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27、除名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御书房里,永嘉帝看着走进来了一行人微微松了口气。方才宫门口那一幕,当真是让他捏了一把冷汗,如果不是被陈珙死死拦着,他只怕都要直接冲出去了。那些人竟然真的想要杀了卿儿,当真是该死!

    此时看到三人进来,这才终于放下了一直悬着的心。

    “父皇。”楚凌含笑上前,走到永嘉帝的御案前笑道。

    永嘉帝看着她,有些无奈地道:“卿儿,你也太胆大了一些。今天这事儿若是一个控制不住……”想到此处永嘉帝也不由得心颤,若真的控制不住那些读书人暴动起来,将卿儿如何了即便是事后他能够将那些人碎尸万段又有什么用?命只有一条,到时候纵然是杀了所有人他的卿儿也回不来了啊。永嘉帝隐隐有些后悔起答应将这件事交给卿儿处理了。

    楚凌笑道:“父皇放心便是了,我心里有数呢。这是在宫门口,还有那么多禁军看着,我能有什么事儿?再说了,就算是真有事,以我的实力自保还是不成问题的。”

    楚凌纵然胆大却也没有打算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自然是从一开始就思虑周全了的。否则她也不会再大庭广众之下对那些读书人发难。除非她自己心甘情愿,否则一群读书人想要对她怎么样还真不太可能。不过……

    “父皇,还有一个问题,只怕要麻烦您帮忙呢。”

    永嘉帝鲜少听到女儿直言需要他帮忙的时候,大多数时候这个女儿都喜欢自己解决问题。当下觉得十分新鲜也很是高兴。点头道:“说说看,有什么事情需要朕帮你?”

    楚凌眨了眨眼睛道:“那个……女儿不是刚刚在宫门口宰了一个人么?这个事儿……”

    永嘉帝摆摆手道:“什么宰不宰的?难听。这是姑娘家该说的话么?”

    “……”这个时候您跟我说这个?

    “不过这确实是个事儿,难为你还记得找父皇帮忙。”永嘉帝道。

    楚凌挑眉,笑道:“那…父皇?”

    永嘉帝没好气地道:“行了,这事儿就交给父皇吧。”楚凌有些惊讶,还有些迟疑,“父皇,真的…不麻烦么?”永嘉帝给她的印象一直都是个循规蹈矩的皇帝。说起来只怕底下的臣子都没有他这个当皇帝的守规矩,身为九五之尊为所欲为那是想都不要想了,有时候连自己想做的事情都要看大臣的意见。虽然永嘉帝似乎很想挣脱那些文官的牵制,但是却一直没有看到过什么效果。

    永嘉帝瞪了她一眼道:“怎么?看不起你父皇?这件事不用再说了,朕替你摆平,你以后也谨慎一些,别再弄出这样的事情来了。”说罢,永嘉帝迟疑了一下仿佛怕楚凌误会还是补上了一句,“对你的名声不好。”

    楚凌有些好笑又有些感动,她现在在那些文人中间难道还能有什么名声不成?不过知道永嘉帝是关心自己,楚凌也不反驳只是含笑应是。

    “……”在一边看着的襄国公和上官成义对视了一眼,双双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无奈和失望。他们还指望陛下狠狠地教训神佑公主一番,让她以后不要再这么任性妄为了呢。没想到…显然是他们太高看陛下了啊,陛下根本就不是这位公主殿下的对手。

    楚凌和永嘉帝正在御书房里父女和乐融融的时候,皇宫外面的世界却已经闹翻了天。整个平京的茶楼酒肆甚至是大街上的人们今天似乎都格外的亢奋。人们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讨论着今天宫门口发生的事情。不过所有人关注的点却又截然不同。

    寻常百姓关心的是那位胆子颇大的神佑公主,以及对时局可能震荡的不安和惶恐。一部分人对神佑公主的行为大加赞赏,万分推崇。只觉得这位公主简直就是开天辟地惊世骇俗第一人。还有一部分人,则是暴怒,惶恐,失落等等各种情绪夹杂在一起,只觉得心中五味杂陈再难分辨自己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滋味。

    “张兄,别再喝了。”一个穿着国子监学生服饰的青年伸手夺过对面不停灌酒的好友手中的酒杯道。被他唤作张兄的青年满脸通红,眼眸充血,神色却十分的颓废。他瞪着眼道:“神佑公主…神佑公主太过分了!她身为公主,怎么能如此罔顾律法,不守规训……如此、如此……”想到宫门口发生的事情,他就觉得满脸臊红,仿佛遭遇了那些尴尬和打击的是他本人一般。

    坐在他们对面的一个少年小心翼翼地看了两人一眼,小声辩解道:“但是…但是我觉得,神佑公主的有些话也没有说错啊。”

    两人神色皆是一震,半晌没有言语。少年见他们没有反驳自己的话,似乎胆子大了一些,看看四周小声道:“若是各位大人…果然是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又、又何必怕神佑公主?而且,如今貊族才是我们的敌人,神佑公主的话,也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啊。”

    “子昔,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张兄怒道,“那神佑公主一介女子,不在宫中安安分分待嫁,仗着陛下的宠爱为所欲为!这样的女子……若是在别处,早就被……”没错,就是这样!是神佑公主不守规矩,一个女子就该安安分分地做身为女子该做的事情。她竟然妄图染指朝堂,残暴嗜杀,分明就是个妖孽!

    叫子昔的少年有些犹豫地低下了头,心中却有些不以为然。他真的觉得自己并没有说错什么,不过他也明白张兄所说的才是这个世间所有人都认可的道理。自己若是反驳的话,只会被更多人敌视和嘲讽。但是……世人认可的,就一定是对的么?少年心中有些淡淡地迷茫。

    “神佑公主可真是个奇女子!”三人正沉默着,旁边的厢房里出来传来一声爆喝,“小爷早就看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不顺眼了!今儿个总算是看到他们吃瘪了,真是痛快!虽然神佑公主是个女子,但是小爷还是要说一句,公主这可真是比爷们还要爷们啊!”

    “可不是么?那些酸秀才整天就知道唧唧歪歪,仗着自己多读了两本书那鼻孔看人。有本事直接冲过灵沧江去跟貊族人拼了啊。为难一个女子算什么本事?”立刻有人附和道。这话一出,更是传来好几个附和的声音。其中一人忍不住感慨道:“难怪连黎家那个小公子现在都跟着公主混了,先前还看那小子挺不顺眼的跟那些酸秀才一样讨厌!不过今儿你们看见没?那小子跟着公主站在宫门口,可威风了。”这个是羡慕的声音。

    其实也并没有多威风,今天在宫门口根本没有黎澹发挥的余地,但是对这些生活只剩下找乐子的纨绔们来说,能在这种地方跟那些酸儒站在对立面看着他们丢脸,就已经是相当威风八面能拿出去吹一辈子牛的丰功伟绩了。

    “不仅是黎澹,还有黄家的黄靖轩,赵家的赵季麟,听说冯将军的嫡长子现在也跟着公主混了。还有好几个将军,都想把儿子往神佑军送呢。”有人故作神秘地道。

    “要不…咱们也去?”有人犹豫着道。

    另一个人道:“听黄靖轩说,神佑军里辛苦得很呢。而且,真的去的话,我老爹会打死我的。”

    “黄靖轩也是国子监出来的酸书生,他都能受得了,难不成哥儿几个还能不如他不成?”有人不屑地道,“前些日子去了不少人呢,也没见谁被打死啊。”

    “这话不错。”有人得意洋洋的幻想,“要是哥们几个去了神佑军,看那些酸秀才以后还敢不敢拿鼻孔看咱们。揍他丫的!你们看没看见,公主那把刀可真漂亮!”他们这些纨绔子弟素来都是国子监那些学生鄙视的对象。不小心遇到了还总是一副不屑于他们为伍的模样。谁稀罕呢?德行!

    “公主杀人更漂亮。”有人忍不住道。

    “呃……这个不重要!总之跟着公主很威风!”

    “不错不错,就这么办!咱们跟着神佑公主,狠狠地打那些整天就只有一张嘴的酸秀才的脸!”

    “可不是只有一张嘴么?”有人嘲笑道,“你们看见没有,方才神佑公主让那些人去抓貊族人,那些人吓得脸都白了。哈哈,笑死少爷我了。说的那叫一个大义凛然,结果一动真格的就蔫了。”一阵嘲笑声从隔壁传来,坐在外面的三个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想要发作又想起先前的事情实在是拉不下这个脸。一时间只觉得心中无比憋屈,不由得在心里将那些文官狠狠地记上了一笔。要不是因为那些没用的文官,他们怎么会这么丢脸!

    “不好了!不好了!”一个人急匆匆地跑进来,看上去有些衣冠不整的模样。看的大堂里的读书人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读书人最讲究仪容仪表,就算是再着急的事情也不能如此衣冠不整的模样,实在是太失礼了!

    “不好了!陛下方才派人到国子监传旨,今天擅自离开国子监的人,全部取消建生资格!”那人也顾不得许多,大声道。

    “什么?!”

    平平碰碰一阵声响,一时间不知道多少东西落在了地上,再也没有人想起来去计较对方的失礼了。

    “怎、怎么会?!”

    “真的!”冲进来的青年也是脸色煞白,因为他也是今天擅自离开国子监的人之一,“陛下身边的陈总管亲自来传的旨意,说是既然无心进学,就不要浪费国子监的名额了。多出来名额,将会从新向全天下的读书人招考。题目…题目就以这次的事情为题,写一篇策论。平京的学生,三日后开考,由上官大人亲自审阅。平京以外的学生,半个月后开考,由各地主官审阅,将来再由国子监祭酒连同翰林院审核。”

    国子监的学生只觉得眼前一黑,如此细致的计划可见陛下是真的已经下定了决心了。而且,旨意已经发出去了,如果陛下收回成命,那些原本有机会参加的考生也不会答应。无形之中,他们已经跟许多读书人站在了对立面。

    与他们不同的是,一些非国子监的学生眼睛确是一亮。

    “呃,各位在下还有要事,先回去了。”快去看看,消息是不是真的。如果是,那就要抓紧时间准备了。先去了解一下上官大人的立场,看看他喜欢什么样的文章吧。

    “在下突然想起来,还有一篇文章没写。各位,告辞!”有个人起身道。

    不过片刻功夫,茶楼里的读书人就走了将近一半了,至于他们都是去做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

    “我们…我们能不能再考?”有人抱着微薄的希望问道。他们都是读书人中的精英,若是同样参加考核的话未必就会输给那些人。

    那学生惨白着脸摇了摇头道:“被除名的学生…三年之内,不得再考国子监。被除名的恩荫学生,永远不得再入国子监。”

    碰!话音刚落,坐在角落里的一个人就直挺挺地倒了下去,茶楼里顿时一片混乱。

    “张兄?!”

    “快请大夫!”

    “张兄!”

    楚凌回到公主府的时候,肖嫣儿正在替君无欢把脉。楚凌不由自主的放轻了脚步走了进去,肖嫣儿抬头看了她一眼,对她笑了笑道:“阿凌姐姐不用担心,师兄情况还好,没什么事情的。”因为君无欢的病倒,即便是往日里活波如肖嫣儿也显得沉稳了许多。

    楚凌只当没看见她眼底的担忧,伸手拍拍她的肩膀轻声道:“没事就好,桓毓已经找到云行月的下落了,很快应该就能入京。”

    听到云行月的名字,肖嫣儿神色也是一片平静,丝毫没有在沧云城时的挂念和复杂情绪。只是点头道:“那就好,对师兄的病,还是云师兄比我更了解一些。他这些年一直都在想办法,一定会有办法治好师兄的。我听说宫门口事情闹得很大,阿凌姐姐没事吧。”肖嫣儿有些担心地看着楚凌,来平京这么久,肖嫣儿也明白了许多事情。在这种地方,并不是什么事情都能靠武功和毒药解决的。

    楚凌含笑摇摇头道:“没事,不用担心。”

    楚凌走到床边坐下,低头看了看沉睡着的君无欢微微松了口气。这个时候与其看到清醒着的君无欢,她倒是希望君无欢一直沉睡下去。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来说,这世上最难受的事情只怕就是无能为力了。本质上,君无欢和楚凌也算是同一种人。当别人在为了许多事情奔波劳碌的时候,自己躺在床上无能为力的感觉真的很难受。

    见楚凌小心翼翼的目光,肖嫣儿轻声笑道:“阿凌姐姐不用担心,师兄不会醒来的。”

    “嗯?”楚凌微微挑眉,肖嫣儿道:“白鹭跟我说,师兄这样阿凌姐姐看着难受,师兄肯定也很难受。所以我又加了一点药在里面,师兄睡着了不会醒的。”原本她并没有想到这点,只觉得师兄醒着阿凌姐姐就没那么担心了。却没有想过阿凌姐姐和师兄其实会更加难受。

    楚凌皱眉道:“不会对身体有什么影响吧?”君无欢吃过太多的药了,是药三分毒,楚凌觉得必须要吃的药自然时没办法只能吃了,但是非必要的药能不吃还是不吃的好。

    肖嫣儿道:“没事,只是普通的安眠的药。”

    “那就好。”楚凌松了口气,点头道。肖嫣儿看了看她,忍不住问道:“阿凌姐姐,师兄这样…你是不是很担心,很害怕啊。”楚凌淡笑道:“担心自然是有的,害怕…没有。”

    肖嫣儿微微蹙眉,道:“阿凌姐姐不害怕么?我就很害怕呢,万一师兄……”楚凌伸手揉了揉她有些凌乱的发丝,轻声道:“等你经历的事情多了你就知道,有些事情…担心害怕没有任何用处的。如果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那么我们就要努力的去改变让它往好的方向发展。如果注定了要变成什么样子人力无法挽回,那无论是什么结果你也只能接受。”

    “那……阿凌姐姐会怎么样呢?”肖嫣儿问道。肖嫣儿觉得,如果是自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一定会痛苦的什么都做不了。但是阿凌姐姐却依然有无数的事情要处理,甚至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楚凌沉默了良久,方才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

    “啊?”肖嫣儿有些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楚凌道:“还没发生之前,我不知道我会怎么样。但是我会尽量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肖嫣儿眼睛微红,扑倒在楚凌怀中道:“阿凌姐姐你放心,我一定、一定不会让师兄出事的!”

    楚凌点头道:“我相信嫣儿,谢谢你。”

    肖嫣儿站起身来,道:“阿凌姐姐,我要出去一趟。小黎公子答应带我去拜访几位御医,我要去看看他们家的藏书!”这些有本事的大夫经常都是敝帚自珍,没有一点关系和手段即便是皇帝也未必能让他们心甘情愿的拿出自己的珍藏。

    “去吧,这两天外面乱小心点。”楚凌道。

    肖嫣儿点点头,头也不回地快步走了出去。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楚凌笑了笑,很快脸上的笑容便渐渐淡去了。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君无欢,楚凌轻叹了一声,“这么多年你都撑下来了,总不能…在这个时候倒下吧?君无欢,别让我看不起你。”

    “白鹭。”

    白鹭从外面进来,恭声道:“公主。”

    楚凌道:“好好照顾她,除了桓毓和嫣儿,不许任何人进来。”

    “是,公主。”白鹭点头,见楚凌往外走去,白鹭忍不住问道:“公主,这么晚了您要去哪儿?”

    楚凌淡淡道:“我去见个人。”

    “公主去见谁?要不要多带几个人上?”白鹭有些担心,这一天一夜,公主也只是早上回来的时候小憩了片刻。眼看天都要黑了又要出去,白鹭忍不住问道。

    楚凌唇边勾起一抹淡笑,道:“一个欠收拾的人,不用担心,我心里有数。”

    白鹭点了点头,只是望着楚凌的背影心中依然难掩担忧。

    ------题外话------

    艰难更新。亲们最近如果旧文有个别章节被锁,亲们不要着急哈。审核过后会尽快回复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