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51、命不久矣?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次日早朝,永嘉帝便宣布了公主和长离公子大婚如期举行的旨意的。虽然长离公子已经好些日子没有在人前露面,也有不少人都知道长离公子重病缠身的消息,但是永嘉帝没有说婚礼取消礼部和有关的各司就不敢有丝毫怠慢。所以这些天婚礼事宜也依然在一如往常的准备着。因此听到永嘉帝的旨意也并不慌乱,只是原本时间就很赶,因此所有人都要努力加班加点就是了。让众人不解的是,明明是皇帝陛下自己颁布的旨意,但是陛下的脸色却难看的丝毫不像是在颁布自己女儿大婚的旨意。不知道地还以为发生了什么重大的灾祸呢,难道是陛下对长离公子不满意?先前陛下也没有表现的如此不满啊。如果真的不满,又何必答应?难道是因为受不住神佑公主的请求?

    不少人都将永嘉帝难看的神色暗暗记载了心中,下朝之后身为永嘉帝最信任的近臣襄国公立刻就成了众人围攻的对象。最后还是上官成义和朱大人以位高权重的身份越过所有人将襄国公给带走了。想要打探消息的众人虽然心有不满,但碍于两人的身份却也不敢如何。

    “段兄,陛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朱大人心直口快地问道,这次安信郡王叛乱朱家也受到了不小的牵连,不过因为朱大人从始至终都坚定的站在皇帝这边,朱家倒是没有元气大伤。即便是如此,这几日朱大人也很是低调。但他毕竟是与上官成义这个丞相并列的重臣,皇帝陛下这明显不对劲的模样他们不可能不闻不问。

    襄国公看看两人,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并不回答。上官成义皱眉道:“公主大婚本是一件喜事,若有什么为难之处襄国公不妨说一说咱们也好有个准备。免得到时候有什么事情弄得大家措手不及啊。”

    襄国公长叹了一声道:“什么喜事啊,若是喜事陛下何至于此?”

    上官成义和朱大人对视了一眼,上官成义不解地道:“襄国公这是何意?公主大婚,如何不是喜事?”襄国公咬牙,恨恨地挥袖道:“我只怕,办完喜事就要办丧事!”

    “什么?!”两人都是一怔,惊愕地看向襄国公。襄国公含恨道:“两位想来也知道,长离公子已经有许久未在人前出现了。”

    两人点头,他们都是消息灵通的人,自然知道长离公子身患重病乃至之前昏迷不醒的事情。说起来,长离公子身患重病的消息由来已久,平时看长离公子也确实有些清瘦病弱之态。但是陛下先前既然答允了婚事,这么多年了也没见长离公子真的与世长辞,所有人便当这消息只是言过其实,难不成竟然真的很严重么?

    襄国公道:“原本公主已经来了名医为长离公子治病,有望康复。不想正巧遇上那日安信郡王叛乱,更不想那貊族人卑劣无耻,竟然派了百里轻鸿入京意欲行刺公主,却误打误撞重伤了正在治病的长离公子。长离公子昨天傍晚方才醒过来,只是……”说到此处,襄国公又是一声长叹摇了摇头道:“公主对长离公子一往情深,非要与长离公子完婚。昨晚陛下在公主府也是大发雷霆,可惜公主……”

    “百里轻鸿入京行刺?!”

    “长离公子的病……”

    朱大人和上官成义齐声道,只是两人的关注点却不太一样。朱大人看了上官成义一眼,皱眉道:“百里轻鸿…当真是百里家那个逆子?!”

    襄国公轻哼一声点点头道:“百里轻鸿身受重伤,让那貊族公主救走了。”其实百里轻鸿出现的事情他也是之后才知道的,当时的心情大概也比朱大人好不到哪儿去。堂堂天启京城,让一个叛国之人来去自如,着实是有些丢人。上官成义问道:“国公,那长离公子……”

    襄国公摇了摇头,道:“公主一意孤行,便是陛下也劝不了她。”

    言下之意,长离公子真的没几天好活了。朱大人和上官成义一时间也有些为难,按说他们都是正统的读书人出身,女子从一而终乃是本分。长离公子命不久矣,神佑公主依然不离不弃,自然是好事。但是…经过这些日子的明争暗斗,朱大人竟隐隐觉得有些惋惜。神佑公主这样的女子,若是为了一个命不久矣的男子毁了终生,着实是有些可惜。

    “陛下就同意了?”上官成义问道。以陛下对公主的宠爱,只怕是绝不会愿意女儿嫁给一个将死之人的人。

    襄国公苦笑道:“做父母的哪里真能犟得过儿女呢?陛下昨天傍晚出宫就是为了此事,但是公主也是铁了心了,绝不肯改变主意。还说…若是不能如约完婚,宁愿一生不嫁。”

    “……”别的女子说这种话他们或许听听就算了,但是神佑公主说这种话,他们还真的相信她说得出做得到。

    上官成义道:“既然如此…襄国公还是劝劝陛下吧。”既然都服软了,就别摆脸色了。

    襄国公道:“也只盼着陛下早日想开一些了。”

    上官成义想了想道,“老夫有些事情意欲拜访公主殿下,不知襄国公和朱兄……”如果长离公子命不久矣,那么先前说好的许多事情只怕就要重新考量了。上官成义不得不立刻去见一见神佑公主,问问她的打算,以及……长离公子是不是真的不行了。总感觉,长离公子那种人是应该祸害遗千年,整个平京的人死光了他都死不了的那种。

    朱大人摇摇头道:“老夫还有事,想必上官兄拜访公主也有要事,老夫改日再去拜见公主。”

    襄国公道:“在下还需去求见陛下。”

    上官成义点点头,与两人告别之后各自离去。

    上官成义见到楚凌的时候楚凌正握着长生教他练字,上官成义自然早就知道公主将博宁王府的小公子养在府中的事情,只是此时看到那白白净净眼眸沉静的孩子脑海里却不由得深生出几分杂乱的念头。见楚凌看向自己,连忙将那些还没理清的念头压了下去,道:“见过公主。”

    楚凌笑道:“上官大人不必多礼,请坐。”

    上官成义谢过,走到一边坐了下来。看了看长生道:“博宁王府小公子…看起来起色似乎好了许多?”上官成义以前自然是见过长生的,只是印象不深,只记得是一个有些瘦小苍白弱不禁风的孩子。楚凌摸摸长生的小脑袋,笑道:“正好府中有两位大夫医术还过得去,正给长生调理着呢。小孩子哪里就有什么厉害的病了,都是太过娇惯了。”

    楚凌也知道上官成义来找她必有正事,拍拍长生笑道:“长生去找无欢让他帮你看看你的字。”

    长生乖巧地拿起桌上刚写好的字,点头道:“阿凌姐姐一会儿来找我么?”

    楚凌捏捏他的小脸,“等我跟上官大人说完话,就来找你。”

    长生看了看上官成义,捏着自己写的字走了。

    上官成义眼眸确实微微一闪,按照辈分博宁王府的小公子应该称呼公主为姑姑,怎么会是姐姐?难不成……如今安信王府一脉算是彻底毁了,陛下能选择的范围也就更小了。陛下膝下没有成年过的皇子,按理说无法过继嗣孙,只能从宗室过继子侄辈为嗣子。但若是宗室找不到合适的子嗣,倒也未尝不可从权,毕竟辈分再重要也没有皇室血脉重要。博宁王府小公子的父亲早已经过世,陛下不可能为了个嗣孙过继一个已死之人为子。

    楚凌却仿佛没有看到上官成义的眼神,一边收拾跟前的桌面一边道:“上官大人刚刚下朝吧?不知大驾光临所为何事?”

    上官成义望着楚凌恭声道:“好几日不见公主在外面走动,老臣方才想着来叨扰公主一番,还望公主见谅。”楚凌微笑道:“本宫一介女流,自然还是紧守门户不要时常在外面走动碍了旁人的眼才好。”上官成义闻言暗暗抽了抽嘴角,别人说这话他信,公主殿下说这话,您自己信么?

    上官成义正色望着楚凌道:“陛下早朝时公布了公主与长离公子的婚事,老臣却不知该不该恭喜殿下?”

    楚凌淡淡一笑道:“既然是喜事,自然是应该恭喜。本宫这便谢过大人了。”上官成义微微蹙眉,道:“公主,长离公子当真……”

    楚凌轻叹了口气,并不说话。眉宇间也多了几分忧郁和黯然。上官成义心中一紧,只听楚凌道:“这次原本是…十拿九稳的事情,却因为貊族人…本宫与拓跋梁必不干休!”上官成义皱眉道:“当真是百里轻鸿?”楚凌淡然道:“上官大人不是都知道了才来的么?”

    上官成义沉默不语,他来之前自然是去查过的。那日在公主府帮忙的御医不少,亲眼目睹过那场突如其来的混战的几个御医都在,也将当时的情况跟他说过了。过了良久,上官成义方才问道:“即便是如此,公主依然要如期完婚?”楚凌偏着头笑看着他道:“这是自然,本宫既然许诺就绝不会毁约。”又看了看上官成义笑道:“我知道上官大人担心什么,你放心……无论长离如何,先前的约定也一样有效。”

    上官成义皱眉道:“但是一旦长离公子不在了,公主只怕……”公主刚回到平京就能在天启如鱼得水,凌霄商行暗地里出了多少力他虽然不知道却也大概有数。一旦长离公子不在了,凌霄商行还能听从公主的调遣么?楚凌坐直了身体,淡淡道:“凌霄商行如今已经在我手中。”摊开手,手中躺着一块刻着云纹的玄墨玉佩。

    “什么?”上官成义一惊。他不是没想过这个可能,但是着实没想到神佑公主手段竟然如此了得。长离公子竟然会这么早就将凌霄商行交到公主手中,这到底是情深所至还是英雄难过美人关?

    “公主确定,凌霄商行会听从公主调遣?”上官成义确认道,有时候所谓的令符并没有什么用处,这世上被架空的傀儡多了去了。

    楚凌笑道:“大人以为,前几天本宫为什么能在大半禁军叛乱的情况下,一夜之间平定叛乱?难道就凭那区区三千的神佑军么?”上官成义想起来那位有不少朝廷官员都被人提前保护了起来并没有让安信郡王得逞。至于那些被抓的,只怕是神佑公主看他们不顺眼,故意想要给他们一个教训。

    上官成义叹了口气,拱手道:“老臣明白了。”

    楚凌道:“大人明白便好,大人尽管放心,本宫既然敢做,就不会让大人失望的。”

    上官成义站起身来道:“老臣明白了,既然如此公主想必也有许多事情要忙,老臣便先行告辞了。”

    “大人慢走。”楚凌含笑唤来守在外面的管事送上官成义出去。看着上官成义的背影消失在门外,脸上的笑容方才渐渐的淡去。

    “上官成义这老狐狸,着实是有些麻烦啊。”楚凌轻声叹道。

    “阿凌不用担心,只要让他相信你有足够的实力,又有陛下的支持,他便不会生出什么别的心思。”君无欢从后面走了出来轻声笑道,“上官成义是个聪明人,找一个聪明人合作比找十个自以为是的蠢货都要好得多。至少,他不会不自量力的随随便便就冒出一些愚蠢的想法。”

    楚凌点头。那倒是,至少在确定她不行了之前上官成义是不会轻易毁约的。

    “你怎么来了?”楚凌笑看着君无欢道,“长离公子现在可是重病在身,让人看见了可不好。”

    君无欢走到楚凌身边坐下,道:“我若是不想让人看见,自然不会有人看见。阿凌,若是我回了沧云城,你一个人在平京可就要辛苦了。”楚凌不以为然,靠在君无欢肩头懒洋洋地道:“平京离沧云城也没多远。”君无欢想了想,不由一笑。在寻常人眼里沧云城和平京自然是宛如隔着天堑,但是对他们来说却不是什么大事儿。沧云城在梁州与润州交界处,背后便靠着灵苍江。平京距离灵苍江也不远,这其中的距离只怕也不比信州到沧云城远。

    “更何况,我也不能丢着靖北军不管,说不定很快也要回去呢。”楚凌道。

    君无欢握着她的一只手,低头吻了吻她的眉心,道:“辛苦你了。”

    楚凌笑道:“人生在世总是有些事情要做的,若真是整天呆在一起你侬我侬,说不准不到三五年就烦了。”这世上的夫妻倒是大多是从一而终地,但是感情如何就不好说了。她前世的时候,多少最初爱的死去活来的情侣,最后不也抵不过七年之痒么?

    君无欢有些无奈,“阿凌这么说,我会以为阿凌不想跟我待在一处。”

    楚凌翻了个白眼,道:“行行行,我舍不得长离公子行了吧?”

    “我也舍不得阿凌。”君无欢叹气道。

    楚凌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君无欢道:“早点弄死拓跋梁。”

    “……”我以为你要说,不回沧云城了。好吧,如果真说出这这种话她大概要以为君无欢被什么孤魂野鬼给附身了。君无欢揽着楚凌轻声道:“等到大婚之后,凌霄商行就要全部交给阿凌的掌控,这几日我会尽量将该交代的事情都交代给你。另外,桓毓和余泛舟也留给你。还有云勉之和邵归远,你在平京我也能放心一些。”

    楚凌蹙眉道:“凌霄商行当真全部交给我?”

    君无欢道:“这些年,我能在沧云城主和长离公子两个身份之间来回转换而不被人怀疑。是因为沧云城主神秘莫测鲜少在人前露面,以及长离公子身患重病本身也极少露面。但是再往后,沧云城必然会处在风口浪尖容不得我再隐身幕后。既然如此,还是直接斩断关系的好。沧云城里知道我身份的人不多,也不必担心什么。”

    楚凌正色问道:“百里轻鸿到底知不知道你的身份?”

    君无欢淡笑道:“他应该猜到了,不用担心他绝不会拆穿我的。”其实真的被拆穿了也没什么,只不过目前最好还是不要不然先前他们的一些布置就白费了。

    楚凌点了点头,道:“我相信你的判断,不过…百里轻鸿此人……”

    君无欢轻叹了口气,眼神有些淡漠,“百里轻鸿此人…非敌非友,亦敌亦友。可以合作但是不可信任。”听到君无欢的话,楚凌也不由得在心中叹了口气,心中有些惋惜和遗憾也有几分释然。一代少年名将沦为叛国之人可悲可悯,但也仅此而已。楚凌不会将楚拂衣的遭遇怪罪于百里轻鸿,但是却极度不喜欢百里轻鸿若有若无的流露出对楚拂衣的感情。她不知道百里轻鸿的感情是真是假,但是她从不觉得感动只觉得厌烦,相比起来她甚至觉得跟楚拂衣有着国仇家恨的拓跋胤的感情都比百里轻鸿的容易接受一些。而现在,百里轻鸿在楚凌的心中曾经所有的标签都已经被全数抹去,只剩下了两个字——敌人。

    “我知道了。”楚凌轻声道。

    君无欢笑道:“阿凌聪慧一点就通。”

    楚凌也不由一笑,“承蒙夸奖,愧不敢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