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40、叛乱之人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仿佛是一杯水突然掉进了油锅里,片刻间的功夫大半个京城都突然躁动混乱了起来。原本在悠然逛街的人们四散奔逃,原本街边的小贩也抛弃了自己的营生,对于那些迎面冲过来的禁军避之唯恐不及。所幸那些禁军并没有打算大开杀戒,只要自己识趣的躲开,他们并不理会那些慌乱逃生的百姓,而是目标明确的直奔自己的目的地——京城的各处重要衙门和要地以及一部分官员的府邸。

    这些情况,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承天府尹。承天府衙门距离御前司和禁军营地本来就不远,虽然整个京城的防务都由禁军负责,平京的承天府尹并没有什么兵权可言,但是承天府中当差的衙役还是不少的。他们平时负责一些京城的治安或者寻常的案子,多少还是有些战力的。

    承天府尹一向睡得很晚,这天晚上更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心慌的厉害,就连办公的心思都没有只好烦躁地在院子里来回走动。所以他几乎是最早看到禁军营地起火的人之一,原本以为只是普通的意外走水了,正要召集承天府的衙役一起过去帮忙,才刚走了两步承天府尹就突然停住了脚步脸色也有些变了。禁军驻扎的大营那地方他是去过的,布置的十分简陋而且防火之类的措施做得十分不错。如果不是人为,哪怕就是真的起火了,也不可能一瞬间就燃得这么厉害了!

    想到此处,承天府尹也顾不得许多,阴沉着脸色便快步往外面走去了。

    还没有走到外院,幽暗的夜色中就有人提着灯笼匆匆而来,“大人,不好了,府衙外面被人围住了。”

    承天府尹冷哼一声道:“知道了,你立刻带上人和本官的令牌从西北的角门出去,去…去神佑公主府,就说禁军大营出事了!”

    “是、是大人!”来禀告的是承天府的衙役班头,今晚本该是他值夜,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情。他也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只是听到动静看着觉得不对,连忙便进来禀告府尹大人了。接了承天府尹的命令,他立刻熟门熟路的往后园走去,西北角有一个府中后院专供倒夜香的人出入的小门平时几乎没有什么人走,他若是走得快一些应该不会被人发现。

    承天府尹看了一眼远处几乎已经照亮了半边天的禁军大营方向,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负手沉着脸朝着外面的大堂走去。

    那些禁军显然并没有打算给承天府面子,他们直接就闯了进来。承天府尹才刚走进前院就被人围了起来直接带进了大堂。大堂里,一个中年男子正背对着大门站着,听到脚步声方才回头看向他笑道:“大人,这么晚打扰了。”

    承天府尹微微凝眉,沉声道:“安大人,深夜来我承天府,所为何事?”这人,承天府尹并不算陌生。虽然这人自己在平京算不得什么东西,但是他跟安信王府有些沾亲带故的关系,因此平京皇城里的权贵们平时也勉强给他几分面子。安大人笑道:“简单,有劳府尹大人帮个忙而已。”

    承天府尹看看门外和大堂里的禁军,冷笑道:“以安大人的本事,本官只怕是帮不上什么忙了。”

    安大人笑道:“府尹大人太妄自菲薄了,据下官所知,若有急事承天府尹也是有权调动一部分禁军的。有劳府尹大人,借调兵的令符一用。”承天府尹微微凝眉,片刻后便恍然大悟,看着眼前的中年男子道:“三衙以殿前司为首,但是马军司和步军司也不弱。倒是本官想岔了,你们不可能同时控制三衙兵马。现在你们想要本官的令符,是为了步军司吧?”承天府尹的权力,只能够调动三衙之中的侍卫亲军步军司的一部分兵力,“你们将三衙指挥使怎么样了?或者说…那三位,哪一位是你们的人?”承天府尹冷眼看向安大人问道。

    安大人笑道:“不愧是深得陛下信任的承天府尹,你猜啊。”

    承天府尹冷笑道:“你们若是能控制步军司就不会来问本官要令符,更何况宋邑将军先前受了重伤眼下还在养伤。步军司副指挥使是出了名的忠心耿耿,顽固不化,是不会与你们同流合污的。冯将军是陛下心腹,他若想要对陛下不利有的是机会用不着谋逆,自然也不会是他。那就是马军司了。”如果步军司肯听他们的,他们根本就没有必要再来找他这个只有部分调兵权力的承天府尹。

    安大人脸上的笑容微沉,冷笑道:“府尹大人说这些有什么用?难不成你还指望有人能来救你不成?我劝你老老实实教出令符还能保全性命。等到事成之后,王爷念你功劳,说不定你还能继续做这承天府尹,对你又有什么损失?”承天府尹有些怜悯地看着他道:“安大人竟然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些么?”

    安大人冷声道:“你什么意思?”

    承天府尹笑道:“本官跟你说这些…自然是为了…拖、延、时、间、了。就你这种脑子安信郡王也敢派你来,本官怎么敢跟着你们?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一败涂地人头都不保了还谈什么荣华富贵?”发现自己被人耍了,安大人大怒,“你现在就要人头不保了!”承天府尹却并不畏惧,淡淡道:“我劝你不要这么激动,到底是谁要人头不保只怕还不好说。”

    “我再说一次,将令符教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安大人目露凶光,厉声道。

    承天府尹却依然从容如故,“令符…我已经让人送走了。”

    “什么?!”安大人大怒,上前两步就要去抓承天府尹。承天府尹连忙推开了几步避开他伸过来的手,一边对外面苦笑道:“壮士,你再不出来下官就要没命了。”

    “什么人?!”安大人一怔,飞快地向外面望去。除了守在外面的禁军,却再也没有看到半个人影。想起先前承天府尹耍弄自己的事情,安大人越发的怒火汹汹,“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思装模作样?既然你不识相,就别怪我们心狠手辣了!给我拿下!严刑拷打我就不信问不出来!”

    “哎呀,好大的火气。”一个柔媚入骨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清楚的传进了在场的每个人的耳朵里。这个时候,这个地方怎么会有女人的声音?

    “什么人?滚出来!”

    安大人回头,就看到一个纤细窈窕的声音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大堂外面院子里。月光下的女子看上去年纪已经不算小了,却依然容貌艳丽,雪肤花貌,眼波盈盈,婉转妩媚。她穿着一身桃红色依然,比起时下的闺中女子却少了几分庄重多了几分妖娆,站在月光下竟显得十分妩媚动人。

    安大人眼底不由闪过一丝火热,所幸他还记得自己现在要做什么,并没有被美色迷昏了头。

    “姑娘…看着有些眼熟?是什么人?”

    女子掩唇笑道:“好几年没有人叫我姑娘了,大人真是会说话。”说罢又忍不住轻叹了口气,道:“若是放在平常,我定然不忍与大人为难,只可惜今天……”

    安大人警惕地道:“今天又如何?”

    女子笑道:“今天,我却是一定要将你身后的人带走的。”话音未落,女子身形一转袖中一条长绫已经射向了大堂,卷住里面的承天府尹将人直接拉了出来。大堂中虽然有好几个人,但除了读书人的安大人,剩下的几个都只是普通禁军士兵,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承天府尹就已经从大堂被拉到了外面。

    只觉的一阵香风袭来,承天府尹刚从晕头转向中站稳就看到了眼前女子美丽的容颜,“你…你是……”

    女子笑道:“妾身姓白,大人不嫌弃唤我一声眉娘就是了。”

    果然。

    “是公主请…夫人来救在下的?”虽然落难之时有美人相救是自古以来读书人的画本子里描写的旖旎幻想,但是自认已经一把年纪的承天府尹并不觉得自己有这个艳福领受美人恩。更何况这美人明面上是萃玉轩的主人,却敢在这个时候独身一人闯承天府,能是一般的美人么?

    眉娘笑道:“大人果然聪明。”

    承天府尹苦笑,“夫人虽然厉害,但是双拳难敌四手,只怕……”

    被忽略的安大人早就勃然大怒,一挥手朝着外面的禁军道:“拿下他们!”

    眉娘微微蹙眉,冷笑一声道:“聒噪!”一手抓住承天府尹飞身朝着后面退去,另一只往上一抛,夜色中一股浓烟腾起。距离他们最近的人禁军顿时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远一些的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也不敢贸然上前。承天府尹同样吓了一跳,连忙屏住呼吸连气都不敢喘半分。眉娘轻笑一声,带着他掠过人群往外面而去。

    “给我拦住他们!”

    眉娘带着承天府尹往外面而去,他们身后却又两个女子落下,稳稳地拦住了追上来的禁军。

    此时,整个京城都已经乱了起来。禁军突然启禀叛乱,事出突然寻常人根本分不清楚到底是哪一部分禁军叛乱,不少人只觉得整个禁军都已经叛乱了。整个京城的兵马本就只有禁军,一旦禁军叛乱,事情的严重性可想而知。许多权贵之间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人控制住了,毕竟能够有实力反抗禁军自保的只是极少数的人家。这样的反抗也只是能在最初为自己赢得片刻的喘息之机,可以说,在京城里没有任何一个权贵之家有能力正大光明的硬抗禁军。

    上官成义今晚并没有在上官家,而是在朱家。昨天下了早朝他便跟朱大人一起到了朱家喝酒,两人闲聊了半天,最后竟然喝得酩酊大醉,干脆就暂歇在了朱家。

    跟上官家不同,朱家是天启大家,因此朱家只是主家的府邸面积都有上官家的三个大。更不用说朱家左右好几处宅子的主人也都是姓朱的,都是朱家的庶支,如此一来就更是蔚为壮观了。因此,当大乱突然来领的时候,朱家人并未显得十分慌乱。朱家几房府邸都纷纷派出了府中护院,带齐了棍棒将通往朱府的几条街道都堵上了。若是真的打起来,这些人自然是奈何不了禁军的。但是即便是安信郡王只怕也要考虑一下到底要不要将朱家这样的人家给得罪死了。因此,禁军只是停在了街头与朱家的护院对峙不让人出入,却并没有如对别的人家一般直接闯进去。

    上官成义背着手在花厅里来回走动着,朱大人坐在一边闭目养神。倒是旁边的大堂里早已经吵翻了天。因为朱大人的压制,这段时间朱家还算安分并没有过多的参与到安信郡王的事情里去,但是安信郡王如今真的起兵了,他们就不得不考虑自己的处境了。

    “上官兄,你觉得安信郡王能成么?”朱大人问道。

    上官成义不屑地道:“乱臣贼子,成又如何?不成又如何?”

    朱大人叹了口气,摇摇头道:“上官兄你是不在意,便是行差踏错了赔上的也不过是你一家几口罢了。我们朱家…那可是成百上千的命啊。”朱家光是在京城的直系旁系就有上百人,更不用说还有多少姻亲故旧,门生故吏了。上官成义扭头看着朱大人道:“难不成朱兄是打算临阵倒戈?你就算什么都不做,安信郡王上位了也一样要捧着你,你怕什么?”上官成义倒也不是不能理解朱大人,不过他不会赞同就是了。

    朱大人笑道:“临阵倒戈倒是不至于,老夫也有些好奇咱们这位公主到底能走到哪一步。不过上官兄说…安信郡王尚未也一样要捧着我,这话可就过了。天启不是只有一个朱家,朱家也不是只有我能做家主啊。现在我能压得住他们,等安信郡王真的上位了,只怕这朱家也轮不到我做主了。”

    上官成义道:“那你就求老天爷保佑,安信郡王成不了吧。”

    “启禀老爷,安信郡王来了!”门外,管事急匆匆地进来禀告。两人对视一眼,上官成义挑眉道:“对了,你枢密院掌握着兵马调度权力,你若是肯帮忙,还真的能省下来不少事。”禁军不可能全部都反了,但是现在禁军肯定是一团乱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若是有枢密院的文书或者兵符,想要掌握禁军就容易多了。

    朱大人站起身来叹了口气道:“该来的总是要来的,请上官兄先回避吧。”

    上官成义点点头,当真站起身来转身进了里间。朱大人整理了一下衣冠,方才漫步迎了出去。

    “公主。”楚凌带着人走进一座小楼,早就等候在里面的承天府尹松了口气连忙上前行礼,“见过公主!”

    楚凌微微点头,含笑道:“大人没有受到惊吓吧?”

    承天府尹有些无奈地苦笑了一声,道:“多谢公主出手相救。”楚凌笑道:“大人不必多礼,应该是我多谢大人是才是。”承天府尹这才看到楚凌手中把玩着的东西,正是他让人带去神佑公主府的令符。楚凌侧首对站在一边的眉娘三人笑道:“有劳眉娘了。”

    眉娘笑道:“公主肯用咱们,是咱们的福气。还有什么事情要做,请公主尽管吩咐便是。”跟在她身边的萃月和素玉也齐齐点头道:“眉娘说的是,公主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便是。”

    楚凌道:“府尹大人久在朝中,坐镇承天府,想必对朝中官员很是熟悉?”

    承天府尹拱手道:“略知一二。”

    楚凌点头道:“那就有劳大人带人走一趟,以免朝中各位大人受到惊吓,不知大人以为如何?”承天府尹有些惊讶地看向楚凌,“公主是想要……”楚凌笑道:“府尹大人自己看着办。”承天府尹神色一震,朝着楚凌郑重的拱手道:“微臣定不负公主所托。”

    楚凌满意地点头,对眉娘道:“眉娘,你和萃月素玉协助府尹大人吧。”

    眉娘笑吟吟地看了一眼承天府尹,三女拱手道:“属下遵命!”

    承天府尹只觉得一阵阵头晕:公主殿下您是故意的吧?若是让那些人知道救了他们的是三个风尘女子,这…他们不会恼羞成怒自己去死一死吧?虽然心中百般吐槽,承天府尹到了嘴边的话却只能咽回去了。这三个姑娘将他从那么多禁军中带出来,自然都是身怀绝技的人又岂是寻常风尘女子可比?更何况,他都被救了,别人为什么不能?最最重要的是…他不敢说!

    看着承天府尹带着眉娘三人离开,楚凌站在窗口望着依然一片火光的方向皱眉问道:“查到没有,冯铮在哪儿?”

    “查到了。”一个声音从外面响起,桓毓直接从窗口翻了进来。

    楚凌看向他微微扬眉,桓毓神色有些凝重沉声道:“冯铮今天下午从宫里出来之后就没有回家,凌霄商行的眼线多方打探,冯铮最后失踪的地方是马军司都指挥使罗彬的府邸。最先起兵的也是马军司的人,冯铮只怕是栽在罗彬手里了。”楚凌微微蹙眉道:“这个罗彬…上次和貊族比武我怎么没听说过他?”能是三衙之一的马军司都指挥使,实力应该不弱才对。

    桓毓道:“禁军中高手不少,排行前三的就是冯铮萧艨和宋邑,论武功这人还排不上号。不过这人也是将门之后,而且颇擅钻营,因此才爬到了这个位置上。最重要的是…他年轻时候救过冯铮的命,所以冯铮跟他的关系一直不错。”

    楚凌道:“所以,如果他要算计冯铮的话,冯铮未必会有防备?”

    桓毓点了点头道:“今天是罗彬母亲的生辰,罗彬以这个理由请了好几位将军去喝酒。他平时会做人,职位又不低,大多数人都会给他这个面子的。”

    楚凌揉了揉眉心,转身往外面走去,“走吧。”

    桓毓皱眉,“去哪儿?“

    楚凌道:“天色还早,我们也去给罗夫人祝寿。”

    “但是,宫里那边……”

    “放心,父皇不会有事的。”楚凌的声音从楼下传来,桓毓公子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连忙追了上去。那边在谋反,他们现在还要先去祝寿?这叫什么事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