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53、嫁妆与聘礼(二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送走了宫中的人,肖嫣儿趴在桌面看着花厅里坐上,木几上,各处摆放着的盒子发呆。

    楚凌有些不解,“在想什么呢?”

    肖嫣儿叹了口气道:“我现在才发现,皇家果然是财大气粗啊。”楚凌忍不住好笑,“先前让你选一些你嫌麻烦,看着喜欢哪个拿去玩便是了。”肖嫣儿看了看桌上的东西,在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连连摇头,“还是算了,你看我跟这些宝贝搭么?只要一想到我头上缀着这么贵的东西,我脑袋都不敢动了。”

    楚凌无语,瞥了她一眼道:“云先生也没亏待你啊,几件东西能让你这么胆战心惊?”

    肖嫣儿挥挥手,无精打采地道,“阿凌姐姐你不懂,我刚出江湖的时候带着师娘以前送我的东西,结果还不到一天,就被人偷走了。”

    楚凌挑眉,“然后呢?”

    肖嫣儿叹气,“然后,云师兄告诉我,那一支簪子买的粮食可以让一个村子里的人吃一年,一支镯子能让他们过一辈子的好日子,我还丢了一块玉佩,师父说那块玉佩大概能让一个小城里的人三年生病都不用花钱……”

    楚凌略有些同情的看着她,然后觉得云先生和云行月教育小姑娘的方式有点不太对,“所以,你以后就再也不用名贵的饰品了?”

    肖嫣儿有些苦恼地点点头,“虽然现在没人能偷我东西了,但是我总觉得很贵重的东西放在我身上立刻就会不见了。”不见了倒也没什么,但是她总会想起来这些东西能换多少粮食多少药材云云,简直烦死了。她又没有真的要拿去换粮食药材,丢了就丢了呗!

    楚凌伸手摸摸她的脑袋,道:“你别当它很值钱就行了,这些东西…你用不合适,回头我让人给你送一些合适的过去。”

    肖嫣儿眨巴了一下眼睛,楚凌看着她呆萌的模样心情也不由得好了许多。轻笑出声道:“嫣儿年纪也不小了,说不定什么时候…话说回来,也该为嫣儿存一点嫁妆了。”肖嫣儿小脸顿时红彤彤一片,“我…我、我,师父有帮我存的。我…我想起来我还有事情!”说罢,肖嫣儿站起身来就往外面跑去。

    楚凌不解,“你干什么去?”

    “我还没送阿凌姐姐成婚的礼物,我去准备礼物!”肖嫣儿的声音远远地传来。

    楚凌愣了愣,不由失笑摇了摇头。

    尚服局送礼服只是一个开始,从这以后每天都有无数的东西源源不断的送进公主府。楚凌是公主,永嘉帝也早就赐下了公主府,所以即便是成婚之后她也并不需要搬家。她和君无欢的婚礼将会在宫中的举行,也并没有寻常人家迎亲的程序。公主和驸马在宫中举行过婚礼之后一道出宫回公主府。三日后在皇室的玉牒上写上驸马的名字就算真正的大礼完成。所以嫁妆什么的自然是提前就要送入公主府了,只要等大婚当天拉出来晒一晒就是了。人们每天就看到源源不断的东西从宫里被送出来,然后送进了公主府。

    另一边,长离公子身后的凌霄商行也没有闲着。皇宫里送嫁妆,他们就送聘礼。看起来竟然丝毫不比从宫里送出来的逊色,若是寻常人只怕要以为是在跟皇帝较劲儿了。但是既然是未来驸马,就算真有人觉得在跟皇帝别苗头,明面上也得说一句驸马对公主是十分敬重聘礼才会如此厚重。若是这些人知道,早在这之前君无欢就已经将自己大半身家都交出来给了永嘉帝又被永嘉帝塞进嫁妆里送到了楚凌手中,只怕这些人就彻底不想说话了。

    原本有金雪卓夫人等人打理的井井有条的公主府因为这这些事情也难得有些忙不过来了。楚凌无奈,只得又请了襄国公夫人和博宁王妃过来帮忙。博宁王妃因为长生的事情对楚凌感恩戴德,哪怕就是楚凌不开口她自己也要过来帮忙的。如今楚凌亲自上门请她相助,博宁王妃自然更加欢喜,与襄国公夫人一起,接手了公主府的一干琐事,打理的也十分顺当。倒是让原本应该忙得脚不沾地的楚凌又光明正大的悠闲了起来。

    对此,桓毓公子等人都赞叹不已。纷纷调侃神佑公主生来就是享清福的,什么样的事情都能甩手给别人做,自己在一边袖手旁观自在得很。

    楚凌对此评价不以为然,她这几年可当真算不上自在。只能说是每个人都有各自擅长或不擅长的,她恰巧就是不太擅长也不太喜欢打点这些琐事的。

    转眼间便到了大婚前一天,整个平京的贵妇们都聚集在公主府准备着为公主添妆。永嘉帝甚至派出了三妃亲自出宫坐镇公主府,虽然三妃都没有子女傍身,身份上也只是皇妃距离皇后还远得很。但是如今后宫无主,她们就是后宫位分最高的女子,又都是出身名门,永嘉帝一次将三个人都派出来意思不言而喻。不管是对公主敬重有加的还是对公主依然心有成见的,谁也不敢在这种时候让公主不顺心了。

    这一日,整个公主府热闹非凡。各家送来为公主添妆的名贵珠宝几乎在楚凌跟前堆成了山。被从书房里拉出来参加宴会的楚凌确实百无聊赖,有这个功夫她不能跟君无欢聊聊凌霄商行,问问萧艨和余泛舟神佑军么?哪怕是找冯铮聊聊禁军整改也比听一群女人毫无诚意的奉承有趣啊。

    三妃也看出来了楚凌的意兴阑珊,趁着休息的功夫贤妃将楚凌拉到一边劝道:“公主,臣妾知道你不爱这些场面上的应酬。不过这些事情是免不了的,你纵然是不喜欢也要习惯啊。”就算是她们这些后宫里的女眷也免不了偶尔要跟这些诰命夫人打交道啊。

    这话,不仅是贤妃其实襄国公夫人和博宁王妃也说过。楚凌也明白她们是好意,只是三观不同勉强在一起尬聊着实是难受啊。楚凌不想太过勉强自己,只好假装没听明白了。比起去应付那些权贵女眷之间的勾心斗角明朝暗讽,楚凌不得不承认她还是更喜欢跟上官成义朱大人这些老狐狸勾心斗角比较有趣一点。

    眨了眨眼睛,楚凌笑道:“多谢母妃提请,我记得了。”

    贤妃一看就知道她压根没听进去,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公主毕竟是女子,以后在平京总归是免不了要个这些人家的打交道。有些时候,有些消息…是只有后宅才会流通的。”楚凌有些惊讶的挑眉看着贤妃,贤妃笑了笑却没有再解释,只是伸手拍了拍楚凌的手背道:“公主是聪明人,想必会明白我的意思的。”

    楚凌思索了片刻,方才莞尔一笑道:“我明白了,多谢母妃赐教。等我成婚以后若是有事入宫请教母妃,还望母妃不要嫌我烦才好。”

    贤妃嫣然一笑道:“怎么会,公主肯来看我,是臣妾的荣幸才是。”她年纪本就不大,平时因为身份总要做出温婉端方的模样,如今突然笑开了倒有几分年轻女子的俏皮和伶俐。楚凌心中也忍不住暗暗叹息,经过这几个月的相处,楚凌多少也看明白了一些。永嘉帝后宫这三位高位妃子都不是什么坏心肠的女子。只可惜她们年纪轻轻就进宫为妃,却又早早的失宠,今后的人生几乎是注定了的。或许也正是因为永嘉帝无子无女,又冷落高位嫔妃,后宫女子争无可争,才让她们都保留了自己原本的面目吧?只是这到底是幸还是不幸却要因人而异了。但是不管怎么说,贤妃今天特意来提点她这件事,这份人情楚凌是记住了的。

    贤妃说完了要说的话便起身告辞,将空间留给楚凌独处了。

    楚凌正思索着方才贤妃的话,她一向是不太重视后宅的。虽然她不轻视后宅女子的智慧,但是她们所受的教育也确实限制了他们的眼界和人生,让她们将大半的聪明才智都用到了勾心斗角和相夫教子上去了。但是贤妃的话却让楚凌想到了另一种可能。不过,这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办成的事儿,倒也不着急。

    “公主,有人闯到后园去了。”雪鸢匆匆过来,在楚凌耳边低声道。

    楚凌微微皱眉,唇边的笑意微冷,“刺客?”

    雪鸢摇了摇头,“是客人。”

    “护卫是做什么的?”楚凌不悦地低声道,区区几个宾客,怎么可能闯到后园去?规矩的客人不会贸然过去,若是恶客直接扔出去便是了。

    雪鸢有些为难地看了一眼另一边正热闹着的大厅道:“是几位名门公子小姐,身份都是不凡。护卫怕伤了他们不好交代,特来请示公主该如何处置?”

    楚凌站起身来,淡淡道:“神佑军虽说是本宫的亲卫,到底还是欠教训。”

    另一边的博宁王妃见楚凌往外走,连忙问道:“公主,您这是……”

    楚凌浅笑道:“有些小事,我去去就回,这里还要有劳博宁王妃了。”

    博宁王妃笑道:“这是应该的,公主既然有事就快去吧。”

    楚凌点头,”多谢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