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42、深夜混战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安信郡王现在很兴奋,居高临下盯着远处的混乱和火光,仿佛他的眼中也在跳动着火光一般。决定在这个时候发难并不是他一时兴起的决定,其实如果不考虑神佑公主的因素的话,什么时候动手关系都并不是很大。天启的朝堂上下,这些年来一直都是这样一成不变的。安信郡王几乎都看不出来什么时候动手到底有多大的影响。这些年来,之所以一直没有想过真正动手,是因为他毕竟还是希望能够名正言顺的得到这一切。乱臣贼子的名声并不好听,可惜…是你们逼我的!

    安信郡王在心中冷笑道,永嘉帝还没老就糊涂了,居然为了一个刚认回来的丫头就处处打压他。还有那个神佑公主…一个丫头竟然也想要挑战他的权威,甚至挡他的路!

    “王爷。”安信王妃带着人从后面走了过来,她的眼睛今晚也显得格外的明亮。安信郡王回头看了她一眼,有些不满地道:“事情还没办妥?”安信郡王对这个王妃有些不太满意,大包大揽说是能解决掉君无欢和博宁王府那个小崽子,结果却一个都没有解决掉。他决定现在起兵也有这个原因,神佑公主将那个刺客的尸体送回了博宁王府,博宁郡王岂会猜不到是谁的人?若是再不动手,往后找他麻烦的就不仅是永嘉帝和神佑公主,还要加上博宁王府了。

    安信王妃自然看到了丈夫眼中的不满,却并不在意,轻声笑道:“王爷尽管放心便是,您看不顺眼的人,臣妾都会替你让他们消失的。”

    “哦?”安信郡王微微挑眉,神色却带着几分不以为然显然是并不相信她的能力。只是道:“你还是在旁边看着就是了,过了今天…这天下就没有人敢于本王为敌,没有人敢让本王看不顺眼了。”安信王妃抿唇笑了笑,垂眸不语。

    “王爷!”一个人急匆匆地跑了过来,安信郡王微微蹙眉,有些不悦地道:“什么事慌慌张张的?”

    来人道:“启禀王爷,神佑公主去了骆家,将冯铮等人都救了出来!”

    “什么?!”安信郡王一惊,怒道:“罗彬在哪里?本王不是吩咐让他立刻杀了冯铮吗?为什么冯铮还会活着被神佑公主救了?”他早就吩咐了罗彬,一旦得手立刻杀了冯铮,罗彬竟敢阳奉阴违?来人吓了一跳,连忙道:“罗…罗将军,就在外面……”安信郡王眼中燃烧着熊熊怒火,咬牙道:“让他滚进来!”

    “是,王爷!”

    这一晚对京城的禁军来说无比的混乱,许多人最初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被裹挟进了这一场叛乱之中。还有一部分人在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自己的同袍给杀了,死不瞑目。等到终于有人反应过来,开始组织起不愿意谋逆的人想要抵抗的时候,整个禁军早已经四分五裂群龙无首了。

    大家都是一样的禁军,穿着同样的衣服,有的人甚至每天都会见面。但是他们却无法区分出到底谁是叛逆谁不是,一开始的混战中甚至因为而枉死了不少人。崔陵是殿前司的一个小小的都头,平时手底下管着一百来号人。每日只是训练和一些日常差事,日子过的也算十分惬意。今晚下了岗之后他本来在跟几个手底下的兄弟喝酒,没想到远远地看到不远处步军司突然起火然后乱了起来,接着在他们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殿前司大营也跟着乱了起来。他们很快就判断出来这显然是有人想要谋逆,只是指挥使和副使都不在,他亲眼看到都虞侯一刀杀了一个前去禀告叛乱请求立刻派兵弹压的将领,便压下了心中的冲动暗中着急自己手下的兄弟趁机往外面冲去。

    正副指挥使都不在,都虞侯反了,他们若是留在营中不是被迫跟着造反就是跟那个想要弹压的将领一样被杀了。

    跟他一样想法的人并不少,但是更多的人却只能听命行事。他们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只听茫然地听从上峰的命令对这自己往日的兄弟挥刀相向。崔陵带着自己人一路冲出了大营,街上早就已经乱了起来。他们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们甚至分不清楚迎面而来地兵马到底是叛军还是自己人。所以他们谁也不敢接触,只能尽量将自己隐藏起来。

    “都头,咱们怎么办?”一个年轻的士兵摸了一把自己刀锋上的血,红着眼睛问道。

    崔陵咬牙道:“早机会,散了,各自回家或者找地方先躲起来。”

    “当逃兵可是死罪!”

    崔陵没好气地道:“现在这么乱,你分得清楚敌我?难不成我们要跟着谋逆不成?”谋逆更是死罪,不过如果谋逆地那些人成了,他们只怕也活不了。正说话间,不远处又传来了打斗厮杀的声音,所有人不由得都握紧了手中的兵器。

    突然,一朵绚丽的红色焰火在天空绽放开来,此时已经是深夜,红色的焰火绽放瞬间铺满了一小片天空显得格外引人注意。崔陵皱了皱眉,觉得这个焰火有点眼熟。身后已经有人叫了起来,道:“神佑公主!是神佑公主府的标记!”神佑公主是永嘉帝唯一的女儿,天启唯一的公主。陛下特赐牡丹为徽记,以示公主尊贵。神佑公主府邸的匾额,还有许多服饰甚至是公主府来往的文书上大多会印有这种永嘉帝自己绘制的牡丹图案。

    崔陵心中一动,咬牙对身后的人道:“公主府,我们去神佑公主府!”这个时候,似乎也没有别的提议,于是这个提议获得了所有人的支持。他们冲出了有些狭窄的小巷朝着公主的方向而去。

    刚冲出巷子不远就看到两支人马正在混战,其中一方他们自然很眼熟是禁军,但是另一方的衣服却似乎跟禁军不太一样。但是这年头,穿着一样衣服的都分不出敌我来了更何况是别人。

    “都头,现在怎么办?”有人小声问道。

    崔陵皱眉,正在思索着。混战中,来历不明地那一方显然人数和实力上都略逊一筹。所幸双方人都不算多,就算双方加起来他们这些人也不惧对方。

    “哎哟,赵季麟,你到底行不行啊?”混战中,一个有些胖乎乎的人狼狈地东躲西藏。正在跟人拼杀的年轻人气得不轻,“有本事你来啊!”

    “早说了让你们这些废物不要出来!”另一个年轻人一脚踢开一个禁军,将地上的同伴拉起来推到墙角,“还不快走?在这里等死啊。”

    那同伴却似乎十分讲义气,握着刀的手都在发抖,却还是不肯丢下他独自逃生,“本公子是那种人嘛?不就是杀人么?本公子也会!”说着便举着刀朝着敌人砍了过去。

    “救人!”崔陵沉声道。

    “都头?”

    崔陵沉声道:“那个人是黄家三公子,黄靖轩。”虽然他在平静城里只是个小人物,但是却还是见过黄靖轩几次的。自然也知道黄靖轩为了跟着神佑公主被黄家逐出家门的事情。看这几个人虽然身手都不太行,但是气度不却不凡的模样。只怕都是加入了神佑军的那些京城的公子哥儿们。

    黄靖轩和赵季麟此时已经十分疲惫了却只能暗暗在心中骂娘,手上半点也不敢轻忽。他们原本在山里训练的好好地,虽然这些天死去活来了好几次,但是时间长了也就渐渐习惯了。不想前两天公主突然一声令下,让他们个跟着神佑军进城来了。美其名曰,现场观摩。虽然观摩啥他们也不知道,但是对于这些每日被训练折磨累的半死的纨绔们来说,能不用训练回到京城休息几天自然也是高兴的。谁知道还没高兴两天呢,就遇到了安信郡王起兵造反!在然后,这几个学了几招武功就信心爆棚的货不顾上面地命令非要跑出来逞英雄,要不是他跟赵季麟跟了出来,说不定就直接死在京城某个不知名的角落了。

    眼看着就要撑不住了,又一群禁军冲了出来。赵季麟和黄靖轩对视了一眼心中不由暗暗叫苦。却不想那些禁军并不是朝着他们来的,而是直接扑向了原本围攻他们的禁军。新来的人多始终,不过一会儿工夫那些围攻他们的人就被拿下了。

    “黄公子。”崔陵带着人上前。

    黄靖轩警惕地看着对方,道:“多谢出手相助,阁下…是什么人?”

    崔陵将他的警惕看在眼底,倒也不觉得奇怪,这种局面黄靖轩若是相信他才奇怪了,“在下殿前司冯将军麾下都头,崔陵。”

    黄靖轩眼睛转了转,他也分辨不出来崔陵的身份到底是真是假,只是道:“原来是崔都头,崔都头这是……”崔陵叹了口气,将自己的打算讲了一遍,黄靖轩和赵季麟对视了一眼,道:“我们也正有此意,不如就一起吧。正好一路上可以整合那些不愿意同流合污的禁军士兵。”

    崔陵倒是没有想过这两位公子哥儿竟然还有如此打算,想了想也点头道:“甚好,那就结伴同行吧。”

    一行人结伴朝着公主府的方向而去,夜色中两个人影突然出现在方才他们停留的地方。其中一人皱眉道:“他们不会有事吧?”

    另一人道:“那姓崔的看起来不像是有坏心思的模样,我们跟着应该出不了大问题。”

    “公主说,过了今晚能留下一半人就算是不错了。”

    “未必,我看那些纨绔公子别的不好说,胆子倒是不小。”

    “这倒也是。方才那几个,刚刚差点都吓哭了,没一会儿功夫倒是又活蹦乱跳了。走吧,咱们跟上去别真出什么事了。”

    “嗯。”

    “启禀公主,叛军主力开始围攻皇宫了!”楚凌站在一处高楼上,神色淡然地望着远处的火光。一场叛乱,即便是控制在最小的规模,今晚也要流不少的血。其实这个时候,哪怕是楚凌也做不了什么,整个京城的禁军已经是一片混乱,想要从新收拢根本她一个公主的身份就能够立刻做到的。所幸几位将领都已经救了出来,有了他们却要事半功倍了。

    黎澹的脸色还有些惨白,他跟着公主从罗府一路杀到这边来的。当然,大多数时候是公主动手,他只是偶尔捡漏而已。

    “就凭两三万禁军,就想要攻打皇宫?”这已经是黎澹替安信郡王估算的最大的兵马数字了。皇城里有将近五万禁军,但是能跟着安信郡王谋逆的,能有一半就不错了。

    来人道:“还有…宫中。宫门被人打开了两扇了。”

    闻言,黎澹不由得变色扭头去看楚凌。楚凌轻叹了口气,道:“这个冯铮啊,还真是……”禁军哪里是个筛子?简直就是个渔网,到处都是洞。

    黎澹有些着急,皱眉道:“公主,咱们现在怎么办?如果陛下被……”如果永嘉帝落到了安信郡王手中,他们的任何筹谋就都是无用功了。楚凌含笑安抚道:“不用担心,没那么严重。你与其担心父皇,还不如担心担心那些老头子。”黎澹皱眉,有些不解地问道,“公主这是什么意思?”

    楚凌看向站在一边的黑衣人,那人会意道:“安信郡王派人抓了京城里不少的大臣。”

    楚凌笑道:“寻常人是狭天子以令诸侯,我这位安信王叔大概是想要反其道而行,挟大臣以令天子。”

    “他……”黎澹默默地咽下了到了唇边的话,他是不是傻?如果他是永嘉帝的话,才不会管那些大臣的死活。反正死光了很快就会有新的,就算是安信郡王自己也不会管吧?他居然会认为这对永嘉帝有用?呃…不对!黎澹脑海中灵光一闪,安信郡王这一招,不可谓不狠毒。如果永嘉帝甘愿中计自然是遂了他的愿,如果永嘉帝不中计,以后这些朝臣对永嘉帝必然会新生隔阂甚至是怨怼。

    整座皇宫加上宫门口的正门一共有九座门,被打开的两道门是皇宫西南方的两道侧门。从这里进去就直通后宫,永嘉帝后宫嫔妃并不少,不过执掌后宫的三妃都是聪明人。外面才刚刚乱起来,她们就已经带着后宫的嫔妃退到了皇宫里守卫最森严的奉先殿附近的宫殿。整个后宫的守卫内侍都守着一一座宫殿,自然要安全许多。那些冲入宫中的叛军首要目标是寻找永嘉帝,自然也没有功夫去伤害那些嫔妃。因此只是派出一部分叛军与宫中守卫对峙,绝大多数人叛军依然还是朝着前面的议政大殿而去了。

    守卫皇宫的禁军自然也不敢示弱,奋起反击。原本在皇宫外面的厮杀毫不意外的蔓延进了皇宫。整个皇宫里都仿佛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安信郡王一改往日一身富贵闲王的装扮,身披铠甲手按宝剑,倒是有几分英姿飒爽的味道。看着被叛军团团围住的议政大殿,心中便升起一股莫名的兴奋和得意。

    议政大殿的大门依然紧闭着,里面灯火通明。大殿外,御前禁卫正手持兵器挡在殿前与叛军对峙。

    “安信郡王,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起兵逼宫!”一个将领手握长剑,剑尖直指安信郡王,“可知此罪当诛!”

    安信郡王冷笑一声,“当诛?谁敢来诛本王?冯铮已经死了,谁还能救得了你?陛下,臣劝你还是自己出来吧,免得…有辱斯文。”

    “乱臣贼子!”里面传来永嘉帝愤怒的声音。

    安信郡王笑得更得意了,“这大殿已经被包围了,陛下若是不出来,可就别怪本王不客气了!”

    里面一片宁静,永嘉帝显然并没有出来的意思。安信郡王冷笑一声道:“敬酒不吃吃罚酒,陛下若是乖乖写下退位诏书,本王还可给你一些优待让你后半生衣食无忧,既然你不识抬举,就别怪本王心狠手辣了。大不了…本王再重建一座议政大殿!”言下之意,竟然要之将将这议政大殿给烧了,直接将永嘉帝烧死在里面。

    里面依然没有回应,安信郡王皱了皱眉,“陛下莫不是在等神佑公主?哈哈,神佑公主实力超群,本王怎么会忘记她?本王早就安排了人好好招待神佑公主,公主今晚只怕无暇入宫救驾了。”大殿中依然无人应声,安信郡王的眉头皱地越发紧了。以他对永嘉帝的了解,永嘉帝绝不是这么沉得住气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他当真不怕死么?还是谁,他觉得自己胜券在握?

    安信郡王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心烦之下再也没有了耐心,沉声道:“给本王上!最先攻入议政大殿者,赏千金!”

    一声令下,顿时厮杀声再起。安信郡王站在一边,欣赏着这场厮杀,仿佛看到了自己坐上皇位的那一天。让他儿子继承皇位?哪里有自己登上皇位来的风光得意?他为什么早没有想通这一点呢?安信郡王不由笑出声来,他还得感谢神佑公主呢。若不是神佑公主回来,他说不定还在千般隐忍等着永嘉帝什么时候将皇嗣之位施舍给安信郡王府。那样委曲求全,哪里有现在这样自己去拿来的快活?

    禁卫本身就是禁军中的佼佼者,实力自然不弱。但是人数上却远不及叛军多。不过多事,便节节败退,议政大殿的大门终于轰然打开。看着眼前被强行打开的大门,安信郡王脸上的笑容更深了。

    “启禀王爷!永嘉帝不在大殿中!”

    “什么?”安信郡王脸上的笑容在一瞬间僵住了,“不在?不可能,方才他还说话了!”虽然只说了一句,但是……安信郡王皱了皱眉,一时间倒是有些怀疑其方才那句话到底是不是永嘉帝说的了。但是,如果不是永嘉帝又能是谁呢?一个内侍模样的男子被人提着扔到了安信郡王面前,“王爷,殿中只有他一个人。”

    那内侍战战兢兢地跪在地上,“王…王爷饶命!”

    安信郡王一瞬间神色有些狰狞扭曲,俯身一把抓起那内侍咬牙道:“皇帝哪儿去了?!”

    内侍颤抖着道:“小的,小的不知,陛下…陛下今天、今天晚上根本不在议政大殿。许是…许是,去后宫了吧。”

    不可能!他们得到的消息是永嘉帝从晚膳之后一直就在议政大殿根本没有离开过。更何况现在无论是后宫还是永嘉帝的寝宫都没有人!”

    “你…不好!”安信郡王突然一惊,一把推开了自己跟前的内侍。一道银光从他跟前闪过,安信郡王只觉得脸上一冷,仿佛有什么东西从脸上流下。他伸手往脸上一抹,竟然摸了一手的血。方才那战战兢兢的内侍就地打了个滚,一瞬间就闪到了七八丈以外,嚣张得意地笑道:“安信郡王,不知道毁容了的人能不能当皇帝啊。哈哈!”

    说话间,几个起落已经消失在了宫墙后面。

    “给本王追!”安信郡王气得浑身发抖,厉声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