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33、嫡长孙!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公主。”邵归远和黎澹进来的时候,君无欢和楚凌正坐在院子里闲聊。有肖嫣儿和一干御医相助,君无欢恢复算是很快。除了不能动武,不过短短两天时间已经差不多可以行动自如了。只是看着他苍白的脸色以及明显比寻常人低一些的体温,却又让人不能不为他的身体担心。如今君无欢不能动武,楚凌自然不放心让他出门。更何况,他目前也只限于能自由活动而已,本质上也还是个风一吹就倒的虚弱模样,真的要出门办什么事情只怕体力也不支持。如今南宫御月这个大麻烦不在平京,倒也没有多少事情是必须君无欢亲自处理的。

    见楚凌态度强硬,君无欢也不勉强,当真便安下心来好好休养了。

    楚凌侧首看向两人,笑道:“不必多礼,过来坐吧。”

    邵归远与黎澹拱手谢过,走到两人对面坐了下来。邵归远看了看君无欢,道:“看起来你好多了,这次可是吓到了不少人。”邵归远其实还是有点不习惯现在的君无欢的模样。在他的意识中君无欢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无论是小时候身体健康的模样,还是长大之后虽然清瘦却仿佛永远也不会倒下的模样。这一次君无欢突然重伤昏迷,对邵归远还是造成了不小的影响的。他仿佛才刚刚知道,君无欢也是一个会受伤会痛甚至会死的普通人。从某方面来说他甚至还不如寻常人。这一次,如果不是有神佑公主在,说不定他们都要乱成什么样子呢。

    君无欢点了点头道:“让你们担心了。”

    邵归远摇摇头,望着君无欢轻叹了口气没有说话。君无欢看着他道:“你不用担心,这一次事出突然,以后我会安排好的。”邵归远闻言,神色微变连忙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君无欢抬手阻止了他的分辨,道:“无妨,这些本就是我该想到的事,所幸这一次没有出什么事。”楚凌皱眉看着他们,不经意地将话题岔开问道:“这么早,你们怎么一起过来了?是查到什么了?”

    邵归远和黎澹对望了一眼,方才点了点头。邵归远低声道:“公主猜测的不错,安信王府最近一段时间确实是有些不太正常。”

    “哦?”楚凌挑眉道,“你们查到了什么?”

    邵归远蹙眉道:“这几天安信王府还有王妃娘家私底下都十分活跃,而且,确实有人暗地里出京,似乎是想要与外地的禁军联系。”

    君无欢道:“外地的禁军?有什么用?让他们回京勤王么?”各地兵马驻扎都有严格的范围规定,非十万火急的事情,随意调动是死罪。邵归远道:“如果是想要跟着安信郡王起兵造反的人,想必也不会在乎别的什么了吧?”楚凌摩挲着手中的茶杯,若有所思地道:“知道那些人都跟什么人接触了么?”

    邵归远道:“安信郡王也不傻,放出去了不少人一离开京城就四散开来,我们一时半刻也无法全部追踪。不过,去向最多的是最邻近京城的几处兵马驻扎地。”

    楚凌微微眯眼,“临近京城…总不会是驻守灵苍江的兵马吧?”

    “有。”邵归远道。

    楚凌侧首看向君无欢,君无欢对她淡淡一笑道:“这些…都不重要,阿凌,你现在最要紧的是另外一件事。”

    楚凌有些不解,“什么事?”

    君无欢道:“你该去见见博宁郡王了。”

    楚凌默然,点了点头道:“晾了他这么久,确实应该去了。”

    博宁郡王府里,博宁郡王正一脸轻松惬意地半靠在软榻上听着小曲儿。一边喝着小酒,时不时跟着哼上两句,着实是逍遥自在,比起京城里这几天怪异凝重的气氛简直是天壤之别。博宁郡王想起自己那位上蹿下跳的堂弟,露出了一丝嘲弄的笑意。原本十拿九稳的东西,突然被一个小公主搅了局,以他的脾气能忍得住才怪。

    “王爷。”一个管事匆匆进来,看了一眼坐在不远处弹琴唱曲的女子。博宁郡王挥挥手示意她们退下,方才道:“说罢,什么事儿?”管事低声道,“神佑公主来了。”

    “哦?”博宁郡王坐起身来,有些好奇地挑眉道:“神佑公主?她怎么会有跑到本王这小小的府邸来?倒是有趣了。神佑公主来,请王妃招待便是,告诉本王做什么?”公主毕竟是女子,招待客人的活儿自然还是博宁王妃来更加合适一些。管事有些为难地道:“王妃正陪着公主喝茶呢,不过……公主的意思是想要见见王爷。”

    博宁郡王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微微眯眼道:“见本王?为什么?”现在这个时间,神佑公主跑来见他?莫不是想要拉他下水不成?

    管事不语,这他哪里会知道啊?

    博宁郡王站起身来,双眉紧皱负手在房间里踱步,“难不成…是为了安信?”安信这段时间确实是太不安分了一些,不过就算是这样也轮不到神佑公主一个姑娘家来管这事儿啊。再想起那日在宫门口发生的事情,博宁郡王停下了脚步,这位公主殿下…可不是一个寻常人。在宫门口亲手杀了人,即便是有陛下压着,这些天竟然真的没有人敢拿这件事找她的麻烦。没有一点本事,可是办不到地。

    思索了良久,博宁郡王道,“待本王更衣之后,便去见公主。请公主先在前厅用茶吧。”

    “是,王爷。”

    楚凌坐在博宁王府的大厅里,有些好奇地看着站在博宁王妃身边的小少年。还不到十岁的模样,少年生得有些单薄,眉眼却十分俊秀。一双大眼睛明亮而澄澈,同样满是好奇地看着她,显然是个被保护的很好的少年。楚凌对他笑了笑,少年立刻有些腼腆地低下了头了。

    博宁王妃有些无奈地看着小少年,有些歉意地对楚凌道:“公主恕罪,这孩子没见过什么世面,有些……”

    楚凌笑道:“王婶言重了,我看着孩子倒是难得的俊秀,将来长大了必定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

    博宁王妃看看少年,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这孩子生得单薄,我和王爷只盼着他能平平安安长大就是了,至于长成什么样子都不强求了。”少年闻言,明亮的大眼睛里闪过一丝黯然,微微低下了头。少年总是希望长辈看重自己的,虽然祖父祖母对他疼爱有加,但是这种保护宠溺的态度对有的孩子来说其实也是一种伤害。仿佛他是个废物一般,什么都不用做只要活着长大就好了。

    楚凌含笑对少年招招手道:“过来让我瞧瞧。”

    少年虽然甚少见外人,但是王府的教养却半点没有落下。即便是性格腼腆一些,行为却依然端庄得体。走到楚凌身边,轻声道:“长生见过公主。”

    楚凌笑道:“听父皇说你今年九岁了?我是你堂姐,不用那么生疏,叫我姐姐就行了。”楚凌也是见过安信王府的那几个公子的,年纪还小的暂且不说,年纪稍长一些的性情个不相同,但是像眼前少年这般乖巧的却一个都没有。

    少年侧首看了看博宁王妃,博宁王妃也有些惊讶不过很快便回过神来笑道:“承蒙公主厚爱,不过…这不是岔了辈分了?”长生是博宁王府的嫡长孙,按理也应该称呼一声姑姑才对。

    楚凌失笑,她还真的差点忘记了这回事。

    无奈地捏捏长生的小脸,道:“那就叫姑姑吧?”这么可爱的小少年,为什么不能叫姐姐呢?夏月庭也很可爱,不过他也只肯私底下偶尔叫一声表姐。姑姑什么的…啧,听着就好老啊,她又不姓龙。

    “神佑姑姑。”长生得到祖母的同意,这才轻轻唤了一声。

    “乖。”楚凌笑道,从袖中抽出一把精巧的匕首递给他道:“这是姑姑送你的见面礼。”长生眼睛顿时一亮,“谢谢姑姑。”虽然他是博宁王府的嫡长孙,但是却从小就一个人长大几乎没有什么朋友。自然也就鲜少收到别人亲手送的礼物了。更何况,还是一把这么好看的匕首。

    博宁王妃虽然觉得送一个不满十岁的孩子匕首有点不妥,但是孙儿一向听话而且公主还在场自然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得让长生谢过了楚凌。

    楚凌看看长生单薄的模样微微蹙眉,这孩子看着确实是单薄了一些,却没看出来有什么病的样子。以博宁王府的家底,除非当真先天不足的厉害,否则也不至于将孩子养成这样啊。

    “王婶,长生的学名叫什么啊?”楚凌有些好奇地道,她看过皇室地玉牒也包括宗室的名录,上面只录了长生两个字,并没有学名。

    博宁王妃轻叹了口气,怜惜地看着孙儿道:“公主有所不知,长生还没有取大名儿呢。王爷想要,等他满十二岁再请钦天监测算一个好名字。”楚凌这才明白过来,宗室确实是有惯例先天体弱的孩子要养到一定的岁数才会取大名,上金册。但是这个岁数一般都是六岁左右,这孩子都快满十岁了还没有个大名倒是有些过了。不过想到这孩子的小名…博宁郡王夫妇大约是希望所有人都唤这个名字,好保佑他长命百岁吧?

    长生脸色有些暗淡,显然他也明白自己的身体让祖父祖母操了多少心。

    楚凌道:“王婶若是不嫌弃的话,回头让我府上的大夫给长生看看?”

    博宁王妃也知道公主府上有个医术不错的肖姑娘,虽然没抱着多大的希望还是忍不住点了点头道:“那就有劳公主了。”

    博宁郡王从外面走进来,笑道:“公主大驾光临,本王未及远迎还请公主见谅啊。”

    楚凌站起身来笑道:“博宁王叔言重了,是我打扰王叔了才是。”

    博宁王妃也跟着站了起来,笑道:“王爷,我跟公主正说长生呢。”将楚凌主动提起请肖嫣儿给长生诊脉的事情说了,博宁郡王看向孙儿言重也闪过一丝柔软拱手道:“那就多谢公主了。”楚凌笑道:“长生唤我一声姑姑,自然是应当的。王叔何必言谢?”

    博宁郡王笑了笑,侧首看向王妃。博宁王妃了然,笑道:“公主和王爷先聊,我去膳房看看,公主中午留下来用膳吧?”

    楚凌低头看到产生看向自己时期盼的眼神,心中不由一软道:“那就打扰了。”

    博宁王妃带着长生走了出去,留在厅中的两人方才重新落座。博宁郡王看向楚凌,道:“公主突然来访,不会只是为了看看看看长生,聊聊家常吧?”楚凌微微挑眉,笑道:“王叔爽快,那神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

    博宁郡王道:“公主愿意开门见山,自然是最好。”

    神佑公主一大早拜访了博宁郡王,与博宁郡王密探了一个多时辰。不仅如此,神佑公主离开的时候还带上了博宁王府的嫡长孙。这个消息一出,许多关注着神佑公主的人都不由大吃一惊。要知道,博宁郡王夫妻俩对这个嫡长孙可是爱得犹如自己的眼珠子一般。因为身体弱,平时就算是宫中的宴会也鲜少让小公子参见,生怕在外面不小心就磕了碰了。比起在平京权贵圈子里风头出尽的安信郡王府的公子们,许多人甚至连这位小公子长什么模样都记不清了。

    就是这样一个摸不得碰不得的宝贝,博宁郡王夫妻俩竟然肯让他跟着公主走了?!

    “碰!”

    安信郡王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就砸了一个茶杯,安信王妃低头看着脚边见了一地的茶水和碎片微微皱眉。

    “博、宁、王、府!”安信郡王咬牙,冷笑道:“倒是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让他横插出来一杠子!本王还以为他有多虚怀若谷不喜权势呢,原来是藏得深了!”安信王妃皱眉道:“王爷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不过…王爷也不必太过担心,博宁王府那个病秧子能有什么用处?别忘了,他跟陛下可是还隔着一辈儿呢。”这世上断没有越过了兄弟子侄辈去选孙字辈的。到时候那到底算是陛下的儿子还是孙子?更何况博宁王府这颗独苗还是病秧子,就更加不足为虑了。安信王妃眯眼道:“臣妾倒是觉得,那孩子会不会只是一个人质而已?”

    “什么意思?”安信郡王眯眼道。

    安信王妃道:“博宁郡王是没有嫡子,但是谁说陛下的皇位一定要传给太子?难道不能立个皇弟么?博宁郡王跟陛下又不一样,他若是想要嫡子,现在也未必生不出来。”永嘉帝身体不好,但是博宁郡王却是个心宽体胖,看着就不像英年早逝的。

    安信郡王皱眉,他倒是有些不太相信王妃的推测。博宁郡王那德行…不过想到他竟然在这个时候跟公主府走得近,安信郡王又有些怀疑起来了。若是没有别的心思,安安分分地袖手旁观就是了。这个时候入局,怎么可能没有企图?

    “本王倒是想看看,他装疯卖傻这么些年,到底还能有多少本事!”安信郡王冷笑一声,沉声道。安信王妃笑道:“王爷打算怎么做?”

    安信郡王冷笑道:“既然他都不怜惜自己的孙儿,本王替他怜惜什么?”

    安信王妃微微蹙眉,道:“王爷是想要……”

    “怎么?王妃心软了不成?”安信郡王冷声道。

    安信王妃垂眸,笑道:“王爷多虑了,那孩子跟我又没有什么关系,我心软什么?”安信郡王盯着王妃,笑道:“很好,既然如此……这件事就交给王妃了。君无欢和小长生…无论是谁,咱们都算是赚了。”其实对君无欢动手更困难一些,况且他得到确凿的消息,君无欢现在已经是个不能动武的废人了。若是对博宁王府的小崽子动手,胜算自然是更高一些。

    安信王妃微微点头,“臣妾明白了,王爷放心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