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36、顺其自然(二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阿凌……”院子里只有两个人显得格外的安静。楚凌看着君无欢眉头微蹙的面容有些不解地挑眉道:“怎么了?”

    君无欢道:“方才他说的……”

    楚凌一怔,不由笑出声来,“这有什么关系吗?”她倒是没想到君无欢竟然真的因为这种事情而烦心。不过仔细想想也不奇怪,君无欢毕竟跟她的经历还是不一样的。对楚凌来说,有了孩子就是多了个家人或者说得腻人一点多了个爱的结晶。但是如果真的一直都没有孩子,她也不会强求。但是对君无欢来说却不一样,就算他自己不在意这件事,如果真的没有孩子他可能都会觉得这是对她的一种亏钱。毕竟如果夫妻俩没有孩子,世人一般倾向于认为问题出在女子身上,对女子的名声不好。而且,君无欢本身应该也很希望能有孩子的。

    君无欢不语,楚凌趴在桌上打量着他,“你很喜欢孩子?”

    君无欢沉吟了片刻,点了点头道:“如果…有了孩子就会更像个家了吧?也会跟热闹一些。”楚凌点点头道:“或许吧,不过这种事情也不能强求。老先生只说目前不适合,又不是说永远都不能有。更何况,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也不觉得适合有孩子。”如果是已经有了的话她当然会选择接受,但是楚凌不觉得眼下的局势她们有必要去强求一个孩子。

    与其让一个孩子在乱世中出生,颠簸。楚凌更喜欢自己的孩子出生在一个太平盛世。都说乱世造英雄,但是作为父母的,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一生平安无忧呢。

    “阿凌……”君无欢忍不住伸手握住楚凌放在桌面上的手,轻声叹息道:“阿凌这般出色,却……”楚凌不给他将话说完地机会,轻笑道:“知道本宫对你好了,那就乖乖的别给我作妖。要是让本宫知道你在外面拈花惹草……”

    “如何?”君无欢挑眉道。

    楚凌笑眯眯地打量着他,“那你就真的一辈子都别想有孩子了。”

    “我只想要我和阿凌的孩子。”君无欢坦然笑道。

    楚凌靠着他的肩膀轻声道:“不用担心,顺其自然一切都会好的。”

    君无欢点点头,“嗯,会好的。”

    装饰的华丽舒适的马车移动而有些晃悠,但是却似乎丝毫没有惊醒马车上沉睡的人。傅冷跪坐在马车里,他跟前的软榻上躺着依然在沉睡中的南宫御月。旁边跪着一个白塔的医女正在为南宫御月把脉。他们已经离开京城快三天了,但是南宫御月依然还没有醒来。虽然这本身也是先前与楚凌的约定,但是傅冷多少还是有点担心。万一神佑公主骗了他,后果却是不堪设想。但是除了相信神佑公主的人品,以及长离公子一系眼下还不会对公子下杀手他也没有别的法子了。

    “公子什么时候能醒?”

    医女低声道:“那位肖姑娘说了,服过第三次药之后就会醒来。公子刚刚用了药,再等等吧。”

    傅冷点了点头,表示再等等看。

    不知过了多久,一直躺在软榻上一动不动的南宫御月终于动了一下,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公子,你醒了?”

    “怎么回事?”南宫御月不悦地道,昏迷不醒的时候没感觉,但是不得不说马车上睡觉并不太舒服,虽然管道平坦,但是马车依然震动得厉害。想要坐起身来,却不慎牵动了之前的伤,不由皱了皱眉,“我睡了多久了?这是在哪儿?”傅冷道:“公子已经昏迷了好几天了,我们现在…是在回上京的路上。”

    “什么?!”南宫御月脸色一变,竟然不顾自己身上的伤直接坐了起来,“放肆!本座什么时候说要回去了?”

    傅冷单膝跪地,低头道:“公子当时昏迷不醒,如果我们不离开平京的话,肖姑娘是不会给公子解药的。”

    “肖嫣儿?又是她?”南宫御月凝眉,眉眼间全是厌恶之色。他已经烦透了肖嫣儿那个丫头了,总是坏他好事!

    “君无欢死了没有?”南宫御月问道。

    傅冷抽了抽嘴角道:“残叶先生到上京了。”

    南宫御月沉默了良久,方才面无表情地道:“看来没死。谈判的事情怎么样了?”傅冷道:“一切顺利。”

    南宫御月轻哼了一声,道:“下去。”

    “是,公子。”傅冷暗暗松了口气,如果公子说要回去,那他着实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这会儿回去,以公子的伤势只怕是讨不到好。傅冷之所以那么爽快答应楚凌的条件也是因为,他着实有些害怕凌霄商行的人会一时忍不住直接冲上来弄死他们。人在屋檐下,白塔的人再厉害毕竟人少,总归是不如神佑公主手握三千精兵的。

    “秦公子。”另一边的马车里,秦殊正在看书,珂特吉也不用马车停靠就直接跃了上来,低头进了马车看着秦殊。秦殊抬头看向他,“珂大人,怎么了?”

    珂特吉小声道:“秦公子不知道么?那位……醒了。”

    秦殊并不意外,将手中的书卷放到一边笑道:“咱们都快要过灵苍江了,也该醒了。”珂特吉有些得意,笑道:“咱们这位国师在上京的时候耀武扬威不可一世,来一趟平京接连吃瘪不说,还把自己搞的伤痕累累,也是厉害了。”想起不久前南宫御月腹部挨了一刀,这一次又被人打断了肋骨还昏迷了好几天,珂特吉就觉得心旷神怡。这段时间积累的郁气都仿佛一扫而空了一般。等回到上京,他一定要替南宫御月好好宣扬宣扬。

    秦殊不以为意,仿佛只是随意听别的人闲话一般。

    “可惜,神佑公主没有干脆直接要了他的命。他跟君无欢,死哪一个都不可惜。”珂特吉遗憾地道。

    秦殊摇摇头道:“天启刚刚和北晋结盟,神佑公主怎么会杀北晋国师?”

    珂特吉暗道:“我们不介意她杀了国师啊。”

    秦殊道:“珂大人有空想这些,不如想想别的吧。”

    珂特吉不解,“想什么?”

    秦殊道:“过了灵苍江,可就是沧云城和靖北军的地盘了。”

    “……”珂特吉神色微变,顿时神色也有些严肃起来了。他们刚刚跟天启结盟的消息沧云城不可能不知道。沧云城是不能对北晋大军如何,但如果只是要截杀他们这一群人的话,也不是什么难事。

    长生到公主府的第二天,肖嫣儿就替他做了一次全面的诊断。这一次因为君无欢的事情跟平京的许多御医交流之后,肖嫣儿觉得自己的医术又进步了一些。给长生把完脉之后,思索了片刻方才抬起头来看向楚凌和君无欢。楚凌将长生拉到身边,一边安抚着他一边问道:“怎么样了?”长生已久九岁了,而且君无欢说的没错,这个年纪在皇室已经不能算是小孩子了。所以楚凌觉得这些事情没有必要瞒着他,瞒着他说不定反而会令他胡思乱想。

    肖嫣儿蹙眉道:“身体是挺弱的,应该是有些先天不足。不过…如果好好养着的话,应该是能养好的。博宁王府不是宗室吗?怎么现在长生的身体还没好?”

    众人齐齐看向肖嫣儿,楚凌手微微顿了一下道:“你觉得不难?”

    肖嫣儿耸耸肩道:“是有点麻烦,但是应该也不是很困难吧。如果从生下来就开始调养的话,这个年纪应该好得差不多了。”楚凌问道:“你觉得,应该怎么调理?现在还来得及么?”肖嫣儿道:“如果是从小交给我师父或者云师兄调理的话,可以从两岁开始用药浴和针灸,五岁开始练气,六岁开始练外功。再配合吃药调理就差不多了。”

    楚凌有些无奈地道:“你觉得可能么?”

    皇室的孩子多么金贵?更何况这还是博宁王府的嫡长孙,已故博宁王府嫡长子仅剩的血脉。让一个两岁的孩子药浴还要针灸,五岁开始练内功?不说御医没有几个敢这么提的,就算有博宁郡王夫妇只怕也不敢答应。

    肖嫣儿撇撇嘴道:“是有点难受,但是见效快啊。不过现在小长生已经快要十岁了,说这些也没什么用处。我用的方法他们肯定更受不了,还是等师兄来了再说吧。”她习惯用毒,当然也可以治好小长生,但是她怕吓到人。而且,也确实会有点痛苦和后遗症就是了。

    小长生有些惊讶,“嫣儿姐姐,我可以…可以治好么?”

    肖嫣儿对他招招手,等他走到自己身边才伸手捏捏他的脸颊笑道:“你本来就没事,吃吃药,以后多练练功就好啦。不过可得加紧一些,要是再过几年…你就算治好了,这个…长不高也是个问题。”小长生比同龄的孩子矮一截,这要是再晚几年,以后可就一辈子都比别人矮了。

    “我不怕苦。”长生认真地点头,“嫣儿姐姐,长生一定好好吃药,快点好起来。我要跟神佑姑姑学武功!”

    “你学武功做什么?”肖嫣儿道:“跟我学医术好不好?姐姐教你用毒,保证比武功好使多了。”小长生练武资质一般,她只是说让他练练拳脚功夫强身健体而已啊。

    长生坚定地摇头,“长生长大了要变得跟神佑姑姑一样厉害!”

    肖嫣儿看了看含笑望着她的楚凌,只得吞下了满心的吐槽,拍拍小长生的肩膀,“有志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