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63、斩首(一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恒州城里的将军府中,恒州镇守军指挥使荣群有些焦躁的在书房里来回踱步。自从三天前那几个自称是神佑公主麾下的女人来过之后,他心中就隐约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一个妖娆妩媚的年轻女子端着茶水进来,见他如此娇声问道:“将军,这是怎么了?可是有什么烦心是?”荣群侧首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女子眉眼一转,道:“可是应为前两日来的那几个女人?”

    她虽然没有见过那几个女子,但是却听将军身边的人说起过,都是少见的美丽女子。荣群喜好美色的性格她自然也是清楚的,语气不由得带了几分酸意,道:“凭着将军的身份,若是看上了纳了回来就是,无论是夫人还是妾身,谁还敢说不怎么的?哪里就值得将军如此烦躁了。”

    荣群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道:“你知道什么?那几个女人来历不见,可不是供人随意把玩的玩意儿。”

    女子眼眸微闪,“哦?”

    荣群咬牙道:“她们是神佑公主身边的人,神佑公主派人来向我调兵,我虽然拒绝了但是却不能长久。你尽早通知你大哥,趁早收拾东西走人,先避一避风头再说吧。”荣群显然并不知道,楚凌在派人向他调兵的同时就已经将那山寨给围了起来,就像是他也同样不知道楚凌竟敢带着大半的神佑军跑到距离平京千里之遥的湘南来一样的。

    女子眨了眨眼睛,皱眉道:“神佑公主?就是那个号称是山贼克星的人公主?”荣群扫了她一眼,给了她一个“你说呢?”的眼神。女子有些不悦地轻哼一声道:“一个小小的公主能成什么大事?我看是言过其实了吧?更何况…难道将军您还能怕她不成?”湘南远离平京,本就是消息流通不畅。荣群虽然有些关系却也还不到能直达平京权力核心的程度,许多消息听到的时候已经不知道经过了几手了。他自己也深知这个道理,对于一些消息最多也就信个五六分。陛下只有神佑公主一个女儿,宠爱非常,若是有人奉承公主吹嘘一些功劳也不是没有的。也正是因此,他才敢对公主府的令符和枢密院的调兵文书推三阻四。

    但是不管怎么说,神佑公主亲自来人恒州却也让他不得不警惕的。

    心情不佳,他也没有心思享受美人恩了。一把推开依偎在自己怀中的女子道:“我去军中了,你给你哥传个消息,让他最近小心一点!”

    女子柔顺的点头道:“我知道了,将军放心便是。”

    荣群出了城直奔城外的大营而去,只是刚到了大营门口就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对劲。走了两三步他才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身看向守门的士兵,站在门口的士兵根本就不是他军中的人!虽然天启禁军的服饰都是一样的,但是各个地方不同,等级不同,也还是有一些细微的区别的。最重要的是,站在门口的这些人只看那气势就不像是恒州军的人!

    “你们……”荣群有些紧张起来,脑海里飞快的思索着自己是应该当做没看见继续往前走,还是厉声喝破招来营中的将士将这些人拿下。亦或是……应该立刻转身出去,先离开军营再说?

    还没等到他选择,就已经有人替他做出了选择。守在门口的士兵提起手中的长枪挡住了往大营外面而去的路。同时,身后传来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荣将军既然回来了,怎么站在门口不进来呢。”荣群猛然回头,果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就在两三天前刚刚被他敷衍走了的几个女子中的一位。此时对方正用饶有兴致的目光打量着他,他总感觉那目光有几分幸灾乐祸的味道。

    荣群定了定心神,沉声道:“擅闯军营,姑娘该当何罪?”

    雪鸢笑道:“擅闯军营?荣将军想多了。公主已经在军中等着将军了,将军请随我前去觐见公主吧。”

    荣群心中一跳,强笑道:“公主竟然也来了恒州?本将军没能亲自迎接,实在是失礼了。”雪鸢道:“不必客气,公主先去伽罗山逛了一圈儿才过来的。”

    “伽罗山……”荣群心中又是一沉。雪鸢倒是兴致勃勃,“伽罗山群匪已经被神佑军拿下,大寨主以下八位寨主全部落网,只是逃走了一些虾兵蟹将,只怕还要劳烦恒州军帮忙追捕呢。”

    “……”荣群心中并不想要去见公主,但是却由不得他了。因为面带笑容的白衣少女的手始终都按在腰间的剑柄上,而他身后门口的那些守卫也正用虎视眈眈的目光盯着他的后背。只要他敢有丝毫的妄动,这些人只怕也不会对他客气。

    跟着白鹭一路往军中走去,荣群有些惊骇的发现整个大营似乎已经在对方的控制之中了。恒州大营一共驻扎了将近两万兵马,这神佑公主到底有什么本事,能够悄无声息地控制住这么多人?荣群百思不得其解,不过他很快就看到了闻名已久的神佑公主。

    大营正后方的校场中央,楚凌有些慵懒地靠在一个雕花大交椅里面,她身后站着一群年轻的男男女女,其中两个女子是前几天他已经见过面的。其余人却都是十分陌生。另一边,站着的却是军中的将领,从副指挥使以下大小将军一个不少。而真正让荣群心沉到谷底的却是被迫跪在地上的那几个人。那几个人虽然一身狼藉伤痕累累,但荣群却依然认出了他们的身份。

    “放肆,见到公主竟敢不拜!”站在楚凌身后的赵季麟沉声道。

    荣群脸色有些难看,“即便是身为公主,擅闯大营只怕也不合规矩吧?”站在一边的恒州大营将领中有人神色有些古怪地看了一眼荣群,仿佛他说了什么奇怪的话一般。

    楚凌抬眼看了他一眼,淡淡道:“荣将军,听说你怀疑本宫让人传过来的枢密院文书是假的?”

    荣群露出一个有些僵硬的笑容,道:“不敢,只是…末将以为调兵遣将事关重大,应该谨慎一些。”

    楚凌点点头,撑着下巴悠然问道:“那么,现在你查清楚了吗?文书是真是假?”

    荣群轻咳了一声道:“公主恕罪,末将尚未……”

    “尚未查清楚?”楚凌似笑非笑地道,“调兵遣将事关重大,所以恒州悍匪猖獗,横行数州。各地统兵的将领意欲剿灭,那些山贼却跑进你恒州的地界。而你荣指挥使,便以各有属地不得越界为由阻拦?配合的不错啊,这你怎么不觉得调兵遣将事关重大呢?”

    “公主慎言。”荣群咬牙道:“末将乃是朝廷敕封的恒州禁军指挥使,公主不故指责末将与土匪勾结,未免太过分了!”

    楚凌身边一个绿衣少女笑道:“荣将军,连大舅子都不认了,未免太过无情了吧?你府中那位娇妾知道了,只怕要伤心了。”她们这两天也不是待在恒州干等着的,早就将这荣群里里外外调查的清清楚楚了。要怪就怪这荣群仗着天高皇帝远不将别人放在眼里,他的许多事情在恒州都不算是什么了不得的秘密了。

    荣群脸色微变,却依然咬牙道:“恕末将不明白这位姑娘是什么意思。公主,恒州大营是末将主事,还请你适可而止。”

    楚凌随手将一块令牌抛给他,道:“现在开始,你就不是恒州军都指挥使了。”

    荣群还没来得及因为她的话而变色,就被接在手中的令牌给吓到了,“这是……”

    “殿前司都指挥使的令符,看看是真是假。”楚凌笑吟吟地道,“就算你觉得是假的也没关系,思北。”

    冯思北越众而出,神色有些不善地看向荣群。楚凌身边的绿衣少女,玉霓裳笑道:“荣将军,这位可是殿前司都指挥使冯铮将军的公子,他说你们见过的呀。”荣群根本没有心思去看冯思北的模样,也没有心思去回忆他到底见没见过冯思北,只是这块令牌就足够令他惊慌失措了。同为指挥使,冯思北这个殿前司都指挥使却恰好是统领他们这些所有禁军将领的。这可不是官大一级的事情,这是打了好多级的事情。

    “这……”

    楚凌笑道:“本宫没让你猜这是真的假的,给你看这个只是告诉你一声,本宫可没有随便乱杀人。思北,拿下。”

    “是,公主!”

    见旁边那些将领丝毫没有站在自己这边的意思,荣群心知不好立刻转身想逃。冯思北身形一闪,一柄长枪已经挡在了他前面。荣群脸色十分难看,盯着冯思北片刻突然怒吼一声拔出腰间的刀就朝着冯思北砍了过去。冯思北手中长枪一挺,也毫不客气地朝着他刺了过去。

    “冯思北这小子可真厉害!”看着被冯思北压着打的荣群,黄靖轩忍不住感叹了一声。他们这些人中,就属冯思北的底子最好。同样也是进步最快的。用萧将军的话说,冯思北本身资质就好,出身也好,亲爹是冯铮这样的高手。就算不投入神佑公主麾下,将来也必然会是个一流高手,有了神佑公主的教导进步就更是神速了。三年前,他们就打不过冯思北,三年过去了,他们这一群人捆在一起也依然不是冯思北的对手。

    上官允儒点头道:“思北确实是厉害。”

    赵季麟无奈道:“如果我们练三年就能跟人家连十几年的想必,那我们就是天才了。”事实是,他们几个人练武的资质都称不上天才,反倒是冯思北的资质让神佑公主和萧将军都十分赞赏。

    “所以,人家冯公子在战场上拼命,你们就在这里打嘴炮么?”玉霓裳插着腰道,这三年间玉霓裳时常跟着桓毓一起在公主府晃悠,正好楚凌也答应过桓毓要教导这个妹妹,渐渐地玉霓裳倒是比桓毓还更像是公主府的自己人了。比如这次,千里迢迢的跑来剿匪她也跟着来了,可是羡慕坏了不少的好友闺蜜。

    几个人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不得不承认但但凡是一起出来的时候。需要动手的时候大半都是冯思北在出力,他们大多数时候也就是在一边摇旗呐喊一下罢了。

    几个人说话间,冯思北已经将荣群拿下来,只是荣群依然挣扎不休,俨然一副被忠良蒙冤的模样。

    楚凌也懒得跟他废话,直接将黎澹送上来的口供甩了过去。等到荣群看完,脸上的神色已经是恨不得将那几个跪在地上的山贼给吞了的模样了。这些混账东西竟敢出卖他!懒得听他狡辩,楚凌站起身来道:“荣群勾结山贼,肆虐黎民,明日午时,城外问斩。还有这些山贼头子,一并斩了。”

    闻言,荣群顿时大叫起来,“公主,你不能这样!我是朝廷敕封的指挥使,你不能杀我!你…朝中的大人们不会同意的!陛下不会…你不能杀我!”

    楚凌侧首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我能。”

    “黎澹,你去与恒州知州交接善后,本宫念他上任不久并未与荣群同流合污,这次不追究他。让他好自为之!”楚凌沉声道。黎澹拱手,“是,公主。”

    楚凌又看向另一侧的恒州大营将领,道:“恒州禁军暂由副指挥使统领,等朝廷派人来接替。这些年,各位都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有数。真正罪大恶极的都已经被拿下了,各位…本宫这次网开一面。明儿,都去观刑吧。”

    “多谢公主。”众人暗暗松了口气,他们虽然没有跟着指挥使与山贼勾结,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得过且过的人也大有人在。朝廷若是降罪的话,知情不报罪名也不会小。公主宽宏大量做事是他们的运气。

    楚凌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便往大营外走去。

    “思北,允儒,白鹭,留下与黎澹一起善后。”

    冯思北道:“公主不留下看看?”

    楚凌挥手道:“京城有事,你们这边收拾完了再回来!”

    “是,公主。”

    身后传来荣群求饶的声音,不过很快又消失了。楚凌也不理会,带着人快步往大营外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