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43、擒贼擒王?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安信郡王看着眼前有些混乱的夜色,突然感到有些不安。一整个晚上都处在一种怪异的兴奋状态的大脑终于慢慢地恢复了几分冷静。永嘉帝怎么会不在议政大殿?他的人一整天都盯着他,得到的消息明明是永嘉帝进了大殿就再也没有出去过,现在人却不见了。要么是他得到的消息是假的,要么就是议政大殿里有密道?!安信郡王很快就抛弃了第一个想法,议政大殿这样的地方不比别处,想要在这里挖掘密道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做到的,永嘉帝如果需要密道也应该是在自己的寝宫挖掘才对。

    那么…就只能是,他被人骗了!想到此处,安信郡王背上顿时惊起了一层冷汗。如果他派去监视永嘉帝的人除了纰漏,那么今晚的一切……

    强烈的不安一瞬间席卷了安信郡王,他有些焦躁地看向四周,只觉得眼前晃动的人影仿佛都握着兵器想要对自己图谋不轨一般。

    “王爷?王爷?”正在等着安信郡王命令的将领看着他突然变得奇怪的神色有些担心地道。安信郡王的膘情实在是让人担心,今晚这么重要的时候王爷可千万不能出什么问题啊。安信郡王回过神来,定了定神沉声道:“给本王搜!”一定要找到永嘉帝,只要找到永嘉帝,一切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了!

    他声音冷厉,神色更是狰狞。太过狰狞的表情扯动了脸上的伤痕,伤口上又有血滑落了下来。在火光地映衬下,安信郡王看起来不像是一个踌躇满志的王爷,倒更像是一个满身戾气的恶鬼。跟前的人被吓得连忙低下了头,“是,王爷!”

    安信郡王带着人漫步走进了议政大殿。宽敞的大殿里,那金黄色的龙椅就伫立在高高的丹陛之上。安信郡王上前了两步,望着那龙椅上威武堂皇的龙首目光热切,忍不住吞了口口水。那就是这天底下最至高无上的位置啊。曾经他以为自己这辈子都没有机会触碰到他了,最多也只是自己的儿子登基之后追封自己一个皇考罢了。但是最近他才终于想明白了,其实他本身也是有机会坐上这个位置的啊,为什么还要等到将来?

    永嘉帝能坐在这个位置上,不就是因为他运气好么?运气好身为先皇的皇子,运气好前面的几个年长的皇子都死了他却因为不起眼反倒是活了下来。更是运气好因为楚烈需要一个容易掌控的小皇帝,所以毫不起眼的永嘉帝被推上了皇位。皇室宗亲谁是真的服他能力才德的?

    安信郡王漫步走上了丹陛,站在龙椅前伸出手轻轻抚摸着那把金色的椅子。他的手分明是火热的,但是那龙椅却竟然是冰凉的。安信郡王有些怪异地笑了两声,慢慢走到龙椅前坐了下去,方才的那一丝冷静和不安似乎被这金黄的颜色闪得消失无踪了。守在大殿外的禁军自然都看到了这一幕,但是却谁也没有说什么,而是有志一同地低下了头去只当自己什么都没有看见。安信郡王欢喜地摸着龙椅的扶手,终于得意地笑出声来。

    “哈哈哈……”

    “看来,安信王叔的心情不错啊。”楚凌的声音有些突兀地在殿外响起,安信郡王顿时就仿佛被人卡住了脖子一般,笑声骤然消失了。

    “楚卿衣?!”安信郡王咬牙道。

    楚凌飘然从房顶落下,正落在殿外的石阶之下。安信郡王居高临下,即便是坐在殿中也正好将她看得清清楚楚。安信郡王冷笑一声,“给本王杀了她!”安信郡王显然也深谙兵贵神速的道理,一见面立刻就要楚凌的命。只可惜跟他狼狈为奸的罗彬竟然不懂这个道理,才让楚凌有机会救下了冯铮等人。

    殿外的禁卫毫不犹豫,听到命令立刻就举着兵器扑向了楚凌。他们显然也明白自己做的是一桩玩命的买卖,而神佑公主自然就是他们的敌人。神佑公主不死,死的就是他们了。楚凌伶俐地闪过迎面而来的攻击,心中十分郁闷。这些人的反应着实是让她这个平京第一美人的称号有些黯然无光啊。她这个美人儿站在这里,他们难道不应该怜香惜玉一下么?举刀就砍是什么鬼?

    可惜,这年头谁都不傻。美人儿是重要,但是自己的命更重要。

    嗖地一声脆响,楚凌手中的流月刀已经换成了长鞭。长鞭如毒蛇一般在人群中狂舞,一时间一大群护卫竟然都无法近她的身。安信郡王坐在殿中看得分明,心中更是恼怒,“楚卿衣,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独自一人前来送死!”楚凌嗤笑一声,还有心情回头跟他搭话,“你当我傻么?这种时候一个人跑进来?”

    安信郡王微微眯眼,“哦?还有谁跟你一起来了?冯铮?”这个时候,君无欢重病连动弹都困难,萧艨据说不在京城,宋邑重伤未愈,除了冯铮他着实是想不出来还有谁会跟着神佑公主一起进宫来冒险。但是…那些人明明说了会替他杀了冯铮的!混账东西!都是一群废物!

    “你猜啊。”楚凌笑道。安信郡王冷笑道:“我不猜,等我杀了你,不管是谁他自然会出来的!”

    楚凌手中长鞭一挥,将跟前的叛军远远荡开,放声笑道:“安信王叔,八字还没有一撇你就敢往那个位置上做,谁给你底气让你觉得能杀了本宫?”别的不说,论逃命的功夫楚凌自觉还是相当到家的,她若是不想被人杀,这世上能杀得了她的人还真不多。

    安信郡王坐在龙椅上,有些不安的动了动。这把椅子坐起来其实跟寻常椅子并没有什么两样,甚至还不如寻常的椅子舒服。但是他却舍不得起来,“大言不惭。”

    楚凌笑道:“安信王叔,我给过你机会逃走了。既然你不领情,那就不好意思了。”

    什么意思?安信郡王微微蹙眉,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不太好的感觉。正要站起身来就听到外面传来整齐的脚步声,那是…只有正规兵马集体行动才会有的动静。但是这个时候…京城所有的禁军不是叛乱也应该一片混乱才对,神佑公主从哪里来的兵马?

    很快,殿外再一次传来了厮杀声。但是这一次却是叛军居于若是,安信郡王很快就看到自己的人被逼的节节后退,最后几乎全都退到了议政大殿周围,倒是将整个大殿团团围住,一时半刻不用担心对方攻进来了。但是安信郡王并没有觉得高兴,相反的他的脸色已经阴沉的无以复加。脸上的伤口血已经止住了,却显得更加狰狞可怖。

    楚凌从围攻自己的人群中脱身,站在大殿外面隔着叛军遥遥与殿中的安信郡王对视。

    “公主,宫中的叛军已经肃清。”一个陌生的青年男子上前,恭敬地将两块令牌送到楚凌跟前。楚凌伸手接过令牌,淡笑道:“辛苦你了。”青年笑道:“能得公主信任,是余某的荣幸。”说完,便握着手中兵器站在了楚凌身后不再说话。大殿前地气氛一时间有些凝滞,楚凌含笑看着安信郡王道:“王叔,事已至此,出来吧。”

    安信郡王咬牙道:“本王不信,你有本事这么快平定禁军!”

    楚凌笑道:“王叔,我能不能平定叛军对你来说已经不重要了。纵然今晚叛军真的杀光了大半个平京,跟你也没有关系了。你…已经失败了。”

    安信郡王神色有些狂乱,“不可能!本王怎么会失败?本王怎么会败给你这个黄毛丫头!!”楚凌轻叹了口气,道:“大概是因为…你真的不适合造反吧。”这倒不是嘲讽安信郡王,而是真的不适合。天启的朝廷虽然软弱的让人恨不得抽他们几顿,但是真的不太适合造反。特别是这些皇室宗亲,既没有理论经验更没有实际操作经验。说的难听一点,安信郡王连最基本的调兵遣将都没有学过,基本上是靠着几个从来没上过战场只有空想的将领东一榔头西一锤的,捣乱很精通,想要造反成功全靠运气。要是今天永嘉帝在这里,那安信郡王说不定能成功干掉永嘉帝。但是干掉之后他自己能不能成功上位,也还不好说。

    安信郡王却认为楚凌是在嘲讽他,“闭嘴!你懂什么?!永嘉帝也不过是运气好而已,他可以本王为什么不可以!”

    楚凌耸耸肩,道:“很明显,你运气不好。”

    看着安信郡王一副快要原地爆炸的模样,站在楚凌身边的青年低声闷咳了一声低声道:“公主,小心把人给气死了。”

    楚凌眨了眨眼睛,“不至于吧?本公主这一晚上四处奔波还险些受伤,都还没生气呢。”

    “……”因为您没有想要那个位置啊,人家都坐上去了又被你一脚踹下来,不生气才怪。

    楚凌想了想,还是决定劝一劝安信郡王,“王叔,成王败寇输赢自负,你已经输了就不要再负隅顽抗了,还是出来吧。”安信郡王冷笑道:“本王若是说不呢?”

    楚凌道:“重新修一座议政大殿想必也不是什么难事。”显然,楚凌来的比安信郡王以为的更早。安信郡王却并不怕5她这个威胁,“哦?好啊,反正有人给本王陪葬,本王也不亏!”安信郡王走到大殿门口,一挥手一群人被叛军拎着走到了安信郡王跟前。

    楚凌定睛一看,全是朝中位高权重的重臣。那日在宫门口上血书要求永嘉帝严惩她的四个老头子这里面就占了两位。楚凌有些无奈地轻咳了一声,问道:“上官丞相,朱大人,你们怎么也在这儿?”她没记错的话,她是派人去保护这两个老头儿了吧?更何况,上官成义在朱家,朱家也没那么容易让人将这两位抓走啊。

    上官成义扯了扯嘴角没说话,朱大人看了楚凌一眼,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

    安信郡王得意地笑道:“本王只是想请上官丞相和朱大人来见证本王的大喜事罢了,倒是没有想到还有这个用处。”

    楚凌摸着下巴,慢悠悠地道:“哦?王叔觉得,我跟这些老大人中的哪一位关系比较好了?”

    “……”安信郡王微微眯眼,怀疑地看着楚凌,“你敢不管他们死活?要不本王先杀一个给你看看我敢不敢真的杀人?”

    楚凌耸耸肩道:“等你把他们都杀光了,我再杀了你替他们报仇,想必各位老大人九泉之下也能瞑目了。”

    “……”各位老大人表示他们并不能瞑目。

    朱大人叹了口气道:“王爷,你就不必多费口舌了,我们这些老头子跟公主都有过节,你杀了我们她只会感谢你。”安信郡王眼底闪过一丝厉色,抬脚就朝着朱大人踢了过去,“你以为本王不敢杀你?”原本今晚安信郡王确实没有打算动朱大人的,毕竟执掌枢密院的人得罪了并没有什么好处。但是这死老头子分明也对永嘉帝和神佑公主不满,却死活不肯交出调兵的虎符。若是他肯教出虎符,他立刻就可以号令整个禁军甚至调动京畿附近的禁军,何愁大事不成?

    他好说歹说,就连朱家的人都再三相劝,这老头竟然当真就铁了心了不理不睬。既然如此不识抬举,他当然也不用客气了。等他登基之后,枢密院自然也由不得他掌管了。再厉害,再有影响力一刀杀了也什么都没有了。

    朱大人年纪虽然还算不上大,却也被这一脚踢翻在地唇边溢出了一抹血丝。旁边上官成义连忙身上扶住他,“朱兄!”

    朱大人撑着上官成义的手臂重新站起身来,看着安信郡王冷笑了一声没有说话。这冷笑却似乎激怒了安信郡王,安信郡王一把抓过旁边叛军手中的刀就朝着朱大人砍了过去。

    “啊?!”同样被抓住的大臣们不由惊呼出声,有人忍不住干脆破口大骂起来。

    “嗖!”一道寒光将安信郡王手中的刀打偏了位置,楚凌的声音从对面不紧不慢地传来,“安信王叔,咱们不是在谈判么?你这样谈着谈着将本宫抛到一边…不太合适啊。要不,本宫现在下令放箭,说不定在你把人杀光之下,还能救下来几个?”言下之意,就是看你先杀光人质还是我先杀了你。

    安信郡王咬牙道:“本王不跟你谈,本王要见永嘉帝。”

    楚凌眨了眨眼睛,“你说见就见,那我父皇多没面子?”

    “……”若不是现在处在这种情况下,安信郡王只怕当真能被楚凌气吐血。安信郡王也不理会她的挑衅,手中的刀往朱大人脖子上一架,咬牙道:“我要见永嘉帝!”

    楚凌不答,安信郡王却仿佛突然脑子清楚了一些。看着楚凌道:“今晚动手的不只是本王的人,现在皇宫外面还乱着吧?本王不信你有那么多的帮手,你有那么多时间在这里跟本王耗!”朝堂上下,有多少能用的人安信郡王多少还是了解的。就算神佑公主暗地里还藏着几张底牌也不可能太多。若说神佑公主能这么快就将整个京城都肃清了,安信郡王是绝不会相信的。所以只可能是现在外面依然还乱着,神佑公主先集中兵力进宫来对付他来了。想要擒贼先擒王么?可惜…今天动手的人可不只是他的人。他的人会因为他的失败而投降,别人可不一定会。

    楚凌纤细的手指把玩着手中的长鞭,似乎是在考虑安信郡王的话。

    跟在她身边的青年上前一步,低声道:“公主,这人杀不杀?”

    楚凌道:“杀不杀都不重要了,这人已经废了。”出了今晚的事情,就算安信郡王活下来也是一个废人了。就算天启皇室的人死光了,安信郡王一脉也跟皇位没什么关系了。

    余泛舟道:“咱们没多少时间,耽误久了外面只怕撑不住。”

    楚凌点点头,慢悠悠的道:“那就…杀……”话音未落,不远处传来了永嘉帝地声音道:“朕在这里!”永嘉帝在一群护卫和襄国公的簇拥下快步朝着这边走了过来,很快就到了楚凌跟前站定,转身看向安信郡王沉声道:“朕来了,有什么条件你跟朕说便是。卿儿,去做你该做的事情。”

    安信郡王望着永嘉帝,突然嗤笑了一声,“你不过是比我多了一个厉害的好女儿!”声音里充满了不甘和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