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21、我替你做!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肖嫣儿的药见效很快,一碗药灌下去君无欢很快就平静下来了。但同时,整个人也呈现出了一种几乎完全无法动弹的僵死状态。如果不是他还半睁着眼睛,楚凌都要怀疑这人是不是真的就已经没有气息了。小心地伸手他了一下他微弱的鼻息和心口,楚凌方才微微松了口气。低头看着君无欢轻声道:“不用担心,没事的。”

    君无欢眼眸动了动,仿佛有一闪而过的笑意。楚凌知道他是想要让自己不要担心。

    伸手轻轻拉好了被子抹平,楚凌整理了一下心情方才道:“白鹭。”

    “公主。”白鹭上前来,微微一福恭声道。楚凌站起身来道:“好好照顾他,有什么事情立刻来告诉我。”白鹭郑重地点头道:“请公主放心。”白鹭自然知道公主要她照顾公子不单单只是照顾而已,更重要的是保护公子周全。公子如今的状态肯定瞒不住所有人,若是有人想要趁机做些什么,公子如今的处境确实是非常危险的。

    楚凌点点头,回头看了君无欢一眼,轻声道:“我去处理一些事情,很快就回来。”

    君无欢眼眸轻轻动了一下,楚凌方才转身走了出去。

    出了房间的门,楚凌原本还带着几分淡淡浅笑的面容立刻就沉了下来。公主府的管事迎面匆匆而来,道:“启禀公主,玉公子和邵公子来了。”楚凌冷声道:“请他们到书房!”

    “是,公主!”管事对上楚凌冰冷的眼眸,忍不住心中打了个寒颤。长离公子突然病重,公主的心情只怕是十分的不好啊。

    书房里,桓毓有些焦躁地在书房里来回走动着。君无欢被楚凌带回了自己的院子里,但是整个院子周围都戒严了,即便是平时在公主府进出自如的桓毓公子如今没有公主的命令也是寸步难行,只能在这里急的打转。

    邵归远也是剑眉紧蹙,喝了一口茶平息心中的担忧,看着桓毓忍不住道:“玉兄,你能不能别走来走去了?”

    桓毓公子看了他一眼,难得的没有反驳走到一边坐了下来。才刚坐下又忍不住道:“邵兄,你说会不会出什么事?”

    邵归远不答,公主和未来驸马当街遭人截杀,还不算是出事儿么?

    没有得到答案,桓毓还想要问些什么,外面就传来了一阵轻盈急促地脚步声。

    楚凌快步从外面走了进来,还没等到两人开口说什么便沉声道:“桓毓,云行月现在在哪儿?”

    “君无欢怎么了?”桓毓公子猛然站起身来,沉声道。楚凌这个时候问起云行月,又没有看到君无欢一起出现,桓毓立刻猜到了发生了什么事。楚凌道:“云行月在哪里?”桓毓定了定神,耐着性子道:“云行月就在天启,前些日子他就已经渡江来了天启。不过他传信说要去南方一趟,晚些时候才能来平京。”

    楚凌道:“立刻让他赶来平京,越快越好一刻也不能耽误!还有云师叔,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通知他尽快赶到。”

    闻言,桓毓心中却是一沉。

    “我知道了,君无欢他……”

    楚凌垂眸道:“暂时没事。”桓毓深吸了一口气,起身来道:“我知道了,立刻让人去办。”说罢也不再管两人,飞快地冲出了书房。邵归远看着楚凌问道:“公主,可有什么事在下能够效劳?”

    楚凌微微勾了下唇角道:“有,我要平京所有正三品以上,家中有掌握实权的人物的世家资料。以及…这这些人这两天所有的行踪。”

    楚凌提笔在纸上写下了几个名字递了过去。邵归远扫了一眼便将纸笺从新折叠了起来,微微点头沉声道:“公主请放心,明天之前公主需要的资料都会送到您跟前。”楚凌微微点头道了声有劳。

    “启禀公主,陛下来了!”门外,管事步履匆忙地禀告道。

    邵归远站起身来,拱手道:“公主,在下先行告辞。”

    楚凌微微点头,“让雪鸢带你从侧门离开。”

    不等楚凌迎出院门,永嘉帝就已经带着一大群人浩浩荡荡地走了进来。看到楚凌永嘉帝一抬手制止了众人的跟随快步迎了上来,“卿儿,你可还好?有没有伤到哪里?”楚凌摇摇头道:“多谢父皇担心,儿臣一切安好。”

    永嘉帝在路上就听说了君无欢身受重伤的事情,再看看女儿神色暗淡的模样心知君无欢这次只怕是伤的不轻,一时间倒是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女儿了。

    看了看楚凌,永嘉帝道:“别怕,朕让太医院所有的太医都来给他看,要什么药尽管去拿就是了。那君无欢命大得很,不会有事的。”楚凌微微扯了下唇角,笑容有些勉强,“多谢父皇,我知道了。”

    永嘉帝叹了口气,拉着女儿往书房的方向走去。

    走进书房,永嘉帝遣退了所有跟随的人方才冷哼一声道:“那些人当真是胆子太大了,竟敢当街截杀当朝公主,到底有没有将朕这个皇帝放在眼中!”若说永嘉帝因为君无欢的伤有多少难过和愤怒其实也不至于。但是牵扯上了楚凌却又不同了,更不用说那些人今天敢行刺公主,明天就敢行刺他这个皇帝,这让永嘉帝如何能不怒?

    楚凌沉默不语,她现在并没有心情也没有心思去劝说永嘉帝如何行事。永嘉帝见状,越发确定楚凌是因为君无欢的伤势闷闷不乐。有些无奈地道:“还在担心君无欢?”

    楚凌抬头看向永嘉帝,不答反问,“父皇,今天的事情你打算如何处置?”

    永嘉帝道:“朕已经让冯铮去抓那些刺客了,这事儿朕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就这样?”楚凌微微扬眉,显然是对这个结果并不那么满意。永嘉帝却不解,道:“卿儿还想要如何?”

    楚凌道:“我想请父皇将此事交给儿臣处置。”永嘉帝默然不语,看着楚凌的眼神中满是担忧。今天只是在朝堂上动了手骂了人就闹出这么大的事情,若是卿儿再继续参与这些事情后面还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作为父亲,永嘉帝并不希望女儿直面这样的危险。

    “父皇,这里毕竟是平京。”楚凌淡淡道。永嘉帝有些疑惑地看着楚凌,不太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楚凌淡淡道:“这里是平京,父皇是一国之君。天子脚下就能发生这样的事情,若不处理,父皇可知道将来会如何?”

    永嘉帝神色微变,他当然知道。但是他更知道那些平时看似不起眼的世家私底下是如何的盘根错节,剪不断理还乱。

    楚凌垂眸道:“君无欢在平京伤成这样,父皇可想过如何跟沧云城交代?”永嘉帝心中又是一凛,君无欢平时表现的太过和善,以至于他都险些忘了他不仅是富甲天下的长离公子,更是威震一方的沧云城主。

    永嘉帝皱眉道:“若是君无欢真的出了什么事……”楚凌抬眼,沉声道:“父皇,君无欢是我认定的人,我是您的女儿,他是您的女婿。”

    永嘉帝脸上的挣扎之色更甚,良久方才望着楚凌叹道:“卿儿,这条路…太难了。你从小就没有过过几天好日子,朕…朕舍不得你啊……”楚凌站起身来,走到永嘉帝跟前。永嘉帝有些诧异地看着她,却见楚凌身形一矮单膝跪倒在了地上。

    “卿儿,你这是做什么?!”永嘉帝吓了一跳,连忙想要将她扶起来。楚凌虽然看着单薄却身形稳如泰山,一动不动地跪在永嘉帝面前沉声道:“父皇,正是因为儿臣受过苦,才更不会让别人左右我的命运。谁都不行!儿臣希望有一日看到天启国泰民安,河清海晏。父皇不能做、不愿做的事情,儿臣都能够替您做到。儿臣…只需要您的信任。”

    自从回到天启,楚凌从未对永嘉帝说过这么多也这么严肃的话题。永嘉帝一时都忘记了去扶楚凌,只是怔怔地望着眼前神色坚定的妙龄少女。少女明亮的眼眸此时冷静澄澈,却写满了坚定和决心。仿佛是再说,就算他不答应,她也不会改变主意的。

    很多年前,永嘉帝在另外一个人眼中也看到过这样的坚定和决心。不同的是,那个人眼中还有着偏执和疯狂,而眼前的少女眼中却只有一往无前的勇气。

    “卿儿…就算没有君无欢了,父皇也能替你……”

    楚凌沉声道:“若是没有君无欢,那就不会有任何人。父皇,你忘了么?还有人在北方等着我们。拂衣姐姐,还在等着我们接她回家。”永嘉帝心中不由得一震,“可是你……”楚凌勾唇一笑,眉目清傲,“若是没有人能做这件事,那便我自己来做。我自己发的誓,自然要自己去实现!”

    这一次,永嘉帝却沉默了更久的时间。终于他突然放声笑道:“好!卿儿,朕只有你这一个骨肉血脉了。无论你想要做什么,朕都会支持你的!”说罢,从袖中取出了一块青玉令牌递到楚凌手中道:“你知道这是做什么的?”

    楚凌将令牌握在手中,微微点了点头。

    永嘉帝神色有些复杂地望着楚凌,轻声道:“父皇是个没什么本事的,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你要记得今天说的话,要…接你拂衣姐姐回家。”

    说着这些话,永嘉帝心中也忍不住为自己感到羞耻。他是一个自私的人,年轻时候或许有过雄心壮志,却也早在这些年与朝堂上那些官员的勾心斗角中被消磨殆尽了。这些事情,原本就应该是他这个做父亲做帝王的人来做的,但是他做不到也不敢做,如今却将自己的希望和责任都压在了眼前这少女单薄的肩上。明明是他最想要疼宠,曾经暗自发誓要让她一生无忧的女儿啊。

    他为她取名神佑,便是希望满天神佛都能佑她平安。却不想最后,她依然需要依靠自己的力量保护自己,在这乱世之中挣扎求生。

    “儿臣记住了,多谢父皇。”楚凌并不知道永嘉帝片刻间就想了这么多事情。事实上,能这么快说动永嘉帝对她来说已经是意外之喜了,当然现在她确实笑不出来。

    永嘉帝最后亲自去探望了君无欢方才离开公主府转身回宫,暗暗关注着公主府动静的人们也跟着暗暗松了口气。见永嘉帝没有发作,心中觉得这事儿应该就过去了。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胆大包天竟然去刺杀神佑公主和未来驸马,但是闹大了总归不是什么好事。

    他们不知道的是,真正的暴风雨正是在永嘉帝离开之后才将将到来。

    当天夜里,一群禁军闯入了平京的几家府邸,从里面拖出了一群人直接打入了承天府的大牢。

    自然有人想要连夜入宫求见永嘉帝,大事皇宫宫门早已经落锁,没有永嘉帝的命令无论是谁也不可能在深更半夜叫开皇宫的大门。而永嘉帝自然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半夜接见朝臣了,于是满心焦躁的人们一部分只能回家静观其变,一部分则是选择了继续在宫门口等待,等着早上的时候宫门打开。

    承天府阴暗的大牢里,楚凌身上披着一件浅色披风漫步踏入了其中。这还是楚凌第一次来承天府的地牢,毕竟上一次那些纨绔们虽然闯了祸却也不至于到地牢一游,因此楚凌自然也就无缘欣赏了。只是今晚,楚凌却并没有心情欣赏这些地方,脚步轻缓地走向地牢的走廊深处。走廊两边被分成了一个一个的房间,用铁铸的栏杆隔开了每一个房间之间以及和过道上的距离。

    看到有人来了,牢房里的犯人纷纷站起身来趴在栏杆边上看向他们。胆子大的甚至伸出了乌黑的手指想要抓住她的衣服。更不不少人朝着楚凌发出意义不明的笑声。楚凌并不是不懂事的纯真孩童,自然明白这些人是什么意思。当下也不多话,直接朝着鞭子就朝着牢房里地人甩了过去。

    即便是隔着一层栏杆,被鞭子抽中的感觉也依然是火辣辣地疼痛。第一个被抽中的人已经捂着脸躺下去了,楚凌冷笑一声道:“看来是没有人告诉你们,本宫的脾气不太好!”所有人都忍不住看向被她抽了的男子,他正捂着自己脸挡在地上哀嚎着,显然这一鞭子打的相当的够分量。所有人都忍不住缩了缩鼻子,心中惊骇不已。

    跟在楚凌身边的承天府尹也忍不住暗暗抽了抽嘴角,上次见到神佑公主的时候,这位公主虽然有些不讲理但毕竟人还是斯斯文文的。却没有想到这才短短几天没见,神佑公主就变成这样了。

    不仅是让他抓刺客,还抓了一堆出身名门的读书人关在承天府衙门的地牢里。只要一想到大牢深处关着地那些人,承天府尹就觉得脑门发疼,他觉得自己肯定活不过今年了!

    “公主见谅,这些都是些恶徒,死有余辜!是下官失职,才让这些东西污了公主的脸。”

    楚凌挑眉道:“没什么,正好本宫这两天心情不顺,有人主动送上来让我抽几鞭子,本宫正高兴呢。”

    “……”承天府尹无语。

    “……”走道两边被关押地囚犯们更加无语,这竟然还是个公主?这年头,公主已经变成这副德行了么?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到了地牢地最深处。这是一个巨大的牢房,房间中间是一片空地安置着不少刑具。周围全是一个一个的囚室,往日里这个房间绝大多数这个时候都是空着的,今天倒是已经住满了人。见到一行人进来,原本还坐在牢房里的读书人立刻都躁动起来。

    “你想干什么?快放我们出来!”

    “混账!谁给你的胆子……”

    “放我们出去!”

    “啪!”

    鞭子摔在地上的声音在牢房里响起,顿时将一片嘈杂的声音打碎。鞭梢在地上的石板上甩出了一个清晰的白印。楚凌微微眯眼,慢条斯理地道:“都急什么?别着急,咱们有的是时间,慢、慢、说!”

    “神佑公主!是你…是你让承天府抓我们的?!”有人终于认出了楚凌,惊骇地叫道。

    楚凌轻笑一声,昏暗的烛火下面色却冰凉如水,“是本宫,你能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