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22、审讯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说话的人显然被如此嚣张的态度给气到了,瞪着楚凌半晌说不出话来。楚凌也并没有过多的注意他,目光很快便从他身上移开了。回头看向承天府尹,问道:“人在哪儿?”承天府尹连忙对跟在身后的衙役挥挥手,立刻有几个衙役上前从角落里一个小房间里拎了几个人出来扔到地上。刚刚被抓进来有些惊魂未定的人们这才发现,原来这牢里竟然还有别的犯人。

    三四个身着黑衣的男子被扔在地上,其中一个脸先着地立刻摔了个满脸鼻血几乎看不出来原本的容颜。楚凌也不在意,低头看了看地上的人。此时距离她和君无欢当街被人截杀已经过去了足足四五个时辰,这些人已经不是先前楚凌见过的步步紧逼的模样,而是浑身上下伤痕累累,有一个甚至已经奄奄一息。显然冯铮为了抓捕这些人也还是都下了力气的。

    楚凌有些满意地点了点头,她毕竟也不是圣母,看到让自己难过的人难过,心里自然还是十分舒爽的。

    楚凌走过去,俯身抓起其中一个人的头发直接将人的脸从地上提了起来。也不在意对方浑身血污,淡淡问道:“谁派你们来的?”

    “南宫…南宫御月。”那人道。

    楚凌冷笑一声,手往地上重重一按,那人的脑袋就重新撞回了地上。然后再次被提了起来,问道:“谁派你们来的?”

    “南宫……”话还没说完,再一次被撞了下去。地板上已经沾染了一片血迹,那是那被她抓在手里的人额头撞在石板上留下来的。周围原本还怒气冲冲的人们看到这一幕,都不由得安静了下来。神佑公主此时虽然看着平静自若,却总让人感觉那平静之下蕴含着森森的寒意。

    “你…你到底要问什么?”被砸的头昏眼花的黑衣人终于忍不住急声问道。再被砸上几次,他就真的要没命了。这个神佑公主不仅是被人截杀的时候下手狠辣,私底下显然也不是个善茬!他都有些后悔起接了这一桩差事了。

    楚凌勾唇笑道:“你说你们是南宫御月的人?”黑衣人微微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楚凌冷笑道:“南宫御月就算再蠢,手底下也不会有你这种一开口就背主的手下。更何况……你以为我会不认识白塔的人么?”南宫御月能亲自出面截杀楚凌和君无欢,自然也不会忌讳用自己的人。事实上后来赶来的那些确实是白塔的人,只是他们撤退地太快,冯铮显然并没有能够抓住他们。既然南宫御月已经启用了白塔的人,又怎么还会找这种不靠谱的杀手?

    男子立刻沉默了起来不再说话。

    楚凌淡淡道:“在我面前玩什么三贞九烈没有任何意义,反正最后你都会说的。早点说了,还能少受点苦。”黑衣男子咬牙不语,楚凌嗤笑一声显然是对这些杀手所谓的情信义嗤之以鼻。抓起对方的脑袋直接朝着地上按去,一声沉默的声响之后,那人终于顺利的昏死了过去。

    “……”牢房里一片沉默,楚凌朝着有些目瞪口呆的众人淡淡一笑。转身看向另一个黑衣人,问道:“你有什么想说的?”

    那人本就伤的不轻,见到楚凌的笑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吞了口口水道:“我…我……”

    只见眼前寒光一闪,楚凌手中的匕首已经到了他的颈边,楚凌道:“不要吞吞吐吐,说罢。”

    那人眼睛一闭,咬牙道:“是安家家主派我们来的!”

    楚凌微微蹙眉,有些疑惑地问道:“安家?是谁?”后一句是问站在不远处的承天府尹的。承天府尹脸色有些难看,却不知道为什么竟然罕见地对楚凌言听计从。他抬手指向牢房的某一个房间,没有说话。

    楚凌抬眼看去,却看到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短须男子,看着有点眼熟。

    “你血口喷人!”那男人脸色一变,厉声道。楚凌微微蹙眉,伸手敲了敲自己的额头道:“本宫想起来了,当初黎澹的事儿…你跟朱大人和黎大人在一起。”承天府尹连忙凑到楚凌跟前,低声道:“公主,朱大人和黎大人都算是正人君子,不会做这种事情的。”楚凌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道:“我又没有说这事儿跟他们有关系,另外…大人您这么单纯是怎么做到承天府尹这个位置的?”

    “……”承天府尹默然无语,这位公主说话真是让人觉得…一言难尽。

    楚凌漫步走到牢房门前,跟里面的那位安家家主相对而立。楚凌对他笑了笑,甚至还伸手朝他勾了勾手指道:“来,跟本宫说说,你是哪根葱?”

    这个动作在出身名门的人们看来着实是太过轻佻,这样的话语,在这些出身名门的人听起来也着实是太过轻谩。安家家主咬牙道:“公主未免太过狂妄,您如此胆大妄为,陛下知道么?”楚凌对他笑了笑,道:“你猜啊。”

    他当然不会猜,沉声道:“言语不端,仪态轻佻,公主如此作态实在是有辱……”话还没说完,他就被一只手拎着衣襟拉到了牢房的栏杆前,头直接被拽到了外面。楚凌冷声道:“本宫问你是哪根葱,你这么东拉西扯的干什么?听不懂本宫的话还是怎么的?”

    “你!”安家家主气结,但是被人拽着衣襟的感觉着实是不好受,方才楚凌按着别人脑袋撞地板的一幕印象又太过鲜明,虽然心中愤然安家家主却依然还是回答道:“臣户部侍郎安立尧。”楚凌偏着头,有些好奇地道:“户部侍郎啊?区区一个四品官儿谁给你的胆子跟本宫作对?嗯?”

    承天府尹见楚凌的目光淡淡的扫向自己,心中一个激灵连忙小声道:“启禀公主,安大人虽然只是四品官儿,安家也没有出宫什么能人。不过他的母亲跟安信王妃的母亲是嫡亲的姐妹。所以,安大人算是安信王妃的亲表哥。”反正他是注定要得罪这些人了,既然如此还不如得罪个彻底。反正他坐在这个位置上,不得罪这些人就得得罪陛下!陛下在如何的温和,处置他一个小小的承天府尹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如今这局势,还想要做和事佬只怕是行不通了。

    楚凌挑眉道:“安信王妃的亲表哥?”

    安立尧心中也是一惊,不过他跟安信王妃的关系在京城本就不是什么秘密,倒也不怕被人揭穿。当下便沉声道:“就算我跟安信王妃是亲戚又如何?难不成公主觉得因为这样我便要派人刺杀公主?这理由未免也显得太过牵强了一些。”

    楚凌笑道:“本宫做事情从来都不管理由牵强不牵强,本宫若是认为是你做的,就算全天下的人都相信你清白无瑕,在本宫这里也是没有任何用处的。”安立尧心中暗暗抹汗,面上却依然要装出一派沉稳可信的模样陈身高:“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公主要怎么想确实不是我等能够左右的。”

    楚凌放开了他后退了几步,沉声道:“拉出来,先抽五十鞭子再说!”

    “你敢?!”安立尧大惊,是真的震惊害怕而不是愤怒。因为他见过神佑公主在议政的大殿上抽人鞭子,更亲眼见过神佑公主提刀杀人,他知道神佑公主真的说得出做得到。

    楚凌并没有与他争辩,只是对他淡淡一笑便负手站在了一边等着人将他拖出来。

    见安立尧受到如此遭遇,其他人立刻就生出了一股兔死狐悲之感。也顾不得纠结到底是不是安立尧派的杀手了。众人立刻都扑到了牢房栏杆前,怒道:“你滥用私刑,草菅人命!”

    “刑不上士大夫!你怎敢对安大人用刑!果然是在貊族人的地方长大的北方蛮子,毫无礼数!”

    楚凌冷笑一声,悠悠然地看着安立尧被人从牢房里拖出来。方才慢悠悠地看了义愤填膺的众人一眼,道:“原来在你们眼中,上京已经是貊族人的地方了啊?也罢…太祖立下祖制,是为了尊重那些有能力有教养有志气的读书人,不是为了给你们无能怯懦愚蠢的蠢货提供保护伞。你们尽管骂,今晚若是能将自己骂出这承天府大牢,本宫的名字从此便倒着写。”

    众人顿时哑口无言,有人忍不住红了脸。但是看向楚凌的眼神依然不善,就算是他们言辞有不妥的地方,也改变不了这个神佑公主是个毫无教养的野丫头的事实!

    安立尧很快被人按在了地上,一个衙役取过不远处挂在墙壁上的鞭子就朝着安立尧甩了过去。啪的一声轻响,安立尧忍不住惨叫一声,那声音听的整个牢房里的人都不由自主的抖了抖。

    楚凌看着地上的安立尧,好心情地问道:“怎么样?想回答我的问题么?如果想开了就点点头,我好想让人准备下一个。”安立尧颤抖着等待第二鞭的到来,根本听不清楚楚凌在说什么。

    整个牢房里只能听到啪啪的鞭子抽打声音和安立尧的惨叫声。

    “安信郡王到!安信郡王妃到!”牢房外面,远远地传来了通禀声。楚凌微微扬眉其他人却都不由自主的露出了几分喜色。不管他们之前站的是何种政见,但是此时安信郡王的到来毫不意外的给了他们希望。只要能够逃出去,后面的事情自然好解决。等待中的众人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楚凌抬手摸了摸腰间的长鞭,转身漫步朝着牢房门口的方向走去。

    果然不过是片刻间,安信郡王和安信王妃便一前一后带着人走了进来。

    安信郡王脸色铁青,早先白天刚刚被楚凌狠狠的打了脸,晚上楚凌又抓了自己王妃地表弟也是自己的心腹,让安信郡王怎么能不怒?在安信郡王的眼中,楚凌简直就是故意来坏他事情的存在。

    楚凌笑吟吟地道:“安信王叔,这么晚了你和王妃婶婶怎么还过来呢?”

    安信郡王冷飕飕地看了楚凌一眼,冷声道:“公主这么晚了不也没有休息么?本王算得了什么?”

    楚凌抿唇一笑,神态优雅端方,仿佛方才抓着别人脑袋往地上撞的人不是她一般。

    “安信王叔说笑了,本宫不过是父皇的旨意半点事情罢了,公事所需,哪里比得上王叔你悠闲自在?”安信郡王还有功夫跟楚凌东拉西扯,安信王妃却早就已经忍不住了。这会儿见到立刻扑了上去,担心地查看自家表兄的伤势。

    楚凌看在眼中也只是淡淡一笑,侧首看向安信郡王道:“王叔,婶婶跟安大人的关系真不错。”

    安信郡王也不确定楚凌这话是不是带着嘲讽的意思,此时他也没有心思计较这些,因此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楚凌道:“公主这是什么意思?”楚凌不解,道:“恕我不解,王叔说得是什么?”

    安信郡王沉声道:“公然滥用私刑鞭打朝臣,公主真的觉得有陛下撑腰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么?”

    楚凌耸耸肩笑道:“王叔可冤枉我了,本宫可从未觉得自己能够无法无天。我若是真有王叔说得那么厉害,又怎么会光天化日之下,在这天子脚下朗朗乾坤被人当街截杀。而禁军的人却半天都迟迟不肯到来呢?”

    安信郡王:“公主不觉得,或许是你行事太过了才招来这般祸事么?”

    楚凌惊讶道:“所以,王叔的意思是,因为你们看我不顺眼,所以号称效忠陛下忠君爱国的大臣们就可以枉顾父皇的意思,直接找杀手杀了我?”安信郡王当然不肯上这个当,淡淡道:“公主说笑了,好好的谁会刺杀公主又不是不要命了。”

    楚凌冷笑一声道:“但是,本宫觉得确实是有很多人连命都不想要了啊。”

    安信郡王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公主,立刻放了各位大臣,今晚的事情我们可以当成没有发生过。毕竟,博宁王兄也说过,公主年纪还小不是么!”

    楚凌偏着头,笑吟吟地看着眼前一脸正气的安信郡王。微笑着吐出两个字,“我不。”



    ------题外话------

    抱歉亲爱的们,实在是太困了今天就酱紫~明天回国,后天应该就可以恢复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