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39、禁军反了?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那丫头突然发难来势汹汹,护卫为了救人顾不得许多直接将手中佩刀掷了过去,一刀穿透了心口此时倒在地上抽搐着已经奄奄一息眼看就要不行了。只是即便是如此,她看向长生的眼睛里也依然还是充满了不甘和怨恨。原本扭过头想要看看她的长生从未直面过如此深重的恶意,吓得抖了抖连忙扭头躲进了抱着自己的护卫怀中。

    “怎么回事?”片刻间,守着院子的几个护卫已经将长生团团围住,“这丫头怎么会……”这丫头虽然不是贴身侍候长生的,但确实是这个院子里的丫头,否则他们也不会放她进来。谁知道竟然放了一个刺客进来,险些害了小公子。一个护卫盯着那丫头的脸看了半晌道:“这是博宁王府送过来的丫头,去禀告公主。”博宁王妃担心孙儿在公主府不习惯,送了好几个丫头过来。不过肖姑娘认为这些丫头将长生管的太严了,什么都不敢让长生做整天跟前跟后的甚是烦人。跟楚凌提了一声,便依然让金雪安排的公主府的侍女照顾长生,那几个丫头只是打打下手而已。

    长生闻言,也顾不得害怕低头往地上看去,皱了皱眉道:“这个…不是我身边的姐姐。”是有点眼熟,但是并不是祖母一直放在她身边侍候的侍女。护卫蹙眉,那就奇怪了。这丫头确实是跟着博宁王府的丫头一起送过来的,但是博宁王妃为什么要送一个小公子不熟悉也没侍候过小公子的丫头过来?

    “去将博宁王府送来的丫头都叫过来了,问清楚这刺客的身份。”领头的护卫道,“再叫个大夫过来看看小公子。”看小公子煞白的小脸,只怕是吓坏了。

    楚凌收到护卫的消息立刻带着人赶了过来,长生看到楚凌立刻朝着她奔了过来,“神佑姑姑!”楚凌伸手抱了抱长生,这才仔细看了看他就看到那白嫩嫩地脖子上有一个十分明显的青紫色指痕。可见捏着长生脖子的人是真的想要让他死。看得楚凌心疼不已,轻抚了一下他的脖子,柔声道:“别怕,没事了,没事了。”长生此时看到了楚凌,眼睛顿时就红了。

    “怎么回事?!”楚凌轻轻抹掉他眼角的泪珠,方才站起身来冷声问道。

    领头的护卫上前请罪,“属下等保护小公子不利,请公主降罪。”楚凌皱眉道:“降罪的事情先放一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刺客是从哪儿来的。”护卫让开,让楚凌看到了地上躺着的那具尸体,楚凌将长生拉到一边,交给跟着自己的黎澹。但是长生受到了惊吓,抓着楚凌的衣角不肯放开。楚凌轻声道:“长生,我要过去看看,你先放开我好不好?”

    长生抬起头,道:“我跟阿凌姐姐一起过去,我…我不怕的。”他受了惊吓,连称呼都姐姐姑姑的一团乱楚凌也不去纠正他了。迟疑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道:“你站在我身后,害怕就不要看。”长生连连点头,将楚凌的衣角抓的更紧了。楚凌走过去看了一眼地上那丫头的尸体皱眉道:“身份查清楚了么?”

    护卫点头道:“查清楚了,是博宁王府的家生子。前日博宁王妃点人的时候,平时侍候小公子的一个侍女突然染了病,才让这个丫头顶上的。这丫头原本是博宁王妃身边的针线丫头,女红做的极好。王妃派她过来大概也是为了这个。”不过神佑公主府可不缺绣娘,小公子用的东西都是跟公主一样的,这丫头自然派不上什么用场。再加上另外那几个丫头对小公子太殷勤周到惹的肖姑娘嫌弃,连带着她也没有什么机会接近小公子身边了。

    楚凌皱了皱眉,道:“派人将人送回博宁王府,顺便把这事儿跟博宁王叔说清楚吧。”

    “是,公主。”

    楚凌不放心让小长生再一个人待着,便带着他出了院子准备自己带在身边。黎澹走在楚凌身后,看着被楚凌牵在手中乖巧懂事的博宁王府小公子若有所思。

    “这件事,公主打算就这么算了?”黎澹问道。楚凌回头笑道:“谁是幕后主使者,我清楚,博宁王叔想必也清楚。不着急,反正都堆在一起了,到时候这账一起算就是了。”黎澹微微蹙眉道:“公主是认为,这是安信王府的手笔?”楚凌道:“除了他们,难道还能有别人?”别人或许想要对付她和君无欢,但是杀一个博宁王府的小公子有什么用处?为了挑拨她跟博宁王府的关系么?就算是如此,也只对安信王府有好处。在外人眼中,一直低调的几乎没有存在感的博宁王府本身就无足轻重。就算是真的跟她有了嫌隙,又能有什么用处?

    “神佑…姑姑,是…安信王叔要杀了吗?”长生突然抬起头来问道。对上长生明亮的大眼睛,楚凌有点懊恼。在一个刚刚险些被人杀了的孩子面前讨论这个真的好么?黎澹看了一眼长生却并不介意,虽然这位博宁王府小公子看起来依然有些受惊的模样,但是眼底却并没有太多的恐惧和难过。可见对于自己的堂叔要杀自己这件事,也并没有觉得有多么的难以接受。

    黎澹觉得,这位公主殿下对朝堂上的人一向没有什么同情心。但是对于柔弱的女子和孩子却着实是有些心软。否则她当初也不会插手卓氏的事情,现在更不会为了长生的事情愧疚。博宁郡王将孙儿送过来时,真的没有想过可能会遇到的危险么?不过…有时候心软一些总比冷血无情好一点。只要不是随便对什么人都心软。

    那丫头的尸体被神佑公主府的护卫大张旗鼓地送回了博宁王府,楚凌也没有去理会外面的人看到神佑公主府抬出一句尸体会传成什么样子。反正现在京城里神佑公主差不多也快要被传成妖魔鬼怪了,听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楚凌带着长生,中午去了一趟君无欢等人所在的院子里,依然是大门紧闭的样子,楚凌站在外面也只能隐约听到里面有人的动静。白鹭尽忠职守的亲自守在大门口,看到楚凌来了方才上前来说那门从关上以后就再也没有开过,也没有人从里面出来过。楚凌待了一会儿又带着长生回去用午膳了。

    下午的时候博宁郡王来了一趟,于楚凌关在书房里商议了半天方才神色肃然的走了。

    晚上,那院子里终于有人出来了。楚凌连忙赶过去,出来的是两个御医。早上进去的时候还脸色红润神采奕奕的两个人此时却是脸色苍白隐约还带着几分青色。若不是提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说不定要以为是碰上了什么妖精被吸干了精力呢。楚凌问道:“两位大人,怎么样了?”

    一位御医喝了一口侍女送上来的参茶,脸上才多了一丝血色,勉强笑了笑道:“肖姑娘让我们转告公主,请公主放心,眼下一切都还顺利。”

    楚凌微微蹙眉道:“那两位这是……”

    御医有些无奈地苦笑道:“下官虽然听说过冰晶石此物,却没想到这个小小的东西,竟然真能有如此厉害。下官不过是为长离公子施针一次,就有些…实在是惭愧。”另一位御医也点头道:“正是,我等医术浅薄,实在是惭愧的很。”太医院特意选出来的御医自然不会是医术浅薄之辈,不过这也说明了君无欢的伤确实是很严重。楚凌作为一个不通医理的人,只是站在自己所理解的角度,一直觉得云行月等人那种医疗手段早该把人给折腾死了。但是既然君无欢到现在都还活的好好的,也就只好安慰自己这就是医术的奇妙之处了。

    “两位大人言重了,今天辛苦两位了。两位请先去休息,此事过后本宫定有重谢。”楚凌笑道。

    两位御医从善如流地起身告退了,他们确实是很累了,回去休息自然比在这里跟公主殿下闲扯要舒服的多。虽然外间都传神佑公主各种凶神恶煞,但是他们这些永嘉帝身边的人或者真的做事与公主接触过的人,倒是都觉得神佑公主对人十分谦和有礼,半点也没有皇室贵胄的骄矜之气。

    白鹭在院子里守了一整天,晚上便有雪鸢来换班了。白鹭跟着楚凌出了院子往主院而去,整个公主府在夜幕中依然一片宁静。楚凌漫步在夜色中,神色有几分凝重。

    “公主是在担心公子么?”白鹭看了看楚凌,轻声道:“公主不用担心,有云公子和小姑娘还有云老先生在,不会让公子出事地。”

    楚凌摇了摇头,淡笑道:“倒也不是完全因为君无欢,只是…心里有些不安罢了。”

    白鹭不解,不是为了公子公主还有什么不安的?

    楚凌抬头远眺,微微眯眼道:“白鹭,你看那是方向是什么地方?”

    白鹭循着方向望了过去,思索了一下道:“那好像是…御前司衙门和禁军营房的方向。还有…国子监和承天府好像也是那个方向。公主,怎么了吗?”

    楚凌道:“虽然这会儿还没宵禁,但是你不觉得那边有点太亮了么?”

    白鹭一怔,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那个方向一瞬间变得更亮了。片刻间的功夫,小半边天空仿佛都亮了起来,站在这里不用仔细分辨都能明显地感觉到不同,“公主,那边…那边着火了?”楚凌沉声道:“只怕不是着火了那么简单,我那王叔倒是着急,连后半夜都等不及了。”

    “安信…郡王?公主,我们现在怎么办?”白鹭神色凝重,原本她已经辛苦了一天着实有些疲惫,这会儿因为突如其来的状况倒是顺便变得精神百倍了。

    楚凌道:“长生在我院子里,你回去看着院子里。”

    “公主,你……”她们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保护公主。楚凌沉声道:“我不会有事,听我的命令。”

    “是,公主!”白鹭一怔,很快又反应过来郑重应道。公子将她们给公主是为了保护公主的安全,但是从她们跟着公主那一天开始,她们就是公主的人了。公主的命令才是她第一个需要听从和执行的。楚凌点了点头,不再看白鹭快步往前方走去。

    “公主。”还没走出花园,黎澹和邵归远就迎面而来。看到楚凌连忙停下了几步拱手见礼,楚凌一挥手道:“不必了,什么情况?边走边说。”两人只得又转身随着楚凌往外走去,邵归远沉声道:“禁军反了。”短短四个字,就说明了情况的严峻。楚凌点头,“猜到了,我早说过冯铮御下不严,早晚要出事。神佑军在哪里?”

    黎澹道:“按照公主的吩咐,这两天已经让他们分批入城,今天傍晚之前已经全部进来了。暂时驻扎在上官大人借调给我们的武库司和承天府附近的几个空院子里。”邵归远皱眉道:“公主,皇城中的禁军至少有三万人左右,我们现在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反了。三千兵马只怕是不够用,不如现在出城调兵?”

    楚凌含笑看了他一眼道:“邵大人,你知道城外的禁军那些是忠那些是逆么?”

    “这……”这几天,安信王府往城外甚至各地禁军都派了不少人,他们确实是不知道到底哪些人已经暗中投靠了安信王府。

    楚凌淡淡笑道:“我无意让天启为此伤筋动骨,擒贼先擒王,只要将安信郡王压下去了,那些人都不足为虑。”

    “公主不打算追究?”

    楚凌淡淡道:“只要他们识趣,法不责众,再追究我也不能把所有的人都杀了。既然如此,那便罢了。邵大人,有的时候……难得糊涂啊。”邵归远蹙眉道:“如果他们以后再……”楚凌喃喃道:“所以…还要先杀鸡儆猴!”

    邵归远顿时沉默不语,看向依然不紧不慢地走在他们前面的少女神色有些复杂。再看看走在自己身边,低眉垂首神色平淡的少年,邵归远竟然隐隐生出一种自己是不是老了的感觉。

    楚凌停下了脚步道:“对了,记得把那些公子哥儿先捡出来,刀剑无眼别还没出师呢就身先死了,回头不好跟他们家里交代。”

    “……”

    京城里刚刚华灯初上的时候跟之前的每一天并没有什么不同,用过了晚膳闲来无事又没有睡意的人们趁着宵禁前的时间在街上逛逛。也有人光顾茶楼酒肆,谈笑风生。平京的夜晚看起来仿佛比白天还要热闹一些。几个读书人在距离国子监不远的一处茶楼里喝茶谈笑。他们并不是国子监的学生,而是准备要趁着这次机会想要考入国子监的读书人。各自在家中苦读了一天,晚上便邀上三两好友一起说说话交流一番学业。

    “你们看那些人在干什么?”一个书生偶然一眼看到不远处的阴影里有人影涌动,忍不住有些疑惑地问道。

    其他人闻言纷纷看了过去,之间对面的巷口,源源不断地有人进去。只是那巷口没有灯笼显得有些阴暗,大晚上的谁怎么注意到。

    “那穿着…好像是禁军的衣服,难道是在抓什么逃犯?”

    “不太像吧,抓逃犯怎么会……”话音未落,之间对面一道火光冲天而起,同时嗖地一声一阵破空的风声传来。几个人一起颤颤巍巍地侧首,距离他们不远处的另一边窗口,一个趴在窗口往外看的人仰面倒下,胸口插着一支带血的羽箭。

    “啊?!”茶楼里响起一声惊呼,顿时乱成了一片。

    此时再看对面,沉重的脚步声中,一大群身披甲胄的禁军已经将整个国子监团团围住了。而起火的地方却并不是国子监,而是国子监后面距离并不太远的承天府衙门。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了?”有人惊恐地叫道。

    几个读书人也跟着站起身来,匆匆想要下楼去。混乱中,不知道是谁惊呼道:“禁军反了!禁军反了!”

    禁军反了?!

    几个字重重的砸在所有人的心上,原本就一团麻乱的心力更是仿佛被坠伤了千斤巨石,直接沉入了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