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30、秦殊的处境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深夜,平京皇城中一处不起眼的屋子里一个修长的身影正端坐在灯下,仿佛是在等着什么人。看着微微摇曳的烛火,他思索了一下从旁边拿起剪刀轻轻剪去了半段已经燃烧了大半的烛心。火光顿时暗了下去,片刻后又慢慢地亮了起来,不复方才的颤动。

    “砰砰。”门外传来两声轻微的敲门声。

    “公主,请进吧。”男子轻声笑道。

    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楚凌从外面走了进来,望着烛光下神色平静面带微笑的男子眼神有些复杂。好一会儿,方才道:“我有些好奇,秦公子…是怎么避开貊族人大半夜出现在这里的?”秦殊是西秦人,貊族人注定了会防着他。他也没有绝顶的轻功能够在深夜悄无声息地离开北晋驿馆出现在这里。

    秦殊轻叹了口气,道:“秦公子?竟然当真已经这般疏远了么?”

    楚凌挑眉道:“你不也叫我公主么?”

    秦殊有些无奈地一笑,回答起她的上一个问题,“也没什么,我原本是去安信郡王府的。抽空来此一趟也不碍着什么,我虽然不是貊族人,但是身边总还是有几个能用的人的,否则…我在上京怎么能活得下去?”楚凌点点头,她相信秦殊的话。虽然早两年她眼拙没能看出这位西秦大皇子深藏不漏,但是这一次却是看清楚了的。如今南宫御月昏迷不醒,想要骗过明显智商一般的珂特吉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笙笙坐下说话吧。”秦殊含笑道,伸手从旁边去过一个茶杯为她倒了一杯茶。

    楚凌走到他对面坐了下来,看着秦殊道:“前两日收到你的密信让我吓了一跳。”当时君无欢刚刚昏迷,楚凌面上虽然镇定自若但是心里未尝没有几分彷徨。当时突然收到秦殊的密信,楚凌的第一个反应却是这会不会是貊族人的一个陷阱。但是思索再三之后,楚凌还是决定相信秦殊一次。

    秦殊轻叹了口气道:“其实,我以为笙笙根本就不会理会我那封信。毕竟,你我如今的身份……”如果是他换在她这个位置的,八成也不会理会在那种微妙的时刻突然传来的一封莫名其妙的信。但是不得不说,楚凌的选择让他松了口气的同时,心中也更多了几分赞赏。不是任何人都敢于在混乱的局势中当机立断的做出决定的。

    楚凌摇摇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不说这个了,还是说说往后的事情吧。”她当然不会告诉秦殊那看似并不长的思考时间她到底有过多少的犹豫和设想。秦殊自然也不是追根究底的人,点了点头道:“两国结盟的事情已经谈妥了,明天早朝珂特吉便会觐见永嘉帝将这件事最后定下了。然后我们就要准备回去了,后面的事情只怕是需要笙笙自己想办法了。”

    楚凌笑道:“无妨,你已经帮了我很多忙了。”

    秦殊打量着楚凌,好一会儿方才微微蹙眉道:“听说长离公子的情况不太好,如果…如果他真的撑不下去了,你确定往后的路你还能走得下去了?一旦长离公子不在了,凌霄商行的人未必会真的听你的。”楚凌垂眸,沉默了片刻道:“我既然选了这条路,就一定会走到底。一直到…我再也走不动为止。”她确实做不出来那种半途撂挑子的事情,既然决定了要做一件事就必然需要考虑各种可能的结果。君无欢如果真的出了事,她不知道自己到底会有多痛苦,但是只要她还活着,她就一定会继续往下走的。否则,最初她就不应该开这个头。

    “你选择相信我,不正是知道我不会半途而废么?”楚凌抬眼,看着秦殊道。

    秦殊笑道:“不错,但是听到你亲口说出来,我才能更放心一些。笙笙,即便你我交情不错,恕我也无法毫无顾忌地陪你下赌注。如果你撑不住,我……”楚凌当然知道他想要说什么,如果她撑不住,就别怪他出尔反尔将她给卖了。对此,楚凌倒是并不觉得失望也没有感到愤怒。秦殊这样的态度反而更让她放心一些。毕竟……秦殊的背后还有一个西秦和弟弟,如果他真的毫不犹豫地就站在她这边陪她下注,她才反倒是要起疑了。

    秦殊见她明白自己的意思,眼底也掠过一丝笑意,“最晚三天内我们一定会离京,到时候珂特吉带回去的消息必然是天启内乱不休,我也会让拓跋梁相信这个消息的。到时候他应该就能放心对付沧云城了。不过…长离公子如果不能尽快好起来的话,你确定你这边真的没问题么?”

    楚凌笑道:“我以为你找我合作,就是已经相信我了。”

    秦殊一愣,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楚凌撑着下巴有些好奇地看着秦殊道:“说实话,我还是有些不解……你为什么会找我合作?你可知道,一旦你我之间的合作暴露我或许还没什么,西秦立刻就会有灭顶之灾?”秦殊沉默了片刻,轻叹了口气道:“因为我没有别的选择,拓跋梁野心勃勃,一旦沧云城被破,他最先要进攻的不会是隔着苍灵江的天启,而是……西秦。”灵苍江对如今的天启来说其实是一个天然的屏障。以秦殊的推测,即便是天启人一直维持如今的现状,貊族想要彻底灭掉天启至少也还需要二十年。

    楚凌微微挑眉,“若是如此,他竟然能放心用你?”

    秦殊笑道:“所以,沧云城破之日,便是我绝命之时。秦某既算不上智绝天下,也没有神功盖世,你说拓跋梁为何一登基就重用我?”

    楚凌眨了眨眼睛道:“安抚西秦?”

    秦殊点点头,“西秦这些年…虽然越发的衰弱,但毕竟也还有些战力。希儿…少年登位,到底是城府太浅了,北晋先皇还有几分容人之量,拓跋梁却是万万容不下他的。若不是我主动投诚,将自己的把柄送到拓跋梁手里,只怕拓跋梁先一步就要对希儿下手了。”

    楚凌想起那个有些暴躁的少年西秦王,挑眉道:“他做了什么让拓跋梁这么不高兴?”

    秦殊沉默了片刻,道:“他暗中跟沧云城和天启都有往来。”

    “……”果然是个善于作死的少年,“所以,现在你跟拓跋梁的情况是你主动送了自己的把柄到他手里,拓跋梁表面上信任你利用你,其实还是打着用完了就杀了的主意。而你故意让拓跋梁觉得你接受了他的安抚,其实暗地里还是打算搞死他?”秦殊神色有些古怪,沉吟了片刻方才道:“笙笙的话虽然有些……不过,大概是这个意思。所以,跟天启的这次结盟,一定要谈成。”

    楚凌想了想道:“行,既然如此,我再送你一个礼物,明天你亲自去与父皇谈结盟的事情。他会再让出来一部分利益给天启,算是不能和亲的补偿。”

    秦殊有些诧异地看着楚凌,楚凌含笑不语。反正那些利益都是空中楼阁永远也不会实现,就算全让出去了又能如何?

    秦殊也没有多问,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

    楚凌道:“回到上京你可要千万小心,一旦形势发生变化……”

    秦殊笑道:“笙笙不必为我担心,别的不说,全身而退总还是不成问题的。”

    楚凌点头,“那就好,你若是出什么事了,我可赔不起西秦王一个亲兄长。”就那位疑是狂躁症患者的西秦王,到时候还不知道要闹出些什么事情来呢。秦殊莞尔一笑,“笙笙说笑了。”

    一道早,楚凌和黎澹坐在平京最热闹繁华的茶楼里吃早茶。楚凌昨晚去见秦殊又暗地里进宫了一趟,精神便有些不太好。懒洋洋地靠在窗口,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周围喧闹嘈杂的声音。这两天,整个京城的大小茶楼酒肆或者各种读书人出没的地方,无一不是气氛诡异之极。要么一片哀鸿遍野愁云惨淡,要么一副斗志昂扬志在必得的模样,倒是让楚凌看着觉得十分有趣。

    甚至,还有原本国子监的学生和别的读书人直接在外面打起来的情形。总之,双方都有了斗争的目标之后,竟然有志一同地将造成这个局面的罪魁祸首神佑公主给忘了。楚凌觉得,这两天骂她的人减少了许多。

    黎澹对这位公主殿下的恶趣味很是不解,这大概就是公主殿下所说的……看到别人不开心我就开心了?

    “公主精神不好,何不在府中休息?”黎澹看了看楚凌,还是忍不住问道。

    楚凌抬眼看了他一眼,小小地打了个呵欠道:“这两天,每天至少有不下十个人到公主府求见。本宫最近心情欠佳,不想得罪人了。”

    “……”这京城里还有您没有得罪的人么?

    楚凌看着他道:“说起来,你才刚去神佑军没两天就把你叫回来,没关系吧?”黎澹沉默地摇了摇头,道:“无妨。”楚凌满意地点点头,道:“你脑子比那些蠢蛋好使,也耽误不了多少事儿。至于学功夫的事情,再容易不过了回头就给你补全。最近我这儿缺人,你就现在京城待着吧。话说回来,我还是觉得扬短避长没什么意思。”

    黎澹道:“我也不是…非要变成武功高手,只是…想要投笔从戎,身手总不能太差了。”总不能将来上了战场,敌人还没看到他自己先被马给颠晕了,或者刚看到在场就被血腥吓的腿软吧。

    楚凌悠悠叹了口气,道:“你果然是个聪明人,就是…太聪明了一点。”黄靖轩赵季麟那些人,可是到现在也没有真的完全相信有一天他们真的会上战场与貊族人面对面厮杀。

    黎澹拱手道:“是公主不嫌弃。”

    “啊?!”窗外突然传来一声尖锐的叫声,伴随着还有无数的惊呼声。楚凌抬眼一看正好看到一个人影从斜对面的高楼上一跃而下。在他们窗口斜对面不远处,便是国子监外面的一处书馆。楼高五层,比周围街道两边的建筑都要高上不少。

    楚凌也来不及多想,反手抽出流月刀就朝着那个方向射了过去。

    流月刀如一道银芒射向书楼,正好刺穿那人宽大的袖袍夹带着内力直接钉进了书楼的墙壁上。此时那人距离地面已经不足两丈高了。流月刀直接没入了墙身,在外面只剩下了一个刀柄。所幸国子监的制式衣裳材料十分不错,加上刀柄在他的胳膊下面挂住了一些,竟然真的将人给直接钉在了墙壁上。

    就在众人松了口气的时候,就听到刺啦一声,那人胳膊直接滑落了刀柄,衣衫也跟着撕裂整个人再次掉了下去。

    所幸这一次,距离地面并不算高。掉下来众人之听到一声闷哼声到底是没有真的出人命,连忙涌上去将那人围住询问情况,书楼下一片混乱。

    楚凌并没有去凑热闹,甚至没有急着去取回自己的流月刀。黎澹跟着闻讯跑下去凑热闹的人一起去了一趟,回来的时候神色有些古怪,“怎么了?”楚凌问道。黎澹看着她道:“那是…国子监的学生,听说打算明年参加春闱。被除名了,一时……想不开就……”跳楼了。

    楚凌对此毫不愧疚,“现在距离明年也没几个月了,又不是不让他们参加春闱,这也值得跳楼?这么想不开,以后进了官场还不定被人怎么磋磨呢,让他趁早回家洗洗睡吧。”黎澹早就看出来,这位公主殿下对这些想要科举做官的文人是真的没有半点同情怜悯之意。若不是她需要用到一些读书人,只怕他们这些读书人在她眼里就纯粹是浪费粮食的存在。黎澹有些怀疑,选择追随这位公主殿下到底是不是正确的选择。

    “公主…很讨厌读书人么?”

    楚凌眨了眨眼睛,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黎澹的意思。摆摆手道:“也不是吧,我个人是对真正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的人是抱有无比的尊重的。”

    黎澹眼眸微闪,等着她的但是。

    “但是…我对仗着读了几本书,混吃等死还洋洋自得甚至不许别人做事的人,是深恶痛绝的。很遗憾,天启朝堂上目前大部分读书人都是这样的。”黎澹沉吟了片刻道:“他们…或许只是觉得,不应该操之过急。儒家崇尚中庸之道,公主有些手段太过极端了。”

    楚凌嗤笑,懒洋洋地道:“我倒是认为,他们自己不敢做的事情也不许被人做。毕竟他们都做不到的事情别人怎么能做成?那岂不是显得他们很没用么?身处乱世,国土沦丧,整个北方民不聊生,这种时候你跟我说中庸之道?”黎澹不语,他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他有时候会庆幸自己是在最年少气盛的年纪遇到神佑公主的。如果是在二十年后,或许他的想法也跟那些人没什么区别。

    “既然如此,公主方才为何要救人?”好一会儿黎澹才道。

    楚凌懒懒道:“今天十五,本宫吃素。”

    “……”

    “公主。”雪鸢从下面走了上来,双方将流月刀送到了楚凌手中。楚凌问道:“那小子没事儿吧?”雪鸢撇撇嘴道:“摔断了一条腿,左臂肩膀和胳膊大概有点拉伤,要养个一年半载才能好了。”

    楚凌耸耸肩,对黎澹道:“你看,他原本可以平平顺顺的去参加春闱,说不定还能考中。现在…就不好说了。”

    “……”

    金雪看了一眼黎澹,含笑对楚凌道:“公主,方才府中传来消息,陛下派人来说跟貊族的协议已经谈成了。貊族使者已经向陛下请辞,不过南宫国师依然没有出面。”楚凌点了点头道:“知道了。”金雪道:“南宫国师身边的傅侍卫来公主府,想要求见公主。”

    楚凌有些惊讶,对于南宫御月身边的侍卫楚凌还是有几分好奇地。毕竟傅冷的实力确实不弱,但是存在感也是真的很低。几乎除了保护南宫御月,他什么事情都不在意一般。因此,傅冷会主动来公主府求见,楚凌也有些意外。不过她也明白傅冷到底是为了什么来求见的。

    楚凌道:“他想要嫣儿去给南宫御月看诊?还是算了吧,南宫御月那蛇精病说不定醒来第一件事情就是一掌拍死了嫣儿。”

    金雪掩唇笑道:“他确实是为此而来的,肖姑娘也知道了,正在跟傅护卫谈条件呢。”

    楚凌不解,“谈条件?她想要谈什么条件?”

    肖嫣儿谈的条件都是傅冷绝对不能也不敢答应条件。诸如,让傅冷抛弃南宫御月以后替她做牛做马啦,等南宫御月醒来之后要亲自向她端茶致谢,感谢她的救命之恩啦。在比如南宫御月从此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都绝对不可以找她麻烦啦。楚凌很是无语,就算南宫御月亲自端茶给你,你敢喝么?

    公主府里,肖嫣儿正高高在上地仰视傅冷。

    没办法,即便是她坐的高,但是傅冷是站着的,算起来还是比她高一点儿。

    “喂,你到底有没有请人帮忙的诚意?”肖嫣儿有些不悦地道。

    傅冷扫了他一眼道:“是肖姑娘强人所难,肖姑娘的条件,请恕在下无法答应。”

    肖嫣儿眨眼,“不答应你来找我干什么?南宫御月害的我师兄现在都还昏迷不醒,你还找我帮忙?你就不怕我毒死他啊。”傅冷不语,他既然回来找肖嫣儿,自然是笃定了他不会毒死国师的。算起来,公子也同样算是肖姑娘的师兄。

    “长离公子的伤…虽然与公子脱不了关系,但是也不能全怪公子。”长离公子如果身体本身没问题的话,公子找的那点麻烦也只是小麻烦而已,根本就碍不着大事。

    肖嫣儿睁圆了眼睛,怒道:“要不是我师兄身体不好,三个南宫御月捏在一起都不够他揍的!”

    傅冷道:“肖姑娘当真不肯?”

    肖嫣儿微微眯眼,警惕地看着他,“你不会想要来硬的吧?本姑娘警告你,不想死的话离本姑娘远一点。”傅冷自然知道眼前这位素有毒仙之称,微微蹙眉道:“我知道残叶老人的下落。”

    “嗯?”肖嫣儿有些茫然,“那是谁?”

    “……”傅冷沉默了片刻,似乎有些忍无可忍,“那是长离公子和我们公子的师父!”

    “啊?!你是说我大师伯啊?”肖嫣儿总算反应过来,嗔怪道:“你直接说我大师伯不就好了,害我差点没反应过来。”

    你本来就没反应过来,是我告诉你的。

    肖嫣儿有些好奇,“你怎么会知道大师伯的下落?”

    傅冷不答,只是看着肖嫣儿不说话。肖嫣儿托着下巴悠悠叹了口气,道:“大师伯又不会医术,就算知道他的下落也没有什么用处啊。”

    傅冷沉声道:“残叶老人武功绝顶,而且长离公子本就是因为他才变成这样的,肖姑娘怎么知道他就完全没有法子?就算不能根治,总是能帮上一点忙的吧?”肖嫣儿一怔,微微蹙眉认真的思索起来了。他这个大师伯早年酷爱闯祸,医术半点不会。这些年倒是有些退隐江湖的意思,就是她和师父也好几年见不到一面,也不知道他整天在做什么。

    但是,如果就这么饶了南宫御月……肖嫣儿撇撇嘴,好不甘心啊。

    傅冷皱了皱眉头道:“我保证,五天之内残叶老人一定会到公主府。”

    “这个……”肖嫣儿迟疑着。

    “嫣儿,答应他。”楚凌的声音从外面淡淡地传来,下一刻楚凌已经带着黎澹走了进来。

    “阿凌姐姐。”肖嫣儿有些郁闷,楚凌含笑拍拍她地肩膀道:“我猜,傅公子只是想要让南宫国师醒过来而已。”

    傅冷点了点头,只要公子醒了一切都好办。

    楚凌看着傅冷道:“我也有条件,南宫御月必须离开平京以后才能醒过来。你们若是想要他尽快醒过来,那就早些离开平京吧。”

    傅冷有些迟疑,他信不过楚凌。

    楚凌淡淡地看着他并不多话。

    半晌,傅冷方才沉声道:“属下相信神佑公主的承诺,还望公主守信。”

    楚凌微笑道:“你守信,本宫自然也会守信。”

    “好。”傅冷点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