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49、忘记了(一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守在御书房外面的侍卫们都听见了从御书房里面传来的东西砸在地上的声音,忍不住抖了抖同时想起方才被人送进去的公主府的折子。莫不是……神佑公主的折子上写了什么让陛下十分震怒的东西?不过即便是如此,也没有人敢多想什么。毕竟这位公主殿下着实是有些吓人。况且,不管陛下再怎么震怒,公主不也还是陛下唯一的血脉么?总不至于就失宠了,他们这些做侍卫的还是安心守门不要去招惹那位公主殿下比较好。

    不久之后,永嘉帝便怒气冲冲地从御书房里冲了出来,带着襄国公匆匆出宫去了,丝毫不顾已经是黄昏时分过不了多久宫门就该落锁了。皇帝陛下想要什么时候回宫,难道还有人敢不开门不成?

    公主府里,因为君无欢的醒来倒是一片其乐融融。众人也都贴心的将时间先留给了楚凌和君无欢,识趣的没有去打扰他们。

    肖嫣儿坐在院墙上,一只手托着下巴一副沉思的模样。仿佛是在思索着什么关乎性命的重大事情一般。身后的院子里,小长生正乖巧的一边吃东西,一边时不时抬头看看肖嫣儿的背影。那日被刺杀的事情并没有给长生造成太大的影响。叛乱的事情过了没几天就恢复了先前乖巧懂事的模样。

    “小长生,在看什么呢这么认真?”桓毓公子摇着扇子慢悠悠地走进来,看着长生笑道。长生眨了眨眼睛,“玉六公子,你怎么在这里?”桓毓公子耸耸肩笑道:“你的神佑姑姑正忙着跟你未来姑父卿卿我我,本公子也不好太碍眼了,只好出来走走了啊。”

    “……”他其实想问的是,这么晚了你为什么还不回家?

    桓毓很是自觉地走到长生身边坐下,拈了一块糕点塞进嘴里,一边抬头看向不远处墙头坐着的肖嫣儿挑眉道:“你嫣儿姐姐怎么了?”长生摇了摇头,有些茫然地看着桓毓道:“嫣儿姐姐好像心情不好。”桓毓笑道:“你嫣儿姐姐不是心情不好,是心里有事儿。”

    长生蹙眉,问道:“是因为云公子么?”

    桓毓有些惊讶地看着长生,长生睁着大眼睛回望着他,仿佛是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看自己。桓毓轻叹了口气,忍不住摊手揉了揉长生的小脑袋道:“博宁王府的小公子,可真是聪明绝顶啊。”这么小的孩子,也没有见过云行月几面,竟然就能猜出肖嫣儿是因为云行月心情不好的。可不是聪明绝顶么?

    长生大约是不经常被人夸奖,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道:“自从那位云公子来了以后,嫣儿姐姐就经常一个人发呆啊。玉公子,嫣儿姐姐和那位云公子是有什么恩怨吗?”

    桓毓饶有兴趣地道:“有如何?没有又如何?”

    长生皱着眉头道:“若是有的话,我…我就不要云公子替我看病了。”桓毓闻言,仔细打量了长生一番,却见那一张白嫩嫩的小脸上写满了认真,显然他是真的这么想的。桓毓问道:“嫣儿跟云行月有恩怨,跟他给你看病有什么关系?”长生道:“我自然是站在嫣儿姐姐这一边的,如果他们有仇的话,我当然不能欠了云公子的人情。不然以后他们如果打起来了,我怎么好帮嫣儿姐姐呢。”

    “他俩若是真打起来了,你一个小孩子能顶什么用?”桓毓摇头道。

    长生并不在意桓毓的话,认真地道:“反正…我是站在嫣儿姐姐这边的。嫣儿姐姐对我好,谁都不能欺负她。”除了祖父祖母还有神佑姑姑,嫣儿姐姐是对他最好的人了。神佑姑姑说嫣儿姐姐傻乎乎的,他要保护嫣儿姐姐。

    桓毓叹了口气道:“行啦,云行月是你嫣儿姐姐的师兄,他俩…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就是闹个别扭而已,回头就好了。我去看看她。”长生怀疑地看了一眼桓毓,还是点了点头。桓毓轻巧地落在了肖嫣儿身边,肖嫣儿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并不觉得意外,只是懒懒地道:“桓毓,你来做什么?”

    桓毓道:“路过,远远的就看到你坐在这里,做什么呢?还在想云行月?”

    肖嫣儿眨了眨眼睛,不解地问道:“我想云行月做什么?”

    桓毓扬眉道:“那你在想什么?这次云行月来了之后你好像对他很冷淡啊。”

    肖嫣儿有些苦恼地皱眉道:“我觉得阿凌姐姐说的很对啊,强扭的瓜不甜。而且,这几个月在天启我觉得过得很开心啊,比之前几年都开心。如果不强求才会开心的话,我为什么还要在勉强呢?反正云师兄也不想和我一起,他不开心我也不开心。”桓毓笑道:“既然想通了,这不是很好么?为什么还是愁眉苦脸的?”

    肖嫣儿抬手敲了敲自己的脑门道:“我也不知道,看到云师兄,我总觉得…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被我忘记了。真的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

    “所以…你是在想你到底忘记了什么事?”桓毓道。

    肖嫣儿点点头道:“不然呢?”

    桓毓眼神微闪,道:“其实…你觉不觉得,如果真的忘记了什么事情的话,说不定那些事情本来就是你不想记得的。既然忘记了,那就不必再多想了。”

    “可是,真的是很重要的事情。”肖嫣儿道。桓毓笑道:“你连是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哪里来的重要?说不定是很多年前云行月偷了你一块糖忘了还呢。”

    肖嫣儿无语地看着他,眼神里明明白白的写着:你当我傻么?

    桓毓有些无奈地道:“有些事情,忘了比记得好。”

    肖嫣儿有些迷茫地望着桓毓,正想要问问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却看到不远处一行人急匆匆地朝着主院的方向而去。肖嫣儿立刻从墙头上站了起来,问道:“那是谁?这么晚了怎么还来找阿凌姐姐?”那些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公主府的人。桓毓扭头看了一眼,抚着额头皱眉道:“好像是…陛下?”想起不久前神佑公主让人送进宫的折子,桓毓公子就觉得脑袋有点疼。

    “陛下?”肖嫣儿惊讶地道:“陛下现在来做什么?难道他也知道师兄醒了,特意来探望师兄的?”

    桓毓看着肖嫣儿好奇的模样,心中暗道:“姑娘您可真是太天真了?来探望君无欢?说皇帝陛下是想要来灭了君无欢的,还比较可信一些。”

    “走,咱们去看看。”桓毓扯着肖嫣儿就要往墙外跃去,肖嫣儿不解,“看什么啊?”

    “看好戏!”桓毓公子笑道。



    ------题外话------

    啦啦啦~抱歉下午临时要出门一趟,二更会晚一些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