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44、懦夫!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并没有留下听永嘉帝和安信郡王之间的恩恩怨怨,有襄国公在一边看着,楚凌相信永嘉帝应该也不会出什么事情。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办,所以永嘉帝让她先走,她也就真的带着余泛舟一起走了。

    出宫的时候已经是二更天了,但是平京却并没有如往常一般沉入寂静之中。大半个京城依然是灯火通明,皇宫附近更是戒备森严,大街小巷中时不时有人匆匆跑过还有厮杀声传来。余泛舟和黎澹跟在楚凌身边,黎澹时不时小心地打量余泛舟几眼。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年轻人,黎澹到现在除了知道他姓余却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不过这个人一出现,公主就让他接手了神佑军以及乱军之中投奔而来的禁军。原本所有人都不好看这个突然出现的年轻人,却不想这人并没有费多少功夫就将原本一盘散沙的兵马整顿好了,调兵遣将显然是比神佑公主还要熟练自如得多。

    问题是…朝廷内外能带兵打仗的将领他多少都是有些了解的,这个姓余的,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泛舟,你觉得怎么样?能不能在天亮之前搞定?”楚凌回头问道。余泛舟偏着头思索了片刻,才微微点头道:“罪魁祸首已经落网了,剩下的应该都不足为虑了。公主现在要操心的只怕还是北晋人了。”楚凌仔细看了看他,笑道:“看来,你确实是对天启禁军的战力不太满意?”

    余泛舟瞥了下嘴还算给面子的没有直说。就天启禁军这样的战力,确实是不够让他看在眼力。如果沧云军都是这样的实力的话,早不知道被北晋人灭了几次了,难怪当年天启明明数倍于貊族,却还是被貊族人打得只能夹着尾巴逃窜。

    “公主。”黎澹终于忍不住开口,道:“这位…余公子,不知是何方高人?”

    楚凌笑眯眯地看着他,问道:“知道的太多,可不是什么好事。”

    黎澹眨了下眼睛,依然望着楚凌。楚凌叹了口气道:“好吧,告诉你也不是不行,不过…这件事我只告诉你了,如果让别人知道了……”黎澹立刻接口道:“公主只管拿我问罪便是。”看着他一脸郑重其事的模样,楚凌不由笑出声来。伸手偏偏他的肩膀便转身往前走去,“年轻人不要这么严肃。”

    黎澹有些失望,却听到耳边传来楚凌的声音,“余泛舟是沧云城朱雀营主将。”

    “……”好一会儿,直到楚凌和余泛舟都走远了黎澹才终于回过神来,惊愕地瞪着前面两个人的背影。深深地吸了几口气,黎澹才快步追了上去。只是一路上看楚凌和余泛舟的表情都十分的怪异显然是被吓得不轻。

    在整个京城都陷入混乱的时候,神佑公主周围却显得格外的安静。不仅是因为楚凌将一部分神佑军布置在了附近保护住了神佑公主府和旁边的襄国公府,凌霄商行的人更是大半都聚集在了这里。毕竟对于凌霄商行的人来说,平京城里的人谁生谁死跟他们没有多少关系,只要公主和公子不出事,就一切都好。公子如今正是治疗地关键时候,动弹不得,他们自然要以保护公子为先。

    只要远远地看一眼这边的架势,一般人也不会想要往这边闯。但是…这世上总是有一些不达目的决不罢休,撞了南墙也绝不回头的人。

    将近三更天的时候,一大群不知道从哪儿出来的黑衣人终于出现在了公主府附近。守在公主府外面的凌霄商行高手并不惊讶,如果今晚真的就这么平安的过去了,他们才会觉得惊讶呢。事实上,对方来的已经比他们预料的时间晚了不少了。

    这些黑衣人并不说话,朝着这边扑过来之后直接就动起手来。公主府的守卫也不示弱,毫不留情的予以还击。原本安静的公主府门前的大街上顿时也陷入了一片厮杀混战之中。

    雪鸢抱着一把剑守在院子里紧闭的门口,她周围也站着几个同样带着兵器的人。寻常雪鸢并不会用这种不方便随身携带的兵器,但是今天却不一样。外面隐隐传来厮杀声,雪鸢沉声道:“小心戒备,不要让人闯入院子打扰了云公子他们。”

    “是,雪鸢姑娘。”几个守卫齐声称是,飞身掠上了院墙。

    白鹭提着剑从外面走了进来,雪鸢有些惊讶,“白鹭,你怎么来了?”白鹭道:“公主和桓毓公子都不在,我不放心过来跟你一起守着。”

    雪鸢想了想,也点了点头。她们虽然所知不多,但是却也听说过公子跟北晋人之间的恩怨,这次刚好公子重病,安信郡王叛乱,北晋人岂会放过这个机会?两人也不多说,一左一右站在了门口。紧闭的房门里,房间依然紧闭着,里面偶尔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院子里一片寂静。

    天色微凉的时候,院外终于也传来了动静。显然是有人已经闯入了公主府了,白鹭和雪鸢对视了一眼双双握紧了手中的长剑。片刻后,院外传来了打斗声,白鹭微微皱起了眉头,心中隐隐有一股不降的预感。打斗声越来越近,一个护卫飞身掠了进来,有些狼狈地落到跟前,沉声道:“白鹭姑娘,挡不住了!”

    “怎么会!?”白鹭惊愕地道,她过来也只是为了保险起见。但事实上公主府特别是这个院子周围的布置都是按照目前他们所掌握的北晋人最强的实力布置的,甚至更甚之。但事实上北晋人不可能把所有人都用到刺杀君无欢上,因为还有一个冯铮需要他们对付。冯铮一个人就足以牵制住一半的貊族探子。

    那护卫道:“突然杀出来一个高手,我们…”话音还未落,就见一个黑衣人已经从墙外一跃而起落到了墙头上。那人穿着一声黑衣,手中提着一把染血的长剑。俊美的容颜在夜色中显得格外的冷漠,看着院子里三人的眼神更是幽冷地仿佛在看几个死人。

    “百里轻鸿。”雪鸢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低声道。当初百里轻鸿和拓跋胤率军进攻沧云城,白鹭和雪鸢都远远地看到过百里轻鸿的。但是,谁也没有想到百里轻鸿竟然会出现在平京!百里和雪鸢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惨白的脸色和眼底的惊骇。

    “让开。”百里轻鸿手中的长剑指向大门口,沉声道。

    白鹭伸手握住了雪鸢的手轻轻拍了拍,别怕,云老先生在里面。

    雪鸢也明白她的意思,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见两人没有让路的意思,百里轻鸿也不客气脚下一点刹那间人已经到了跟前,手中长剑轻描淡写地挥出。白鹭和雪鸢双双伸手举剑去当,两把剑齐齐架住了百里轻鸿挥过来的剑。百里轻鸿微微挑眉,似乎没有想到这两个少女竟然能挡住的自己一剑。雪鸢和白鹭从小一起长大一起习武,两个人的默契自然不必多说。可惜双方实力差距实在是太过明显,即便是两人拼尽了全力,在百里轻鸿手中也只能是拖延时间而已,全然没有半点胜算。

    百里轻鸿看着眼前已经伤痕累累的两个少女,沉声道:“让开,我不想杀女人。”

    雪鸢冷笑一声,道:“背祖忘宗之辈,还讲什么道义,有本事你便杀了我们!”

    百里轻鸿眼眸一沉,“让开!”

    雪鸢和白鹭对视一眼,一左一右同时出剑刺向百里轻鸿。百里轻鸿手中长剑随手格开白鹭的剑,回身一剑毫不留情的拍在了雪鸢的身上,雪鸢被打得倒退五六步呕出一口血来。百里轻鸿眼神淡漠地扫了两人一眼,提着剑往门口走去。白鹭咬牙,提起剑朝着他背后刺了过去。百里轻鸿头也不回,一挥袖直接将白鹭甩飞了出去撞在了不远处的墙壁上直接撞晕了过去。

    碰!

    紧闭了一整天的大门被他一脚踢开,大门里面正在为君无欢运功疗伤的两个人身形都是一震,云行月直接吐出一口血来。

    “几位大人,你们先去后面!”肖嫣儿飞快地挡在屏风跟前,一边不忘吩咐几位太医。他们都没什么自保之力,留在这里也只能枉送性命。

    老者双手依然抵在君无欢背后的穴道上,源源不断地将自己的内力送入君无欢的经脉之中。他若是现在放手,君无欢就会直接被冰晶石的寒气给冻死。

    云行月摸了一把唇边的血迹,隔着屏风看到来人的身影忍不住低声暗骂,“他怎么会在这里?!”百里轻鸿已经到了平京了。他们竟然没有收到过丝毫的消息!

    “他是谁?”肖嫣儿问道。

    云行月沉声道:“拓跋梁的女婿,百里轻鸿。”

    肖嫣儿脸色有些难看,她自然听说过百里轻鸿的名字。武功到了百里轻鸿这样的地步,想要给他下毒本身就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关键是,为了要给君无欢疗伤,她行走江湖时习惯带在身上的一些毒药根本就没带。毕竟那些东西一个不小心让君无欢吸入一点点都是要出人命的。

    百里轻鸿一剑将挡在他们跟前的屏风劈成了两半,这才看清楚里面几个人的模样,微微挑了下眉。

    “看来君无欢确实病得很厉害。”百里轻鸿淡淡道。

    云行月冷笑道:“如果不是知道君无欢病了,你会来么?”

    百里轻鸿摇摇头道:“我是来了之后才知道君无欢病了的。”

    “你想怎么样??”云行月沉声道。

    百里轻鸿淡然道:“杀了君无欢。”

    “就凭你?”云行月道。

    百里轻鸿道:“就凭我,有本事你拦。”

    云行月冷哼一声,一闪身已经到了百里轻鸿面前。云行月的轻功极佳,但是武功却很一般。百里轻鸿连剑都没有出,不过十来招的功夫云行月就被一掌打了出去。

    “师兄!”肖嫣儿惊呼一声,一咬牙袖中几枚暗器射向了百里轻鸿。百里轻鸿轻松的侧身避过,淡淡道:“小毒仙?”

    肖嫣儿也不答话,直接攻了过去。不远处倒在地上的云行月站起身来再一次扑向了百里轻鸿。

    宽敞的房间里,一边是正打成一团的三个人,另一边的榻上却坐着两个紧闭着双眼的人。老者额边已经隐隐有了汗水,贴在君无欢背心的双手却是冰凉。君无欢整个人似乎已经没有了知觉,俊美的容颜如冰雕玉琢一般,仿佛是一尊没有温度的雕像。

    虽然肖嫣儿和云行月竭尽全力想要将百里轻鸿引出房间,奈何实力不如人百里轻鸿不仅不退反而越来越靠近君无欢和老者了。两人万般焦急却也无可奈何,只能在心中暗暗希望老者能尽快结束疗伤或者楚凌快点回来。

    百里轻鸿一剑扫过云行月的胸口,又飞快地补上了一掌将人打了出去。

    “师兄?!”肖嫣儿一惊,眼看着云行月的头就要撞上门外的柱子,连忙飞身上前将云行月拉了回来。只是这一瞬间的功夫,百里轻鸿已经摆脱两人一剑挥向了房间里的君无欢和老者。

    砰!

    一声兵器撞击的声音传进门外两人的耳中,惊骇欲绝的两人顿时狂喜,“凌姑娘?!”

    “阿凌姐姐!”

    楚凌依然是一袭红衣,只是经过一晚上的奔波和厮杀,衣衫上多了几条口子也染上了不少血迹。却也因此,显得她整个人更加的凌厉逼人。

    百里轻鸿挥下的长剑被流月刀稳稳地架住了,楚凌眼神冰冷直刺百里轻鸿,百里轻鸿不由得一怔竟隐隐觉得被她盯着的地方隐隐作痛,侧首避开了楚凌的目光。

    楚凌用力一挥,百里轻鸿主动后退了几步收回了手中的长剑。

    “百里轻鸿。”楚凌盯着百里轻鸿,冷声道:“当初在上京,真该杀了你。”

    百里轻鸿不知想到了什么,愣了愣方才慢慢扯出了一个略带嘲讽的笑意,“神佑公主…君无欢都杀不了我,你以为…你就可以?”

    楚凌冷笑道:“让我猜猜看,陵川县…不对,应该是驸马了,驸马千里迢迢跑到平京来是为了什么?拓跋梁不相信你,他要你杀了谁?我父皇?上官成义?朱大人?冯铮?还是…君无欢?”百里轻鸿神色淡漠,盯着楚凌并不答话。楚凌笑道:“现在天启对驸马的意义,应该就只是向拓跋梁证明你的忠诚了吧?百里轻鸿,你真可怜。”

    百里轻鸿眼角微微颤动着,一言不发地盯着楚凌。好一会儿方才慢慢道:“我可怜…等我杀了君无欢,神佑公主,到底是我可怜,还是你可怜?”

    楚凌道:“那也得你有这个本事!”

    百里轻鸿脸上露出一个有些怪异的笑容,他并不是一个爱笑的人,突然露出这样的笑容让人觉得无比的生硬和违和,“楚卿衣,我很想知道…眼睁睁看着、你最重要的人死在你面前却无能为力,你会变成什么样子。”

    楚凌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握着流月刀的手指向对面的百里轻鸿,“懦夫。”

    百里轻鸿神色顿变,手中长剑瞬间化作万千残影朝楚凌席卷而来。楚凌不闪不避,提刀毫不犹豫地迎了上去。两人之间的打斗与先前云行月和肖嫣儿截然不同。半个房间几乎在瞬间就被破坏殆尽了,但是楚凌却能稳稳地控制住方向,丝毫不让百里轻鸿越雷池一步。

    两人越打越烈,最后干脆从房间里打到了院子里。此时,院子的一角还躺着昏迷不醒的白鹭,方才身受重伤的雪鸢却已经不见了踪影。趁着楚凌和百里轻鸿缠斗,云行月挣扎着站起身来,和肖嫣儿重新回到了房间里。

    “大伯!你还行不行?君无欢怎么样了?”云行月有些焦急地问道,他心里明白楚凌不是百里轻鸿的对手。

    老者慢慢睁开眼睛,眼神有些黯淡,道:“至少还要一个时辰,现在停下来就前功尽弃了。这小子会被冻死的!”

    云行月险些急得哭出来,以凌姑娘的实力哪里撑得了一个时辰?现在整个京城都是一团乱,就算是想要调人支援都不知道往哪儿去调!

    老者看了一眼外面,再看了一眼焦急地云行月没有说话重新闭上了眼睛。

    楚凌以前也跟百里轻鸿交过手,但是这一次毫无疑问是最辛苦的一次。所幸有当初被绝顶高手追杀了将近一个月的经验,否则以两人的实力悬殊楚凌早就已经有些撑不住了。百里轻鸿显然并没有杀楚凌的意思,他想要杀的只是君无欢。但是楚凌自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一个要杀一个要拦,倒是让楚凌拖延了更长的时间。

    “停手。”百里轻鸿的剑尖落在楚凌的肩膀上,沉声道:“你不是我的对手。”

    楚凌轻哼一声,一低头避开了他的剑尖,转身一刀劈了过去。百里轻鸿侧身让开,刀剑连续撞击了几次,楚凌身上再一次留下了一条血痕。楚凌侧首,舔了一下自己的唇角,淡淡的血腥味在口中蔓延,她看向对面的男人眼神却越发的明亮锋利了起来。

    “我确实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想要杀我,百里公子只怕也未必能全身而退吧?驸马还有大好的前程,真的甘心折在这平京城里么?”楚凌淡淡道。

    百里轻鸿微微眯眼,道:“为了君无欢,你连命都不要了?楚拂衣养大你,就是、让你为了个男人送命的么?”

    楚凌打量着他,嗤笑一声,“我乐意,关你什么事?”

    “既然这样,那我现在就送你去见你姐姐。”百里轻鸿冷声道。

    楚凌道:“百里轻鸿,你以为自己是情圣么?少在我面前提我姐姐,恶心!”

    百里轻鸿当下果然不再留情,剑锋刷刷刷地扫向楚凌。楚凌咬牙,提起流月刀竭尽全力地挡下对方的每一剑,只觉得握刀的手隐隐作痛。百里轻鸿连续劈出七八剑,每一剑都毫不留情凌厉无匹。楚凌眼看着已经无力再挡,眼底闪过一丝暗光一道银光无声地从袖中滑落到楚凌的左手里。只是楚凌还没来得及出手,百里轻鸿却已经如闪电般掠进了房间,一剑劈向房间里的两个人。

    “大师伯?!”

    “君无欢!”

    楚凌想要提气冲过去,但是方才百里轻鸿的一番猛攻竟然让她一瞬间差点岔了气。只觉得心口一阵刺痛,顾不得多想左手的暗器已经脱手而出射向了百里轻鸿。

    一直闭眼替君无欢疗伤的老者豁然睁开了眼睛,用力在君无欢背后一拍,君无欢身上骤然迸发出强烈的寒意。百里轻鸿只感觉到一股寒冷刺骨的劲力铺天盖地的朝着自己冲了过来,还没到跟前就感觉皮肤仿佛被寒刃割过一般的疼痛。连忙飞身往后疾退避开了这突如其来的劲力。同时,百里轻鸿的剑气也落到了君无欢的身上,君无欢依然双眸紧闭,一缕鲜血从他唇边溢出。

    百里轻鸿在院子里站定,自然也看清楚了房间里的情形。微微皱眉,提起手中长剑,再一次想要往房间里去。却听到身后一阵风声袭来连忙侧身让开,却见一个身形挺拔满身煞气的中年男子神色冷厉的看着自己。楚凌看到来人却松了口气,沉声道:“冯将军,拿下百里轻鸿!”说罢便快步朝着房间里冲了进去。

    “君无欢,你怎么样?!”房间里一片狼藉,刚一踏入其中就仿佛从夏天突然进入了冬天一般一股寒意扑面而来。君无欢睁开眼睛看向楚凌,笑了笑轻声道,“阿凌…不用担心,我、没事。”话音刚落,一口鲜血便吐了出来,刚刚睁开的眼睛再一次闭上了。

    “君无欢?!”



    ------题外话------

    男主卒,全剧终。

    ?(′???`?)哈哈,开个玩笑不要打我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