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32、醒来!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桓毓赶紧唤来人将老者扶下去休息,并叫了御医一起过去看看。楚凌看向肖嫣儿问道:“怎么样?”

    肖嫣儿抹了一把额边的汗,点了点头道:“没事,大师伯已经用自己的内力暂时稳住了师兄的伤势,只等云师兄带着冰晶石回来就可以进行下一阶段的治疗了。”楚凌微微松了口气,只是秀眉却依然紧蹙着,道:“就这么简单?那如果不用那个冰晶石……”既然肖嫣儿还有那多多太医反对,楚凌也明白那东西肯定不是什么良善之物。如果只是靠老头儿就能稳定住伤势的话,他们就有更多的时间找凌雪草了,也未必一定需要冰晶石。

    肖嫣儿皱着眉摇了摇头道:“这只是前期的治疗,往后几天每天我和大师伯都会看着师兄用药的。但是最后还是要云师兄去取的冰晶石。虽然后面需要的内力没有今天这么多但也还是消耗不少的…大师伯就算再厉害,内力也不可能好无止境。”楚凌默然,只是今天这一次,那位据说能与拓跋兴业旗鼓相当的绝世高手就累晕过去了,楚凌自然也明白这绝不是长久之计。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

    “卿儿,怎么样了?”永嘉帝走过来,关心地问道。

    楚凌微笑道:“暂时没事了,让父皇担心了。”永嘉帝轻哼了一声道:“朕关心他做什么?朕是担心你。还有,距离九月初可没有多少时间了。你们的婚期……”君无欢这个病病歪歪的样子,到时候到底能不能参加婚礼啊?另外,就算是能,永嘉帝也觉得怎么也不放心将女儿嫁给他。想到此处,永嘉帝就忍不住开始在心中暗暗后悔起当初轻率地答应了君无欢提前婚期。如果按照原来的计划拖到明年,说不定君无欢就已经……

    楚凌点头道:“父皇放心。”

    永嘉帝叹了口气道:“如今他这模样,让父皇怎么放心的下来?”

    楚凌无奈地推了推永嘉帝,道:“父皇,已经很晚了。您还是先回宫休息吧。”永嘉帝夜晚出宫可以,但是在宫外留宿却是不太妥当的。哪怕这是他女儿的府邸也不太好况且如今平京局势微妙,楚凌也觉得还是宫里更安全一些。永嘉帝翻了个白眼道:“朕知道你急着去照顾他!”

    “父皇……”楚凌无奈地道,永嘉帝挥挥手道:“行行行,朕走。”襄国公带着夏月庭过来,笑道:“陛下,臣护送您回宫吧。”永嘉帝淡淡瞥了他一眼道:“你也省省吧,府邸就在旁边折腾什么?朕自己走。”虽然是这么说,楚凌和襄国公还是将永嘉帝送出了公主府大门,襄国公转身带着人回府,楚凌也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

    房间里,君无欢已经醒了。只是肖嫣儿的假死药效果十分厉害,虽然体温以及身体机能都渐渐恢复了,君无欢却依然还是毫无力气,一时半刻依然只能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看到楚凌进来,君无欢对她笑了笑,轻声道:“阿凌,辛苦你了。”楚凌在床边坐了下来,淡笑道:“辛苦什么?这些本就是我该做的事情。倒是你,这几天感觉怎么样?”

    君无欢无奈地摇了摇头,“没什么感觉。”这确实是真话,用了肖嫣儿的药之后,整个身体都仿佛不是他的了。自然也感觉不到什么痛苦冷热,除了吊着一口气,真的跟死了没什么区别。大半时间还都是在昏睡中,醒过来也是昏昏沉沉的。不过,其实这种感觉更加痛苦,远比疼痛更加让人难以承受。那种仿佛意识被人锁在了一个狭窄的盒子里,不能动,不能走,甚至是不能想却又清楚的知道自己是个活人的感觉。若是心理脆弱一些的人,只怕都要被逼疯了。

    楚凌看着他,垂眸道:“我知道,那种感觉肯定不太好。”

    “还好。”君无欢轻声笑道,长时间没有开口说话喝水,让他的声音有些低哑虚弱。

    “先别说话,好好休息。”

    “公主,肖姑娘说公子的身体在渐渐恢复,暂时还不能用膳。不过可以先喝点清淡的汤。”金雪端着一盅厨房里精心熬制的汤走了进来。楚凌点点头伸手接过,试了试温度方才慢慢地喂给他。君无欢也知道自己如今的虚弱无力,倒也不多说什么,任由她慢慢的一勺一勺喂给自己喝下。暖暖的汤下肚,原本君无欢还有些微凉的身体倒是感觉渐渐的暖和了起来,就连苍白的脸上也多了一丝血色。

    楚凌将空碗递给旁边的金雪,对君无欢道:“先不要多想别的事情,你先好好休息一下。”老头儿累晕过去了,却不表示君无欢就会轻松了。君无欢微微蹙眉,想要说什么却见楚凌摇摇头道:“听我的,先休息。现在也没什么要紧的事情,而且……我也有点累了。”

    君无欢看着楚凌美丽的容颜上有些掩饰不住的疲惫,还是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点头道:“也好,阿凌这些天一定是辛苦了,先好好休息吧。”

    楚凌含笑点头,“嗯。”

    清晨,君无欢靠坐在床边看着眼前的桓毓公子微微蹙眉。桓毓扫了一眼君无欢,笑道:“看来云老先生还是有些用处的,你看起来倒是好多了。”君无欢微微蹙眉,道:“还行,把这些天发生的事情跟我说说。”桓毓有些迟疑,“这个…凌姑娘说不要拿这些事情打扰你。”

    “怎么?我的话现在不好使了?”君无欢微微挑眉。

    “……”要不是看你是病患只剩下一口气了……

    在君无欢似笑非笑地眼神下,桓毓公子还是只能叹了口气将这几天的事情飞快地说了一遍。君无欢听完之后也没有说话,只是微微蹙眉低头沉思着。桓毓道:“你也觉得凌姑娘胆子太大了吧?那天在宫门口,要是一个控制不住,可是会出大乱子的。还有南宫御月那个疯子,虽然冯铮也挺厉害吧毕竟不是自己人,她也敢带着冯铮去找南宫御月的麻烦……”

    君无欢只当桓毓公子的絮叨是耳旁风,沉吟了好一会儿方才问道:“安信郡王府这两天有什么动静吗?”

    桓毓一怔,“你也觉得……安信郡王真的会……”

    君无欢道:“是一定会。”桓毓皱眉道:“他哪儿来的兵马?”君无欢淡淡道:“他有那么大的胆子敢挑唆朝臣与陛下和公主对着干,甚至逼杀陛下唯一的公主,你觉得他可能手里一点底牌都没有么?天启不杀士,可没说不杀宗室。这些年所有人都觉得下一任的皇帝会出在安信王府,愿意替他卖命的人多得是。”

    桓毓眉头锁得更紧了,道:“若真是如此,凌姑娘这次激怒了他……”

    君无欢靠着床头,有些懒懒地道:“所以,我们只怕也没有多少时间了。对了,阿凌跟秦殊可有来往?”桓毓眨了眨眼睛,饶有兴致地看着君无欢道:“怎么?担心了?我就说那姓秦的对凌姑娘只怕是不怀好意。虽然他的身份有些麻烦,但是……比起你长离公子可是好多了。”至少秦殊是个身体健康的人,不会随时都有性命之忧。或者说,跟长离公子比起来,随便哪个人都要强得多了。

    君无欢淡淡地扫了他一眼,道:“桓毓,偶尔用用自己的脑子并不会让你少活几年。”

    桓毓公子气结,“君无欢,别以为你是病人本公子就不会打你!”

    “……”君无欢叹了口气,道:“你不觉得,安信郡王这次有些太着急了么?以他的身份处境和名声,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一直拖下去。陛下身体不好,不可能再有子嗣,过不了两年就算陛下不想立皇嗣,朝臣们也会逼着陛下立的。哪怕他真的不放心,该出手对付的也不是阿凌。”而是他潜在的对手,说的难听一点,只要对手没了永嘉帝也就只能选安信王府的子嗣了。而且永嘉帝只怕也不会在意别家王府的公子们的死活,毕竟不是自己的,谁死谁活都一样。但是他杀阿凌若是被陛下抓住了把柄的话,以陛下的脾气很可能破罐子破摔让他什么都捞不着。

    桓毓思索了片刻,方才恍然大悟道:“你怀疑有人在背后挑唆安信郡王?但是你怎么肯定是秦殊?”

    “若是平京的人,也不用等到现在。南宫御月这个人太不靠谱了,就算是安信郡王也不会轻易相信他的。除此之外也就只剩下秦殊了。况且,秦殊背后是拓跋梁,如今除了拓跋梁还有谁能给安信郡王这么大的信心相信自己一定能赢?”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君无欢有些疲惫地闭上了眼睛闭目养神。

    “这些天,没见凌姑娘跟秦殊有什么来往啊。”桓毓道。

    君无欢叹了口气,道:“回头我问问阿凌。”

    “问我什么?”楚凌从外面进来,手里还端着一些容易入口的膳食。君无欢侧首看向门口,睡了一觉起来,楚凌整个人显得神清气爽,唇边含笑显然是心情不错。

    君无欢道:“说安信郡王府的事儿呢。”

    楚凌将手里的托盘在床头的柜子上放下,道:“才刚醒过来就折腾,看来长离公子是自觉身体不错,可以上山擒虎了吧?”

    君无欢无奈地笑道,“阿凌,我……”

    “我知道,吃饭。”楚凌道。

    “……”

    桓毓站在一边闻着香喷喷的早膳不由得揉了揉肚子,这才想起来自己也还没有吃早膳。楚凌侧首看了他一眼道:“桓毓公子还没用早膳么?膳房还有多的,你自己去吃吧。”桓毓公子忍不住想要仰天长叹,这就是神佑公主府的待客之道啊。真是太不好客了!

    被楚凌这么光明正大的送客,桓毓反而不急着走了。走到一边的桌边坐下,忍受着鼻息间香喷喷的味道,道:“云老先生醒了么?”不就是互相折磨么?本公子挺得住!

    楚凌抬眼看了他一眼,道:“昨晚就醒了,就是年纪大了,躺在床上起不来。”肖嫣儿说,老头儿的内力几乎被消耗一空。年纪大了体力自然比不上年轻人,内力消耗过度可不就是躺下了么?

    正在慢悠悠用膳的君无欢手也不由得顿了一下,抬眼看向楚凌。桓毓挑眉道:“这么严重?”

    楚凌摇摇头,“没什么大碍,只是要好好休养一段时间。”

    桓毓想了想,道:“君无欢,你这师父也不算太坑嘛。”至少关键时候还是能有点用处的,不过君无欢弄成现在这个样子这老头儿也难辞其咎。

    君无欢淡淡道:“这次确实多亏他了。”

    桓毓道:“所以啊,不管你想杀了他还是炖了他,都等你病好了再说行不行?这样一个绝顶高手啊,不用白不用啊。”

    君无欢失笑,摇了摇头道:“我什么时候说要杀他了?”他若是真的想要欺师灭祖,这么多年岂会真的杀不了一个脑子不好使的糟老头子。那老家伙除了武功好,别的都是一团糟。桓毓心中暗道,你这些年表现出来的就是恨不得将他处之而后快啊。君无欢看了他一眼道:“我只是不想看到他出现在我面前而已,毕竟……我也不是圣人。”他能有如今的实力,老头子功不可没。但是那些年他也是真的被折磨的不轻,看到那老头就觉得手痒,所以还是眼不见为净对大家都好。

    桓毓耸耸肩道:“行吧,你不想杀他就好。”那种级别的高手,君无欢若是真的想要杀,他们也要费不少劲儿呢。

    “谁要杀谁啊?”老头儿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下一刻还穿着昨天的衣服依然是一身乱七八糟的老者就出现在了门口。桓毓神色微变,他不太确定这老头到底有没有听到他们方才的对话。老者却没有看桓毓的神色,径自走到君无欢床边仔细打量了一番,方才点头道:“小子,你运气不错。”

    “我运气一向不错。”君无欢淡淡笑道。

    老者不知怎么的忍不住往楚凌那边靠了靠。他有两个徒弟,两个徒弟都很厉害,但如果是外人看来自然是性情莫测的南宫御月更可怕一些。但是老头儿却觉得这个性格沉稳,甚至有些温文尔雅的大徒弟才更可怕。这或许就是绝世高手的直觉?

    任何人若是看到过君无欢当初受得那些苦楚,再看看他如今温文有礼的模样都会觉得他很可怕。

    “前辈,您怎么来了?身体好些了么?”楚凌站起身来笑道。

    老头儿摆摆手道:“老夫能有什么事?又不是这些病病弱弱的年轻人,老夫好着呢。”楚凌点头道:“那就好,前辈是来看君无欢的?”

    老者眼珠子转了转,道:“老夫昨天花费了那么多功夫,自然要来看看他是不是还活着。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回头老二又要骂老夫!”

    “……”这位老先生跟两个徒弟关系都不好,至少有一半的原因是因为嘴太坏了吧?或者这一门的传统就是嘴坏?别说长离公子不是,他只是相对比较克制而已。

    君无欢慢条斯理地喝着粥,淡淡道:“让你失望了,我还没死。”

    老者冷笑,“要不是老夫,你差不多就要死了。你这个不孝徒弟……”

    君无欢轻挑了下剑眉,道:“既然如此,不如以后就留在平京,也要让我好好地……尽、孝?”

    老者只觉得头皮一麻,“呸呸呸!老夫正当盛年,稀罕你尽孝么?等你活过老夫的年岁再说吧!”这混账东西不会是想要将老夫留在身边好天天折磨吧?不行,等老二回来了一定要立刻离开!

    君无欢啧了一声,道:“那就不要说我不孝,这不是你不领情么?”

    “……”

    楚凌和桓毓对视了一眼,楚凌眼神疑惑。他们一直都这样?

    桓毓公子点点头,郑重其事地肯定。

    没错,这对师徒一直都这样。

    安信王府

    书房里,安信郡王坐在主位上眉头紧锁看着坐在下首的人道:“你说…君无欢已经醒了?”

    那人点头道:“回王爷,确实如此。不过…我们得到的消息,他的身体好像还是没好。”

    安信郡王有些遗憾地道:“竟然醒了……君无欢到底是得了什么病?不,到底是真病还是假病?”虽然长离公子身体不好的消息已经传了很多年了。但是这些年来君无欢做生意,结交权贵,满天下到处乱跑,现在还成为了神佑公主的未来驸马,该做的不该做的可是半点都没有耽误。所以,安信郡王有时候忍不住要怀疑,君无欢所谓的身体不好是不是根本就是用来放松别人警惕的手段?

    那人道:“神佑公主将太医院所有的御医都请过去了,应该是真的。似乎也不是生病,听说是因为君无欢早年受过重伤,伤势一直都没有好。这一次因为北晋国师牵动了旧伤,所以才这么严重的。”

    安信郡王微微眯眼,“如果君无欢死了,神佑公主也就不足为虑了。”

    “王爷英明。”神佑公主不过是个刚回到京城的小公主而已,手里原本也没有什么权势。之所以能得到那么多的消息,以及身边使唤的人,不都是凌霄商行的人么?只要君无欢死了,凌霄商行的人只怕帮着争权都来不及,哪里还会听神佑公主的,“玉家那个,真的没办法拉拢?”

    “王爷恕罪。”另一人拱手道,“那玉六看似玩世不恭,实则油盐不进。况且他跟襄国公府关系密切,肯定是不会站到咱们这边了。不仅如此,玉家现在对外也跟安信郡王府撇清了关系,只怕是……他们已经选择了立场。”

    “哼!”安信郡王冷哼一声,忍不住重重地拍了一下桌面,“玉家的人是傻子么?他们选一个公主?!难不成他们还指望神佑公主能继承大统?还是说宗室和朝臣能同意一个外姓继承大统?”寻常人家就算没有儿子继承家业也是从堂兄弟家中过继而不是从出嫁的女儿家中过继,更不用说是皇室了。

    书房里众人吓了一跳,连忙想底下了头不敢去触怒安信郡王。一时半刻也商讨不出来什么结果,安信郡王有些烦躁地挥挥手让众人退下了。

    “王爷。”安信王妃从后面走了出来,轻声道:“王爷息怒。”

    安信王妃脸色微沉,皱眉道:“王妃怎么来了?”

    安信王妃道:“王爷既然如此忌惮那长离公子,如果他死了自然就不用担心了。”

    安信郡王皱眉,道:“之前那么多杀手都能没奈何得了长离公子和神佑公主……”

    安信王妃冷笑道:“王爷多虑了,长离公子病成那样也是可怜,就算是不小心死了不也是正常的么?”

    安信郡王微微眯眼,想要弄死君无欢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神佑公主府守卫森严不说,君无欢身边还有个小姑娘听说医术十分不错,就算是他们想要下手也找不到机会。安信王妃见安信郡王犹豫,便轻声道:“王爷若是放心,便将这件事交给臣妾吧。”

    安信郡王迟疑地看着她,安信王妃笑道:“王爷,难不成…臣妾还能害了自己的丈夫和孩子不成?臣妾一切都是为了王爷啊。”

    安信郡王垂眸思索了良久,方才盯着安信王妃沉声道:“万事小心。”

    “王爷放心便是。”安信王妃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