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28、欠修理!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南宫御月今晚的心情很好,事实上自从在街上伤了君无欢之后,南宫御月的心情一直都是这么好的。毕竟,这么多年来能在君无欢面前稳占上风的情况还是极其少见的。如今好不容易遇上了,南宫国师怎么能不高兴?

    独自一人坐在驿馆的水阁中听着角落里的侍女抚琴,一边慢悠悠地享用着杯中美酒。虽然是貊族人,但是南宫御月却格外的喜欢天启的东西,天启的武功,天启的美食,天启的乐曲,他唯独不喜欢天启的人。

    不,或许还是有一个例外的。想起今天在宫门口看到的那个风华潋滟的少女,南宫御月唇边地笑意更深了几分。笙笙……笙笙跟那些天启人是不一样的。当初,谁又能够想到名满上京的武安郡主曲笙,竟然会是从浣衣苑逃出去的天启公主呢?直到现在,南宫御月依然还是很好奇,她到底是怎么从浣衣苑逃出去地。

    但是无论笙笙是什么身份,南宫御月觉得自己都会喜欢她的,那种无时无刻不想将对方据为己有的感觉,即便是南宫御月自己也从未有过。所以他深信,他一定是这世上最爱笙笙的人。可惜……笙笙却并不爱他,这太不公平了。南宫御月想到此处有些闷闷不乐地喝了一口酒。所以,笙笙到底为什么不爱他呢?难道就因为他来的比君无欢晚一点?但是君无欢现在不是要死了么?又病又弱还快要没命了,笙笙那么厉害为什么还不肯抛弃君无欢呢?

    笙笙一定也很爱君无欢!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南宫御月的脸色瞬间阴郁了起来。他想的出神并没有发现自己神色和气息的变化,角落里抚琴的侍女却被吓得不轻。只是国师不叫停她也不敢停,只能颤抖着手小心翼翼地继续抚琴,只是那琴声却早已经失去了原本的古朴悦耳。让回过神来的南宫御月不由得皱了下眉,还没等他说什么,南宫御月突然眼眸一凛,人已经一闪身掠到了水阁外面。

    水阁外的走廊上,淡淡地月光下楚凌正悠然地站在那里欣赏湖面的夜色。挂在房檐边有些暗淡的火光照得她身上的红衣呈现出一种暗红色,她听到动静侧首看向水阁,对着从里面出来地南宫御月微微扬眉道:“国师好兴致。”

    南宫御月微微眯眼,道:“笙笙是来兴师问罪的?”

    楚凌垂眸,淡然道:“兴师问罪谈不上,我只是想要知道,昨天的事情是国师主导的还是国师只是单纯的想要落井下石?”南宫御月扬眉,对她露出个带着几分恶意地笑容道:“你猜啊。”楚凌道:“我不猜。”南宫御月有些奇怪地看着她,“你不猜?那笙笙这么晚了来这里做什么?”

    楚凌道:“国师不知道我来做什么的吗?”南宫御月后退了一步,有些警惕地看着楚凌,面上却还是带着笑意,“笙笙是来替君无欢报仇的?但是…你好像打不过我啊。”楚凌不答,以她的实力,确实是打不过南宫御月。不过……

    南宫御月微微眯眼,侧首看向另一边。另一边不远处地房顶上站着一个人,南宫御月自然是认识他的——冯铮。

    南宫御月挑眉笑道:“笙笙这是打算以多欺少?但是…就凭你们两个,好像也不太够吧?”这北晋驿馆中,高手可是也不少的。只是南宫御月的白塔里的侍卫侍女就没有一个是善茬,更不用说还有冥狱的人。楚凌也不着急,慢条斯理地拔出流月刀道:“国师是想要在平京皇城里,跟我比比谁更加人多势众?”

    “……”南宫御月无语,打量着楚凌好一会儿道:“笙笙,我不信你能带多少人来。”

    楚凌道:“我劝你最好还是相信。”南宫御月皱眉,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笙笙,为了一个君无欢,你这样对我?值得么?”楚凌面无表情,道:“我记得有人跟我说过,你欠修理,只要揍一顿就好了。等我打得你四肢残废,你就知道值不值了。”南宫御月道:“我可是北晋国师。”楚凌抬眼,毫无诚意的道:“哦,好巧,我是天启公主。”

    见楚凌当真是打定了主意要找自己的麻烦,南宫御月十分的不高兴。思索了片刻,百身形一闪就朝着楚凌抓了过去。楚凌毫不意外,微微侧身让过手中流月刀光芒乍现朝着他迎面劈了下去。不远处的冯铮也跟着抽出了剑掠了过来,两人一前一后围攻南宫御月,成了前后夹击之势。

    这一番打斗声自然引来了驿馆不少的人,傅冷等人一看南宫御月被围攻立刻就要上前帮忙,却很快就被人拦下了。一群身手不弱的黑衣男子带着禁军冲进了后院,将湖边一大片地方团团围住。

    珂特吉和秦殊匆匆而来看到的就是傅冷等人与禁军对峙的一幕,珂特吉又惊又怒,“你们天启人这是什么意思?!竟然深夜擅闯驿馆,难不成永嘉帝想要与我貊族开战不成?!”领头的桓毓公子笑容可掬地看着珂特吉道:“珂大人,稍安勿躁。”珂特吉冷哼一声道:“玉公子,神佑公主这是什么意思?”

    桓毓挥动着手中折扇,笑眯眯地道:“贵国国师当街刺杀公主殿下未来驸马,这件事是许多人亲眼所见的。貊族难道不应该给我们一个交代么?”闻言,珂特吉却是一窒,心中不由得将南宫御月骂了一百遍。你就算看君无欢不顺眼,你暗地里下手哪怕是蒙个面巾也好有个理由推脱啊。光天化日就大张旗鼓的跑去刺杀人家的驸马,有病啊!

    好吧,众所周知的南宫御月确实有病。即便是珂特吉心中再恨不得南宫御月去死,但是这会儿却是关系着貊族尊严的问题了,他也必须站在南宫御月这边。珂特吉冷声道:“这只是国师和长离公子的私人恩怨。”桓毓笑眯眯地道:“这也是公主殿下和贵国国师的私人恩怨,这些都是公主府的亲兵,牵扯不到两国关系上。”反正禁军都差不多,至于这些到底是不是真的神佑军,谁知道呢。

    “那冯将军又是什么意思?”珂特吉可没有那么好糊弄,沉声道。冯铮可是御前司都指挥使,天启名副其实的最高将领。有他参与,还能无关两国关系?

    旁边,邵归远微笑道:“冯将军跟公主有些交情,是公主请来助拳的。珂大人,这只是私事,只要你们不动手,我们自然也不会动手。回头大家还是可以和和气气地谈结盟的。”

    都闹成这样了还结个屁的盟啊?珂特吉在心中暗道,不过对上邵归远意味深长的眼神他心中却不由得一沉。这人的意思分明就是再说他们如果不插手,今天的事情就这么算了。如果他们先动手,那天启人也不会客气,到时候出了什么事……

    珂特吉不由侧首看向秦殊,秦殊微微蹙眉抬眼看了一眼正在被围攻的南宫御月道:“神佑公主想要对国师如何?若是国师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结盟的事情可不好谈。”桓毓笑道:“秦公子放心,公主殿下有分寸,不会伤了国师性命的。但是驸马到现在还昏迷不醒,秦公子总要让我们公主殿下出口气吧?”秦殊道:“结盟的事情……”

    桓毓笑道:“除了公主和亲的事情,所有之前已经谈妥的条件我们都可以同意。”

    秦殊低头,飞快地思索起来。桓毓也不着急,他已经知道秦殊将会给他什么样的答案了。果然,片刻后只见秦殊抬起头来看向桓毓公子点头道:“成交!”

    “秦公子!”珂特吉皱眉道,秦殊看了他一眼,沉声道:“珂大人,正事要紧我们已经耽误了好些日子了。而且,桓毓公子也说了,国师不会有事的。”珂特吉想了想,觉得也对。天启人总不敢真的大事南宫御月,对于看南宫御月吃瘪这种事情,珂特吉其实也是乐见其成的。又有秦殊相劝,等于是给了他一个名正言顺袖手旁观的理由,珂特吉自然不会拒绝。只是稍微考虑了一下变点头道:“也罢。”

    双方商定了,珂特吉立刻就挥手让自己人撤退了。珂特吉的人一退走就只剩下白塔的人与禁军对峙了一下子就显示出了客场对峙地劣势,比起禁军白塔侍卫们着实算得上是势单力薄。

    傅冷被桓毓和几个将领重点关照着根本抽不开身去支援南宫御月,若是单打独斗南宫御月和冯铮之间的胜负难定,大约就是两败俱伤看谁伤得更重一些的程度。但是如今以二敌一,南宫御月刚开始还打的十分随意,时间久了却渐渐地有些撑不住了。他不久前才刚刚被人在腹部捅了一刀,看起来像是好了但实际上也并没有好全。这会儿因为剧烈的打斗,原本已经没什么感觉的伤处又开始隐隐作痛起来。

    南宫御月额边渐渐地冒出了汗珠,手下的动作也渐渐慢了起来。楚凌和冯铮却完全没有停手的意思,反倒是出手越发凌厉起来,大有趁你病要你命的意思。

    终于,南宫御月一时躲避不慎,被冯铮一角踢进了旁边的湖里。原本南宫御月凌空一个翻身,立刻就能从湖面上一跃而起,不想楚凌毫不犹豫地跟了过去,直接伸手将他按了下去。

    “公子?!”看到南宫御月在水里扑腾,傅冷脸色一变立刻就想要上前。身前却被一把折扇拦住了去路,“招呼都不打就走,是不是太没礼貌了?”

    傅冷皱眉,厉声道:“让开!”

    “打过我就可以过去!”桓毓笑眯眯的道,傅冷一言不发直接提剑刺了过去,桓毓公子啊呀一声,便朝着旁边窜去。两人之间在人群中就打了起来。桓毓是躲的比真打得多,但是一旦傅冷想要摆脱他去帮南宫御月的时候,他立刻又会缠上去。搅得傅冷烦不胜烦,出手也越发凌厉起来。

    南宫御月的水性并不好,被楚凌一掌拍进水里之后立刻就想要跃起来。但是楚凌和冯铮却没有打算给他这个机会,本就伤口有些复发,南宫御月在水里折腾了半天脸色都白了,冯铮这才一把拎起他扔回了岸边。

    “公子!”

    南宫御月被冯铮毫不怜香惜玉地扔在地上,几乎撞断了两根肋骨。闷哼一声扫了一眼想要冲过来的侍卫冷声道:“本座没事!”楚凌站在不远处看着他微微冷笑道:“既然没事,那就继续啊。”南宫御月慢慢站起身来,盯着楚凌道:“笙笙是想要我的命么?”

    楚凌并没有半分容情之意,淡淡道:“我现在确实很想让你死。”南宫御月只觉得心口一抽,唇边却不由得绽放出了一个更大的笑容。他悠悠道:“可惜啊,本座…是死不了的。”楚凌冷笑一声道:“你死不了只是因为别人还不想让你死,并不是因为你真的有九条命。”

    南宫御月道:“这么说,笙笙也是对本座手下留情了?”

    楚凌神色淡漠地盯着南宫御月并不说话,她不想理会君无欢和南宫御月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约定,但是不狠狠的修路南宫御月一顿,她今天简直就会睡不着觉。南宫御月似乎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道:“笙笙气也出了,本座可以去换衣服了吧?”

    楚凌不语,南宫御月便默认她同意了,转身便走。傅冷连忙跟了上去。盯着两人离去地背影,楚凌半晌才道:“有劳冯将军了,我们也走吧。”冯铮垂眸道:“举手之劳,公主不必客气。”

    楚凌看向站在一边的秦殊和珂特吉,微微点头道:“珂大人,秦公子打扰了。告辞。”

    秦殊笑道:“公主慢走。”

    楚凌一行人出了北晋驿馆,楚凌方才回头看了一眼身后依然敞开着的大门,问道:“冯将军,没问题么?”冯铮点点头道:“公主尽管放心,南宫御月外伤未愈又添内伤,他撑不了多久的。最多半个时辰他就会陷入昏迷,短时间不会醒。楚凌满意地点头道:“那就好,趁着南宫御月不能捣鬼,尽快将貊族人送走。”

    “是,公主。”但是貊族人现在知道天启内部的混乱,只怕轻易也不会肯离开的。

    驿馆里

    傅冷随着南宫御月回到房间里,南宫御月靠着软榻坐着良久没有说话。傅冷原本只当公子是在伤怀神佑公主为了长离公子来打他的事情,虽然他们家公子并不是一个喜欢伤春悲秋的人,但是面对神佑公主的时候似乎格外不同,心理格外脆弱。因此也不多打扰,只是站在一边等候着。

    过了好一会儿,傅冷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终于感觉到不对了。

    “公子,你怎么样了?”傅冷有些担心的问道。

    南宫御月抬头看了他一眼,微微蹙眉道:“你说…笙笙怎么就对本座这么狠心呢?”

    “……”当然是因为神佑公主喜欢的人不是你啊。

    南宫御月没有等到傅冷的回答,其实他也没有打算听傅冷的答案,他只是需要一个人听他说话而已。南宫御月微微皱眉,一手抚着心口道:“好疼啊。”

    “公子,要不要找个大夫过来?”傅冷担心的问道,南宫御月摇摇头道:“不用。”

    傅冷皱眉不语,公子不喜欢看大夫不喜欢吃药。或许应该说他信不过大夫,所以平时只要是能不看大夫他就绝不会看大夫,能不吃药也绝不会吃药。但是,看南宫御月那苍白的脸色,明显就是受伤不轻的模样。

    “公子,还是……”

    “本座说了不……”话还没说完,南宫御月突然神色一变,一口血直接从他口中喷了出来,染红了跟前的地面。

    “公子?!”傅冷大惊,连忙上前两步真好扶住了南宫御月倒下的身体。再一看,南宫御月已经昏睡了过去。傅冷拉起他的手腕把脉,脉象乱得让傅冷脸色又难看了几分,公子这分明就是受了很严重的内伤,冯铮果然不愧是天启有名的高手,内力竟然如此了得。

    “来人,快请大夫过来!”傅冷厉声道。

    “是。”门外,立刻有人应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