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56、大礼既成,永世不离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公主府的队伍绕着京城最主要地几个大道转了一圈,这中间无论是禁卫还是凌霄商行的人或者是楚凌和君无欢本身其实都有些警惕戒备着的。毕竟谁也不知道南宫御月那个蛇精病到底会不会跑出来搞事情。所幸平京的规模远不及上京大,等到队伍游行完毕一对新人往宫中而去的时候才过了一个多时辰。即便是如此,当新人已经在众人的簇拥下进了宫门的时候,另一头公主府的嫁妆队伍却依然还在街上往公主府的方向移动着。

    虽然没能看到公主的模样,但是平京的百姓们也依然觉得心满意足。只是这样的阵仗就足够他们吹嘘一辈子了。无论是那华丽的马车,还是走在马车旁白马绯衣貌若天人的驸马,又或者是几乎都数不清楚的十里红妆。果然寻常百姓哪怕是在富可敌国,论排场又哪里真的能跟皇家相提并论?而神佑公主,在历代皇室宫中总也算得上是独一份了。

    让楚凌和君无欢有些意外的是,一直到他们顺利进了宫门,南宫御月都没有出现过。风平浪静的让人怀疑南宫御月到底是不是真的来了平京还是桓毓的消息有问题?

    楚凌先被送入了永乐宫等待吉时行礼,君无欢则要去见永嘉帝以及应付前来参见婚礼的朝臣权贵。今天这大婚游行一处,对于外传长离公子要死了的消息倒是又有不少人抱着怀疑的态度了。看这位上马下马干脆利落的模样,怎么看也不像是要死了啊。不少人忍不住暗暗在心中骂娘,这位驸马大人到底死不死你到底给句准话啊。三天两头的出来晃悠,耍着他们玩儿呢?

    永乐宫虽然楚凌不常居住,却依然被打理的干干净净,今天更是因为公主大婚而被仔细布置过,完全一副喜气洋洋焕然一新的模样。楚凌乐得悠闲,坐在殿中陪专门来陪伴新嫁娘的姑娘们说笑。楚凌对平京的世家千金其实都不太熟,毕竟自从回来之后事情太多了她也完全没有将这些事情放在心上。博宁王妃和襄国公夫人都是细心的人,特意挑了玉家的玉霓裳和楚凌有恩的宋邑将军的女儿宋婷,以及与她们交好的几家贵女前来作陪。再加上一个同样性格伶俐的肖嫣儿,即便原本不熟悉气氛倒也十分融洽。不过,让楚凌有些意外的是……挑眉看了一眼坐在最后面一个面带微笑的美人儿——杨宛吟,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论身份文安伯府虽然也是勋贵,但是比起一把大的公府侯府,一个伯府千金着实算不得什么。若论权势,文安伯府只是一个空有爵位的人家,跟手握重权的实权人物可不能比。

    不过楚凌也不在意,她这样的身份地位今天又是她的大婚,在场的贵女们无论熟悉不熟悉都是有志一同的捧着她的。至于杨宛吟这么一个不咸不淡看起来像是来凑数的人,只要她不搞事楚凌自然也不会过多理会。不过只从上次在城外船上见识了杨宛吟的行事之后,楚凌倒是对这位曾经的平京第一美人儿很是刮目相看。南宫御月走的匆促而且是昏迷着被人打包带走的,这两人后来应该没有什么交际了吧?

    平京的贵女们大多数对楚凌的看法都有些纠结,因为她们谁都跟楚凌不熟。一方面,从外面听来的传言,觉得这位公主简直是个离经叛道又可怕的古怪人物。另一方面不少人心中未尝没有羡慕这位公主殿下活的那般自在畅快。不过无论他们怎么想,大多数人都被家中的父母长辈叮嘱过,对这位公主殿下一定要敬而远之。

    如今她们应召来陪伴公主,倒是觉得公主并没有外面传的那么可怕。除了长得格外的漂亮,气质也与众不同以外,本身也是个笑容明媚谈笑风生的姑娘家,并没有长出三个脑袋六条手臂。特别是看肖嫣儿和玉霓裳跟公主熟稔的模样,倒是有不少人也蠢蠢欲动了起来。

    “陛下驾到!”门外想起了内侍有些尖锐的身影。

    众人都是一愣,陛下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在大殿接受朝臣朝贺么?未及多想,众人连忙起身跪迎,“恭迎陛下!”

    永嘉帝走了进来,对着众人挥挥手道:“平身,都退下吧,朕有话与公主说。”

    众人这才了然,公主没有母后祖母,三妃虽然温柔妥帖但毕竟只是妃子算不得公主真正的长辈。如今公主要出嫁了,长辈自然要叮嘱一番。原本这应该是由博宁王妃或者襄国公夫人来的,却没想到陛下竟然亲自来了。

    众人退了出去,片刻后大殿里就只剩下了父女俩人。永嘉帝看着女儿红衣绝艳的模样,神色一时间有些复杂。

    “父皇?”楚凌有些疑惑,轻声道。

    永嘉帝亲叹了口气,道:“卿儿过了几天,就是别人的妻子了。”

    楚凌笑道:“不管什么时候,儿臣都是父皇的女儿。”

    永嘉帝连连点头,眼圈有些红。楚凌早就发现了,永嘉帝是一个感情有些丰沛的皇帝,这样的人比起皇帝其实更适合做一个文人雅士。永嘉帝拉着女儿走到一边坐下,看着她正色道:“卿儿,你告诉父皇,你当真不后悔?”楚凌莞尔一笑道:“父皇,别人不知道你难道还不知道?君无欢他……”

    永嘉帝摇头道:“朕不是说这个,就算他…就算他身体好了,你依然会很辛苦啊。”作为一个父亲,还没成婚就被告知大婚之后女婿就要离开他女儿远赴他方,永嘉帝没有直接斩了君无欢已经很不错了,现在竟然还要装作不知道依然将女儿嫁给他!永嘉帝觉得,自己这些年练就的忍功大约就是为了今天的。

    楚凌心中不由得一软,轻声道:“女儿不介意。”

    永嘉帝叹气道:“你这个傻丫头…你若是弃了他,朕再为你寻一个出色的驸马…纵然没有君无欢这般出类拔萃,但是有朕在晾他也不敢委屈了你。到时候做什么不都是随你心意?岂不是比跟着君无欢好得多?”楚凌不由一笑,侧首将头靠在永嘉帝肩头上,笑道:“我知道父皇是为了我好,但是…人生在世,总不能终日只为了吃喝玩乐吧?”

    “……”永嘉帝看着她不说话,眼神却仿佛是再说,你一个姑娘家一辈子吃喝玩乐岂不是再好没有了?

    楚凌轻声道:“儿臣跟父皇说过的,现在儿臣也不会改变主意。父皇,你既然答应了这桩婚事自然也是明白的,儿臣并不需要一个唯唯诺诺事事以我马首是瞻的驸马,也不需要一个凡事将我挡在身后,宛如我是金丝鸟一般受不得半点风雨的青年才俊。”

    “那你要什么?”永嘉帝道。

    楚凌笑道:“儿臣只想要一个会将我当成平等的夫妻,相爱的伴侣,可以并肩的伙伴的人,儿臣只要君无欢。古语云,妻者,齐也。但是古往今来又真的有几个做丈夫的认为妻子是能够与他并肩而立的人呢。”永嘉帝长叹了口气,摇摇头道:“父皇舍不得你吃苦啊。”其实,已经这么久了永嘉帝又怎么会不明白了。到底是意难平罢了。明明有可以轻松自在过一辈子的路,他这唯一的女儿为什么就偏要选择一条艰难百倍的路去走呢?

    “你可知一旦君无欢不在了,你……”永嘉帝问道。

    楚凌坚定地点头道:“我知道,他只是暂时离开而已,哪怕……我也依然会继续朝着我们原本要走的路向前。”

    这一次永嘉帝沉默了更久,方才道:“朕不如你,罢了。”

    永嘉帝从袖中取出了一只有些陈旧地锦囊打开,里面却是一对玉珏。玉珏质地极好,雕琢也十分精致,不过对皇室来说倒是不像多么名贵的东西。只是那玉珏表面十分光泽润滑,显然是有人经常把玩的缘故。楚凌有些好奇,永嘉帝道:“这是你母后和拂儿母后的东西,朕交给你,以后你若是有了朕的外孙女,记得要传给她们。”

    永嘉帝仅有的两位先皇后同出段氏而且还是同母同母的姐妹,这对玉珏显然是姐妹俩从段家带来的东西,只是不知道怎么的落到了永嘉帝的手中如今又给了楚凌。对于这两个皇后,永嘉帝感情最深的其实是大段氏,毕竟是青梅竹马又是跟着他从最苦的时候扶持着过来的。至于小段氏更多的其实是表兄妹之情,不过小段氏温柔贤淑永嘉帝对她也很不错。之后小段氏被貊族所掳,永嘉帝心中对她十分愧疚,感情自然也就更深了几分。

    楚凌伸手接过玉珏,点头道:“多谢父皇,我记住了。”

    永嘉帝点点头道:“好,成了婚就是大人了,以后…以后有什么事情要赶紧叫人告诉朕,朕为你做主。”

    楚凌一时有些哭笑不得,父皇不是应该说“以后就要稳重一些,不要胡闹了么?”。虽然如此想,楚凌依然一一应了。直到外面传来陈珙的声音道:“启禀陛下,吉时将至,请陛下与公主移驾!”

    永嘉帝这才神色一整,沉声道:“知道了。”站起身来对楚凌伸出手道:“走吧,父皇送卿儿出去。”

    楚凌也站起身来,这次却是对着永嘉帝俯身恭恭敬敬地拜了三拜,“儿臣拜别父皇。”

    永嘉帝伸手将人拉了起来,拉着楚凌便往外走去。

    守在门外的贵女们有些惊讶地看着皇帝陛下亲手拉着公主出来的一幕,相互对视了几眼谁都没有说话。

    八名衣着华丽的贵女在前面开路,八名贵女跟在后面,永嘉帝拉着楚凌走出了永乐宫。

    宫门外,君无欢已经带着一种迎亲的队伍等着了。一边公主殿下美丽绝伦,身边簇拥着一众秀眉少女,一边是未来驸马俊美无俦,身边跟着一大群青年才俊,看起来倒也十分相得益彰。

    “叩见陛下!”一行人早知道知道永嘉帝在永乐宫除了感叹公主受宠倒也不算意外。永嘉帝点头道:“都平身吧,大喜之日不必拘礼。”

    君无欢上前走到楚凌和永嘉帝跟前,对楚凌伸出了手。楚凌对他嫣然一笑,正要伸手却听永嘉帝道:“卿儿跟朕一道走。”

    “……”目送永嘉帝和楚凌上了龙撵缓缓离开,君无欢只得无奈的叹了口气。还未大婚就得罪了未来老丈人,果然不是什么好事啊。以后有机会,一定要跟阿凌重新办一次婚礼,不要永嘉帝那种。

    人群中,桓毓低声对身边的邵归远道:“皇帝的女婿不好当啊。”

    邵归远淡淡地瞥了他一眼,神色怪异。桓毓不解,“怎么了?”

    邵归远问道:“你猜他听不听得见?”

    桓毓一抬头正好对上君无欢似笑非笑地眼神,立刻觉得头皮一麻。

    邵归远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祸从口出啊。”

    “……”

    奉先殿左侧是一出高坛,台阶高七七四十九级,单独伫立在奉先殿旁边,朱甍金瓦,重檐飞翘,尊贵非常。此时这寻常生人勿进的地方周围却已经站满了人,穿着朝服的朝中重臣和诰命夫人,名门贵眷,还有无数穿着崭新制服的禁军守卫。大殿周围龙旗表扬,张灯结彩,花团锦簇。站在大殿之上的宗人府官员和礼部尚书束手而立,随着一番震天的鼓声原本人声鼎沸的大殿外瞬间安静了下来。

    “陛下驾到!”

    “恭迎陛下!”

    随着众人的朝拜,永嘉帝穿着一身隆重的朝服出现在了大殿之上,居高临下看着底下跪拜的人们点了点头,道:“众卿平身。”

    “谢陛下!”

    众人这才站起身来,自然都发现了陛下今日的郑重。

    永嘉帝侧首看向旁观地礼官,礼官立刻躬身道:“启禀陛下,吉时已至。”

    永嘉帝点头道:“开始吧。”

    礼官上前几步,高声念叨:“吉时已至,公主大婚,普天同贺。请公主驸马!”

    礼乐声起,众人侧首看向道路的尽头。

    手捧花篮的华衣少女们在前方开道,各色花瓣从她们的手中洒出,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少女们身后,一对新人携手漫步而来。淡淡的夕阳余晖下,鲜艳的红衣更衬得新人眉目如画仿佛一对神仙眷侣。一对新人身后,依然跟着八个衣着华丽的少女,其中两个一左一右牵着公主长长的外衫衣角。人们也发现,公主行动间身上仿佛当真有凤飞于天令人不忍侧目。

    君无欢握着楚凌的手,一边漫步往前走去,一边侧首看向身边的少女。

    “阿凌……”

    楚凌唇边含笑,低声问道:“怎么了?”

    君无欢沉默了片刻,莞尔轻笑道:“我很高兴……”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

    楚凌一怔,不由也笑了,轻声道:“我也很高兴。”

    说话间,长长的阶梯已经快要走到了尽头。

    引路的少女们分立在阶梯两边,只留下一对新人面对着永嘉帝。

    吏部尚书上前一步,展开了手中的明黄绢帛,“奉天恒运皇帝,诏曰:今尔吾女神佑,惠性天成,仁孝懿德,今行出阁大礼……”吏部尚书嘴里念着长长的的诏书,内容自然是称赞公主如何美好,以及祝福新婚夫妻俩之类的言语。这一番诏书,竟然足足念了将近一刻钟有余。楚凌深刻怀疑这诏书是永嘉帝亲自写的,翰林院就算是代拟,肯定也不好意思把这么多美好的词汇都堆到她这样一个离经叛道的公主身上。等到吏部尚书终于念完了,楚凌发现不仅她松了口气就连君无欢也暗暗松了口气。抬眼看过去,恰好君无欢也正看着她。四目相对,两人不由相视一笑。

    “新人拜天地君父!一拜!”

    随着礼官的声音,两人双双跪地一拜。

    一拜天地。

    “二拜!”再一拜。

    二拜君父。

    “三拜!”再拜。

    夫妻对拜。

    两人转身面向对方,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浅浅的笑意和温柔。低头,再拜……

    “等等!”一个声音突然在安静的大殿上空响起,楚凌和君无欢微微挑眉竟然半点也不觉得意外一般。不过两人却谁也没有理会来人,俯身下拜。

    “本座说不许!”那声音有些气急败坏,一道人影从不远处的屋檐急掠而来。君无欢头也不抬,一弹指一道指风射向了来人,身在半空的人影不由得一窒顿时身形不稳朝着地上落去。

    三拜,夫妻对拜。

    “礼成!”随着有些高亢的声音,两人抬起头相视一笑。

    大礼既成,从此他们便是夫妻。夫妻一体,同心同德,永世不离。



    ------题外话------

    咳咳~先礼成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