖嫣儿点头道:“雅朵姐姐和叶姐姐来信都说信州的大夫不够用,正好你们去上京有事,我就留在信州教他们的大夫吧。”

    云行月道:“你能教什么?教他们怎么毒死人啊?”

    肖嫣儿有些不悦,旁边萧艨也微微蹙眉道:“云公子,嫣儿是真心想要帮忙的,你何必如此打击她?”肖嫣儿的医术可能是比不上云行月,但是也比绝大多数的大夫强多了。教导这些人自然是没有问题的,萧艨虽然最初跟肖嫣儿关系不太好但是这三年相处下来也都是自己人了。见云行月再三针对她,自然出言相助。

    萧艨不开口还罢了,一开口云行月更加不悦了。正要回口反击,楚凌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云公子,你才三岁么?”

    “什么意思?”云行月不悦地道。

    楚凌站起身来拍拍他的肩膀,笑眯眯地道:“自己领会,走吧咱们该启程了。”

    萧艨掏出一颗碎银子放在桌上也跟着站了起来,最后被留下的云行月只能憋气地怒瞪着楚凌的背影却也无可奈何。

    那妇人说到石城需要两天,但是他们一行人都是骑马的自然是要快上许多。快马加鞭,当天旁玩就敢在关城门之前进了石城。

    石城并不是什么大城,不过比起众人一路上所见的却也热闹了许多。一行人走在城中,见到来来往往人声鼎沸的模样,就连一路上情绪有些低落的黎澹脸上也多了几分神采。

    在城中客栈里安顿下来,肖嫣儿便拉着楚凌出去逛街了。此时时间尚早,城里虽然连天启一个小县城的热闹都比不上,但是比起他们这几天走半天都不一定能看见一个人的情形,已经足够让肖嫣儿欢喜不已了。被她拉着一路往前走,楚凌有些无奈地叹道,“在平京也没看到你这么兴奋的。”

    肖嫣儿笑道:“那怎么能一样?”

    “……”到底哪儿不一样了?

    肖嫣儿笑道:“阿凌姐姐,我都打听好啦,咱们来的正是时候,今晚石城有热闹看呢。”楚凌有些不解,问道:“什么热闹?”肖嫣儿道:“方才客栈的伙计跟我说,今晚是这石城的城主女儿的婚礼,可热闹了。咱们去瞧热闹啊。”楚凌挑眉道:“石城的城主?那是谁?”肖嫣儿道:“哦,好像不该叫城主。是…石城的…反正是个什么将军,听说石城有一半多半的铺子都是他的。人家叫她石半城。”

    楚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既然要来石城,来之前楚凌自然也是打探清楚了的。整个北晋绝大多数地方都是一样,文官就是个摆设,驻守的武将才是真正掌权的人,石城自然是一样的。石城的驻守将领名叫乌雷,貊族贵族出身。虽然比不上焉陀家这样的庞然大物,但是能成为镇守一方的将领自然还是有些地位地。别看将领镇守一方,远离中央权力,但是同样的也可以远离那些朝堂纷争。更重要的是,天高皇帝远这话在北晋同样有效,而且更有效。某种程度上说,石城可以说是将领的私产,只要每年上缴的税够了,他想要做什么都没有人管。因此,肖嫣儿称呼他为城主,倒也算是名副其实。

    楚凌不感兴趣,“这有什么好看的?”公主大婚都看过了还在乎一个小小的将领的女儿大婚?只怕就是平京随便一个权贵世家的贵女出嫁也比这个有看头多了。

    肖嫣儿道:“阿凌姐姐,你不懂啊。听说这个新郎官是被人抢去的,而且…而且,这个城主的女儿,已经娶了三个相公了。”

    “嗯?”楚凌有些意外,“抢去的?三个了?”肖嫣儿连连点头道:“不然我怎么会拉着你来看呢。听说这个城主特别的疼爱他的女儿,无论她看上什么他都要给她。那个小姐前面三个丈夫都是抢来的,今天成婚这个已经是第四个了。”

    “……”这个就有点厉害了。不过……有些警惕地看了肖嫣儿一眼,楚凌眯眼道:“你可千万别告诉我你要去抢亲,咱们还要等你阿朵呢。要是她来了找不到我们会着急的。”

    肖嫣儿乖巧地笑道:“我就是想去看看那新郎有多好看,才能让那姑娘抢来成婚。”

    楚凌思索着,“这都是第四个,我估计这地界儿没那么多的美男子,估计那姑娘眼光不怎么样,你还是回去看看你云行月黎澹萧艨吧。”

    肖嫣儿啧了一声有些失望,“我以为至少要有君师兄或者南宫变态那样的美貌才值得去抢一抢啊。”嫣儿命苦啊,平生仅见的几个美男子,不是抢不到就是不敢抢。

    楚凌没好气地往她头上拍了一把,道:“走吧。”

    “去哪儿?”

    “不是要去看美男子么?”楚凌道。

    “哦!”

    将军府的位置自然不难找,就在城中最中央的位置。更何况今天将军府办喜事,整个将军府自然是宾客盈门,热闹非凡。不过如果仔细去看的话就会发现,不少宾客脸上的笑容都有些僵硬。这也不能怪他们,毕竟将军府这位大小姐已经办第四次婚礼了。每一次都要送礼,而且还不能送的便宜了。但是将军府是从来不回礼的,且将军府还不仅仅只是这位大小姐,还有将军本人纳妾,将军的儿子成婚纳妾,将军府各位主人做寿等等。

    楚凌和君无欢还没来得及到将军府跟前,就听到前方传来一阵骚乱的声音。

    隐约有人叫道,“新郎跑了!”

    肖嫣儿眼睛蹭的一亮,“阿凌姐姐,你听到没有……”

    楚凌淡定地道,“我听到了,新郎跑了。”

    “走走走,我们快去看热闹。”肖嫣儿兴奋不已,拉着楚凌就往人流涌动的方向而去。远远地就看到一个穿着红衣的年轻人正被在被一群人围攻,那年轻人的实力显然不弱,不过将军府的兵马不少,他虽然从里面跑出来却又被外面拥堵的人群给阻碍了一时间竟然脱不了身。

    “阿凌姐姐……”肖嫣儿兴奋地道。

    楚凌一巴掌将她按了回去,道:“别闹,先看看……呃,等等!怎么是狄钧?!”她们站的远,方才逆着火光只看到是同一个穿着红衣的年轻人。这会儿才看清楚,那穿着红衣跟人打的不可开交的人竟然是狄钧?问题是,本该在信州的狄钧为什么会跑到石城来还被人抓了当压寨相公!?

    肖嫣儿也惊呆了,好一会儿才结结巴巴地道:“会不会……是陪着雅朵姐姐来的?”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是这样的话,狄钧在这里雅朵又去了哪儿?

    楚凌有些头痛地扶额,叹了口气低声在肖嫣儿耳边低语了几句,肖嫣儿郑重地点了点头转身飞快地钻进人群里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