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38、风雨来袭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嫣儿姐姐,嫣儿姐姐!”长生从走廊的尽头过来就看到肖嫣儿坐在月光下发呆。不知为什么,小长生隐隐觉得嫣儿姐姐脸上的神色有些悲伤。但是为什么呢?虽然才认识没两天,但是嫣儿姐姐给他的感觉一直都是开朗活泼爱笑爱玩儿的。长生从来没见过比嫣儿姐姐还爱笑,活的还开心的人了。突然看到这样的表情,长生只觉得心中十分的不自在,忍不住想要将沉浸在不知道是什么的忧伤中的嫣儿姐姐拉回来。

    “嗯?”肖嫣儿眨了眨眼睛,抬起头来看到跑过来的长生,脸上闪过一丝茫然。

    长生站在肖嫣儿跟前,就着月光仔细看着她的脸问道:“嫣儿姐姐,你在做什么呀?”肖嫣儿摇了摇头,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道:“明天有比较重要的事情,我…大概有点担心吧。”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好像……没做什么啊。

    长生板着小脸,认真地道:“那嫣儿姐姐应该早点休息呀,明天才有精神做事情呢。”肖嫣儿笑道:“我有点睡不着吧,小长生,等师兄的事情过了,我就请云师兄给你看诊呀。你很快就可以像别的孩子一样健健康康啦。”

    长生眨了眨眼睛,道:“师兄是姑父,云师兄就是今天来的那位叔叔么?嫣儿姐姐跟姑父关系很好么?”

    “还…还好吧?”她跟师兄关系很好嘛?以前师兄对她好像有点坏,自从有了阿凌姐姐以后就对她不错了。她还是最喜欢阿凌姐姐了。长生道:“雪鸢姐姐说,那位云公子是嫣儿姐姐师父的儿子,长生还以为嫣儿姐姐跟他关系更亲近呢。”

    肖嫣儿有些恍然,“有什么不对吗?”难道她表现的跟云师兄关系很不好?也没有吧。只是…以前总是缠着他确实不太好,现在好像没有那么想要缠着他了,她主动避让一点应该是对的吧?

    “因为嫣儿姐姐叫辜负师兄,却叫云公子云师兄呀。”看着小长生一脸认真的小脸,肖嫣儿眨了眨眼睛。对呀,她先前好像是叫君师兄,叫云行月师兄的。什么时候反过来的?不过,这个不重要啦,“大概是因为经常跟师兄和阿凌姐姐在一起吧。这个不重要,你一个小家伙怎么关心起这种事情来了?你知道谁跟谁关系好么?”

    长生捂着自己被肖嫣儿捏了的脸颊鼓着腮帮子看着她。

    其实也是肖嫣儿太小看长生了,或者说太小看皇家出身的孩子了。特别是像长生这种自幼因为身体不好而格外敏感的,他们对人的情绪有着近乎本能的直觉。

    扯着肖嫣儿的衣袖,长生道:“既然不重要,嫣儿姐姐去休息啦。”肖嫣儿跟着他起身,笑道:“好好好,去休息就去休息吧。”也确实该休息了,明天还要给师兄疗伤呢。等到两人一前一后的进了屋,院子里便安静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一个人影从外面飘了进来站在墙角边发呆。

    云行月已经来了好一会儿,自然也听到了长生和肖嫣儿的话。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没有出声打扰。这一次见面,他觉得肖嫣儿似乎变了很多。特别是方才,感觉完全不像是他认识多年那个活泼的有些烦人的小师妹了。若不是在楚凌和君无欢这里,在别的地方碰到的话云行月说不定要以为肖嫣儿是不是什么人易容冒充的了。

    云行月站在墙角边发呆,暗处也正有人盯着他。

    “怎么办?要不要禀告公主?”两个护卫低声商量着。公主让他们保护好小公子和肖姑娘的安全,这位公子之前躲在墙外边就算了,这会儿怎么还在墙里发起呆来了。但是不管怎么说,半夜来爬一个姑娘家的院墙,就是不对的。

    “应该…不用吧?那位公子好像是肖姑娘的师兄。”另一个护卫迟疑着道,“应该不会对肖姑娘和小公子不利的。”

    “我怎么觉得这两人之间有什么爱恨情仇啊。”看看这云公子纠结的表情,还有肖姑娘今晚好像也有点失常。

    “别胡扯,不是听说肖姑娘中意萧将军么?”先前肖姑娘可是一直都在神佑军跟着萧将军跑来着,要不是这次长离公子生病说不定肖姑娘还不想回来呢。

    “……”两人对视一眼,双双作罢。算了,他们只负责安全问题,盯着就是了。别的还是不要多说了比较好,容易祸从口出啊。

    第二天一早,整个公主就再一次闭门谢客。整个公主府虽然没有戒严但是守卫却是外送内紧。外表看起来仿佛一切如常,但是如果有人在这个时候进入的话就能感觉到其中蕴藏的危险和紧绷。

    永嘉帝派来的御医们早已经准备妥当,都是一脸的郑重其事。对于他们来说,不仅仅是君无欢的身份容不得出错,更重要的也是一种长见识和开拓视野的机会。毕竟江湖中人的野路子跟他们这些御医世家出来的人的手法是完全不一样的。这也是增进自己医术的好机会。

    楚凌和君无欢站在门口,君无欢含笑对楚凌道:“不要等在这里,这次需要不少时间。还有不少事情需要你去做呢,不要耽误了。”

    楚凌微微勾了下唇,点头道:“你放心,我知道。”她知道,君无欢是怕她等在这里难熬。

    君无欢道:“我先进去了。”

    楚凌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君无欢轻叹了口气,伸手将她揽入怀中,在她耳边低声道:“阿凌,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嗯,去吧。”

    云行月从外面走进来,瞥了两人一眼没好气地道:“又不是生离死别,你们这是在唱戏么?进去了,大伯都在里面等半天了。一会儿等久了老头子又要发脾气。”肖嫣儿也抱着自己的药箱从外面走进来,瞥了云行月一眼道:“大师伯才不会乱发脾气,阿凌姐姐你别担心,师兄不会有事哒。”

    楚凌对她笑了笑,“辛苦嫣儿了。”

    肖嫣儿顿时笑眯了眼睛,“阿凌姐姐,师兄交给我,你放心!”

    “交给你谁能放心的下来?”云行月微微眯眼,有些阴阳怪气地道。肖嫣儿瞥了他一眼,一扭头直接越过他走了进去。云行月顿时呆住,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指着肖嫣儿的背影道:“她…她、凌姑娘,你看看她这是什么态度?本公子是她师兄吧?”楚凌眨了下眼睛,心平气和地微笑道:“云公子,觉得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吗?”云行月反问。

    “有吗?”

    楚凌依然微笑,显然她觉得没有。

    不知为何云行月莫名的有些尴尬,摸摸鼻子。没有就没有吧。

    “你们两个混账东西!还不进来要老夫等你们到什么时候?!”里面传来了老者的怒吼声,云行月挑眉,“还说不会发脾气?不错啊,这老头脾气又大了一点。”这老头面对君无欢一向很怂,这次倒是挺会发脾气了。

    “……”相信我,这位老先生的脾气大半都是朝你发的。

    君无欢握了握楚凌的手,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走了进去。楚凌目送他进去,房间的大门很快就被人从里面关上了。

    “公主。”白鹭上前来,轻声道:“公主还没有用早膳,不如先去用膳吧。”

    楚凌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我还不饿。”现在没什么心情吃饭,白鹭无奈道:“公子一大早就嘱咐奴婢了,一定不要让公主一直留在这里等。反正公子在里面公主也进不去,在这里等着也没什么用反倒是心急。”楚凌笑道:“他倒是会操心,你不用担心,我没打算一直在这里等着。你亲自带人在这里守着,还有凌霄商行的人也全部都布置在院外。这两天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要记住你们唯一的任务就是守好这个院子,明白么?”

    “是,公主。”白鹭被她说的有些紧张,“公主是觉得,会出什么事么?”

    楚凌抬头看了一眼有些阴暗的天空,轻声道:“不是我觉得,是一定会出是什么事的。”这么好的机会,安信王府怎么会不紧紧抓住呢。

    “公主放心,奴婢绝不会让人踏入院子一步的。”白鹭神色一振,坚定的道。

    楚凌点点头道:“辛苦你了。”

    刚下了早朝,一群人从宫门口涌了出来。人们三三两两的各自散开往自己需要去办公或者回家的地方而去。襄国公神色有些凝重,只跟同僚打了个招呼,便匆匆告辞离开了。他身后不远处,安信郡王微微眯眼打量着襄国公离开的背影。自从宫门口的事情之后,朝中的局势就显得有些微妙。陛下似乎打算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这是明明白白的偏袒神佑公主了。文官们心中虽然不满却也无可奈何,特别是几个蹦跶的厉害的。但是神佑公主手里掌握的东西也让他们投鼠忌器。而原本就早已经暗中投靠安信郡王的人就更是焦躁不安了。如果安信郡王最后无法上位,他们这些人都会有大麻烦。

    这些人私底下自然也考虑过摆脱安信王府的事情,但是算来算去,也还是觉得安信郡王府的机会最大。如今的天启皇室是真的凋零,除了在京的安信郡王和博宁郡王,还剩下的为数不多的几个宗室王爷同样子嗣不封,而且跟永嘉帝关系都不算近了。这从龙之功自来就是有风险的,成了自然是从此平步青云鸡犬升天,不成,那…也就只能自认倒霉赔的连裤子都不剩了。

    最后,真的下定决心远离安信郡王府的依然是极少数。毕竟安信郡王这些年的经营也不是白费的,想要背叛他可比找永嘉帝不自在后果严重多了。陛下不会杀人,安信郡王私底下会不会就不好说了。

    “王爷,您听说么?今儿…公主府那位好像在治病。”一个中年人凑到安信郡王耳边低声道。安信郡王自然早就知道了,不过还是问了一句,“治病就治病,还能怎么样了?”那人摇摇头道:“这个倒是不知道,不过听说公主好像看得挺重的,这不襄国公一下朝也赶着回去了。看来那位长离公子确实是病的不轻啊。公主殿下也是可怜,好好地竟然找了这么一位驸马。若是还没过门驸马就一命呜呼了,啧啧……”克夫的名声,可不好听。

    安信郡王倒是没有将心思放在这方面,他的消息比这些普通官员更加灵通。当初皇帝是费心替公主选了身边的人,但是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偌大的公主府想要将这么大的事情捂的严严实实也是不可能的。君无欢的情况,好像比他们以为地严重多了。严重好啊,越严重越好。安信郡王觉得,这是老天在帮他。

    安信郡王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宫门,眼底闪过一丝冷笑。也多亏皇帝陛下纵容公主,将神佑公主嫁给了君无欢这样一个商人。若是将公主下降给那个权贵世家或者将门世家,说不定还要麻烦一些。

    “本王还有要事在身,告辞。”

    “送王爷。”

    安信郡王后面,朱大人和上官成义慢悠悠地走了出来。朱大人盯着安信郡王匆匆离去的背影皱了皱眉,抬手摸摸自己的眼皮道:“上官兄,我这眼皮怎么跳得这么厉害?总感觉要出什么事。”之前宫门口的事情就那么莫名其妙地被按下去了,朱大人就一直觉得有些不安。总感觉这个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炸开了。

    上官成义笑道:“能出什么事?朱兄,不要杞人忧天了。走,去我府上喝两杯?”

    朱大人沉默了一下,道:“还是去我府上吧。”丞相府自从走了卓氏,听说一直就不怎么太平。

    “……也行。”上官成义半晌才道。

    公主府书房里,桓毓和黎澹一左一右坐在下首看着正在忙碌着楚凌。好一会儿,楚凌方才抬起头来看了两人一眼,没好气地道:“你们到底有什么事儿就直说,没看到我还忙着吗?”桓毓看着楚凌,有些好奇地道:“凌姑娘,你就一点都不担心君无欢么?”看凌姑娘这淡定从容楚凌事情的态度,桓毓公子还真的有点茫然了。

    楚凌手中的笔一顿,道:“我要怎么做才能表示担心?坐在房门口等着,还是手足无措坐立不安。”

    桓毓道:“一般人…都这样吧?”

    “你可以当我是两般人。”楚凌随手将比放在一边,悠悠道,“玉六公子,劳烦你看清楚现在是什么时候,我们没有时间也没有机会表现情深义重。比起这些,保证君无欢这几天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吧。”

    “嗯?”桓毓一怔,楚凌道:“你不会以为我们的敌人只有安信郡王和那些文臣吧?你猜现在平京城里有多少貊族人的探子?”

    桓毓一想到这些就觉得头大,连忙示意楚凌不要说了,“那些人简直跟耗子似的,不找他们的时候他们到处钻,一找起来就不知道钻到哪儿去了。不过…君无欢毕竟只是一个商人而已,就算加上神佑公主驸马这个身份,也貊族人也犯不着为了他拼上自己在平京的底牌吧?”

    楚凌撑着下巴道:“你是不是忘了当初君无欢在上京干了些什么?”

    “……”桓毓略有些尴尬,时间太久他还真的差点忘了。楚凌摆摆手道:“别废话,安信郡王那边继续盯着。还有平京那些权贵官宦,我总觉得这些人不会安生。”桓毓笑道:“其实,我觉得他们肯为了您一个公主花费这么大的力气,已经很给面子了。”

    楚凌微微勾唇,道:“我也可以更给他们面子。”

    桓毓摸了摸鼻子,问道:“如果他们真的……”

    楚凌冷笑道:“他们最好别这个时候来惹我,否则我会让他们知道,本宫不仅爱打人,也爱杀人。”

    “……”

    桓毓很快便起身办事去了,书房里只留下了黎澹。黎澹望着楚凌欲言又止,楚凌有些不解,“想说什么尽管说便是,不用拘束。”

    黎澹垂眸,沉吟了片刻方才道:“如果…安信郡王真的反了,公主可想过以后该怎么办?”

    楚凌挑眉,“什么意思?”

    黎澹抬眼与她对视,道:“如果安信王府没了,皇嗣的事情势必会立刻提上日程。毕竟…少了子嗣繁盛的安信王府,可选择的余地就更小了。而陛下的身体…也不容许这件事一直拖下去。”永嘉帝平时看着似乎没事,但是从年少时到如今永嘉帝虽然坐在皇位上其实心里没有一天过得舒坦的。心怀郁结,身体自然也不会多好。御医早就暗示过,永嘉帝并不是长寿之相。

    楚凌看了看黎澹明显稚气未脱却依然严肃的面容,笑道:“黎澹,你想的可比桓毓远多了。”黎澹若是年长几岁,跟桓毓一起认识君无欢。她估计现在也没桓毓什么事儿了。桓毓公子其实也不是不够聪明,他比绝大多数都聪明,他就是不爱用脑子。没有人逼他他就完全是个甩手掌柜的模样。但是黎澹不一样,黎澹很明显的喜欢用脑子,而且比寻常人都想的长远。

    面对楚凌的夸奖黎澹并没有表现出喜悦的神色,依然望着楚凌显然是想要得到一个答案。

    楚凌轻叹了口气道:“我现在还没有答案,未雨绸缪虽然不错,但是想太多了也同样会束手束脚。还是,你有什么想法?”

    黎澹摇了摇头表示没有,楚凌耸耸肩道:“行吧,等你什么时候想说了再说,不着急。”

    “……”真的没有。

    小院子里,长生正乖巧地坐在树下看书。他知道今天大家都有很重要的事情,因此也不出去玩儿了,就拿着一本刚看了一半的书留在院子里。见他如此,众人更是觉得这孩子十分的让人心疼,肖嫣儿临走之前还将小长生拉进怀中好一顿揉搓。

    “小公子,吃点点心吧。”一个小丫头端着点心过来,轻声道。

    长生抬起头发现是一个有些眼生的丫头,好像见过几面但却不是他跟前侍候地。伸出去的手顿了顿皱眉道:“先放着吧,我一会儿饿了再吃。”

    丫头道:“小公子,这是厨房新做的点心,凉了就不好吃了。”

    长生将脸一偏,道:“我不喜欢吃桂花糕。”

    丫头笑道:“很好吃呢,小公子尝尝看就知道了。”丫鬟将桂花糕送到长生嘴边,柔声劝说着。

    长生不悦地道:“本公子说不喜欢就不喜欢,你退下吧!”

    丫头脸上的笑容一僵,看着长生冷冰冰的小脸有些迟疑。不是都说博宁郡王府的小公子乖巧懂事么?这叫乖巧?

    “本公子让你退下!”长生拔高了声音道。

    丫头脸色一瞬间有些变幻不定,最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眸一沉仿佛做了什么重要的决定。长生见状心中也是一惊,一挥手将桌上地点心盘子扫向了那丫头,然后从凳子上跳下了就想跑。只是他本来就比同龄人弱,那丫头更是狠下了心来,丝毫不管砸向自己的盘子就朝着长生扑了过去。

    长生太小,身体也太弱。那丫头猛扑过来一把便将他抓在了手中。

    “放开我!放开我!”放声大叫道。

    那丫头脸色十分狰狞,用力掐住长生的脖子,“去死吧!去死吧!都怪你……都怪你!你去死……”

    “放…救命!”

    在暗处保护长生的护卫见状也不由一惊,沉声道:“不好!”飞身朝着院子里扑了过去。还没到跟前,手中的刀就已经朝着那丫头的背心掷了过去。那丫头只觉得背后一痛,低头就看到带血的刀剑从自己胸口刺了出来。一只手捏住她的手腕一用力,咔嚓一声传来手骨断了的声音。抓着长生的手立刻松开,长生被人一把搂进了怀里。

    “咳咳咳!”骤然呼吸到新鲜空气,长生一阵猛烈的咳嗽。

    “小公子,你没事吧?”抱住他的人焦急地问道。

    “没…没事。”小长生憋红了脸,却还是摇了摇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