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60、不过如此(二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君无欢在婚后的第四天夜里离开了京城,楚凌并没有出城去送他。除了几个护卫和管事,君无欢没有带走任何人。包括云行月也一起被留在了平京,云行月表示只要长离公子自己不作死,他的身体段时间内应该不会有事,自然也用不着他时时刻刻的跟着。更何况,若是君无欢的伤势在一次发作,他跟在身边也没有什么用处,还是安静地躺着等死比较好。

    离情自然伤人,不过两人都明白他们身上的责任和要做的事情。暂时地离别也是为了将来能够更无忧无虑的相守。深夜里,楚凌站在院子里望着君无欢离去的方向,天空的弯月浅淡,远处的大堂离隐约传来哀乐之声。驸马的葬礼尚未举行,即便是夜里,神佑公主的前院也并不安静。

    “公主。”白鹭将一件薄披风披在了楚凌肩头,轻声道:“公子身手不凡,不会有事的。公主还是不要太过劳累了才好。”楚凌伸手拢了拢披风,淡笑道:“现在这个时候,我不就是应该显得越憔悴越好么?”显得越憔悴,人们才越能够明白公主对已故驸马的深情。

    “那也不能伤了自己的身子。”白鹭笑道:“不然,公子若是知道了只怕也是不依的。”

    楚凌看着她戏谑的笑颜,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心中那几分淡淡的愁绪倒是被冲散了许多,“我看该给你们找个人家嫁了才对,连本宫都敢编排了。”白鹭连连摇头,“公主可饶了奴婢吧,跟在公主身边侍候不知道多自在呢。奴婢可不想去侍候别人。”若是从前,她们说不定会有几分成婚嫁人相夫教子的想法。但是跟着公主久了,她们才觉得女子的归宿也未必就只能是嫁人为妻。毕竟…公子这样的相公可不好找。她们侍候公主轻松自在得很,何必去侍候那些烦人的臭男人呢?

    楚凌转身往前院走去,淡淡道:“我不催你们,若是有中意的告诉我一声,本公主去给你们绑回来做压寨相公。”

    “……”白鹭无语,公主府真的不是土匪寨啊。

    距离平京百里之外的灵苍江边一处不起眼的小镇外,南宫御月懒洋洋地坐在一间不起眼的民房里闭目养神。他最近接二连三的身受重伤,这两天伤势突然集体爆发倒是险些栽在了天启这个鬼地方,竟然连赶路都做不到只能暂时在这里停留。前两天糟老头子找到他,丢给了他一堆伤药之后又不知道跑到那里去了。

    “公子。”一个白衣侍卫进来禀告道。

    南宫御月微微睁开眼睛,问道:“怎么了?”

    “神佑公主驸马……死了。”侍卫低声道。

    南宫御月一怔,似乎有些不可置信。好一会儿方才蹙眉道:“死了?不可能?”君无欢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死了?

    侍卫道:“消息是从平京传来的,神佑公主府已经在办葬礼了。另外…”侍卫有些迟疑,南宫御月微微眯眼有些不耐烦地道:“说。”

    “神佑公主发布了悬赏令,杀北晋…国师与昭国公主驸马者,赏十万金。”

    南宫御月愣了愣,脸上露出一个古怪地笑容道:“哦?没想到本座的人头还挺值钱的?”

    侍卫有些紧张,“公子,我们现在毕竟是在天启,如果…只怕是不太安全,还是尽快渡江吧,傅统领带着人在江边接应。”

    南宫御月微微蹙眉,思索了许久方才叹了口气道:“罢了,准备一下先回去吧,现在确实没有时间在天启磨蹭了。”闻言,侍卫也暗暗松了口气。焉陀家主已经派人送来十几封催促公子的信了。虽然白塔并不归属焉陀家,但是确实与焉陀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若不是事情真的紧急,焉陀家主只怕也不会这么密集的来信催促公子。

    “公子。”杨宛吟端着饭菜走了进来轻声唤道,她先前跟着南宫御月仓促的出来,几乎可以说是抛弃了一切。但是她并不后悔,只要一想到自己可以摆脱家中那愚昧的婚姻和平庸的未婚夫,得到如此优秀卓绝的男子,杨宛吟就觉得自己的选择绝对没有错。她怎么能接受自己的终身落在那种无用的男人身上呢?如今…南宫御月虽然并不如何将她放在心上,虽然南宫御月还想着神佑公主,但是杨宛吟并不在乎。她相信总有一天他一定会看到她的好,如果她有了他的骨肉……想到此处,杨宛吟面容不由得一红。

    “姑娘留步。”还没靠近南宫御月,就被站在跟前的侍卫抬手挡住了去路。

    杨宛吟一怔,连忙看向南宫御月,“公子,宛吟特意做了一些饭菜给公主品尝。”

    南宫御月微微蹙眉,道:“过来。”

    侍卫立刻放下了手,杨宛吟欢喜的走了过去,将简单却精致的小菜一个个摆放在南宫御月跟前的小桌上。

    南宫御月的目光却并没有管桌上的饭菜,而是定定地盯着杨宛吟的脸。

    杨宛吟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却见他一伸手将杨宛吟拉到了跟前,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仔细打量着这张脸,“听说,你原本是平京第一美人儿?”

    杨宛吟并没有注意到原本这两个字,有些羞涩地道:“不过是…旁人谬赞罢了。”

    南宫御月皱眉,片刻后慢慢放开了杨宛吟有些失望地道:“长得倒是还不错,可惜…跟笙笙比起来差的太远了。”闻言,杨宛吟一瞬间脸色苍白,不由颤声道:“宛吟…自然不敢与公主相提并论。”

    南宫御月轻哼一声道:“你下去吧。”

    杨宛吟还想说什么,但是对上南宫御月冷淡的眼眸却什么也不敢说了只得躬身退下。

    “公子真的要带着她回去?”侍卫忍不住问道,公子身边从来不缺女子,但是从天启千里迢迢带一个女人回北晋这么大费周章的事情公主却是从来没有做过的。南宫御月淡淡道:“平京第一美人儿…也不过如此。”

    侍卫不语,除了神佑公主也没听您觉得哪个女子还不错的。

    “不过,毕竟也算是难得一见的好颜色。”南宫御月懒洋洋地道:“带回去看看,能不能教出个样子来。若是能有笙笙的五分本事,也算是不错的。”

    侍卫心中暗道,您这要求只怕是够呛。那位杨姑娘一看就跟神佑公主不是一路人,人家只怕也从来没有考虑过走神佑公主的路子。但是公子想要怎么样自然是公子说了算,就算在杨宛吟身上失败了,公子说不定还要找别人。反正公子的决定从来也没有什么人有本事改变的。

    侍卫在心中暗暗同情了一番杨宛吟。

    被同情的杨宛吟并不知道自己未来的命运会如何,她刚刚因为南宫御月的评价而大受打击。

    不过如此……

    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杨宛吟眼底闪过一丝坚定。她不相信,他既然接受了她,还答应带她回北晋,她就一定能够让他爱上她。至于神佑公主……杨宛吟心中自然不喜,但是她也明白自己如今根本没有与神佑公主抗衡的本钱,不想也罢!

    “南宫御月。”

    杨宛吟正在出神,耳边突然传来一个淡漠的声音。她有些茫然的抬起头来,却见原本守在屋子外面的护卫已经将屋外团团围住正警惕的盯着前方。前方不远处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一身黑衣面上带着面具的挺拔男子。透过面具杨宛吟只能看到他的眼睛,却觉得那双眼睛仿佛能看透忍心一般让她心中一凉。而事实上,那人其实也不过是淡淡地一眼扫过去,便将目光落到了她的身后。

    身后的门口,南宫御月已经走了出来。盯着眼前的黑衣男子南宫御月冷笑了一声道:“本座就知道,祸害遗千年,你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死了?”

    黑衣男子不答,只是淡淡道:“你果然还留在天启。”

    南宫御月冷声道:“本座留在天启,你待如何?”

    黑衣男子道:“不如何,既然你不想走,打残了送你一程也是可以的。”

    “你以为我怕你?”南宫御月神色不善,阴恻恻地道。

    黑衣男子一抬手,一把长剑滑落倒了他手中。那只是一把最平凡无奇的长剑,显然不知道是从哪里随手拿来的。但是握在他手中却让人觉得仿佛是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连呼吸都不由得窒了窒。黑衣男子一剑指向南宫御月,道:“来吧。”

    “……”这绝对是挑衅!南宫御月如何能忍,身形一闪朝着黑衣男子扑了过去,一场可预见的大战顿时展开在众人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