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34、资质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神佑公主出门一趟回来,却多了一个孩子。公主府众人对此十分好奇,肖嫣儿更是围着孩子打转。

    “阿凌姐姐,这是谁家的孩子呀?”肖嫣儿好奇地道。

    楚凌笑道,“这是博宁郡王家的嫡长孙。”

    “啊?!那就是博宁郡王家的那个病……”说到一半肖嫣儿连忙捂住嘴,将后面的话吞了回去。她这些日子多与京城的御医打交道,自然也听说过柏林王府的嫡长孙那些事儿。看着眼前单薄的少年,也觉得十分可怜。

    长生躲在楚凌身后,小心翼翼地看着肖嫣儿。眼底也带着几分好奇和畏惧,他从小见过的大多是府中的丫鬟姐姐们,可惜她们总是小心翼翼轻言细语的模样,却从未见过如此鲜活伶俐笑容灿烂的人。仿佛看到她的笑容,自己也想要跟着笑了一般。

    楚凌将他从身后拉了出来,轻声道,“长生,这是嫣儿姐姐。”

    小长生对肖嫣儿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嫣儿姐姐好。”

    肖嫣儿顿时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化了,笑眯眯地道:“你叫小长生啊,真可爱。”

    “嫣儿姐姐也很漂亮。”小长生羞红了脸。

    肖嫣儿拉着长生的手,舍不得放开,“阿凌姐姐,小长生以后能住在公主府吗?我好喜欢他呀。”

    楚凌道:“你有空帮小长生看看他的身体吧。”肖嫣儿了然,连连点头,“好呀好呀。不过我在这方面不如云师兄精通。回头等他来了,再让他看看。”

    楚凌点头道:“也好,小长生要在府上住几天'。先让他休息熟悉一下吧,这几天你就好好照顾他。”

    肖嫣儿连连点头,低头捏捏长生的脸颊,“小宝贝儿。以后跟到姐姐。姐姐会照顾你的。”

    “公主。”白鹭和雪鸢上前见礼,楚凌道,“这位是博宁王府的嫡长孙你们赶紧让人收拾一个合适的地方出来,让小长生休息。”

    “是,公主。”白鹭和雪鸢答道

    楚凌亲自安排了长生在肖嫣儿的院子里安顿下来吗,方才转身回了主院。肖嫣儿的院子距离主院近,又会医术,正巧肖嫣儿自己也强烈要求长生跟他一起住楚凌自然是同意的。

    君无欢正坐在院子里的树下闭目养神,听到声音方才回头看了她一眼含笑道,“听说你将博宁郡王府的嫡长孙接回来了。”

    楚凌挑眉道:“确实有些意外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博宁郡王会要求她现在将长生带回来,确实是出乎她意料之外。

    君无欢摇摇头道:“博宁郡王提出这种要求想必也是算准了你会尽力保护好那孩子,你起博宁王府,只怕公主府还要更安全一些。”

    楚凌耸耸肩道:“我们既然想拉博宁郡王下水不付出一点代价怎么行呢?”

    君无欢伸手倒了一杯茶递给她笑道:“这次怕不只是一点代价而已,博宁郡王看着与世无争,也是一个老狐狸。”

    楚凌笑道:“这不也是你我原本预料到的吗?以博宁郡王府如今的情况除了那孩子只怕也没有什么能说动我这位王叔了。”

    君无欢摇头,“既然能说通就证明他原本也是有心的,你不必放在心上。”

    楚凌失笑,“我看起来就这么心慈手软吗?这本就是两厢情愿的交易我有什么好放在心上的?不过是看长生还那么小,有些……”

    君无欢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道,“但愿如此吧。”阿凌偶尔还是喜欢口是心非。

     楚凌轻哼一声,“本就是如此。”

    君无欢有些无奈地笑看着楚凌,若有所思地问道:“你看那孩子的资质如何?”楚凌一怔,神色微变道:“君无欢,那孩子还不满十岁,而且他身体不好。”君无欢摇头,放下手中的茶杯看着楚凌道:“阿凌,生在皇家,九岁已经不算是孩子了。”楚凌蹙眉,道:“但是,那孩子…”

    君无欢道:“博宁王府连宫中的宴会都舍不得让嫡长孙参加,你觉得无缘无故地博宁王妃会带着那孩子一起见你么?他们本来就是另有若图的。”楚凌蹙眉道:“我以为,他们应该是为了长生的身体,我主动提起,博宁郡王也算是承了我的情了。”君无欢道:“博宁王府嫡系只有这一根独苗,博宁郡王如何暂且不提,你觉得博宁王妃肯替别人做嫁衣么?若是长生好不了,自然别的都没法提。但咱们若是能治好长生,你觉得博宁王妃会让肥水流向外人的田?”

    博宁王府所有的子嗣都是博宁郡王的血脉不错,但是却只有长生才是博宁王妃的血脉。

    楚凌沉默了两句,方才长叹了一口气,“他们都不问问长生,这是他想要的么?”

    君无欢笑道:“说起来,博宁郡王夫妇俩对这孩子也算是一片慈心了。旁人总是难免会想不开,觉得博宁王府嫡系只有这一根独苗不能断了香火。但是,若是能更上一层楼,还在乎这个做什么?更何况,博宁王府也只是没有嫡系而已,又不是真的绝嗣了。以后那孩子若是…博宁王府的庶子就算继承了博宁王府,还敢对王妃不敬不成?博宁王府只会因此更上一层楼。阿凌,这位博宁王妃,可比安信王妃聪明多了。”

    楚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道:“人家不过是送孙儿来治个病,长离公子就编排出人家这么多事儿。在你眼里,这世上就没有好人了吧?”

    君无欢叹气道:“阿凌又不让我出门,我可不就是只能胡思乱想了么?”

    楚凌看着君无欢状似幽怨地模样,也不由笑了出来,“罢了,不管博宁王府是怎么想的,至少目前咱们的目标是一致的。”君无欢点点头,“这话倒是不错,至少跟安信郡王比起来,博宁郡王…哪怕是有私心,也还是个不错的人。回头,我替阿凌送他一份礼物吧。”

    楚凌眨了眨眼睛,“你别乱来。”

    君无欢轻笑,“阿凌多虑了,我什么时候乱来过了?”

    “但愿如此。”

    小长生来到神佑公主府以后就觉得十分开心,他偶尔也听府中的姐姐们提起过神佑公主的名字。只说这位公主殿下十分嚣张跋扈,性格暴戾人人畏惧。但是小长生却不这么认为,他私底下觉得这位姐姐…姑姑,厉害极了,他很想见见想要变得跟她一样厉害。这样祖母和祖父就不会再天天替他担心了,但是他却不敢将这话告诉祖父和祖母。

    所以,祖母问他想不想见见神佑姑姑的时候,他立刻就答应了下来。

    神佑姑姑府中也跟王府不一样,嫣儿姐姐还有白鹭雪鸢姐姐他们都会陪他玩儿。不会端很多苦涩的药求着他一碗一碗的喝下去,他如果不喝她们就会跪下来哭着求他,也不会因为他走得快或者跑几步就吓得面色惨白的样子。长生其实很想跟祖父和祖母说,他真的没有那么虚弱,他可以跑可以跳。可以去外面跟别的孩子玩儿,也可以习武骑马,可惜没有人相信。

    “小公子,您怎么来这儿啦?”雪鸢在主院门口拦住了站在门口有些犹犹豫豫的孩子。长生往里面看了一眼,眼巴巴地道:“雪鸢姐姐,神佑姐姐是不是在这里?”雪鸢蹲下声看着他笑道:“小公子应该叫公主姑姑才是。”长生撇撇嘴道:“神佑…姑姑,一点儿也不像…姑姑。”

    小孩子虽然说得有些模糊,雪鸢却还是听清楚了他说的是纯毓姑姑。博宁郡王夫妇轻易不会让外人打扰长生,能见到他的自然也都是十分尊贵的宗室子弟。能让长生叫一声姑姑的,还当真是只有一个纯毓郡主了,雪鸢也没有跟长生说纯毓郡主已经死了,只是笑道:“公主虽然住在这里,不过她现在进宫了不在里面呢。小公子有什么事情要找公主嘛?”

    长生有些失望地低下了头,“也没有,我只是…只是想要跟神佑姑姑请安。祖母说,神佑姑姑是带我来治病的,我要好好谢谢神佑姑姑。”

    雪鸢笑道:“等公主回来了,我再告诉小公子好不好?”

    长生乖巧地点头,“谢谢雪鸢姐姐。”

    “谁在外面?”一个低沉悦耳地声音从里面传来,雪鸢吓了一跳不由缩了缩脖子。公子是不能动武,但是那一身强横的内力也不会因此就直接消失无踪,果然被发现了。院子里,很快又传来了君无欢的声音,“雪鸢,请博宁王府小公子进来吧。”

    “是,公子。”

    长生跟着雪鸢走进院子,就看到不远处院子里的树下坐着一个年轻人。年轻人穿着一身素色长衫,比起他过往看到的那些总是规规矩矩的人多了几分随意。他很是清瘦,脸色十分苍白仿佛大病未愈的模样。跟他比起来,我看起来健康多了。长生心里想着。

    “你是…神佑姑姑的驸马?”长生看着君无欢,有些小心翼翼地问道。

    君无欢微微挑眉道:“果然是个聪明孩子。”长生抬眼,一双眼睛里写满了疑惑和一丝丝畏惧。不知怎么的,看到这个看起来很瘦很虚弱的人,他就有一种仿佛被什么可怕的东西盯上了的感觉。与跟神佑姑姑在一起的时候的感觉截然不同。看到君无欢向自己伸出手,长生忍不住回头看向雪鸢。他不想过去。

    雪鸢却并没有领会他的想法,只当小公子第一次见到公子有些害羞。便含笑鼓励道:“小公子去吧,我们公子是个好人呢。”

    “……”

    最后长生还是迈着小步子走了过去,在君无欢身边站定。

    君无欢饶有兴致地打量着眼前的孩子,这孩子身体确实不算好,虽然据说有九岁了但是却比同龄的孩子要矮上许多。君无欢记得自己这个年纪的时候,至少要比他高得多。君无欢不由得想起了第一次见到阿凌的时候,十三岁的少女看起来也比同龄人小的多。不过这孩子却是比阿凌要幸运得多,至少他还有疼爱他的祖父和祖母。

    长生被君无欢打量的目光定在当场顿时不敢动弹,撇了撇小嘴强忍着没哭。雪鸢这才看出来不对,连忙道:“公子,这……”君无欢慢慢地收回了目光,淡笑道:“无妨,阿凌不在我跟博宁王府的小公子聊聊。”雪鸢心中暗道:“问题是,公子您明显是吓到人家小公子了啊。”

    只是公子说要聊天,雪鸢自然不敢说不聊。只得对小长生投去了一个同情的眼神,暗暗在心中盘算着公主什么时候回来。

    君无欢看看长生,笑问道:“小公子叫长生?”

    长生点了点头,君无欢道:“长生不必怕,我不会伤害你的。你既然称呼阿凌姑姑,自然也是我的晚辈。”长生眨了下眼睛,不知是不是相信了他的话还是单纯的想起来了他是神佑姑姑的未婚夫也是自己未来的姑父,“你…就是长离公子么?”君无欢漫不经心地点头道:“是啊,你不是知道么?”

    长生眼睛亮了亮,摇头道:“不是…我、我听祖父提起过长离公子,不是因为神佑姑姑。是以前就听祖父说过,祖父说长离公子是很厉害的人。”

    君无欢似乎来了几分兴趣,挑眉道:“哦?博宁郡王竟然还会跟你提起我么?什么时候的事情?”

    长生想了想道,“好像是…我六岁生日的时候,后来祖父也提起过几次,不过我记不太清楚了。”

    六岁时候博宁郡王随口提起的一个人,竟然都能记得清清楚楚?这孩子果然聪明得很,君无欢心中暗道。

    君无欢道:“博宁郡王谬赞了,君某只是一个商人罢了。”长生似乎忘了方才对君无欢的畏惧,眼睛亮晶晶地望着他,“那也很厉害,祖父说长离公子是天下最富有的人。”君无欢垂眸,这个称赞他还是有点承担不起啊。天下人都以为长离公子手握凌霄商行,肯定是钱多的几辈子都花不完。却不知道他大多数时候都是左手进右手出,真金白银还真的拿不出来多少就是了。

    “长生难道是想要做生意?以后长大了做个商人?”君无欢挑眉道。

    长生摇了摇头,君无欢道:“那长生以后长大了想要做什么?”

    长生偏着头想了想,道:“我想要做像神佑姑姑那样的人。”

    “嗯?”君无欢有些不解,长生便开始解释起来,具体说就是想要像神佑公主那样武功高强,人挡揍人,佛挡揍佛,可以到处玩儿,谁都不敢惹他。君无欢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这孩子是想要成为一个强者。君无欢伸出手在他身上捏了几下,有些遗憾地在心中轻叹了口气。长生茫然地看着他,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捏自己,但是既然不痛他也就乖巧的没有说什么了。

    楚凌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君无欢和长生正坐在大树下说话,长生跟前摊着一本书正在专心致志的看着,君无欢坐在一边偶尔指点几句,两个人倒是相处的十分融洽的模样。

    “阿凌回来了?”

    “神佑姑姑!”长生听到君无欢的声音立刻从书中抬起头来,扭头看向楚凌脸上满是欢喜的笑容。楚凌走到属下,含笑拍拍长生的小脑袋道:“长生在公主府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习惯的地方?”长生摇了摇头道:“没有,公主府的姐姐们还有姑父都对长生很好,长生喜欢这里。”

    “姑父?”楚凌挑眉看向君无欢,君无欢含笑看着她,“阿凌觉得不对么?”

    楚凌想了想,“也没什么不对。”距离婚期也没有多久了,提前叫一叫也确实没什么。

    跟长生玩笑了一会儿,楚凌才在君无欢身边坐下看着重新坐回去看书的长生笑道:“看起来你们相处的还不错?”君无欢轻声道:“是个聪明孩子。”听到君无欢夸自己,长生立刻抬起头对两人露出了一个笑容。楚凌回了他一个笑,对君无欢道:“不仅聪明还可爱。”

    小长生被夸的红了小脸,终于忍不住站起来道:“神佑姑姑,我去找嫣儿姐姐玩。”

    “去吧。”

    看着小孩子一溜烟的跑了,楚凌示意不远处的护卫跟上别让孩子出什么事。看着长生出了门,楚凌方才道:“你应该没有那个心情陪长生读书吧?”君无欢道:“我只是看看那孩子资质如何。”楚凌好奇,“那长离公子觉得如何?”君无欢有些惋惜,道:“聪明是聪明,可惜先天不足…练武的资质着实算不得好。”

    楚凌道:“他还能练武?”昨晚怕长生累着,肖嫣儿并没有急着给他诊脉。所以楚凌现在也还不知道长生的身体到底如何了。君无欢道:“若是想练自然可以,至少可以强身健体不是么?”

    楚凌打量着君无欢,“你似乎很失望?”

    君无欢笑道:“若是资质好的话,收一个弟子也不错,他的身份很合适。”

    原来如此。君无欢会这样想自然是为了自己,若不然以长离公子身份想要收徒弟天下间资质卓绝的少年一大把一大把的往他跟前送。哪里轮得到一个养尊处优的宗室子弟?

    “这种事情,不必强求。”楚凌安慰道。

    君无欢点点头道:“在看看吧。阿凌今天出去……”君无欢的话音未落,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尖叫声。两人皆是一怔,自从楚凌入主公主府,想要暗中潜入的人不少但是都被人悄无声息的解决掉了。闹出这么大动静…是出什么事了?君无欢正要起身,却被楚凌伸手按住了,沉声道:“你别动!”

    君无欢有些无奈地道:“阿凌,我只是不能跟人动手,又不是真的弱不禁风。”

    楚凌没好气地道:“既然知道不能动手,你那么着急干什么?我先去看看。”你现在比弱不禁风还要糟糕一些。唤来院子里的守卫吩咐了两句,楚凌方才飞身快步朝着声音的来源处掠去。楚凌的速度极快,出了院子不过是几个起落就已经到了花园里。一群人正站在湖边将几个人团团围在中间。

    楚凌过去一看,就看到地上躺着一个穿着公主府仆役服饰的男子,旁边地上跌坐着一个花容失色的丫头。再旁边站着的却是君无欢的那位奇葩师父,此时他的手里还抱着一个孩子,正是小长生。

    “怎么回事?”楚凌走过去沉声问道。

    老者抱着长生过来,笑得满脸褶子,“徒弟媳妇,你和那小子什么时候有的孩子?这么大了怎么也不告诉老夫一声?”

    楚凌只觉得眼前一黑,只觉得额边一阵乌鸦乱飞。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眼前的老者心平气和地问道,“前辈,您觉得我生得出来这么的的孩子吗?”即便是长生看着小,外表也有七八岁了啊。

    “神佑姑姑。”长生挣扎着想要从老者的怀中挣脱出来,老者有些不舍却还是只能放开了他。长生跑到楚凌身边,道:“阿凌姐姐,这个老先生救了我。”

    老者闻言,顿时得意起来,扬起下巴道:“不过是个小毛贼,老夫抬手就收拾了。”

    “怎么回事?”楚凌拉着长生,看向围在周围的护卫沉声问道。

    护卫们也是满脸无奈,“启禀公主,这个…小公子方才跑的太快了,不小心跌倒了。这个园丁正好离得近就想要去接,然后这位老先生突然出现,一把抓起小公子…把人给踩晕过去了。”

    “……”楚凌神色木然,半晌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