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55、出嫁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清晨,整个平静皇城已经再一次从一夜的寂静中醒了过来。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们显得格外的兴奋,街道两边的屋檐下都是张灯结彩,一派喜庆祥和的模样。若是不知道的外人远道而来,只怕要以为是不是遇上了什么节日。

    不过公主大婚,普天同庆,也确实算得上是节日了。

    一大早,茶楼酒肆里就已经喧嚣不已,往日里这个时候或者在家里苦读或者各有共事又或者躺在被窝里睡懒觉的人们都纷纷涌上街来,占据了公主府与皇宫之间道路上最好的位置,以求一会儿能顺利的一饱眼福。即便是没有占到好位置,也要在京城最繁华热闹的地方占个位置,参与这一难得一见的喜庆热闹。

    说是难得一见还真不是夸张,永嘉帝南迁平京之后不再立后,宫中又没有别的皇子公主,因此这种规模的婚礼在平京皇城中也确实是从未有过的。江南富庶,但是从前真正的权贵却都聚集于上京,因此在从上京南渡而来的这些权贵中,江南本地的土著贵族总是缺少几分见识的。如今有了机会一堵皇家大婚的辉煌和风采,自然是所有人都兴致高昂了。

    此时的公主府后院里更是早就已经忙成了一锅粥,府中的众人无论是仆从婢女还是来客无不兴高采烈满面笑容。

    楚凌已经穿上了一身大红色的凤舞九天嫁衣,正坐在梳妆台前任由特意挑选而来的福禄双全的巧手夫人为她上妆挽发。原本素雅的寝房已经被重新布置了一番,显得金碧辉煌喜庆非常。偌大的房间此时挤进了十几个人,竟然也显得有些拥挤了起来。金雪和雪鸢一左一右捧着装钗环收拾的盒子站在一边,襄国公夫人博宁王妃还有三位皇妃也都坐在一边看着。肖嫣儿和玉家小姐拉着长生在一边看热闹。

    长生眨巴着大眼睛,好奇地看着端坐在梳妆台前的楚凌。肖嫣儿将他搂在怀中,笑道:“小长生,阿凌姐姐好不好看?”

    长生偏着头认真地点头道:“好看,阿凌姐姐最好看了。”

    肖嫣儿点点他的鼻尖笑道:“小小年纪,倒是嘴甜。”长生道:“我说的是真的。”肖嫣儿忍不住笑出声来,蹂躏了一番小长生的小脑袋,道:“我说的也是真的啊,阿凌姐姐好看,跟小长生嘴甜有什么关系?”长生眨了眨眼睛,有些茫然地望着肖嫣儿,显然是不明白嫣儿姐姐的笑点在哪里。

    楚凌道:“嫣儿,你别逗小长生了。”

    肖嫣儿笑眯了眼睛,道:“我哪里在逗小长生?我是在交他怎么跟姑娘打交道啊。这小家伙胆子也太小了,方才有几个年岁相仿的孩子想要跟他一起玩儿,他竟然躲到我身后去了。男孩子这样可不行……”博宁王妃闻言,有些懊悔地道:“都是我们从前太拘着长生了,倒是让他身边连个认识的伙伴都没有。”自从云行月替长生把过脉,表示长生的身体可以治好而且也不会影响将来之后,博宁王妃就时常因为自己早年的太过心软赶到愧疚。如果她放手让御医们治疗,是不是长生早早地就已经好了?特别是这些天长生在公主府明显就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教养方式,却也没见长生因此而出什么问题,博宁王妃对此就更加深信不疑了。

    楚凌道:“你确定长生是因为害羞才不肯跟他们一起玩儿的?”

    肖嫣儿有些不解,“不然呢?”低头去看长生,长生却低着头并不说话,但是脸上的神色显然不像是害羞。

    楚凌朝长生招招手,笑道:“长生,过来让我瞧瞧。”长生走到楚凌身边,抬起头小心翼翼地看着楚凌。楚凌的妆容已经打理好了,往日里神佑公主便有平京第一美人儿之称,今日难得一见的盛装打扮,就更是美丽不可方物了。即便长生还是个小孩子,却也是知道美丑的,看到如此风华绝艳的美人儿也不由得呆了呆。

    楚凌伸手捏了捏他的小鼻子,道:“这世上,不可能所有人都不带任何目的接近你。你的学会怎么去跟别人相处,而不是选择将自己藏起来。明白么?”

    长生乖巧地点了点头,楚凌捏捏他的小脸笑道:“乖,不着急。等你长大一些慢慢的就明白了。”

    “公主,好了。”梳头的妇人小心翼翼地将最后一支步摇簪入楚凌的发间,仔细看了看对自己的手艺也是十分满意,笑道:“公主,您瞧瞧?”

    楚凌对着跟前的铜镜仔细打量了一番,也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很好。”

    旁边三妃和襄国公夫人博宁王妃也围了过来,看到转过身来的楚凌都不由得一愣。神佑公主长得好她们是都知道的,但是…这也太好了一些。化妆的人并没有往公主脸上施以浓墨重彩,即便是大婚这样的日子,也只是略施了薄粉,柳眉也细细的描过,朱唇再点上了色彩,整个人便显得艳光四射,美丽夺目了。在加上眉心那用金粉描画的凤尾花钿,更显得整个人绝艳尊贵,凤仪万千。

    年纪最小的如妃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这样的容貌气度,同为女子的她们就连嫉妒之心都升不起来了。容貌这世上或许还有人能相提并论,但是这样的气度,如妃觉得自己这一生只怕再也见不到第二位了。只可惜,这样一位惊才绝艳的公主却选择了这样一条路。嫁给了一个已经被许多生意判定必死的人,即便是那人再如何出色,公主为此付出一生未免也让人惋惜了。

    不仅是如妃这么想,贤妃和丽妃以及襄国公夫人和博宁王妃也是这么想的。虽然说公主和长离公子大婚,但是这些日子她们见到长离公子的时间屈指可数。显然外面传言说长离公子命不久矣也并不像是空穴来风。倒是肖嫣儿和长生就单纯多了,这两人纯粹是因为楚凌的美貌而赞叹。

    总算回过神来,贤妃定了定神道:“公主,时间不早了。先吃一些东西,再往后只怕要等到今晚都没什么时间吃东西了。”

    楚凌点点头表示同意,在这方面有条件的时候她从不苛待自己。自然也知道今天的婚礼事情只怕是不少,等到晚上能有空吃东西还是贤妃想的比较美好的结果。旁边金雪立刻应声去准备吃食了,贤妃和博宁王妃又开始跟楚凌讲述起今天婚礼的流程。

    说起来,这次的婚礼礼部和宗人府也都有些为难,因为先前并没有这样的前例。天启历代的公主郡主,出阁之前都是没有自己单独的府邸的。公主出嫁之后自然有赐予公主府与郡马居住,郡主则是除了极少数有单独的郡主府,大都是与郡马同住在夫家。但是神佑公主本身拥有亲王规格的公主府,如今大婚也不可能再重新另外再赐一个府邸。那么公主到底是从皇宫里出嫁还是从公主府出嫁就有些说不清楚了,如果是从皇宫里出嫁,那么多的嫁妆聘礼难道要全部先送入皇宫再重新送入公主府?如果从公主府出嫁,那么就等于是在京城里转一圈又回去了。最关键的是,永嘉帝有旨意,婚礼一定要在宫中举行。

    最后吏部尚书和掌管宗室的博宁郡王以及一大堆官员研究了好些天才终于订下了流程,聘礼嫁妆什么的都不用搬进皇宫了,到时候就直接从公主府出门大婚的仪仗队伍和公主驸马在城中游行一圈之后直接入宫举行大典和婚宴,嫁妆自然是先一步送回府中。虽然有些不那么和规矩,但是鉴于神佑公主的嫁妆实在是太多了,这已经是最方便的办法了。若真是折腾进宫里,再从宫里折腾出来,只怕一直到明天早上最后一抬嫁妆也不一定能进的了公主府的大门。

    “启禀公主,吉时已至,驸马来了。”正午时分,管事到门口禀告。与之同时响起的还有由远而近的一阵脚步声,显然是来了不少人。襄国公夫人笑道:“哎呀,吉时已到该出门了。”两个衣着华贵的妇人上前,替楚凌盖上了抬头然后才扶着楚凌站起身来准备出门。原本送楚凌出门这件事应该交身为公主的舅母的襄国公夫人和身份最高的博宁王妃来的。但是这两位虽然身份贵重,人品也为人称道。却依然有些不圆满之处,称不上是全福之人。因此永嘉帝特意请点了朝中的几位一品重臣家的夫人送楚凌出门。这些人无一不是身份尊贵,身康体健,父母儿女俱全。

    说话间,门口已经涌入了一大群人,倒是让原本就有几分拥挤的房间越发紧促起来。房间里的侍女等人纷纷都站到了角落里将地方让了出来,众人这才在许多天之后再一次见到了新郎的真面目。

    第一眼看到君无欢,襄国公夫人倒是暗暗松了口气。长离公子看起来起色竟然不错,虽然还有些苍白却也不像是病入膏肓的模样。难得的一身红色蟠龙礼服,头戴玉冠竟然也是风姿卓然气势不凡。病弱之人穿正红色的礼服本就容易将人衬得越发虚弱无神,但是君无欢却全然不一样。或许是因为今天是大喜之日,往日里见人总是难免带着几分淡漠的长离公子唇边带着几分浅浅的笑意。他身形略显消瘦,却挺拔卓然,一袭红衣站在门口,竟当真是风华绝艳,举世无双。

    同样是穿着红衣,楚凌如火如朝阳,耀眼夺目也可以将人焚尽。君无欢却如夜如海,仿佛带着几分温柔的静谧,但若仔细探究那平静之下却隐藏着滔天的狂澜。

    房间里一时寂静无声,还是贤妃最先回过神来连忙笑道:“请驸马迎公主殿下出门。”

    君无欢身后跟着的一大群俊美不凡的年轻公子,如桓毓邵归远等人也都在其中。不过比起长离公子的衣冠楚楚,他们显得有几分狼狈。毕竟想要迎娶公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们作为陪同驸马前来迎亲的人,方才在公主院外已经跟人很是周旋了一番才进了院子来。可惜公主殿下已经盖上了盖头,他们无法一堵公主大婚的绝色容颜了。

    君无欢漫步走向站在房间里的楚凌,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轻声道:“阿凌,我来了。”

    楚凌微微点头,并没有说话。君无欢看了看眼前盖着盖头的楚凌,微微皱眉了下眉伸手将盖头掀了下来。

    “哎呀,驸马,盖头不能揭。”旁边的夫人连忙想要阻止,君无欢随手将盖头放到旁边的梳妆台上,低头对楚凌笑道:“阿凌用不着这个。”

    “这不……”夫人还想要劝一劝,倒是贤妃想得开笑道:“罢了,今天是大喜日子,自然是听公主和驸马的。既然驸马说不必那就不必了。”

    “……”从古至今,哪有新嫁娘出嫁不遮盖头的?不过看看眼前并肩而立的一对璧人,劝说的话也说不出口了。不说她们对公主殿下的事迹也烂熟于心,就说眼前这对家人这样的美貌,若是遮起来也着实太过可惜了。

    楚凌对此也很是满意,若是一整天都得盖着一个头巾在头上,这一天下来她当真不知道要怎么熬呢。公主殿下又不是见不得人,盖什么盖头?抬头对君无欢嫣然一笑,君无欢抬手轻抚了一下她的脸颊,轻声道:“阿凌,我们走吧。”楚凌点头,“好。”

    门外的公子们也终于回过神来,由桓毓带着开始起哄,竟是谁也没有再提一句不遮盖头不合规矩的话,仿佛公主这般就是天经地义一般。

    在一片喜庆声中,一对新人在众人的簇拥下出了门大门外乐声齐鸣,君无欢扶着楚凌登上了停在大门口的十六人抬的七凤宝顶花轿。自己则翻身上了停在花桥旁边的一匹白马。等到信任安置妥当,在鞭炮和喜乐声中,吏部官员高声宣布公主起驾,最前面的花轿才开始慢慢向前移动起来,跟在新人后面从府中抬出来的这是公主殿下的嫁妆,长长的队伍花轿已经走得看不见了,嫁妆的队伍却依然还在从公主府大门往外走。

    平京的几条大街上今天都是人声鼎沸,街道两旁的茶楼酒肆更是宾客满座。人们却谁也没有心思喝茶吃酒,纷纷站在窗口朝外面探望。几条大街早已经被禁军提前清道,道路两旁都是禁军驻守,禁军身后的街边上却都站满了人。往日里对禁军总是有几分敬而远之意味的人们也都顾不得许多了,纷纷挑选最好的位置想要观看公主出嫁的盛况。

    “来了!来了!”有人忍不住叫道。其实不用叫,远远地有朝廷礼官开道的队伍人们也都能看到了。只见街道的尽头,一大群衣着光鲜的官员开道,跟在她们后院的是或手持宫灯或手提香炉手捧鲜花漫步而来的彩衣宫女。在往后才是仿佛一座小房子一般的精致华美的七凤宝顶花轿。花轿外围的几个角落各站着一个容貌秀美身形纤细窈窕的少女手捧花篮。她们每一次拂袖,就有花瓣从拦中洒出,留给道旁围观的人们淡淡的馨香。

    “那是驸马?”除了那金碧辉煌的花轿,人们最先注意到的自然是坐在白马上那俊美无俦的青年。长离公子名动天下,知道的人不少见过的人却不多。今日一见,果真觉得是风姿卓然难怪能叫公主倾心下嫁了。



    ------题外话------

    抱歉亲们,这一段卡文卡的厉害,只好写多少发多少了。明天继续,争取明天把这一段剧情写完~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