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62、三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天启某处山贼悍匪盘踞的山脚下,楚凌穿着一袭红衣漫不经心地站在山坡上往前方眺望。在距离她不远处平坦处,是一处刚刚安置下来的营地,营地中的士兵有条不紊的来来去去,每个人行动间都身形挺拔矫健,一看便是训练有素的精兵。

    “公主。”几个人从身后走了过来,楚凌回头看向来人,却是黎澹黄靖轩,赵季麟和冯思北,以及上官家的二公子上官允儒。

    “怎么样了?”楚凌看向三人挑眉道。距离当初的神佑公主大婚,转眼间便已经过去三年了。当初永嘉帝到底还是坚持了不肯先立皇嗣,但是私底下也松了口令神佑公主教养博宁王府的嫡长孙。虽然没有明白表示里皇嗣的意思,但其中的含义所有人也都明白了皇帝的让步。因为永嘉帝的坚持,朝臣们反倒是对长生的身份少了许多意见。觉得皇帝肯认命就不错了。如果再坚持人选不合适,说不定还要怎么折腾呢。之所以让神佑公主教养众人也能理解,或许也是为了女儿考虑,毕竟一旦永嘉帝不在了,无论是谁登基跟神佑公主可都是没有多深的血缘关系的。

    这三年,朝堂上的文官们大多数时候依然在打嘴仗,武将们大多数时候也依然在闲磕牙。但是却有些什么东西隐约间是改变了的,这改变或许明面上并不如何起眼,但暗地里却也有不少人都清楚的感觉到了。楚凌这三年自然也没有闲着,时常来往于天启和北晋之间。三年前拓跋梁出兵沧云城依然铩羽而归,接二连三的失败让貊族兵马一时间也安静了下来,本就混乱的北方进入了极其短暂地相对平和阶段。

    但是谁都知道,这平和是无法一直维持下去的。拓跋梁和北晋先皇的性格截然不同,对待天启人的态度也不一样。这两年北晋朝廷对待天启遗民的越发严苛起来,虽然不像刚入中原那样大肆烧杀抢虐,但百姓若是常年都填补饱肚子,谁也不会觉得好过。北方各种小股的暴乱时有发生。

    黎澹拱手道:“回公主,已经打探清楚了。那些贼人的据点就在这山里,另外还有两处据点,我等也已经找到了。”

    楚凌满意地点了点头道:“这次本宫只负责观战,这里的所有事情都由你们自己做主。照着你们的想法去办便是。”

    “是,公主。”五人立刻拱手齐声道。

    三年过去,曾经有平京第一美人之称的楚凌容颜越盛,只是如今无论是朝堂还是寻常百姓,都鲜少有人再敢拿她的容貌来议论说嘴了。一般提起神佑公主,都是满口赞叹。就便是偶有非议的,也都是私底下说几句翻不起什么大浪。这三年神佑公主麾下的神佑军多次剿灭令许多禁军都觉得棘手的悍匪,甚至在与禁军的切磋交流中都连连获胜,怎么能不让人惊讶?更不用说,神佑军的将领包括统兵的萧艨在内都算得上是青年才俊,年纪最小的黎澹也不过才刚刚二十出头。

    经过这三年在军中的磨砺,当初被忽悠进神佑军的那批纨绔绝大多数也都颇有长进了。如冯思北这样本身就出身将门的年轻人姑且不说,就是当初被迫让人抓进了军中的上官允儒,如今也已经是能够单独统领数百人的指挥使了。

    楚凌道:“这次的对手横行湘南一代已经有十数年之久,可谓是实力雄厚,树大根深,你们不要让本宫失望。”

    黄靖轩眼睛转了转,忍不住问道:“公主,我们要是拿下了这些山贼,你是不是就带我们去北方打貊族人?”

    楚凌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道:“想什么呢?但貊族人是我说打就能打的么?”

    闻言,黄靖轩顿时有些沮丧起来,“啊?还不行啊?那什么时候才可以?”

    楚凌笑道:“放心,只要你不怕死,总有你打仗的时候。”

    黄靖轩将头仪态,傲然道:“公主不要瞧不起我们,谁怕死谁是……咳咳,总之,我才不怕!”

    其他人虽然都没说完,不过脸上也有几分踊跃之意。楚凌点点头,道:“我知道了,现在先解决掉你们跟前的敌人吧。”

    “是,公主!”

    等人五人转身离去,楚凌方才轻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公主。”五人刚刚离去不久,不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一个纤细的人影从马上下来略到了楚凌跟前,“见过公主。”楚凌点点头,问道:“看你的模样,好像不太顺利?”女子站起身来,正是金雪。金雪脸色有些难看,咬牙道:“属下办事不利,请公主责罚。”楚凌摆摆手道:“先说说看吧,怎么回事?”

    金雪有些愤然地道:“属下持公主印信前往恒州大营,恒州都指挥使荣群说未接到枢密院的文书,据不出兵!”

    楚凌微微挑眉,“没接到枢密院的文书?”她记得她们离京的时候,可是带着枢密院的文书的。

    金雪道:“荣群质疑我们的文书有假,说要查证清楚来才能尊令。还说……公主您擅自带兵进入恒州,于理不合。要上书朝廷告公主擅自调兵,滥用职权!”楚凌有些惊讶,摸着下巴笑道:“看来是碰到硬茬了,这个荣群…是有什么来路啊还是熊心豹子胆吃多了?”

    金雪道:“玉小姐和白鹭留在了恒州,属下赶过来禀告公主此事。我们查到一些消息,这个荣群确实有些背景,不过并不如何厉害。但是……听说他跟着山上的悍匪有些交情,他如今这般只怕是故意拖延时间……”楚凌轻笑一声,“他难道以为拖延时间就不是大罪么?延误军情,他便是说出花儿来本宫也要他的命。”

    金雪道:“这荣群只怕不知道公主的脾气,只当天高皇帝远,咱们原来的好欺负呢。”

    楚凌思索了片刻,点了点头道:“行吧,既然恒州不肯出兵那就先罢了。看看黎澹他们这边的结果再说,这次带出来的兵马不少,也未必就需要恒州驻军。”

    金雪有些担心,“公主,咱们人马虽然不少,但这地方毕竟这么大,只怕免不了漏网之鱼。”

    楚凌道:“若是荣群出工不出力,岂不是更加憋屈?等先端了这寨子,我再去找荣群算账。你让人暗中看着点,小鱼小虾跑了没事,那几条大鱼一个都不能跑。”

    “是,公主。”金雪拱手笑道,“属下遵命。”

    黎澹等人是在第二天黎明时分攻破了山寨的,这山寨里的山贼确实称得上是悍匪,若是寻常的禁军士兵跟他们遇上了只怕也免不了要吃亏。但三年过去,神佑军也早就已经不是当年的神佑军了。虽然还没有正式上官战场,但是这三年剿匪的活儿他们真的没有少干。平京附近方圆几百里内几乎是土匪山贼绝迹的状态了。神佑军也已经从当初的三千人扩充到了过万,这还是明面上的朝廷认可的认输,至于私底下还有没有,他们自然不好问的。

    黎澹站在山寨的一角看着眼前的一片混战,他腰间虽然也配着一把剑但是却并没有拔出来的意思。不远处黄靖轩和赵季麟正围着一个寨主模样的男子厮杀,冯思北单独一人挑上了看起来最厉害的一个。就连上官允儒都握着兵器子在乱军中厮杀,倒是显得黎小公子一副风光霁月格外好欺负的模样。

    一个女山贼觑到了空档,见黎澹穿着跟别的士兵不一样,一声上下也格外干净便朝着他扑了过去想要挟持他作为人质。只是还不等她靠拢,就见那斯斯文文的少年飞快地拔出剑来,毫不犹豫地朝着她一剑劈了下来。女贼在距离黎澹不到两步的地方轰然倒地。

    “小妹!”整被黄靖轩二人围攻的山贼厉声叫道,黄靖轩抽空看了一眼啧了一声道:“当真是没长眼睛,惹谁不好去惹黎澹那小子。”那小子惯会扮猪吃老虎。黎澹的身手大概是他们五个中间最弱的一个,比起年纪略大一些的上官允儒都颇有不如。所以他练了一手干脆利落的杀人手法,这一招尤其对那些对他没有防备的人特别有效,先前栽在他手里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在众人的围攻之下,一众山贼兵败如山倒。天色微亮的时候终于所有的山贼都缴械投降了。清点人数的时候,黎澹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大鱼不见了!”山寨的大寨主不在这些人中。

    黄靖轩年轻的脸有些扭曲,“给我找!我就不信他能长翅膀了!”

    冯思北皱了皱眉头道:“我去找。”

    “我也去!”上官允儒道。

    赵季麟点头,“行,我们善后。”

    山寨后山的一条小路上,一个身形高大挺拔,面上却有几分阴鸷凶恶之相的男子正飞快地向前飞奔着。早上的朝阳也不能让他的身上的杀气和阴狠淡去半分,他回头看了一眼并没有人的来路暗暗咬牙,等他逃出去了,将来东山再起,一定会报今日之仇!

    突然,他停住了脚步。

    小路的尽头站着两个人,两人都是纤细窈窕的身形,站在前面的是一个美丽绝伦的红衣女子。红衣女子身后侧方站着一个手持短剑的白衣少女,那红衣女子似乎正侧首欣赏着天边的朝阳,那白衣女子却偏着头打量着他,那眼神仿佛是在打量一块即将上称的肉。

    男人眼底闪过一丝暗芒,这样的平生未见过的绝色如果放在平时他只怕无论如何也要设法弄到手的。但是这个时候,这两个人出现在这个地方……

    “你们是什么人?”男子警惕地问道。

    楚凌闻言,方才回头看了他一眼,不答反问,“伽罗山大寨主,薛鹏?”

    男子阴狠地道:“既然知道是本寨主,就赶紧让开,本寨主不跟你们计较。”

    楚凌轻笑一声,“那你怎么不过来?”

    薛鹏的目光突然落到了楚凌腰间那精致的短刀上,眼神不由得一缩,厉声道:“你是神佑公主?!”

    雪鸢轻哼一声道:“既然知道是公主,还不束手就擒!”

    “束手就擒……”薛鹏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神色,道:“不错…我们已经输了,我…我甘愿归降,还请公主……”说着便往俯身往地上拜去,只听嗖嗖两声轻响,两道劲风从他的脖子后面射了出来直冲楚凌而去。他距离楚凌两人本来就不远,这藏在身后的机关弩箭力道强劲,一瞬间就到了楚凌跟前。只是还不等他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抬起头来的脸上突然僵住了。之间眼前的红衣女子身形一转,脚下轻移。两根纤细的手指便夹住了那两根疾射而至的弩箭。楚凌随手将弩箭仍在地上,淡笑道:“没想到,寨主一大把年纪还希望玩这种小孩子的玩意儿,倒是也颇有童心。”

    “……”薛鹏咬牙,险些被气得喷血。但是对面的人却不给他这个机会,雪鸢已经提着短箭朝他刺了过来。两人一瞬间就在小道上你来我往的打了起来。

    等到冯思北带着人赶到的时候薛鹏已经被雪鸢用短箭压着脖子压跪在了地上。冯思远松了口气,连忙上前来,“末将无能,劳动公主亲自出手。”

    楚凌笑了笑道:“没什么,看来你们那边已经没事了?”

    冯思北点头道:“是,黎公子和黄兄赵兄留下善后。”

    楚凌道:“人先交给你,回头交给黎澹,让他好好问问。”

    “是,公主。”

    楚凌对雪鸢招手道:“传令下去,收拾妥当之后修整一日,明日出发前往恒州。”

    虽然不明白去恒州干什么,不过冯思北是不会质疑公主的话的,拱手道:“是,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