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41、救人!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罗彬今年已经五十出头,是侍卫亲军马军司都指挥使,位列三衙之一,在武将之中地位仅在冯铮之下,与步军司都指挥使宋邑以及殿前司两位副使并列。虽然也算得上是位高权重了,但是罗彬并不因此觉得高兴。比起才四十出头的冯铮和刚刚三十不久前调离禁军的萧艨,甚至是刚刚四十岁的宋邑,他的年纪都太大了。上面还有几位殿前司副使在,罗彬这辈子几乎都没有什么机会在更近一步成为天启最高的将军了。

    罗彬并不觉得自己比冯铮差在哪里,但是在所有武将中永嘉帝却只肯真正信任冯铮。因此,时间久了罗彬便自以为得出了结论,冯铮之所以能比他更进一步纯粹是因为他得宠而已。但是既然无法得到永嘉帝的宠信,只要有机会罗彬自然也不介意换一个陛下来效忠。天启忠心耿耿的臣子确实是不少,但是却也不乏想法奇葩一些的存在。而罗彬正是其中之一。

    罗府大堂里,此时的气氛有些凝重。大堂外面早就已经被兵马包围了,冯铮脸色惨白地跌坐在椅子里,看着罗彬的眼神充满了不可置信。

    “罗兄,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们应邀来参加罗母的寿辰,因为不是整寿所以罗彬并没有大办只邀请了几个相熟的将领。却没有人想到,这位平时总是笑脸迎人,跟谁关系都十分不错的罗兄竟然在酒里下药!冯铮还算客气的,脾气暴躁一些的直接就开骂了,“姓罗的,你想干什么?有本事跟爷面对面的打一场,爷把你打得满地找……”

    “啪!”罗彬狠狠的一个耳光已经甩了过去,叫骂的将领脸上立刻红了一片,片刻后吐出了一口血里面竟然还裹着一颗牙,可见罗彬这一耳光打得有多么的用力。

    骂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脸。罗彬自然知道这一耳光下去是真的将人给得罪死了,不过他并不在意,只是冷笑了一声。到了这个地步,这屋子里的人都得死,他还怕得罪谁不成?,“继续骂啊,老子早就想打你了。回头就把你这条舌头割下来下酒!”看到罗彬脸上狰狞的笑容,众人都知道今天的事情只怕是无法善了了。最重要的是…今天他们的小命只怕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冯铮的声音有些沙哑,“罗兄,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虽然楚凌总是说冯铮御下无方,但是冯铮也不傻,看到外面那些禁军士兵哪里还会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他竟然不知道罗彬是什么时候跟安信郡王混在一起的。他们这些武夫,参与那些争权夺利的事情有什么好处?最后得利的还是那些文人,他们不过是被扔出去做挡箭牌和替死鬼罢了。

    罗彬冷笑道:“我什么要这样做?你不知道么?冯铮,你今年才多大?你当上殿前司都指挥使的时候才几岁?我今年多大了?”

    冯铮愣了愣,“就为了这个?”罗彬道:“你是不是以为,你能走到今天全靠你能力出众心安理得?哼!我来告诉你,你之所以比我走得远,爬的比我高,不过是因为陛下更宠信你而已!你有什么功绩凭什么事事压我一头?你不是总说我救过你的命么?好了,现在到了我需要你还这条命的时候,你就乖乖的把你的命还给我吧。”

    冯铮想过很多理由,但是却没有想到罗彬竟然对自己有如此大的怨气。他自认自己确实没有多大的丰功伟绩,能够走到今天也确实算得上是陛下看重。但是这竟然也足以让他恨自己入骨?

    “姓罗的,你的脸是有多大啊?你能坐到这个位置上还多亏了冯将军提携,就凭你那点本事,你以为有几个人服你?”有人忍不住,冷声道。

    罗彬脸色顿时大变,猛然扭头看向说话的人,好一会儿方才冷笑一声道:“尽管嘴硬吧,希望你一会儿还能嘴硬得起来!”

    “罗彬,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谋逆可是诛九族的大罪!你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你的老母妻儿想一想!”冯铮道。罗彬不以为然,道:“现在整个平京都在我们的控制之下,你有空废话还是想想自己怎么活命吧。冯铮,你今天死定了!”其他将领的脸色都有些难看,他们可以算得上是眼下掌握着京城绝大多数兵权的将领了,他们如今在这里被人给一锅端了,外面只怕早就已经乱成一团了。

    看到他们的表情,罗彬有些得意地道:“怎么样?想通了么?想通了就将兵权教出来,我会在王爷面前替你们求情的。不过,如果你们谁愿意现在杀了冯铮,我便立刻放了你们,并且也会在王爷跟前为你们请功的。”

    “呸!痴心妄想!”

    “老子就算是死了也不会跟你们这些玩意儿同流合污的!”

    “老夫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这个乱臣贼子!”

    “你们!”罗彬大怒,咬牙道:“你们给我等着!来人,给我搜身!我就不信了这么重要的东西会找不到!”

    “你敢?!”

    “哼!”罗彬冷笑一声,“你看我敢不敢。”

    “咦?不是说祝寿么?怎么还弄得剑拔弩张了?”一个清越的声音带着三分笑意从外面传来,清清楚楚地传进了原本有些嘈杂的大厅里。罗彬脸色顿时一变,坐在一边的冯铮神色却是一喜,“神佑公主?!”他们是见识过神佑公主的实力的,自然也知道她确实是有能力在这个时候闯入罗府。

    罗彬连连后退了数步,伸手拔出自己随身地佩刀护在胸前方才看向大堂外边。淡淡的火光下楚凌穿着一身红衣站在院子里越过大门含笑看向罗彬,她纤细的手指正漫不经心地摆弄着手中的流月刀。楚凌身后,跟着几个人。其中三个在场的人都是认识的,黎澹和玉家六公子,还有冯铮的嫡长子冯思北。

    桓毓饶有兴致地摸着下巴看着大厅里,笑道:“哟,冯将军,这怎么怎么了?”

    冯铮有些无奈地苦笑,冯思北却有些按耐不住了,上前一步就想要往里面闯,却被楚凌伸手按住了肩头。楚凌淡淡笑道:“稍安勿躁。”

    冯思北看了一眼他爹,很快便冷静了下来,“是,公主。”冯铮也有好些日子没见过自己儿子了,这个时候突然见到了不由感到有些怪异的同时也难免有几分欢喜。

    “神佑公主!”罗彬咬牙道。

    楚凌点点头,漫不经心地道:“听说罗老夫人今日寿宴,本宫特来道贺。罗将军摆出这个阵仗欢迎本宫,是什么意思?”到了这个地步,罗彬自然不会傻到相信楚凌什么都不知道。冷笑道:“公主,你既然来了,那就一起留下来吧。”罗彬并不十分紧张,神佑公主是厉害,但个人的能力总归是有限。神佑公主再厉害还能对抗千军万马不成?

    楚凌淡定地点头道:“本宫也有这个意思。”说罢,竟然当真漫步朝着大厅走了进来。

    “站住,不许进来!”罗彬一惊,立刻吼道。楚凌微微挑眉,道:“罗将军,你这可不是待客之道。”

    罗彬冷笑道:“待客之道?既然公主是做客的,那就应该客随主便!来人,拿下!”

    院子里的禁军都是罗彬的亲信,当下也不管罗彬让他们拿下的是堂堂公主朝着楚凌四人围了过来。他们连这些禁军将领都抓了,再多一个公主也没什么。

    桓毓公子一挥手中的折扇,没好气地道:“说来说去还是要打,那方才废话干什么?”楚凌轻笑一声,手中流月刀转了个圈儿挽出一朵绚丽的银花道:“打归打,说归说,万一说动了不就不用打了。”她嘴里说着不用打了,手中的流月刀却已经带出了一朵殷红的血花。桓毓也毫不客气地挥动折扇迎上了扑上来的禁军。冯思北同样不甘示弱,倒是手无缚鸡之力的黎澹被跟着来的人保护在中间,显得有些无措。他虽然聪明,但是这样的混战确实平生头一回遇到,着实是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甚至有些不太明白,公主为什么要带他来这里,他又完全帮不上什么忙。

    罗彬站在大厅里看着外面的一片混战,脸上尽是冷笑。

    什么神佑公主?不过是个行事冲动自以为是的蠢货罢了。带着这么几个人就想要闯他的府邸,果然女人就是女人!

    “拿下神佑公主,王爷和本将军都有重赏!”罗彬沉声道。话音未落,院子里的厮杀就变得更加激烈起来了。

    “爹!”比起楚凌和桓毓,父亲受制于人的冯思北自然要更加急切一些。他不顾一切地想要往里面冲,只是还没有走出几步就被人给挡了回来。挡在他前面的是好几十个禁军,他哪里能轻易冲的过去?顿时气得不轻,手下也越发的用力起来了。楚凌伸手一把将险些被人给砍了的冯思北拎了回来,没好气地道:“你在干什么?我带你过来不是让你来捣乱的。”

    冯思北有些汗颜,却还是忍不住有些急躁,“可是我爹……”楚凌慢悠悠地道:“放心,不到最后罗彬不会杀你爹地。”

    “为…为什么?”冯思北有些不太相信,罗彬连谋反都能做得出来,杀了他爹还不是顺手一刀砍了的事情。楚凌道:“因为杀了你爹,他也得死。”

    冯思北有些不解,但是不知为什么听到神佑公主这么说他竟然就真的相信了。当下不再多说。提起手中的长剑便朝着敌人冲了过去,他年轻气盛又是出身将门虽然是第一次上战场杀人竟然也半点都不害怕,跟人对敌也是丝毫不见手软。冯思北不手软,站在一边看着的黎澹却有些腿软了。他被几个人护在中间并没有经历什么危险,但是地上却已经横七竖八地躺了不少人了。黎澹这辈子大约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尸体和淋漓的鲜血,跟前些天在宫门口看到神佑公主杀人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一个护卫将一把刀塞进了黎澹手中,黎澹有些怔愣,“这是做什么?”

    护卫道:“太乱了,黎公子拿着防身吧。”

    黎澹想说不需要,但是很快又想起了先前自己主动请求去神佑军中的初衷。不就是为了有一天要上战场么?若是连这种场面都不敢面对,他还上什么战场?想到此处,黎澹慢慢握紧了手中的刀。

    一阵脚步声从外面传来,很快又有一群禁军冲了进来将整个院子团团围住。不同的是,这些禁军手中拿的不是刀剑兵器,而是弓箭。

    弓箭手一就位,院子里的打斗顿时停了下来。罗彬得意地放声大笑起来,“神佑公主,我知道你厉害,但是再厉害你还能长翅膀飞了不成!本将军跟你在这里磨蹭这么久,你现在知道是为了什么了吧?这座院子已经被弓箭手包围了,只要本将军一声令下…你们这些人立刻就要被射成刺猬!”

    楚凌摸了摸鼻子,有些无奈地道:“你好像很得意?”

    罗彬笑道:“我不该得意么?”

    楚凌好心提醒道:“有时候,得意忘形了就不太好了。”

    罗彬嘿嘿冷笑一声,道:“神佑公主,放下你的刀束手就擒,看在你是公主的份上,本将军会让人对你客气一点。”楚凌摇摇头,有些惋惜地叹气道:“我这个人吧,最怕别人对我客气了。所以罗将军还是不要对我太客气了的好。”罗彬微微眯眼,盯着楚凌道:“公主最好考虑清楚了,你既然自投罗网,今晚便是插翅也难飞了。”

    楚凌耸耸肩,对着大厅里面笑道:“我考虑清楚了,不知道冯将军考虑清楚了没有?”

    大厅里,冯铮轻叹了一口气道:“冯某无能,劳动公主大驾了。”楚凌笑道:“好说好说。”

    “你们在说什……”罗彬警惕地看向冯铮,只是他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之前被他下了药的本应该浑身无力的冯铮竟然猛地从椅子里站了起来。罗彬毫不犹豫挥刀朝着冯铮砍了过去,冯铮抬手一挡,轻而易举地架住了他砍过来的刀。冯铮既然号称天启第一高手,自然是有其实力的,并不是随便什么将领都能够与他相提并论。罗彬的不甘心,也只是不甘心而已,事实上他自己也知道他并没有足以与冯铮相提并论的实力。

    “罗彬,趁早收手还来得及!”冯铮冷声道。

    罗彬冷笑道:“废什么话!”当下又是一刀砍了过去。罗彬深知自己的实力远不如冯铮,所以一道砍过去之后并不计较结果,当下就飞快地朝着外面退去,冲入了禁军的包围之中。

    “放箭!给我杀了他们!”罗彬气急败坏地叫道。

    禁军纷纷举起了手中的弓箭,楚凌冷笑一声,跟着道:“放箭!”

    “嗖嗖嗖!”一阵箭雨从房顶上射来,目标正是那些拿着弓箭对着楚凌等人的禁军。不知何时,院子周围的房顶上早已经站满了人。罗彬目光落到一个被一箭射穿了胸膛的禁军胸口,不由惊道,“他们是……”

    “大内禁军!”冯铮从里面走出来,沉声道。他脚边也躺着一具尸体,那尸体上的羽箭上正是大内禁军的标志。也就是说,公主将驻守皇宫的禁军调了出来,那么陛下……“公主,陛下……”

    楚凌一边挥刀,还有功夫回头看了他一眼笑道:“不用担心,冯将军若是等你担心父皇,父皇早不知道……”

    话虽然没说完,意思却到了。冯铮有些羞愧地低下了头。楚凌一脚提起地上的一把剑掷向冯铮道:“别伤春悲秋了,正事要紧。”

    “……”这位公主殿下说话,总是让人觉得有那么一些一言难尽。

    有了冯铮的加入,还有大内禁军的助攻,罗彬当下也明白自己胜算并不大,毫不犹豫地带着人溜了。等到楚凌等人稳定了局面再回过头来,罗彬早已经带着人不知所踪了。

    “公主,罗彬跑了!”冯思北没有找到罗彬,有些恨恨地道。

    楚凌道:“不用在意,他只要还在京城总是还会见的,而且,很快。几位将军可还安好?”

    大厅里,几位将军都有些羞愧地看着楚凌,他们竟然被自己的同僚暗算了,若不是公主来救他们,今天他们要不就是成为了刀下亡魂,要不就是跟着成为了乱臣贼子。想到此处,众人对罗彬更是恨之入骨了,“多谢公主相救之恩,我等立刻回去点齐兵马一定将那等乱臣贼子一网打尽!”

    楚凌点点头笑道:“那就有劳诸位将军了,不过安信王府在各个军中都有安插人手,此时京城一片混乱只怕就是各位将军现身也没那么容易控制住手下兵马。还请诸位务必小心。”

    “公主请放心。”一个性格直爽的将军道:“我等虽然不才被罗彬那厮算计了,但是亲近心腹还是有几个的。我就不信手底下的人还能全都愿意跟他们反了不成!”

    楚凌点头笑道:“那就有劳马将军和诸位将军了。”

    那说话的将领一愣,武将在朝堂上本就不起眼,他在武将中也不怎么起眼,没想到公主竟然知道他是谁。当下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对楚凌拱了拱手,侧首对众人道:“各位,咱们走!”

    “走!老子一定要把罗彬那小子打成肉饼!”众人齐声呼应着,与楚凌告辞走了出去。

    冯铮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对楚凌道:“公主,我进宫去见陛下!”

    楚凌摇头道:“冯将军先别着急,我还有事情想要请将军帮忙呢。”

    “可是陛下……”

    楚凌抽出一块令牌对着冯铮晃了晃道:“我保证父皇没事,而且…你现在就算进宫了也未必能见到父皇。”

    “嗯?”风筝有些疑惑,总觉得楚凌这话有些深意。楚凌却无意解释,而是看向冯铮道:“安信郡王不过乌合之众,冯将军不必太过担心。但是,在安信郡王背后捣鬼的人却非要揪出来不可,不知冯将军能否援手?”冯铮望着楚凌好一会儿,方才叹了口气,拱手道:“如此,谨遵公主吩咐。”

    楚凌闻言,莞尔一笑,“多谢将军。”

    黎澹坐在一边的屋檐下,看着楚凌游刃有余含笑晏晏的应对众人只觉得自己要学的还有很多。他原本白净斯文的脸上已经沾上了血迹,手里还抓着之前护卫给他防身的刀,但是那雪亮的刀身此时却已经染上了血迹。虽然从头到尾黎澹只杀了一个人,还是被迫自保的情况下杀的,但是对黎澹的冲击依然不小。此时他眼前还在不断地晃动着那人临死前的眼神。

    呕…想吐。

    “怎么样?还好吧?”不知何时,冯铮等人已经离去,就连桓毓也不知所踪。院子里只留下了冯思北还跟在楚凌身边。

    黎澹抬起头来望着楚凌没说话,楚凌挑眉道:“你该不会是想要吐吧?”

    “……”

    “就这样你都受不了了,还上什么战场?少年,你要不要再考虑考虑?”楚凌笑吟吟地问道。

    黎澹有些晃晃悠悠的站起身来,一字一顿地道:“我撑得住!”

    “……”楚凌无奈地耸耸肩,“那就走吧,今晚事儿还多着呢。”少年人太固执了,真是不好啊不好。

    “……”他还难受着呢,能不能有点人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