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24、是他们招惹我!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回到公主府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带着一夜未眠的疲惫和风尘踏入自己的房间里,白鹭立刻迎了上来小声道:“公主,您回来了?”楚凌点点头,往里面看了一眼问道:“怎么样?没出什么事吧?”白鹭摇头道:“晚上有人想要潜入公主府,还没进院子就被抓住了。公子这里一切安好,每隔一个时辰肖姑娘就会来看看不会出什么事的,公主尽管放心。”

    楚凌点头道:“那就好,我进去看看。”

    白鹭点点头恭敬地退了出去,公主看起来很是疲惫显然是一夜未睡,她去让人送些粥过来给公主用。

    自从昨天君无欢被楚凌带回了公主府就一直留在了楚凌的房间里。也没有人去考虑此举是否合宜,楚凌自然是没有心情也没有打算去考虑,其他人却是不敢去提醒楚凌包括永嘉帝也是一样。虽然从事发到现在楚凌都没有表现出太过极端的情绪,但是但凡见过她的人都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这位公主殿下身上蕴藏的那股危险的气息。总觉得这个时候去提醒公主这种事情,会发生一些不太好的事情呢。既然都已经快要成婚了,应该…不要紧吧?

    楚凌走进里间,君无欢还在沉睡之中。沉睡中的君无欢显得安静而脆弱。因为药的关系,他的呼吸几不可闻,甚至是体温都比寻常人要低许多。用肖嫣儿的话来说,除了微弱的呼吸和脉搏就跟真的死了没有任何区别。每日只需要喂一些肖嫣儿特意调配的药水,甚至不需要喝水吃东西。

    但是…他是有意识的!

    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即使是楚凌自己都无法想象一个完全保留了意识的植物人会是什么样的感觉?楚凌甚至无法安慰他,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所为的安慰对他来说到底有没有什么用处?

    有些黯然地在床边坐了下来,楚凌望着君无欢的沉睡中的容颜默默出神。好一会儿方才伸手轻轻握住了君无欢垂在床上微凉的手,轻声道:“一定会好起来地,突然只有我一个人了,还真是有点不习惯了呢。所以,你要快点好起来啊。”床上的男子依然一动不动,楚凌小小地打了个呵欠,趴在床边也慢慢陷入了沉睡。

    当白鹭端着粥进来的时候就看到楚凌趴在床边已经睡了过去的一幕,连忙放轻了脚步小心翼翼地将皱放在桌上又退了出去。

    不知过了多久,轻微地敲门声让楚凌从睡梦中醒了过来,连忙坐起身来就看到原本沉睡的君无欢不知何时已经醒了。他半睁着眼睛,却能够让楚凌清楚的感觉到他实在看着自己。楚凌对他嫣然一笑道:“醒了么?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一会儿嫣儿就该过来了,让她给你看看。”

    “……”君无欢自然无法回答,只是眼眸微微闪动了一下。楚凌却仿佛看懂了他想要表达的东西,笑道:“没事,昨晚出去办了点事儿?等事情完了我再说给你听。不过你最好快点好起来,看到你这样安安静静地听我说话,有点不习惯呢。”

    “咚咚。”外面的人又轻轻敲了两下门,“公主。”是桓毓公子。

    楚凌侧首道:“进来吧。”桓毓公子推门进来,看到床上的君无欢忍不住在心中叹了口气。平时觉得君无欢这人太过恶劣,但是等他真的趟在床上人事不知的时候,却让人觉得一瞬间心里有什么倒塌了一般。做什么都感觉心里发虚,桓毓公子这才明白这么多年下来,君无欢早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许多人心中主心骨一般的存在。

    楚凌看着他问道:“怎么了?”桓毓沉声道:“陛下下旨今天不上朝,也不见朝臣。许多朝臣都围在皇宫外面不肯离开,冯将军已经入宫去见陛下了。”楚凌微微蹙眉叹了口气道:“冯铮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太没心眼了。”大概也正是因为这样,永嘉帝才放心让他掌管禁军吧。只是这样的人,不出事一切都好,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却有些麻烦。

    桓毓公子翻了个白眼道:“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该怎么解决这件事,陛下就算不上朝不见朝臣也不是长久之计。他总不能一直都不上朝吧?那些官员要做的第一件事,肯定是弹劾你这个随意抓人的公主殿下的。”楚凌嗤笑一声道:“弹劾我?”

    桓毓挑眉道:“你以为他们不敢?”

    楚凌点头道:“我当然知道他们敢,不过…我更想知道他们愿不愿意赌上自己的一切跟我同归于尽。”桓毓公子被同归于尽四个字弄得浑身一寒,忍不住道:“没那么严重吧?”真让公主殿下出了什么事,君无欢醒过来还不弄死他?

    楚凌垂眸道:“按说回平京才没有多少日子,我却已经有些烦了跟这些人打交道的日子。既然大家都想要掀桌子不玩了,那就干脆最后来一把大的吧。”楚凌不是没有想过按照规矩慢慢玩儿,毕竟很多事情欲速则不达。因为急于求成而功亏一篑的事情古往今来数不胜数。对付这些掌握着笔杆子和天下人喉舌的文臣,自然跟对付手握兵权的武将是不一样的。

    但是既然这些人先对她下手,就别怪她也不客气了。

    楚凌伸手拉好君无欢的被子对他笑了笑,才转身对桓毓道:“走吧。”

    桓毓公子点了点头,跟在楚凌身后往外面走去。走到屏风前,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君无欢,轻叹了一声。他现在真的相信神佑公主对君无欢的感情了,在这之前桓毓其实一直觉得这段感情君无欢投入的更深也更多一些,但是现在看来好像楚凌也差不了多少。感情的事情,果然不是外人能够随意评价揣测的。

    “见过公主!”

    “公主!”公主府的大书房里此时已经坐了不少人。不仅有上官成义这样位高权重的老臣,承天府尹这样实际掌管着平京民生事务的实权派官员。还有几个武将,甚至此时本该在神佑军中的黎澹都坐在人群中不起眼的地方。邵归远正跟黎澹坐在一起翻看着什么东西,听到众人的声音两人才齐齐抬起头来看向门口。

    楚凌已经换了一身红衣,虽然一夜未睡但脂粉未施的容颜却依然显得神采奕奕。只是比起平常总是带着几分淡淡的笑意,楚凌此时的神色称得上是冷淡了。这冷淡中却有一股令人忍不住侧目的尊贵气势。这种不怒自威的气势,果真不愧是嫡出的皇室公主!

    楚凌快步走向主位,一边问道:“邵归远,我要的东西准备好了么?”邵归远起身道:“公主请放心,都准备好了。保证没有任何问题。”楚凌点了点头,侧身在主位上坐了下来居高临下看这众人问道:“黎澹,你怎么看?”

    黎澹微微蹙眉,点了点头道:“回公主,属下认为……可行。”只是,如此行事终究不是正道。不过黎澹也明白如今形势特殊,因此并没有将心中的话说出来。因为如果换了他在公主这个位置上,他也是会这么做的。

    楚凌满意地点了点头,看向上官成义问道:“上官大人,朱大人怎么说?”

    上官成义深深地看了楚凌一眼,神色有些复杂地道:“朱兄承诺,不会插手此事。”楚凌并不太满意,问道:“朱家呢。”她记得昨晚抓的人里面,就有朱家的人。虽然跟昨天的事情没有关系,但是能跑到那里去凑热闹的,也不会是什么小白兔。

    上官成义道:“朱兄说他会处理,朱家此次不会给公主添麻烦的。但是…他也希望结果能让大家都满意。否则,公主下一个要面对的敌人,只怕就是他了。”

    楚凌微微勾唇,算是满意了上官成义的回答,“有劳上官大人了。”所以说,当初竭力拉上官成义入伙是对的。像是朱大人这种人,不只是跟他说不通。寻常人连跟他说的资格都没有。哪怕她身为公主,朱大人也不会觉得她有资格跟他在朝堂的事情上讨价还价。反倒是由上官成义这样的人出面,往往很容易就能够解决。别的人都好对付,但是朱大人掌握枢密院多年,哪怕有永嘉帝插手他在军中的影响力也不容小觑。到时候想要给她找麻烦还是轻而易举的。

    上官成义点了点头,看着楚凌有些意味深长地道:“公主,自古…得民心者得天下。”

    楚凌嗤笑,淡淡道:“什么叫民?那些所谓的读过几天圣贤书的人就是民了么?他们不是自称为士么?古人可没有说得士人心就能得天下,更何况,本宫要这天下来做什么?”上官成义微微蹙眉,直接忽略了她最后一句道:“但是,这些人却掌握着天下百姓的所思所想。公主没有在天启生活过,你若是多出去走走就会知道,每一个地方最受人尊敬的就是读书人。他们的一言一行和所思所想,往往会影响百姓对时事的看法。”

    楚凌悠然道:“我倒是觉得大人您说的不全对,对寻常百姓来说最重要的是安居乐业,吃饱穿暖。读书人之所以受人尊重,是因为这天下读书人太少了,如果天下间人人都能读书,还会有那么大的影响力么?”

    “公主此言,太过异想天开。”上官成义道。

    楚凌莞尔一笑道:“本宫浅见,让大人见笑了。”确实是异想天开,即便是她曾经所在的时代,也还有人没有读过书呢。想要在这个世间推广义务教育,简直是痴人说梦。还没学会走,就想要跑了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楚凌说这些,倒也不是单纯的想要跟上官成义抬杠,淡然道:“本宫其实是想说,舆论这种东西…是很容易被人为引导的。而天启的文官,仿佛是我见过最擅长内斗的群体。”

    在场就坐着不少文官,不过众人低头想想朝堂上的那些勾心斗角风风雨雨,只能摸摸鼻子不说话了。公主的话虽然不好听,但是…似乎也确实是这样的。

    上官成义早就知道这位公主想法诡异,也不跟她争辩。只是道:“那么,眼前的事情请问公主打算如何解决?”

    楚凌对着不远处的黎澹挑了挑眉,黎澹会意站起身来,将方才他与邵归远整理的东西一份一份的送到了在座地各位面前。上官成义有些狐疑地拿起来看了一眼顿时脸色大变,“公主,这……”楚凌笑道:“上官大人觉得如何?为了这些东西本宫花费了不少功夫呢。所幸早就开始准备了,不然这一时半刻的只怕就算是有邵大人这个地头蛇,也是弄不出来的。”

    所有人齐刷刷地将目光落到了邵归远身上,邵归远有些无奈地摸了摸鼻子苦笑着朝众人拱手。

    其他人翻看了手中的东西也忍不住变了颜色,其实也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东西。最多也就是东家长西家短的八卦而已,可怕的是这些事情显然都是各家的隐秘,少有在朝野见曝光的。譬如说:某六十高龄据说洁身自好为夫妻情深的老大人,其实暗地里养了个芳龄十六的外室。这个事情,在能接受的人眼中是一枝梨花压海棠的风雅,在接受不了的人眼中就是好色下流了。最要紧的是,这位老大人对外自诩不惜美色,一心一意守着糟糠妻。再譬如,某家家主与自己亡弟的遗孀私通,就连所谓的遗腹子其实都是他与弟妹的奸生子。这里面无论哪一件是一旦丢出去都注定了要在朝野上下引起轩然大波,更不用说这么多一起丢出去了,说不定真的对彻底击垮天下人对千百年来积攒下来的对读书人的敬意。

    哪怕是最轻微的一件,也足够让人名声扫地,从此无颜见人。

    当然,并不是说朝堂上就真的没有真正的真人君子了。不过人生在世真正高洁无暇的人毫无瑕疵的人又能有几个?而一旦跟前的这些消息被透露出去,这些人又怎么还肯跟那些他们眼中品行低劣的人为伍?

    上官成义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楚凌道:“公主,诡道终难长久。”这种法子确实可以打击敌人,但是一旦用过这种法子以后所有人都会对神佑公主心存戒备,绝不敢跟她深交。因为这世上谁也不是圣人,谁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有把柄落在了她的手中。是以这种做法,虽然说不上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但是对长远来说影响反而更重。

    楚凌勾唇一笑道:“这个到底我自然明白,上官大人放心,可一不可再的到底本宫还是明白的。事急从权,我这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情。”

    上官成义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事已至此,他又能说什么?

    “启禀公主,宫门前以前有国子监的学生开始聚集了,冯大人命属下回来禀告公主,请示公主该如何行事!”书房门外,一个侍卫模样的男子沉声道。

    楚凌挑眉,“这么快?国子监的人不用上课么?”

    邵归远有些无奈地道:“昨天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平京,今天谁还有心思上课?”

    楚凌冷笑一声道:“学生不上课干什么?传信给国子监祭酒,擅自离开国子监的学生,取消监生资格。”

    邵归远头疼,公主这是打定了主意要把读书人都得罪光啊?

    “公主,咱们没必要去招惹国子监吧?那可都是天启未来的臣子。”邵归远道。

    楚凌道:“现在是他们招惹我,回头我会请父皇传旨昭告天下,重新收录天下有能力的学子填补这次空出来的位置。考核的题目就以这次的事件为题做一篇策论好了。上官大人,你觉得怎么样?”

    上官成义拱手道:“看来公主已经有了计划。”挑拨国子监闹事的学生和天下读书人对立,国子监毕竟是全天下读书人都梦寐以求的地方,有这样一个机会,只怕就算是至交好友能有可能会撕破脸了。公主这手段,不可谓不高明。

    楚凌悠然道:“这些年轻人啊,太容易被人挑动情绪了。本宫这是在教他们,以后遇到事情想必就会三思而后行了。”

    “……”他们该说公主英明还是公主阴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