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31、治疗之法!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秦殊一行人果然在两天后离开了京城,从头到尾南宫御月都没有露过面。楚凌自然是知道南宫御月还昏迷着,不知道内情的如上官成义等人却是十分心虚,恨不得赶紧将这些瘟神送走。毕竟他们家公主将人家国师打成重伤,人家居然没有找他们的麻烦,简直是太不正常了。

    貊族人走了,京城却并没有因此而恢复平静,反倒是越发有一种风云暗涌,山雨欲来之势。

    楚凌没有再理会朝堂内外的事情,大多数时间都留在府中照顾君无欢。因为公主殿下闭门谢客,那些因为各种事情想要上门拜见的人也渐渐少了。在貊族使者离开的第三天早上,也是君无欢受伤的第八天,楚凌终于等到了自己要等的人。

    “前辈,又见面了。”看着眼前衣着怪异显得有些行色匆匆的老者,楚凌淡淡笑道。

    老者讪笑道:“那个…徒弟媳妇儿,又见面了。没想到这小子还挺有出息,竟然找了个公主当媳妇儿啊。”楚凌挑眉道:“前辈来的挺快。”有确切消息而且就在南方的云行月都还没有到,这位据说行踪不定的就已经先一步到了。老者搓了搓手,道:“这个…这个,我不是听说那小子要成婚了么?我这个做师父的,当然要来喝一杯媳妇儿茶。谁知道他这么没用,竟然……”

    “前辈跟南宫御月一直有联系吧?”楚凌挑眉道,哪里有这么巧,傅冷说五天,这老头儿刚好就五天到了。

    老者看了看楚凌,叹了口气道:“我这两年不是一直在北方么?偶尔会去看看南宫那小子。”

    楚凌也懒得去计较这老头跟南宫御月的事情了,只是道:“前辈要去看看他么?”虽然这老头儿看起来乱七八糟不靠谱,但是楚凌还是能感觉到他的着急和担心的。其实以他的实力,哪里至于真的被君无欢吓的满天下跑不敢露面,只怕多半还是觉得愧对这个徒弟罢了。

    老者连连点头,楚凌转身道:“前辈请。”

    肖嫣儿看到跟着楚凌一起进来的老头儿有些吃惊,“大师伯,你真的来啦?”

    老者对肖嫣儿笑了笑,“嫣儿啊,你怎么在这儿?”肖嫣儿道:“我师父要我跟着师兄和阿凌姐姐的啊。”老者有些好奇地打量了肖嫣儿一眼,他觉得这个师侄好像有哪儿不太一样了。不过他一向不太管这些小事,又挂着君无欢的身体倒也没有多问直接走到了床边,抓起君无欢的手腕开始把脉。

    刚刚按上脉门冰凉的触感就让他皱了皱眉,君无欢这样的高手只要还有一丝意识也不会允许有人扣住他的脉门。但是此时君无欢分明是醒着的,却半点反应没有,而且这温度……

    “肖丫头,你给他用了什么药?”老者问道。

    肖嫣儿缩了缩脖子,小声道:“假死药。”

    老者愣了半天,似乎没有想过竟然还有人这么治病的。把人弄成活死人?给了师侄一个“你师父教出来一个庸医”的眼神,便挥挥手道:“解掉,你这样我怎么看?”肖嫣儿有些不放心,道:“师伯,你到底行不行?一旦药效没了师兄的内伤马上就要……”

    老者摆摆手道:“你这个法子,再用几天就算他活过来了也要一辈子躺在床上了。”

    “十天之内不是有问题,我有分寸的。”肖嫣儿笑声嘟哝道。

    老者道:“小云子去昌州取药去了,最晚还有四五天才能回来。你这个药本来也撑不了两天了吧?”

    肖嫣儿皱眉,看向楚凌。楚凌也跟着皱眉,看向老者,“前辈,你知道云行月的行踪?”老者道:“前几天遇着了,这小子的内伤寻常药已经不管用了。云行月要去昌州取一点别的药回来才行。”肖嫣儿道:“昌州盛产毒物,我可没有听说那里有什么对伤势有效的奇药。”

    老者轻哼了一声,道:“你个小丫头懂什么?赶紧把这药效给解了。”

    肖嫣儿知道自己这个师伯一贯不靠谱,扭头去看楚凌。楚凌凝眉看着老者问道:“前辈,君无欢的伤…到底能不能治好?”老者眼神飘忽了一下,东看西看就是不看楚凌。楚凌眼眸微沉,“如果前辈心里也没数,那就再等等吧。说不定云行月和云前辈能敢回来呢。”

    老者有些着急,但是见楚凌不为所动的模样只能叹了口气,没好气地道:“你这小丫头知道什么,老二去了西域,什么时候能回来还不知道呢。哪里来得及?更何况,就算他回来了,对这个伤也未必有老夫知道的多。”楚凌冷笑一声道:“是啊,毕竟这本就是前辈的杰作嘛。”

    “……”徒弟不孝,徒弟媳妇也不孝。

    见楚凌毫不让步,老者有些气急败坏却也无可奈何,只得道:“我在一本古书上看到有一种药草,叫做凌雪草。据说有肉白骨活死人之效,而且跟这小子的情况也正好相符。只是我暂时找不到那玩意儿在哪儿,只知道应该是生长在极寒之处的。”肖嫣儿问道:“师父去西域,就是为了找凌雪草么?”

    老者点了点头,道:“但是现在也来不及了,我和老二研究了许久,觉得总有一些药物是稍作代替的。这凌雪草既然生长在极寒之地,肯定性属极寒。所以……”

    肖嫣儿大惊,道:“你让云师兄去昌州取冰晶石?”

    老者赞赏地看看肖嫣儿,“还是你这丫头聪明。冰晶石加上一些药材应该可以有些用处。”

    肖嫣儿怒道:“你疯了么?冰晶石虽然本身没有毒,但是至阴至寒,寻常都是当寒毒来使的,一旦入体五体生寒,师兄直接就被冻死了。”

    老者摆摆手道:“你知道什么?先前这小子用的那个什么难道不是寒性的?以老夫看分明是还不够以毒攻毒。”

    肖嫣儿咬牙,紧张地看向楚凌,”我不跟你扯!“完全忘了什么叫敬老尊贤这回事儿。楚凌微微蹙眉,她对医术连个皮毛都不算懂,他们说的这些她听在耳朵里就跟听天书没什么两样。见两人都眼巴巴地望着自己,一副要自己拿主意的模样,楚凌深吸了一口气,道:“来人,请太医们过来!”

    “是,公主。”

    太医院的御医几乎都被楚凌派人请了过来,就连原本在忙着事情的桓毓公子也问讯而来了。楚凌坐在一边听着太医们争论的面红耳赤的模样神色平静。太医们的意见同样不同意,有人认为老头儿的设想虽然大胆但是可以一试,但更有人觉得这老头儿根本不是想要救人,而是想要谋杀神佑公主驸马。

    他们无论医术怎么样,对药材的认识还是足够的。自然也知道这所谓的冰晶石是个什么东西,那玩意儿简直比剧毒还毒,寻常人压根受不了,偏偏还验不出毒性,当真是杀人灭口的必备良药。所幸那玩意儿本身就极寒,也做不到完全无色无味无形无影的下毒,这才没有被列为极度危险的毒药范畴。毕竟,正常人也没法长期将它带在身边或者将一块比冰还冷的结晶状东西吞下去。

    “公主,你觉得那老头的话可信么?”桓毓坐在楚凌身边低声问道。

    楚凌侧首看了他一眼,桓毓压低了声音道:“那老头子一贯胡作非为不顾后果,我怀疑南宫御月就是被他给传染了才变得疯疯癫癫的。你真的相信他?”楚凌蹙眉道:“云行月有消息么?”桓毓皱眉道:“几天前我们收到云行月的消息,按理说他昨天就该到了才是,难道路上出了什么事了?我已经派人去接应他了。”

    楚凌道:“那位……说云行月改道去了昌州。如果是真的的话,说明…云行月就算提前来了平京也没有办法,所以才改道去昌州的。而且…云行月应该是也是赞同这个法子的。”

    桓毓皱眉道:“如果他说谎,云行月根本没去昌州而是路上有事耽搁了呢?”这老头子不是做不出来这种坑徒弟的事情。

    楚凌凝眉,“所以,我想先听听各位御医的意见。”能成为御医,本事自然不会查。哪怕他们平时表现出来的仿佛不如肖嫣儿这样的江湖人士,但没有一点看家本领谁敢伺候皇家的人?

    一场争执整整持续了将近两个时辰,最后还是支持老者的御医一方取得了胜利基本说服了对手。但是,人命毕竟不是辩论,也不是说谁赢了就能按照谁的方法做的。出了问题谁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所以最后做决定的人还是变成了楚凌。楚凌坐在床边低头看着床上的君无欢,垂眸掩去了心中的无奈。

    最后竟然是要她这个完全的外行来做决定?但是…这是君无欢的命,她又怎么放心交到别人手中。

    “如果这么做,最坏的结果是什么事?“楚凌轻声问道。

    房间里一片寂静,好一会儿才听到一个御医低声道:“长离公子…会死。”

    “……”

    肖嫣儿吸了口气,拉着楚凌道:“阿凌姐姐,还是算了。就算师兄…就算师兄好不了,总还是会活着的啊。”楚凌闭了闭眼睛,看向老者问道,“前辈,你有几成把握?”老者罕见的神色变得有些严肃起来,虽然他依然穿着一身乱七八糟的衣服。他抬头看着楚凌,道:“不足五成。”

    楚凌这一次沉默了更长的时间,方才道:“嫣儿,解药给我吧。”

    “阿凌姐姐?!”肖嫣儿大惊,楚凌平静地道:“他不能一直这样躺着,如果云行月也没有别的办法,既然如此早一天晚一天也没有区别。”

    “但是!”肖嫣儿道:“师兄可能会……”

    楚凌看着她,轻声道:“我知道,他不会有事的。”

    肖嫣儿眼睛立刻就红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楚凌扯了下唇角对肖嫣儿伸出手,“傻姑娘,你师兄还好好地,哭什么。解药给我。”

    肖嫣儿抽泣着摸出了一个瓶子递给楚凌,楚凌将小瓶子送到君无欢唇边,透明的药液慢慢的倒入了他的口中。肖嫣儿上前两步,抽出一根银针飞快地在君无欢身上扎了几下。君无欢喉头微动,将药液咽了下去。渐渐地,楚凌开始感觉到了君无欢手心的温度开始回升,原本那种没有丝毫温度的冰凉渐渐变成了微凉。君无欢眨了眨眼睛,对着楚凌有些勉强地笑了笑。

    肖嫣儿飞快地将事情对君无欢说了一遍,最后还劝道:“师兄,咱们再等等…等云师兄回来,说不定会有办法的!”

    君无欢微微勾了一下唇角,被楚凌握着的手慢慢动了一下,反手握住了她的。只是他躺了这么多天,手上根本没有什么力气,君无欢声音微弱低沉,“就这么办吧。”

    “师兄?!”

    “君无欢……”楚凌轻声道,却不知道能说什么。

    君无欢淡笑道:“阿凌放心,我死不了的。”

    楚凌轻轻点了点头,“我知道。”

    眼眸相对,两人都露出了一丝极淡的笑意,楚凌眨了眨眼睛,发现自己眼睛里并没有泪方才松了口气。

    既然决定了,就不再拖延。老头儿将楚凌等一干不相关的人赶了出去,只留下了肖嫣儿和几个医术高明的御医在里面帮忙。

    公主府后院的院子里,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各处的灯笼也已经点上了。楚凌坐在院子一角的石桌边,望着依然还紧闭着的房门出神。桓毓已经不知道在院子里转了多少圈了,看了看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地楚凌终于也安静了下来坐在一边的树下闭目养神去了。渐渐地襄国公带着夏月庭也来了,还有凌霄商行在平京的几位管事以及黎澹。院子里明明站满了人,但是却没有半点声音。整个院子安静的能清晰的听到虫鸣声。

    “公主,陛下来了。”白鹭快步走进院子,走到楚凌身边低声道。

    楚凌愣了愣,似乎才反应过来就要站起身来淡淡道:“准备迎接父皇圣驾。”

    “是,公……”

    “不必了,朕已经进来了。”永嘉帝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众人这才回过神来连忙想要上前行礼。永嘉帝沉声道:“都免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永嘉帝走到桌边,伸手拍了拍楚凌示意她坐下,自己也跟着坐了下来。抬头看了一眼依然紧闭着房门但是里面灯火通明的房间皱了皱眉问道:“有快两个时辰了吧?”楚凌道:“一个多时辰。”

    永嘉帝叹了口气,仔细看着自己的女儿。自从卿儿回来,永嘉帝就一直觉得这个女儿格外的坚强和独立,似乎认识事情都不能让她乱了心神一般。直到现在,永嘉帝才真正阿看到了她心神恍惚是个什么模样。看着女儿这副模样,永嘉帝不由有些心疼,安慰道:”没事儿,别担心。这么多太医都在,不会有事的。”

    楚凌点了点头,道:“让父皇担心了,父皇怎么这么晚出宫来?”

    永嘉帝叹气道:“你将御医全都叫走了,到现在还没回去,父皇能不担心么?”

    永嘉帝犹豫了再三,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如果君无欢出了什么事也不用难过”这样的话来。只得出言宽慰,“你父皇是真命天子,有父皇在这里镇着,君无欢不会有事的。”

    楚凌扯了下唇角,眼眸动容,“父皇说的是。”她当然知道这是永嘉帝在安慰她,但是不得不说这种时候即便是这种一听就相当扯淡的安慰也让人觉得多了几分安心。

    又过了好一会儿,在桓毓再一次将要失去耐心的时候,紧闭地房门终于被人从里面拉开了。老头儿晃悠悠地走了出来,一张满是皱纹的脸在火光下竟然煞白煞白地。

    楚凌身形一闪,已经到了老者面前,“前辈,怎么样了?!”

    老者对她露出个傲然地笑容,道:“有老夫出马,能有什么事?老夫……”话音未落,老者眼睛一闭整个人也跟着倒了下去。

    “前辈?!”楚凌大惊,连忙扶住了老者,旁边桓毓也跃了过来从另一边将人扶住。

    “嫣儿,怎么回事?”楚凌看向跟着出来的肖嫣儿问道。

    肖嫣儿眼睛通红,神色间却带着几分兴奋,“没事,大师伯应该是太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