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23、为所欲为?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安信郡王极力忍耐着心中将要喷薄而出的怒火。他觉得就算是神佑公主跟他无冤无仇也没有任何恩怨,总有一天他也想要弄死她。身为一个女子,这位公主的一言一行简直都在挑战安信郡王身为一个男子和一个皇室宗亲的极限。

    深吸了一口气,安信郡王咬牙道:“为何?”

    楚凌面上的神色却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微微挑眉道:“为什么?难道安信王叔自己不知道么?”

    安信郡王心中一顿,面上却毫无变化道:“我该知道什么?”楚凌见状也不以为然,淡淡笑道:“不知道就不知道吧。此事父皇已经全权交给我处理了,安信王叔就不要管了。”

    “这不可能!”安信郡王沉声道,“陛下怎么可能同意让你随意抓捕朝中大臣?公主,你一时气愤本王可以理解,却也不可太过任性,否则陛下也有护不住你的那一天。”楚凌扬眉笑道:“安信王叔这是在威胁我么?”

    安信郡王道:“本王是在提醒你。”

    楚凌笑容轻谩,悠悠道:“提醒我就不必了,王叔有空不如多提醒提醒你自己?有些东西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再怎么费尽心思也是枉然。”安信郡王眼神一缩,回道:“公主这话本王却不明白了,有些东西不到最后谁知道是谁的呢?但是…本王想着无论是谁,总不至于是公主的吧?公主年纪也不小了,听说长离公子如今昏迷不醒,以本王之见……”

    楚凌的声音骤然冷了下来,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安信郡王未说完的话道:“本宫不需要安信王叔的见解,所以,有什么想法还请王叔自己留着吧。”

    安信郡王被打断了到嘴边的话,一时间被堵得说不出话来。楚凌却不肯罢休,沉声道:“安信王叔既然不相信本宫,不妨问问承天府尹。”

    安信郡王和旁边的安信王妃双双看向承天府尹,承天府尹心中暗暗叫苦却不得不硬着头皮答道:“王爷,王妃,公主所言不错。下官已经接到了陛下的旨意,今日之事由公主全权处理,任何人都不得阻拦质疑。”安信郡王微微变色问道:“陛下是什么时候下的旨意?”

    承天府尹道:“是傍晚时分,宫门落锁之前。”也就是说陛下下完了这道旨意之后,就命人锁了宫门。他对神佑公主倒是信心十足,就不怕尚且年少的公主栽在这些老狐狸手中么?

    安信郡王的脸色越发难看起来了,楚凌却已经走到了旁边,轻声道:“安信婶婶,劳烦你让开一些。一会儿场面可能有些不好看,别吓着你。”

    安信王妃皱眉道:“公主要做什么?”

    楚凌道:“自然是继续啊。”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地上的安立尧,“安大人该不会以为,安信王叔和婶婶来了,今天的事情就能这么过了吧?”

    安立尧抬眼瞪着楚凌,目光中满是恨意。他堂堂家主,即便安家在京城里实力平平,但是因为有安信王府的关系他在平京依然算得上是有几分颜面。今天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神佑公主按在地上抽鞭子。这个仇…他早晚会报回来了的!

    安信王妃警惕的看着楚凌,“公主还想怎么样?”

    楚凌有些不耐烦,道:“不是我想怎么样,而是安信王叔和王婶你们想怎么样。这件事父皇已经交给我处置了,我做什么用不着两位多管吧?”安信郡王道:“我们是不希望公主做错事!”

    “多谢关心,但是不需要。”楚凌凉凉道,“既然两位不想走,就在一边看着吧但若是再阻挠我办事,就别怪本宫这个做晚辈的不客气了。”

    楚凌一挥手,方才已经停下了的衙役终于从起甩起了鞭子。虽然他用鞭子的手法远不及楚凌纯属精巧,但也绝不陌生。牢房里再一次响起了安立尧的惨叫声以及安信王妃气急败坏的声音。其他人看着这一幕却只觉得心中发寒,连安信郡王和王妃亲自来了都不能阻止神佑公主,还有谁能救他们?

    安立尧虽然嘴硬,但毕竟也只是一个文官,而且还是一个养尊处优惯了的文官。连续十几鞭子下去就连叫都叫不出来了。安信郡王和王妃虽然有心阻拦,奈何楚凌身边不仅有承天府的衙役,还带着神佑公主府的侍卫。其中有几个尤其厉害,安信郡王府的人压根不是人家的对手。不过片刻功夫,安信郡王和王妃的脖子上就被架上了两把刀,哪里还敢动弹?

    疯了!真是疯了!

    安信郡王暗暗咬牙,这君无欢一倒下,神佑公主竟然全然不管不顾了!

    没有了人打扰,楚凌的心情好极了。

    看着地上已经是一副出气多入气少模样的安立尧,楚凌走过去俯身看着他,微笑道:“安大人,考虑好了吗?”

    “考虑…什么?”安立尧声音虚弱地道。事实上他也没法考虑,安信郡王和王妃就在跟前,就算他现在撑不住了想要改口风,回头也是死路一条还要连累家人。既然如此,还不如一口气撑到底,就算死了好歹也还能落个好名声。

    楚凌哪里会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冷笑一声站起身来似乎已经对眼前的人毫无兴趣,挥挥手道:“拖出去。”至于拖出去做什么,楚凌没有说,别人也不敢问。

    安信郡王和王妃站在一边只觉得浑身发冷,看着眼前一副云淡风轻模样的少女眼神里也不由自主地多了几分恐惧。

    楚凌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中的流月刀,目光淡淡地从地上被拖走的人留下的血痕转移到了牢房里关着的人身上。凡是被她目光扫过的人无不静若寒蝉,忍不住后退了两步想要避开她的目光。他们可没有忘记,神佑公主手里那把看似漂亮的短刀今天…不,昨天到底杀了多少人。

    楚凌悠然道:“你们也别说本宫随便乱抓人,你们这些人…昨天刺杀的时候都在现场吧?当时…是不是看的很爽?本宫怀疑你们谋刺本宫和长离公子,难道不合理么?”

    有人忍不住道:“我们只是碰巧在那里的!”

    “不错,那只是意外。而且…而且公主你这分明就是屈打成招!”

    楚凌轻笑一声淡淡道:“本宫不需要你们的证词,更不需要你们过堂。屈打成招?不存在的。告诉本宫你们知道的,说完了就可以回去。若是不然,就去跟安家家主作伴吧。”

    “陛下不会让人如此为所欲为的!”有人不甘地道。

    楚凌也不在意,“等你们有本事去找父皇告状再说如何?”前提是,从这里活着出去。

    牢房里的众人互相对视了几眼,有些绝望地发现他们根本不能拿楚凌如何。也是,连安信郡王和王妃都奈何不了神佑公主,他们又能怎么样?

    当襄国公问讯赶到承天府的时候,就看到一群形容狼狈走路都有些飘飘忽忽的人从里面走了出来,正是早前被楚凌派人抓了的那一批。襄国公一眼看过去发现这些人身上似乎没有什么伤,这才暗暗松了口气。公主总算还是有些分寸的。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这些人受到的心理伤害显然是远大于身体的伤害的。这些人自然也看到了襄国公,但是却谁都没有理他,仿佛完全没有看到他一般的从跟前飘了过去。

    襄国公摸摸鼻子,快步走了进去。

    承天府大堂里,楚凌正对着一大堆方才刚刚得到地供词仔细研究。站在旁边的承天府尹脸上丝毫没有被鸠占鹊巢了的不悦。今天晚上他算是大开眼界了,听说神佑公主是北晋拓跋兴业的亲传弟子,这天下第一高手北晋第一名将教出来的弟子就是不得了啊。

    “公主……”承天府尹轻咳了一声道。

    楚凌抬头看着他挑了挑眉,“怎么?”

    承天府尹小心翼翼地道:“公主将那些人都放了,会不会……不太好?”

    楚凌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怎么?大人希望我将他们继续关下去,明天让人砸了你的承天府?”承天府尹沉默,思量着觉得以那些文官的胆子说不定还真敢砸了承天府。只是……“那公主您……”

    楚凌道:“不用担心,几个小虾米蹦跶不起来。”

    “……”

    襄国公走到门口听到的就是这句话,不由得抽了口凉气,没好气地道:“公主好大的口气啊!”楚凌抬眼看向他,有些意外地道:“舅舅怎么过来了?”襄国公道:“公主这么大手笔,老臣怎么敢不过来看看?”

    楚凌笑道:“舅舅不用担心,您只要帮我看着禁军别处什么乱子就行了。”

    襄国公没好气地道:“禁军那里有冯铮不会有事的。还有宋邑,他欠了你人情,也不会为难你的。”

    楚凌耸耸肩无奈地道:“我倒不是担心这个,只是冯将军功夫不错,能力也不错。就是在管人方面好像还差点。再过几年,禁军都要被人钻成筛子了吧?”襄国公心中暗道:“幸好冯铮没在这儿,不然听到这话还不气死?”有些无奈地看向楚凌道:“你对别的人毒舌就算了,对着自己人就不能客气一点么?”

    楚凌抬手揉了揉眉心,道:“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舅舅看看吧,这些权贵世家的人,我刚在朝堂上动了手,不过两个时辰他们就敢下杀手,再过几年他们还真的敢改朝换代了。”襄国公接过楚凌递过去的卷宗低头细看,脸色却越来越难看起来,皱眉道:“今天的事情,跟安信郡王无关?”

    楚凌道:“现在看来是,看来他运气不太好。”身边出了一群猪队友。

    襄国公皱眉道:“你不觉得太快了么?就算是有人对公主不满,也不会这么快……”

    楚凌微微眯眼,冷声道:“这个,我知道该找谁算账。”

    襄国公望着楚凌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道:“罢了,既然陛下说此事交给你处理,要做什么你说一声便是了。我这个老头子就不指手画脚了。”楚凌笑道:“多谢舅舅,舅舅放心便是我心里有数,不会有事地。”

    襄国公在心中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希望真的不会有事才好啊。

    “有劳舅舅,提醒冯将军一声,从现在开始整个京城的禁军暗中戒严。”

    闻言,襄国公神色一震,有些担心地看着楚凌,“这么严重?”整个京城戒严可不是一件小事,基本上也只有皇位更迭或者有人谋逆逼宫之类的时候回发生了。这样做,若是被人知道了,只怕又是一场轩然大波。

    楚凌轻笑道:“不严重,本宫遇刺难道不用追捕凶手?”

    “……”不是已经抓到了么?襄国公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道:“要不还是再等等?”

    楚凌耸耸肩道:“舅舅觉得这个理由不够的话,就再加上一条。就说有杀人如麻的江洋大盗团伙潜入京城行凶。”总之,就是神佑公主铁了心要禁军戒严了。襄国公叹了口气,道:“罢了,我回去说服冯铮的。”

    楚凌笑道:“舅舅不用担心,我觉得冯将军应该不会有什么意见。”冯铮名义上是品级最高的武将,实际上却处处被文官压着一头,这些年心里未必没有怨气。从前是没有机会,如今有机会名正言顺的折腾那些文官,冯铮未必会拒绝。

    襄国公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刚走出大门,就看到桓毓和邵归远并肩走了进来。邵归远身后还跟着一个人手里抱着厚厚的一摞卷宗。两人都是行色匆匆的模样,显然也是一夜没睡忙到现在。

    两人对襄国公点头示意,便从容不迫地与他擦肩而过走进了承天府大堂。

    襄国公回头看了两人的背影一眼,不由得在心中叹了口气。看着这些年轻人,他就总是会产生一种自己真的老了的感觉。

    桓毓走进大堂,看着楚凌笑道:“听说公主今晚一出手就震惊四座啊?”

    楚凌淡淡瞥了他一眼,道:“玉六公子是来嘲讽我的?”桓毓连忙赔笑,“不敢不敢,消息我传出去了,云行月只要还在江南,这两天应该就会有回应。不出意外,十天之内一定能赶到京城。至于云师叔那里有些困难,不过我们一直都有云师叔的行踪,叫人加紧去找应该能找到人。”做大夫的经常跑到一些深山老林去采药什么的,有时候是真的想找也找不到。只希望他们这次的运气不会这么差。

    楚凌道:“我不要应该,云行月八天之内必须到京城。”

    桓毓微微皱眉,眉宇间也染上了几分担忧,“若是…到不了呢。”

    大堂里温度顿时一冷,楚凌垂眸沉默地看着邵归远放到她案头上的卷宗许久没有作答。她无法轻易说出如果实在是没有办法就按照肖嫣儿所说的最后的办法去做这种话来,因为她完全不敢想象如果君无欢真的变成了那个样子会怎么样。

    君无欢那样的人,拖着病体苦苦支撑这么多年,真的又能接受这样的结果吗?

    气氛有些沉重,桓毓脸上有些懊悔地神色。

    这个时候他提这些做什么,时间还早着呢。

    但是桓毓自己心中其实也充满了慌乱和无措,所以才想要从楚凌这里得到一个可行的答案。只可惜,即便是楚凌,也注定不会有一个明确的答案了。邵归远看看沉默地两人,沉声道:“公主,玉公子,现在…要紧的还是跟前的事情吧?公主今晚抓了这么多人,明天只怕还有一场热闹呢。”

    那些人被抓了,公主只怕也不可能对人家客气。明天还不知道要怎么样呢。

    楚凌点点头,飞快地收拾好了自己的心情沉声道:“我们自己人有多少能用的?”

    桓毓道:“不算多,不过都是高手。是你来平京之后君无欢特意让人调过来的。大约有五六十人左右,真要打起来不会比白塔和冥狱的人差。”楚凌思索了片刻,点头道:“够了,萧艨去了北方…神佑军如今也还不堪大用……”

    邵归远道:“公主若是放心的话,这方面可以交给我。邵国公府虽然不及当年,不过还有几个人能用。”

    楚凌笑道:“君无欢信你,本宫自然也信。既然如此,就有劳邵公子了。”

    邵归远拱手道:“下官之幸。”

    站在角落里充当人肉背景的承天府尹看着这一幕,心中忍不住涌起惊涛骇浪的同时也默默心酸。、

    还有没有人记得,承天府是他的地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