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61、皇嗣?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转眼间,驸马过世已经将近半个月了,平京城里在这一场大喜大悲之中也渐渐的恢复了往日的平静。自从驸马过世之后,神佑公主仿佛也一下子低调了起来,除了入宫请安几乎没有人在见到神佑公主的身影。人们只当公主伤心驸马之死,倒也没有太过在意都识趣的极少上门打扰。楚凌自然也乐得清静,每日只在府中练武看书带孩子,倒是过上了回到平京之后难得的清闲自在日子。

    “启禀公主,上官大人求见。”门外,金雪恭声禀告道。楚凌微微挑眉道:“上官大人?请他去书房奉茶。”

    “是,公主。”

    等楚凌换了一身走进书房,上官成义已经在喝了好一会儿茶了,看道走进来一身白衣清丽女子倒是微微松了口气。长离公子不在了,上官成义最怕的就是神佑公主也跟着一蹶不振。虽然说神佑公主不行了对他明面上是没有什么损失的,但是暗地里的损失却绝对是难以估计的。这些日子上官成义旗帜鲜明的站在皇帝和神佑公主这边,已经让不少世家权贵觉得不满了。如果神佑公主这边不行了他再想要转变立场可就不好看了。

    现在看来,神佑公主倒是并未清减许多,只是一身白衣整个人显得清瘦冷淡了几分,精神却是不差。

    楚凌淡笑道:“上官大人亲自上门,不知所为何事?”

    上官成义看看楚凌道:“驸马在天有灵必不希望公主日日哀伤,还请公主节哀。”虽然不知道公主到底哀不哀,但场面话还是要说到的。说起来,上官成义现在倒是真的不太确定神佑公主对长离公子的感情了。真的是一往情深明知对方命不久矣也愿意下嫁,还是根本就是为了得到对方的产业?

    楚凌垂眸道:“多谢上官大人,本宫明白。大人不必为本宫担心,本宫一切安好。”

    “那就好,那就好。”上官成义点头道,楚凌看了看上官成义没有说话,上官成义立刻了然,将自己此来的原因直言相告,“郡主这几日都不曾出门,也不曾入宫觐见陛下,这两日朝堂上的事情不知郡主知道多少?”楚凌摇了摇头道:“本宫这几日无心理事,倒是不曾关注过这些。怎么?可是出什么事了?”

    上官成义轻叹了口气道:“自然是…皇嗣的事情。”

    楚凌点了点头并不着急,道:“各位大人可有了什么章程?”如果说原本可能还有朝臣担心神佑公主驸马借着陛下宠爱公主图谋不轨的话,现在驸马不在了这层隐患自然也就不存在了。即便是上官成义,虽然惋惜君无欢不在了会让神佑公主实力大损,却也不得不承认他心中也曾经暗暗猜忌过。身为读书人,大多数的朝臣无论他们平时怎么勾心斗角争权夺利,但是骨子里他们都是承认自己是效忠于君王的。也就是说,他们认定的正统只能是姓萧的。历史上被女婿夺了江山的皇帝也并非没有,特别是在皇帝只有公主这么一条血脉的情况下。

    上官成义蹙眉道:“有人提议,立博宁郡王为皇太弟,也有人提议从封地召回几位宗室王爷考察一番再做决定。”说话的时候上官成义仔细打量着楚凌的神色,他自然记得博宁王府的嫡长孙如今还养在公主府呢。

    楚凌悠然问道:“我父皇怎么说?”

    上官成义道:“陛下都驳回再议了。”其实也没什么可议的,本身就没有什么别的选择。博宁郡王是陛下的堂弟,关系算是亲近,但博宁郡王的年纪并不比陛下小多少。而且博宁郡王嫡子亡故,膝下只有几个庶子。就算是博宁郡王能比永嘉帝活得长,将来的皇位传承也是个麻烦。再就是总是里仅剩的几位王爷,跟永嘉帝算起来关系已经很远了,而且膝下的子嗣也并不多。当然这些其实也都只能算是借口,真正的原因还是……陛下不乐意。

    楚凌点了点头,“那朝中大臣们又是什么态度?”

    上官成义叹了口气,道:“翰林院和御史台那边已经有些急了。陛下如今这个年纪…也确实应该考虑起来了。”永嘉帝的年纪虽然不算大,但是身体也真的不算好。万一出了什么事,国不可一日无君,那些朝臣坚持此事也并不都是为了自己的全是利益。

    楚凌道:“大人放心,本宫明白了。明日本宫入宫,会劝一劝父皇的。”

    上官成义点点头,“公主肯劝陛下就好,这么说…想来公主心中也有了章程?”

    楚凌道:“确实有,不管怎么样…事情的结果总要让父皇能够接受才算完美不是么?只是…有些小问题还需要上官大人替我说服言官御史和翰林院的各位大人。”

    上官成义一怔,很快便明白了楚凌的意思,微微蹙眉道:“下官听说…那位的身体可不太好,公主确定……”如果公主真的有意扶持一位年幼的皇嗣,宗室里勉强总还是有一两个合适的人选的。楚凌笑道:“大人尽管放心,我既然如此提议自然是有把握地。除非有什么意外,他的身体不会有什么问题。意外这个事情…跟身体好不好也没什么关系不是么?”

    上官成义沉吟了片刻,终于点头道:“老臣明白了。”

    楚凌满意地点头笑道:“如此便多谢大人了。”

    谈完了事情,楚凌亲自起身送上官成义出去。走过花园的时候正好看到长生正在跟着余泛舟练功。他才刚刚启蒙其实也用不上余泛舟这样的师父,不过余泛舟最近待在公主府闲来也是无事倒也不在乎指点指点这个小朋友了。上官成义微微蹙眉,他还记得这个年轻人,安信郡王叛乱当晚就是这个年轻人陪着神佑公主一起入宫平乱的。但是在此之前无论是京城还是神佑公主身边都从来没有人见过这个人。就算是上官成义,也只知道他姓余,名泛舟。这个名字都还不知道是真是假,也有人跟永嘉帝说过去这件事,但永嘉帝无论是对神佑公主还是对余泛舟似乎都十分信任,甚至还计划着要给余泛舟一个合适的职位。

    人家毕竟算是救过他们的命,既然陛下和公主都认为没有问题,上官成义也就不多做计较了。

    “还请公主留步。”上官成义道。

    楚凌笑道:“大人客气了,如此本宫便不送了。”

    上官成义拱手告辞,犹豫了一下又停下了脚步,楚凌见他似乎有事情要问,便耐心地等着。

    好一会儿,才听到上官成义道:“敢问公主…拙荆和犬子……”

    楚凌莞尔一笑,道:“原本卓夫人打算暂离平京,只是这段时间公主府事情太多了,倒是耽搁了下来。如今卓夫人还在公主府中,至于二公子…大人尽管放心,听说二公子最近长进了不少,大人若是想念,我便让他回来看看。”上官成义叹了口气,摆摆手道:“罢了,知道他好好地就成了。若是回来他祖母只怕……”

    楚凌了然地点点头表示理解,上官家那位老夫人最近很是安分,就不知道这其中上官大人又耗费了多少工夫。

    目送上官成义离去,楚凌方才转身走向另一边正在练功的两人。长生的底子太差了,其实也练不了什么,不过是活动一下身子学一些最基础的东西罢了,总之也没有人指望他有一天能变成一流高手。

    “凌姐姐!”看到楚凌过来,长生立刻欢喜地叫道。

    楚凌含笑对他招了招手,长生立刻小跑到了楚凌跟前,“凌姐姐。”在公主府也没有什么人,长生就总是喜欢跟着肖嫣儿一起叫她姐姐。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就认定了姐姐比姑姑更亲密一些。

    余泛舟对楚凌拱手告退,楚凌拉着长生在花园里漫步。长生一边走一边忍不住看向楚凌,问道:“阿凌姐姐,你心情好一些了么?”

    楚凌莞尔一笑道:“我很好。”

    长生道:“长生以后也会陪着阿凌姐姐的。”

    楚凌道:“我知道,长生以后长大了想要做什么?”

    长生偏着头想了想,道:“长生想要变成很厉害很厉害的人。”

    楚凌有些不解,“很厉害的人,要多厉害呢?”长生思索了许久道:“就像阿凌姐姐和姑父一样厉害。”

    “……”这称呼确实很成问题,楚凌心中笑道,“我们可不算是最厉害的人。”

    长生眨了眨眼睛,“那最厉害的人是谁?”

    楚凌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或许……”

    不等楚凌说完,长生欢快地道:“那等长生长大以后,就自己做最厉害的人。长生要保护阿凌姐姐!”楚凌一怔,很快又莞尔一笑伸手捏了捏他的小脸道:“好,我等着长生保护。不过现在,长生最终要的事情还是要乖乖地长大。”

    “嗯,等长生长大了再保护阿凌姐姐!”

    长离公子病逝的消息以飞一般的速度传入了上京,甚至比南宫御月一行人的速度还快。所以,当拓跋梁收到消息的时候,南宫御月尚未返回京城。看着刚刚呈上了的消息,坐在御书房里的拓跋梁眉头紧蹙,良久方才问道:“你们觉得,这个消息可靠么?”

    此时御书房里的人都是拓跋梁的亲信心腹,自然都明白陛下对君无欢这个人的仇视。

    拓跋明珠站在最前面,沉声道:“父皇,儿臣觉得应该不会错。”

    “哦?”拓跋梁看着拓跋明珠微微皱眉道,“为何?”拓跋明珠心知拓跋梁是对这次自己和百里轻鸿前往天启的结果很是不满。她还好一些,百里轻鸿虽然受了重伤回来,却也被父皇冷淡了好些日子。连忙道:“君无欢本身就重病缠身,那日被谨之打断了治疗过程就有传言其命不久矣。又在大婚当日与国师大打出手,更何况…天启完全没有必要假造驸马死去的消息。这对永嘉帝和楚卿衣没有任何好处。”

    拓跋明珠身后有人赞同道:“公主说得不错,臣也如此认为。”

    其余人也纷纷附和,拓跋明珠虽然是女子但她身为嫡女,又性格强势能力不弱,早年也替拓跋梁办过不少事。如今拓跋梁登基之后皇后一袭因为接连折损了嫡子显得有些示弱,倒是让拓跋明珠得到了自己兄长的资源脱颖而出了。

    拓跋梁点了点头道:“死了就好,凌霄商行的余孽给朕继续查,朕绝不能容忍君无欢的残余势力存在于北晋境内!”

    “是,陛下!”众人齐声应道。

    拓跋梁微微挑眉,道:“君无欢既然死了,那个楚卿衣……”

    拓跋明珠心中一跳,暗道不好。连忙道:“父皇,天启规矩对女子很是严苛,那楚卿衣哪怕是死了丈夫,想要再嫁只怕也要等上两三年。儿臣以为,以楚卿衣的性格…就算是和亲北晋,只怕也是引狼入室,还请父皇三思。”拓跋梁深深地看了拓跋明珠一眼,仿佛明白了她心中所想。面上却淡淡道:“你在想什么?朕只是想说,君无欢死了,楚卿衣便少了一个极强的靠山。让平京的人注意着她一些,若是有机会…毕竟先皇亲封的武安郡主,也该回来与大将军师徒团聚才是。”

    拓跋明珠不以为然,父皇想要抓楚卿衣回来是真,但想要让楚卿衣入宫为妃也是真的。身为男人…还没达到自己的目标的时候自然是一切以皇位为重,如今已经坐在了这个位置上,一些原本觉得不重要的东西自然也都变得重要起来了。而天启的神佑公主,北晋的武安郡主,俨然便是这世上的男子最渴望得到的女子了。

    “父皇说的是。”拓跋明珠垂眸笑道。

    拓跋梁问道:“谨之的伤势如何?”

    “多谢父皇关心,已经好多了,想必过不了多久就能痊愈。”拓跋明珠道。

    拓跋梁满意地点头道:“那就好,前军先锋已经出发了,他最好也能尽快出发,这次……莫要再让朕失望了。”

    拓跋明珠拱手道:“多谢父皇的信任,父皇请放心,谨之这次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嗯,去吧。”

    拓跋明珠走出御书房转身往后宫走去,她如今住在外面的公主府,即便身为女儿也只能是去探望皇后的时候才能入后宫。还没走到皇后的宫殿,就看到不远处一个袅袅婷婷的声音翩然而来。那女子看上去已经不算年轻人,容貌也算不得十分精致另有一股惑人的气质。与宫中都穿着貊族服饰不同,她却是穿着一身天启服饰也在宫中大摇大摆的走动却无人敢管。

    “昭国公主。”

    “瑶妃。”

    两人站定,各自淡淡地叫道。祝摇红浅笑嫣然,“公主这是去看皇后么?”

    拓跋明珠瞥了她一眼,却不答话。祝摇红也不在意,侧身让开了去路道:“那我就不打扰公主了,陛下召见,我先去了。”拓跋明珠轻哼一声,道:“不送。”看着祝摇红的背影走远,拓跋明珠方才咬牙,低声骂道:“狐狸精!”

    祝摇红武功不弱,自然将这句话停在了耳中。却并不生气,反倒是笑出声来,转身看向拓跋明珠道:“公主,狐狸精…总比强抢良家男子人家还不领情强啊。”

    “你说什么?!”拓跋明珠大怒,她平生最恨地就是旁人映射她和百里轻鸿的关系,更何况祝摇红这已经是就差直接挑明了。

    祝摇红掩唇,笑容妩媚,“哎呀,我说错话了,公主恕罪。”只是这道歉毫无诚意,倒是更像是挑衅。

    拓跋明珠不知想到了什么,忍了又忍终究没有对祝摇红发作,只是冷笑一声拂袖而去。

    看着拓跋明珠的身影远去,祝摇红抬头望天轻叹了口气。身边的侍女忍不住道:“公主对您如此无礼,您何不禀告陛下呢?”

    祝摇红轻笑一声道:“她也是个可怜人,罢了。”

    眼巴巴的爱着一个男人不要脸不要皮的,十几年如一日都不能将人感化,最后才发现是引狼入室,能不可怜么?

    “要变天了,走吧。”祝摇红笑道。

    侍女抬头看了看天空,晴空万里无云,要变天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