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50、换个女婿?(二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永嘉帝怒气冲冲地走进公主府主院的时候楚凌和君无欢自然都已经提前收到了消息,双双对视了一眼,两人齐齐叹了口气。折子是楚凌亲自吩咐递上去的,她怎么会不知道永嘉帝此来是为了什么?倒也不是楚凌不知道婉转一些,而是时间着实是不够用,与其想方设法的委婉劝说永嘉帝同意,还不如干脆利落地直接告诉他。

    “父皇。”

    “见过陛下。”

    两人亲自迎到了院门口见礼,永嘉帝看到君无欢又不由得咬了咬牙。哪家的女婿还未大婚就在人家姑娘府中住着甚至还住同一个院子?这些事情虽然在外面可以瞒着,但是君无欢这些日子一直在神佑公主却是瞒不住的。永嘉帝暗暗磨牙,这家伙为什么就会醒了呢?干脆直接睡过去多好啊。

    “免了,朕当不起长离公子的大礼。”永嘉帝不冷不淡地道。君无欢也不在意,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楚凌上前,拉着永嘉帝的手臂笑道:“这么晚了,父皇怎么出宫来了?可用了晚膳了?”

    永嘉帝冷哼道:“朕气都气饱了还吃什么?你说朕是为了什么来的?”

    楚凌眨了眨眼睛道:“父皇还没用膳?饿着了那可不好?儿臣让人先为父皇准备晚膳吧?”

    永嘉帝道:“不必了,别跟朕东拉西扯,把事情说清楚再说!”

    楚凌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看了一眼君无欢对永嘉帝笑道:“那父皇咱们去书房谈吧?”

    永嘉帝斜了君无欢一眼,轻哼一声拉着楚凌往书房走去了。被抛下的君无欢看了看跟在后面的襄国公,襄国公有些头疼地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看我做什么?你们的胆子也太大了一些?”君无欢十分冤枉,“国公,我们怎么了?”

    “……”襄国公上下打量了他几眼,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跟了上去。君无欢无奈地叹了口气,也负手跟了上去。

    进了书房坐下,永嘉帝瞪着坐下下手的两人冷声道:“你们跟朕说清楚?什么叫命不久矣?什么叫如期完婚?这两件事情可以放在一起说吗?”君无欢可以命不久矣,这两个也可以如期完婚,但是命不久矣的君无欢绝对不可能跟神佑公主如期完婚。他就算是被那些读书人给骂死,也不能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将死之人。

    楚凌微笑道:“父皇息怒,这事儿……”

    “息不了怒!”永嘉帝没好气地道:“总之,朕不同意!朕绝对不会同意这桩婚事的!”楚凌叹气道:“父皇,那封折子只是给别人看的,君无欢一时半会儿应该还…没事儿。”

    “那也不行!”永嘉帝嫌弃地看看君无欢苍白的脸色,道:“你看看这次的事情,前前后后都是你一个人在忙碌,那时候他在哪里?要是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情,你是不是还要一个人撑着?若是这样,你还嫁这个人做什么?”

    “……”陛下,你是在诅咒自己还要被人造反么?

    听了永嘉帝的话,君无欢眼神微黯。不得不说,永嘉帝虽然为君为人都有令人诟病之处,但是从他们回到平京以后,他一直都在努力的做一个合格的父亲的。话虽然不中听,却也都是在为了楚凌考虑。这次叛乱虽然平息的极快,但是其中的危险和麻烦却也并不少。从头到尾,昏迷不醒的君无欢也确实是做不了什么,所有的担子都让楚凌一个人扛下来了。永嘉帝亲眼看到这些,若是还能对这个准女婿满意那就奇怪了。

    “父皇。”楚凌有些无奈地道,“这本就是我们早就知道的事情,我知道您是担心我,但是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觉得难以承受那是因为事情超出了所能承受的范围,但是楚凌自觉如今遇到的这些事情都在她能够承受的范围内。她与君无欢走到一起,进而答应与他携手一生,不能说没有君无欢本身能力卓绝的原因在里面。人类本身就会不自觉地靠近和喜欢更优秀强大的人,但是她跟君无欢在一起肯定不是为了将自己的所有责任和压力都交给他由他替自己承担的。如果只希望对方为自己承担责任和压力,自己却什么都不做,这样的感情和婚姻还有什么意义?

    永嘉帝气结,他在这里替女儿不平,结果这丫头竟然还不领情!都说神佑公主聪慧绝顶能力出众,怎么在这种事情上就这么没出息哟。永嘉帝恨不得捶胸长叹,可惜这只能说是父女俩对感情和婚姻的看法从头到尾就不一样,只怕是这辈子也无法达到统一的一天了。

    君无欢看着永嘉帝气得不轻的模样,拱手正色道:“这次确实是辛苦阿凌了,我知阿凌与我一起必然会比嫁入寻常人家辛苦数倍。君某也不敢大言不惭保证将来就一定能让阿凌从此无风无浪……”不等她说完,永嘉帝就冷笑一声道:“连这都保证不了,你还想娶朕的女儿?”

    君无欢顿了顿,沉声道:“但是君某能保证…只要我还活着一天,就绝不会让人在我面前伤害阿凌半分。”

    永嘉帝还想再回怼,半点也不觉得君无欢的保证有什么令人感动之处。好听的话谁不会说?他现在对这个未来女婿十分的不满意,一眼看过去只觉得哪哪儿都是缺点。随手一抓就能揪出一把对的短处,简直是让他从心底升起了前所未有的怼人的欲望。襄国公轻咳了一声,低声道:“陛下,要不…还是挺公主和长离公子将事情说完吧。以臣之见,那封折子只怕是有些……”至少眼下看君无欢,不像是命不久矣的模样。

    永嘉帝看看楚凌的神色,到了口中的话转了一圈又硬生生地咽了下去。咬牙道:“说!”

    楚凌给了襄国公一个感激的眼神,然后才将她与君无欢的计划说了一遍。话还没说完,永嘉帝再一次怒了。

    “碰!”

    桓毓和肖嫣儿刚摸到书房外面就听到里面传来重重的拍桌子的声音,然后就是永嘉帝的怒吼,“不许!朕绝不同意!”

    不远处的余泛舟微微挑眉看着鬼鬼祟祟的两个人没有说话,桓毓对余泛舟抱拳表示感谢,回头对肖嫣儿使了个眼色两人悄悄离开了书房门外溜到院子一角去了。里面感觉气氛有些不太好,他们还是不进去找死了。

    “看来,君无欢这个老丈人不太好对付啊。”只听永嘉帝那声音就知道,皇帝陛下对这个未来女婿十分的不满意,这两位想要顺利成婚只怕是难了。桓毓公子摸摸下巴,道:“其实…也没什么啊,我觉得君无欢直接死了,比成了婚再死有说服力的多。毕竟…人多眼杂,说不定出什么纰漏呢。”非要拖到成了婚再死,未免让人觉得有些牵强违和。

    肖嫣儿小声道:“师兄要是直接死了,皇帝说不定就直接换一个驸马了。”这年头,谁也不容易啊。

    桓毓看看肖嫣儿,笑道:“你倒是挺明白的啊,这话倒是不错,我觉得皇帝陛下现在大约是很想换一个未来女婿了。”听听那恨不得将桌子给掀了的架势就知道了。肖嫣儿有些担心,皱眉道:“那怎么办?咱们能帮师兄和阿凌姐姐做点什么?”桓毓耸耸肩道:“什么也做不了,除非你能马上就把君无欢给治好。”

    肖嫣儿有些沮丧,她当然不可能马上就将君无欢治好。如果她能治得好的话,她就不是小毒仙,而是小神仙了。

    桓毓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别担心,这也不是你的错儿。我也就是说说而已,以皇帝陛下的心性,君无欢和凌姑娘一起游说,还有襄国公助攻,皇帝陛下只怕也坚持不了多久啊。”皇帝陛下耳根子太软了。

    肖嫣儿想了想先前见过几次皇帝陛下的模样,也不由得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余泛舟提着刀走过来,看着桓毓道:“玉公子和肖姑娘这是做什么?”

    肖嫣儿笑道:“桓毓说过来听听陛下是怎么为难未来女婿的。”

    “……”余泛舟无语,侧首去看桓毓,桓毓轻咳了一声道:“我跟嫣儿开个玩笑而已。”余泛舟微笑道:“玉公子不必着急,末将不会告诉城主的。”

    桓毓轻哼一声,上下打量了余泛舟两眼,道:“我说,你在沧云城好好地跑到平京来做什么?”

    余泛舟道:“不是说参加城主和公主的婚礼么?”

    桓毓嘿嘿一笑道:“你来的容易,想走只怕是没那么容易了。凌姑娘手里正缺人呢,你自己一头撞进来……余泛舟,你还想回沧云城么?”余泛舟低头思索了片刻,道:“其实…等公主和城主大婚之后,跟着谁也没什么差别。”反正都是有家人嘛,经过这次的事情余泛舟倒是觉得神佑公主也是个十分不错的统帅。这几天闲聊的时候公主也跟他透露过这方面的意思,所以桓毓突然提起余泛舟倒也不觉得有多意外。

    桓毓挑眉道:“这么说,你愿意留下?”

    余泛舟道:“我相信,过不了多久我还是会回北方去的。”

    桓毓微微眯眼打量了余泛舟,余泛舟含笑不语任由他打量着。好一会儿,才听到桓毓道:“余将军如此有信心是件好事儿,那本公子就拭目以待了。”

    “玉公子客气了。”余泛舟笑道。

    永嘉帝在公主府书房里一待就是一个多时辰,等到出门的时候天色早就已经全黑了,整个神佑公主府也早就点燃了灯笼。桓毓和肖嫣儿早就因为不想喂蚊子各自回去休息了,倒是负责守卫安全的余泛舟依然尽职尽责的守在院子里。看着永嘉帝一行人出来的神色,余泛舟也暗暗松了口气。看这个表情,应该是成了吧?

    永嘉帝的神色依然不太好看,但是到底比先前进来的时候平静了许多。

    “父皇,儿臣陪您用了晚膳在回去吧?”楚凌跟在永嘉帝身边笑道。

    永嘉帝看看女儿,在看看站在旁边的君无欢,备感糟心。没好气地道:“朕不想吃饭,朕先回宫了,你们自己折腾去吧!”

    让父皇空着肚子来,装着一肚子气回去楚凌也有些愧疚,轻声道:“我送父皇回宫。”

    永嘉帝看看她,轻叹了口气声音也软了几分,道:“罢了,也没多远不用送了。听说你这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息,既然要成婚…这两天就好好歇着吧。别到时候弄得一脸憔悴可就不好看了。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朕也不劝你了。你、你们俩以后自己好自为之。”

    君无欢拱手道:“多谢陛下成全。”

    永嘉帝冷哼一声道:“记着你说的话。”

    “一刻也不敢或忘,请陛下放心。”君无欢温声道。

    永嘉帝挥挥手,对襄国公道:“一道走吧。”

    襄国公回头对楚凌笑了笑跟上了永嘉帝的脚步。

    明知道斗不过女儿女婿干嘛还非要死撑呢?最后不还是要松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