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57、花烛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随着礼官宣布礼成的声音,众人这才回过神来想起应该恭贺公主和驸马新婚大吉。在这一片喧天的朝贺声中,还夹杂着一个不太和谐的声音。

    “君无欢!”

    众人纷纷扭头看向落在殿下的白衣男子,俊美非凡,气势逼人,一身白衣如雪,就是脸色有些不好看。不过…这位好像有点眼熟,不正是不久前才刚刚离开的那位北晋国师么?听说北晋国师似乎对公主殿下……难不成这是来抢亲的?

    无数人们心中的八卦之魂一瞬间熊熊燃烧起来,看着南宫御月的眼神都闪闪发亮。

    永嘉帝微微蹙眉,他自然是看南宫御月十分不顺眼的。不过却也没有开口,似是将事情交给了眼前的新婚夫妇处理。

    君无欢拉着楚凌的手转身居高临下地面对着南宫御月,南宫御月此时却没有理会君无欢,一双目光紧紧地盯着站在他身边的楚凌身上。南宫御月见过楚凌最耀眼的模样自然也见过她最狼狈的模样,但是他却觉得眼前的楚凌却依然超出了他想象的美丽。看着一身红衣傲立于殿上的女子,目光落到她眉心金色的凤尾上,心中不由得一跳。

    他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雪山之巅迎着朝阳凌空直上的凤凰,绚丽夺目的光芒让人即便是知道看久了会眼盲也舍不得少看一分。南宫御月更是觉得那凤凰身上仿佛覆盖着炫目的火焰,让身在冰雪之中的人宁愿被灼伤也想要伸手去接触。南宫御月皱了皱眉,突然从心底升起一种怪异的痛苦和仇恨。

    从未有一刻,他如此肯定自己想要得到她。但是也从未有一刻如现在一般的明白,或许他永远也得不到她。

    在他还有机会争取的时候,他只当这是一场游戏。当他将游戏当了真的时候,他已经失去了角逐的资格。南宫御月感到无比的可笑,一刻钟前他依然抱着找茬和挑衅的心情而来,一刻钟后的现在,君无欢什么都没有做他就陷入乐痛苦的深渊中。

    “哈哈哈!”南宫御月突然放声大笑起来,那声音却让在场的人不由得后退了两步。那声音里没有那份的愉悦和欢喜,只让人觉得毛骨悚然。楚凌微微蹙眉,有些不解地看了看南宫御月,又看向君无欢。君无欢依然握着楚凌的手,眼底却带着几分淡淡地了然。

    他曾经跟南宫御月说过,他若是将世人都当做游戏的玩具,总有一天他会发现他自己才是最可悲的玩具。因为,你若是不将别人当做人看,别人也不会将你当人的。

    “国师去而复返,是为了道贺么?”终于有人回过神来,一个文官看不得南宫御月这般狂肆的模样,出言问道。

    南宫御月脸色一变,手中一道寒光朝着那人射了过去。旁边一人抓着那文官的肩膀一提,将人提到了一变。一只手抓住了射过来地暗器,叹气道:“公主大婚,见血不祥啊。”那文官吓了一跳,惊魂未定地谢过了桓毓公子。南宫御月冷冷地扫了一眼桓毓,却没有理会他而是抬头看向大殿上的楚凌,柔声道,“笙笙,跟我走好么?”

    如果楚凌足够了解南宫御月,就会明白南宫御月的声音里隐藏着的祈求。但是楚凌显然并没有了解到这个份上,所以她只是微微蹙眉,淡淡道:“国师说笑了。”

    “说笑?”南宫御月愣了愣,显然没想到自己得到的竟然是这样的回答。他以为楚凌会或郑重或冷漠的拒绝他,然而她说的却是:国师说笑了。

    君无欢看着南宫御月道:“国师,自重。”

    南宫御月神色冷漠地看着君无欢,突然冷笑一声道:“你凭什么教训本座!”话音未落,白衣一晃原本还站在下面的人就已经朝着大殿之上而去了。君无欢上前一步挡在了楚凌跟前伸手隔开了南宫御月抓向楚凌的手。

    “滚开!”南宫御月怒道。

    君无欢冷声道:“适可而止。”

    南宫御月道:“你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了你么?”君无欢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因为他从南宫御月的眼底看到了真正的杀气。仿佛只要君无欢再多说一个字,他就真的能够毫不犹豫地割断他的喉咙。丝毫不会去顾忌自己这些年的谋算和忍耐,以及君无欢死了他将要受到的损失和遭遇的麻烦。南宫御月自然是真的想要杀了君无欢,很久以前就想。但是这么多年他都忍耐下来了,而现在他竟然觉得自己真的不想再忍了,哪怕就是这么多年的隐忍谋划全部付之东流他也不在乎。

    想到此处,南宫御月冷笑一声宽大的袖袍中一把刀滑入了他手心,然后毫不犹豫地一刀挥向君无欢。下方的人见状不由惊呼出声,周围的禁卫也纷纷警惕起来,手中的兵器纷纷指向了大殿之上。大殿上的人也没有闲着,在南宫御月动手的刹那间,楚凌已经飞身后退退到了永嘉帝的身边。君无欢抬手接下了南宫御月毫不留情斩过来的一刀。

    “冯将军,父皇交给你了。”楚凌扶着永嘉帝对不远处的冯铮道。

    冯铮郑重地点了点头,上前来站在了永嘉帝的跟前。礼部和宗人府地官员也纷纷逃到了一边,因为只有南宫御月一个人所以在场的人虽然震惊却也并不如何慌乱。就连那些站在台阶上的贵女在最初的惊讶之后,此时也纷纷退到了禁卫的保护圈之后,好奇地看向正在交手的两个男人。

    公主大婚之日,恋慕公主的北晋国师前来抢婚进而与驸马大打出手,多么像是那些话本子里的传奇故事啊。神佑公主当然当仁不让的就是话本中让无数优秀男子为之折腰的绝世美人儿。因为南宫御月俊美的容貌和尊贵的身份,这些贵女们倒是并不觉得他可怕,只觉得神佑公主能得到两个如此优秀的男子恋慕何其有幸?

    何其有幸的楚凌正在无奈地苦笑,南宫御月会来捣乱她们是早有准备的,但是捣乱和真情实感的抢亲还是差很多的。若是从前,楚凌也只会将南宫御月方才的表现当成他自己恶趣味发作或者是想要给君无欢添堵,但是就在方才她和君无欢都亲眼看到了南宫御月的神色。除非南宫御月有间歇性的精神分裂,否则他们谁也不能说服自己南宫御月还是在开玩笑了。

    忍不住抬头轻抚了一下眉心,她没撩过南宫御月吧?

    虽然她从酷爱欣赏冰山美男,但是南宫御月这货只要跟他接触两次就知道他压根就跟她喜欢的不是同一个类型啊。更何况,去撩拨一个位高权重的蛇精病国师,她是有多想不开?还是觉得自己的麻烦太少命太长了?

    但是,现在这又是怎么回事?

    君无欢南宫御月这些年自然是打过不少次架,基本上最差的情况也是两败俱伤,而且肯定是南宫御月更惨一点。这一次似乎也不应该例外,两人从大殿之上一直打到了下面,又从下面到了附近的宫殿房顶上。所到之处瓦砾横飞,若不是奉先殿前有人拦着,说不定直接跑到天启历代皇帝的灵位头顶上打去了。

    “这…好厉害啊。”有人忍不住感叹道。

    “可不是,驸马看起来不像是命不久矣的模样啊。”有人怀疑地道,不过公主府放出驸马命不久矣的消息又是为何?另外有人仿佛知晓内情,低声道:“这可未必,听说这长离公子的实力是远胜过北晋国师的。这北晋国师不久前不是才刚刚受了两次重伤么?驸马依然和他打得旗鼓相当,可见实力已经大不如前了。”这话若是被南宫御月听到,只怕是要直接扭掉说话之人的脑袋。他是略逊于君无欢,但若说君无欢远胜于他却是胡说八道。

    巍峨的宫殿房顶上,两人正缠斗的十分激烈。南宫御月出手招招狠辣半点也不容情面,君无欢自然也不会跟他客气。

    “南宫,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君无欢微微蹙眉,他是打算利用南宫御月做点什么,但是可没打算真的弄出一个不受控制的危险因素。而此时的南宫御月,明显就是已经有些不受控制了。他的心智并没有迷乱,反倒是清醒得很,因此也更加的麻烦。

    南宫御月冷笑一声道:“我要笙笙。”

    “不可能!”君无欢眼眸一沉,手中长剑毫不犹豫地扫了过去。凌厉的剑气直逼南宫御月的面门,南宫御月侧身让过却依然被剑气削掉了一段发丝,同时也让他身后的房顶上的琉璃瓦几乎都迸溅了出去。南宫御月唇边露出一个扭曲的笑容,“不给,我便自己抢!君无欢,让本座看看你是要你所谓的大计,还是要笙笙!”

    君无欢嗤笑一声,毫不留情的反唇相讥,“南宫,你好像是搞错了。从头到尾…我什么时候说过那所谓的大计很重要了?”

    南宫御月一怔,手下微顿了一下。只是这片刻的功夫君无欢的剑已经到了他的脖子跟前,他连忙提起刀将剑隔开有些惊愕地看向对面的人,“不可能!你……”君无欢辛苦筹谋这么多年,拖着病体行走天下,苦心谋算,难道这些他都觉得不重要?还是说对君无欢来说笙笙比这一切都重要?君无欢竟然会是为了情爱不顾一切的人?这可能么?南宫御月是不信地。

    君无欢笑道:“那只是因为我太无聊了,我想要报仇,想要在这个世间留下一些什么。但是…那不代表我觉得这些会比阿凌重要。南宫,别忘了…从头到尾都是你在说你想要什么。如果只是为了报仇,北晋皇死了,你觉得我若是倾其所有,现在真的杀不掉拓跋梁么?”

    南宫御月的表情有片刻的空白,这么多年暗地里的合作他确实从来没有听君无欢说过他想要什么。那么君无欢到底想要什么呢?天下江山?名利权势?对一个连命都不知道能活多久的人来说,这些真的有那么重要么?

    不远处围观的人自然听不见两人的交谈,在他们的眼中只看到了两人激烈的交战。无论是文人还是武将都看得目不转睛,有些人一辈子只怕也没有机会看到如此激烈而精彩的交战。

    因为君无欢的问题,南宫御月的脸色越发难看出手也越发的狠厉起来。

    桓毓趁着大家的注意力都在交手的两人身上,悄然摸到了楚凌身边低声道:“你就让他们这样打下去?”那边眼看是打出了真火了,到时候要是一个控制不住说不定真要死人的。

    楚凌无奈道:“不然怎么办?”凭他们的实力想要插入进去,那就是自己找死。这两人的交手,在场的有能力插手的恐怕只有一个冯铮了。桓毓摸了摸脑门叹气道:“是啊,我就说这事儿不靠谱。”先前直接“死”了不就晚了,还成什么亲?招来南宫御月这尊煞神也是够了。

    楚凌淡淡瞥了他一眼道:“这话你怎么不早跟君无欢说?”

    桓毓公子摸摸鼻子干笑了两声不敢言语。

    “不好!”他们身后不远处,冯铮突然沉声道。

    两人闻声看向远处,就看到半空中君无欢突然仿佛失去了所有力道一般跌落了下来。桓毓只觉得眼前红影衣衫,楚凌已经化作一朵红云一般飘向了远处。桓毓公子在一片惊呼声中淡定地叹了口气,“可真够肯下血本的。”连自己的名声都不要了,大婚之日惨败给北晋国师,有面子么?

    桓毓公子显然是想多了,因为君无欢跌下来的一瞬间,南宫御月也跟着跌落了下来,并不见得比君无欢从容几分。

    在场所有人眼睁睁看到隔着老远地距离,神佑公主却仿佛在一瞬间掠到了殿外正好接住了从半空坠落下来的驸马。另一边的北晋国师就要惨一些了,自己落到地上有些踉跄地扶着身后的殿阶才勉强站稳。众人这才看到,南宫国师原本如雪的白衣此时上已经多了七八条血印。他正脸色阴沉地看着眼前相拥在一起的新人,脸色越发阴沉。整个人也显得凌厉而阴郁,仿佛一靠近他就会被他的锋芒所伤一般。倒是君无欢,因为身上穿着红色的新郎礼服,一时间倒是看不出来到底有没有受伤。

    “君无欢!”楚凌惊呼一声,扶着君无欢慢慢地蹲了下来。君无欢跌坐在地上,鲜血源源不断地从他口中溢出,原本就苍白的脸色因为唇边的血迹越发显得羸弱。

    南宫御月愣了愣,显然是没想到君无欢竟然会伤得这么严重。不过他现在一心只想让君无欢去死,君无欢伤得越重他只会越高兴。

    “君无欢,你也不过如此!”南宫御月微微眯眼,笑道,“笙笙,我早便跟你说过了,你跟着这么一个病秧子有什么好的?你瞧…他现在这么狼狈的样子,还能保护你么?”

    “……”跟过来围观的众人纷纷沉默。国师您到底有没有看看自己现在的尊容?

    楚凌抬眼看着他,淡淡道:“我什么时候说过我需要人保护了?”

    南宫御月笑道:“本座就喜欢笙笙这个样子,笙笙这般光芒万丈的女子陪着君无欢这个病鬼耗着做什么呢?跟本座一起去北晋可好?无论你想要什么,本座都可以给你。”

    楚凌低头看向君无欢,君无欢对她笑了笑,两人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那双手却已经染上了君无欢的血迹。肖嫣儿和云行月不知道从哪儿窜出来,同时出手飞快地点了君无欢的几处穴道,云行月没好气地道:“长离公子是真不怕死啊?也对,现在死和过几天再死本来就没什么差别,那你又何必举办什么婚礼拖累凌姑娘呢。”

    云行月嘴里唠叨着,手里也丝毫没有停歇。银针毫不客气地往君无欢身上戳,围观的众人看了都觉得浑身一寒。但是君无欢却并没有因此而好起来,起色反倒是更差了几分,唇边的血迹依然在缓缓地溢出。

    南宫御月微微挑眉,有些怀疑地道,“君无欢,你装什么蒜?”他是下了狠手,但是若说他这样就能把君无欢给打死,除非他也跟着傻了。

    云行月抬起头来,没好气地道,“若不是前些天被百里轻鸿害得只剩下半条命了,现在就该换北晋人替你收尸了!”

    “真的伤得这么重?”南宫御月挑眉,百里轻鸿的事情他自然是知道的,不过对于君无欢的消息他向来是只信一半的。偏着头思索了一下,南宫御月唇边勾起一个满是恶意的笑容,“既然如此…本座就送你最后一程吧。师兄。”最后师兄两个字,只有楚凌几个离得近的人听清楚了。话音未落南宫御月已经朝着他们扑了过来,手中的刀毫不犹豫地砍向了靠在楚凌怀中的君无欢。

    云行月和肖嫣儿想要去拦,只是以他们的实力哪里拦得住南宫御月?南宫御月毫不客气地将他们挥开,手中的刀势不改,依然坚定的劈向君无欢。以南宫御月的实力自然可以保证一刀劈了君无欢还不伤到楚凌半点。楚凌脸色微沉,袖底一翻提起流月刀挡了上前,“南宫御月!”

    南宫御月勾唇一笑,“看来是真不行了。”抽回了被楚凌架住的刀,第二刀再一次毫不犹豫地劈了下去。楚凌是蹲着的姿势本就不利于交手,但是她又不能放开君无欢站起来。南宫御月下刀的角度刁钻让她更加使不上劲儿,一咬牙楚凌手中的流月刀直接挥向了南宫御月。

    眼看这南宫御月的刀就要砍上君无欢了,君无欢突然抬起手来,修长的有些清瘦的手轻轻地捉住了南宫御月的刀,“就算我真的不行了,杀你还是可以的。”君无欢手指在刀身上轻弹,南宫御月只觉得握着刀的虎口一震,所幸他毅力非常刀才没有脱手。君无欢却手势飞快,在刀身上一拍之后,下一掌就拍向了南宫御月。这一连串的变化在外人眼中其实也只是一瞬间而已,南宫御月挨了一掌的同时流月刀也已经招呼到了他的身上。南宫御月疾退七八步抹掉唇边的血迹,眼神阴郁地盯着地上相拥的新人。

    君无欢也没有捡到便宜,虽然一掌击退了南宫御月,下一刻他神色微变一口血喷了出来染红了跟前的汉白玉地面。

    “君无欢?!”

    “公子!”

    随着众人的惊呼声,君无欢倒在了楚凌怀中。在场所有人几乎都被这一场变故惊呆了,大婚之日本该是喜庆之时,却不想血染红裳……

    “来人,给朕将人拿下!”永嘉帝仿佛终于回过神来了,厉声吩咐道。

    “是,陛下!”禁卫们领命,纷纷冲向了南宫御月。

    南宫御月看了一眼依然搂着君无欢的楚凌,一咬牙飞身离去了。他虽然不怕这些蝼蚁,但是他现在伤的不轻,蝼蚁多了也是能咬死人的。

    公主大婚的典礼匆匆收场,人们只看到公主护着昏迷不醒的驸马上了马车离去。不久之后永嘉帝就宣布宫今晚的宫宴庆典照旧,仿佛方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般。朝臣们思索了一番也就明白了,不管怎么样大礼是已经成了的,只要驸马不是马上就一命归西了,这桩婚事依然是作数的。既然如此,宫宴自然是要继续进行,至少要让寻常百姓都知道公主的婚礼是圆满举行了的。

    公主府布置一新的新房里并不像寻常新人一般新娘静坐等候着新郎的到来。新房里静悄悄的,刚刚点燃的烛火轻轻摇曳让满是喜庆之色的新房染上了一层温暖和暧昧之色。云行月和肖嫣儿已经为君无欢看诊过了,带着侍女们退了出去将新房留给了一对新人。只是看云行月不太好看的脸色,所有人心中都有数了。驸马只怕是……不太好。

    楚凌坐在床边静静的听着脚步声远去,低头看着君无欢苍白的脸色轻叹了口气。伸手轻抚他如玉一般的容颜,触手微凉。

    一只手握住了她垂在床边的另一只手,君无欢不知何时已经睁开了眼睛眼眸温柔的看着她,“阿凌。”

    楚凌问道:“怎么样?”

    君无欢从床上坐起身来,笑道:“吐了几口血,没什么。”看起来全然不像是方才在皇宫中的虚弱模样。受了那么多的苦,冰晶石的效用还是相当可观的。不过君无欢这辈子有大半的时间都是病着的,对于如何装病自然也是得心应手的。只要不靠近了把脉,别说是寻常人就是御医只怕也未必能看出端倪。

    楚凌挑眉,“吐了几口血,没什么?”

    君无欢伸手将她揽入怀中,“阿凌,我心中有数。你放心,南宫御月伤得更重。”

    “……”这对师兄弟,遇到对方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更不幸。想起南宫御月楚凌也不由得蹙眉,“南宫……”

    一根手指轻轻点住了她的唇,君无欢无奈地道:“阿凌,你一定要现在提他么?”楚凌眨了眨眼睛,一脸的不明所以。君无欢有些郁闷地叹息道:“今天明明是你我大婚之日,今夜是…花烛之夜啊。”

    楚凌无语,现在这个场面到底是谁造成的?不就是长离公子坚持要“死”在所有人跟前的么?

    君无欢道:“阿凌,以后我们再举行一次婚礼吧。”

    楚凌表示拒绝,她并不想再举行一次这样繁琐的婚礼。

    “到时候没有皇帝陛下,没有那些讨厌的人,只有我们……”君无欢道。楚凌微微勾唇一笑,道:“好呀。”

    “阿凌同意就好。”君无欢很满意,下一刻却听到楚凌道:“既然如此,咱们就等到时候再…嗯?”调侃的意味十分浓厚,既然你觉得婚礼不满意要重新办,那洞房自然也是要延期的。君无欢一瞬间领悟到了楚凌的意思,立刻断然拒绝,“不行!”

    “为什么不行?”楚凌仿佛不解地问道。

    君无欢道:“我们已经是夫妻了,阿凌忍心如此待我?”

    楚凌表示,她真的忍心。

    不过,看着烛光下长离公子若冠玉一般俊美出尘的容颜,还有那满是忧伤和期盼地眼神,楚凌觉得这个头有些点不下去了。她犹豫的瞬间,君无欢已经起身从旁边桌上去过了两杯酒道:“阿凌,喝过合卺酒,今生只盼能与阿凌共白首。”

    楚凌心中微动,伸手接过了酒杯。

    共饮合卺酒,从此夫妻一体,百年携手。

    两只已经空了的酒杯被放在桌边,新房里红烛高照,灯影摇曳。

    绣着鸳鸯戏水图案的红色帷幕轻轻落下,红衣翩然滑落,摇曳的烛光下新房里隐隐传来令人耳热的缠绵之声……



    ------题外话------

    嘤嘤~后续情节请自行脑补,不要问我新婚为何如此简洁,问就是河蟹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