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20、病发!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并不知道上面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周围多出了许多人即便是在混战中她也是能感觉到的。一刀将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黑衣人送上了黄泉,楚凌抬头看了一眼上方房顶上的两个人微微皱眉。看来衙门的衙役和禁军都被人绊住了。否则按照这个距离,收到消息早就已经赶过来了。

    不过……也无妨!

    楚凌眼底闪过一丝冷意,正好需要人来立威。比起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酸书生,这些人正合适!

    看着楼下街道上混战中的女子,君无欢冷声道:“南宫,若是阿凌出了什么事……”南宫御月轻蔑地笑道:“用不着的操心,你若是真的担心笙笙不如现在自己认输?只要你…照着这里给自己来一刀,我马上让人撤退。”南宫御月比了一下自己不久前被人刺了一刀的位置,脸上的笑容意味十分明显。前些日子君无欢算计他的事情他从来就没有忘记过,毕竟健忘并不是南宫国师的特长。

    君无欢用看傻子的表情瞥了他一眼,“你以为我傻么?”若是他真的对着自己捅一刀,南宫御月马上就能扑上来再捅他几刀。然后再肆意嘲笑他傻,活该被骗!

    南宫御月冷笑道:“看来你对笙笙的感情也不过如此啊,君无欢,凭什么这世上什么好东西都让你给占了?”君无欢有些厌烦地扫了一眼南宫御月,对于南宫御月这些陈腔老调的抱怨,他早就已经不想再做任何回应了。每次都要叫嚣一遍,他都要怀疑南宫御月是不是被七十高龄的老太太附身了。这种德性,明显就是挨得打还不够。当下也不再废话,直接提剑朝着南宫御月刺了过去。

    因为白塔中人的加入,楚凌的楚凌的处境也渐渐变得艰难了起来。虽然后来的这些人明显并不想要楚凌的性命,但是却并不介意伤到她。毕竟即便是南宫御月也明白,楚凌这样的实力若是想要毫发无伤的拿下她,除非是她自己想要束手就擒。南宫御月对人的怜惜十分奇怪,他舍不得让楚凌死,甚至觉得如果笙笙能放弃君无欢与他在一起,他可以做任何事情。但是他却并不介意为了达到某些目的而让楚凌受伤。

    他会怜惜会心疼,却并不会因此而改变自己的决定。

    雨势渐渐小了,地上的鲜血却越来越多。楚凌身上也渐渐出现了伤痕,原本正在与南宫御月缠斗已经渐渐占了上方的君无欢见状,立刻想要过去支援楚凌。但是南宫御月又怎么肯让他得逞?身形一闪便拦在了他前面,面上露出几分略带得意的笑容。

    “让开!”君无欢厉声道。

    南宫御月挑眉道:“不让又如何?”君无欢一言不发,直接一剑劈了过去。南宫御月闪身让过,笑道:“君无欢,你别费心思了。今天你跟笙笙是一定要留下一个的,不然本座的面子往哪儿搁?这一次,可是你先挑事儿的。”

    君无欢道:“我倒是想知道,你有什么本事留下我和阿凌?”

    “你看看就知道了。”南宫御月微微挑眉,微微抬手做了一个手势。

    君无欢直觉不好,只听一声利箭破空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直射人群中混战的楚凌而去。以楚凌的身手,想要避开并不是什么难事,前提是……她没有被人围困中。君无欢眼眸为沉,当下也顾不得许多,一提气越过了南宫御月扑向楼下的街道。

    南宫御月冷笑一声,也跟着追了上去。

    “阿凌?!”

    眼看羽箭就要射向楚凌,君无欢一剑挥出,凌厉的剑气斩向凌空射来的羽箭。

    楚凌虽然在混战中却也察觉到了背后的不对劲,但是她跟前的黑衣人太多,根本无法移动只能尽力避开要害,咬牙全力解决眼前的人。君无欢一剑斩落了射向自己的箭,楚凌也暗暗松了口气,一刀挥开了跟前黑衣人飞快的转身。

    同时两支箭再一次分别从两个方向射向了楚凌。

    君无欢再一次挥剑,一瞬间只觉得心脉附近一阵抽痛。君无欢手中的长剑只是停滞了一瞬间就再次毫无阻碍地斩了下去。南宫御月唇边勾起一抹满是恶意的冷笑,手中长剑刷刷地朝着君无欢就是连番的急攻。君无欢立刻无瑕再顾及楚凌,神色冰冷地挥剑扫向南宫御月。

    因为有君无欢的帮助,楚凌抓住时机抽出空闲来,一把抓住另一支射向自己的羽箭反转箭头朝着羽箭射来的方向用力掷了回去。不远处的房顶上一个黑影落了下来直接摔落在了街道上。楚凌凌空一跃而去,暂时摆脱了围着自己的黑衣人如一朵红云朝着另一边的房顶飘了过去。很快,另一个弓箭手也成了她的刀下亡魂。

    “君无欢,你自己找死可怪不得本座!”楚凌刚刚松了口气,便听到不远处传来南宫御月的笑声。回头一看,正好看到君无欢身形一晃,险些从房顶上跌落下来的身影。楚凌微微皱眉,看着君无欢平静却苍白的容颜心中微沉,足下一点飞快地朝着那边掠了过去。

    君无欢方才为了强行将体内真气调动到了极致,虽然替楚凌斩落了两支羽箭却也同样牵动了他隐藏在体内多年的旧伤。南宫御月这样级别的高手本就难以对付,更何况是君无欢身体不适的情况下。南宫御月显然也知道君无欢这个弱点,故意设计牵动君无欢的伤势。偏偏,即便是知道这是南宫御月的轨迹,君无欢也没有别的选择。让他眼睁睁地看着阿凌在他面前重伤,还不如他自己伤了来的好受。

    即便是浑身上下痛得几乎要背过气去,君无欢脸上除了更加苍白却也看不出来什么变化。不仅没有变化,他下手甚至越发的凌厉起来。片刻间就扭转了方才一瞬间的劣势,将南宫御月逼得节节后退。

    南宫御月皱眉,“君无欢,你不要命了!”

    君无欢笑道:“就算是,我也会先要了你的命!”

    南宫御月想要看着君无欢重伤的惨状,可没有想要跟君无欢同归于尽的打算。一看到君无欢这个架势,南宫御月毫不犹豫地就选择了撤退。飞身后撤了五六丈,南宫御月笑道:“君无欢,今天是本座赢了。本座懒得跟你计较,你要是能活下去,上次在画舫上的事情就一笔勾销。”

    君无欢单手提着剑,看着南宫御月冷声道:“你这样唯恐天下不乱,真遇到有事跑的比谁都快的性子,永远也赢不了。”

    南宫御月却不在意他的嘲讽,笑道:“这些废话,等你活过来再说吧!”

    说吧,便飞身离去片刻间就消失在了重重房檐后面。

    楚凌掠到君无欢身边正好伸手扶住了有些站立不稳的君无欢,“你怎么样?”君无欢靠着楚凌,有些无奈地笑了笑道:“痛。”

    楚凌咬牙,“自己什么情况不知道么?我就算挨了一箭也死不了!”

    君无欢伸手抹去楚凌脸颊边不知何时染上的血迹,轻声道:“我怎么舍得?”

    楚凌无言,说到底还是她太弱了!如果她有君无欢……不,哪怕是南宫御月那样的实力,又哪里需要君无欢拼的旧伤复发救她?!

    “我们先回去!”楚凌扶着君无欢下了房顶,目光冷然地扫了一眼周围的黑衣人,手中流月刀寒光闪烁,“想死的尽管过来。”

    这一天,躲在暗处的人们看到了令他们这一生也无法遗忘的一幕。依然还下着小雨的街道上满是鲜血和尸体,身形纤细窈窕的红衣少女一手扶住神色苍白的青年,一手提着寒光熠熠的短刀一路往前走去。凡是想要上前阻拦他们的人无不死在了那看似精巧华丽的短刀之下。

    鲜血几乎染透了两人的衣服,染上了白皙如玉的面容。

    两张同样出色的面容在血色中竟然显出一种异样的融洽和美丽。

    冯铮带着人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令人心惊胆战的一幕。有了禁军的加入,黑衣人立刻四散而去,逃的逃死的死。

    冯铮强压下了心中的震惊,上前道:“末将护驾来迟,请公主降罪。”

    楚凌淡淡地扫了他一眼,脸上甚至还有几分笑意,“冯将军,这天子脚下看来也不安生啊。禁军…当真还是天启的禁军么?”

    冯铮脸上难掩羞愧,即便是知道楚凌实在嘲讽自己却也升不起丝毫的怒意和不满。因为神佑公主说的是事实,在内城这样的地方,堂堂公主和未来驸马被人当街截杀如此之久,竟然没有人赶来支援?哪怕是下着大雨路上行人稀少,这也太说不过去了。

    冯铮也不管地上满地血污,一掀衣摆单膝跪地沉声道:“此事属下一定给公主一个交代,还请公主给属下一点时间。”

    “当然。”楚凌笑道:“此事冯将军还是先禀告父皇吧,本宫还有事,就先回去了。”冯铮开了一眼虽然还站的笔直手里提着剑但是身形却明显有些僵硬,俨然依靠公主扶持着的君无欢,起身道:“是,公主。属下先送公主和长离公子回府。”

    楚凌也没有拒绝,有南宫御月那样的蛇精病在,什么样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有冯铮在也要安全几分。

    一回到公主府,君无欢立刻就倒下了。楚凌本身其实并没有真正见识过君无欢发病最厉害的时候的模样,这一次却是结结实实的见识到了。只是倒下的一瞬间,君无欢整个人都仿佛被汗水浸透了一般。俊美苍白的容颜上,额边青筋鼓动,手指毫不费力地在床头的柜子上留下了一个五个深深的印记。君无欢的忍耐和克制力都不容置疑,然而即便是如此,此时躺在床上的男子看上去也与平时的长离公子判若两人。

    御医想要替他把脉,却惊恐的发现他根本把不到长离公子的脉搏。并不是没有脉搏了,而是脉象太过凌乱强烈,若不是跟前实实在在的躺着一个人,御医都要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再替人把脉了。

    “公主…公主,这……”太医看了看站在旁边的楚凌,面有难色。

    这种时候,楚凌最不耐烦地就是这种吞吞吐吐的态度,沉声道:“有话直说!”

    太医道:“长离公子这脉象根本摸不出来啊,老臣也不知道长离公子这是……”

    楚凌上前,看到君无欢依然清醒地眼神,有些焦急地问道:“云行月开的药呢?”

    君无欢笑了笑,只是笑容太过僵硬只能隐约看到微微勾起地唇角。摇了摇头道:”没…没用了。”

    楚凌心中一惊,沉声道,“怎么会这么快…有没有办法控制?我已经派人找嫣儿回来了!”

    君无欢点了点头,道:“没、事,不用担心……”咔嚓一声轻响,站在一边的太医有些惊恐地看着君无欢原本垂在床边的手硬生生在床边的柜子上抓出了几个窟窿。那双原本修长白皙的手上,此时也是青筋毕露看上去格外可怖。太医几乎从床上的男子身上看不到几分原本那个温文矜贵的长离公子的模样了。

    “阿凌,别怕…我不会……”

    楚凌咬牙,瞪着他道:“我怕什么?痛的又不是我!”却没有发现,自己强硬的声音里不知何时已经多了几分哭意。楚凌眼眶微红,伸手握住君无欢的手腕道:“需要我帮你做什么吗?”

    君无欢闭了闭眼睛,道:“没事,别怕。”

    楚凌心中有些绝望,她知道她现在帮不上任何忙。在肖嫣儿回来之前,君无欢只能靠自己疏导体内紊乱的真气。然而在这样剧烈的发作之下,君无欢自己能够控制的几率几近于无,即便是能够控制,想要真正的恢复过来只怕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做到的。而在这之前,君无欢就只能一个人默默承受这样的痛处。

    然而,即便是这样君无欢依然还想要安慰她。

    肖嫣儿几乎是被冯铮带着人拽回来的,等她看到床上的君无欢的模样时也不由得变了脸色。

    “师…师兄?师兄这是怎么了?”肖嫣儿有些惊慌地道,在替君无欢把过脉之后,一张笑脸顿时变得惨白惨白的。脸上满是惊恐和慌乱,原本明亮的大眼睛也忍不住冒出了水光,“师兄他…师父、不对…怎么会这么严重?!”

    “嫣儿!”楚凌伸手扶住肖嫣儿肩膀,厉声道:“冷静!”

    “阿凌姐姐?”肖嫣儿这才看到一直站在旁边的楚凌,“阿凌姐姐,怎么办师兄他……”

    楚凌沉声道:“冷静下来!现在师叔和云行月都不在,只有你能救君无欢的命,听到了没有!”肖嫣儿从未听过楚凌用这样严肃的语气跟她说话,吓得有些呆住了愣愣地点了点头。楚凌道:“现在,冷静下来就重新给他把脉。看看有什么办法帮助他控制旧伤…太医院的大夫都在这里,有什么需要他们帮忙的都可以说。明白了么?”

    肖嫣儿点了点头,虽然还是没有反应过来却已经没有了方才的慌乱无措。转身从新开始为君无欢把脉,盯着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的君无欢看了一会儿,肖嫣儿突然站起身来走到一边的桌边,刷刷刷地写下了一连串的药单。

    旁边的太医原本对肖嫣儿这个小丫头有些不以为然,但是他们都对长离公子的病情束手无策,自然也没有权力阻止神佑公主再找别人了。此时看到肖嫣儿写下的药方,更是纷纷皱起了眉头,这张药方里竟然有一大半都是有毒的。这种药方寻常人吃下去直接就没命了,还救什么救?

    一个太医皱着眉提出了质疑,肖嫣儿只是看了他一眼便转身一脸认真的对楚凌道:“阿凌姐姐,这些药都要,一点都不能扫。”

    楚凌看了一眼药方,问道:“有把握吗?”

    肖嫣儿秀眉微皱道:“这不是治疗师兄伤病的药,这个药用了之后能让师兄的身体在极短的时间内恢复平静。可以拖延一段时间让我师父和云师兄赶来。”

    太医皱眉道:“什么叫在极短的时间内恢复平静?”

    肖嫣儿看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下道:“就是…假死。当然,师兄不会真的假死过去,人依然还会清醒,只是身体…不会在有任何感觉。”太医道:“这不是麻沸散么?长离公子血脉诡异紊乱,就算止住了疼痛对他本身也没有任何用处,更不可能令脉搏就此平静下来。”

    肖嫣儿道:“不是麻沸散,是我配置的假死药。总之…现在只有这个能暂时让师兄平静下来,这次发病来势汹汹,以师兄自己目前的情况根本不可能自己恢复。不过…如果十天之内不能解除药效的话,师兄就算好了…以后也会四肢瘫痪的。这个药……对身体影响还是很大的,我最多只能控制到十天。”虽然不是专精救人的,但是这些年肖嫣儿也没有少为君无欢费心。不过她走的是偏门,云行月对她的方法一向是嗤之以鼻,倒是没有什么机会真的用到君无欢身上。

    其余太医闻言都一脸不赞同地看着肖嫣儿,在他们看来肖嫣儿这份药方的后果远不止她所说的这些。更何况,就算真的只是这些……神佑公主未来的驸马若是四肢瘫痪了,谁能承担得起后果?

    “公主,这太过危险了,还请三思啊。”

    肖嫣儿跺脚道:“师兄的情况根本就拖延不得,他最多再撑两个时辰,就会完全昏迷!到时候…他体内的内息会完全失控,到时候……”

    楚凌坐在床边看着床上的君无欢,因为陷入了半昏迷,君无欢脸上的神色反而更加真实。脸上满是无法掩饰的痛苦,显然即便是半昏迷中,痛感也依然并没有降低分毫。

    楚凌垂眸思索了片刻,方才睁开眼睛看向肖嫣儿沉声道:“去配药!”

    “公主?!”众太医大惊。

    肖嫣儿看了看楚凌有些冰冷的神色,小声安慰道:“阿凌姐姐,如果…如果最后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我、我会按照师父的方法,至少…至少可以保住师兄的命。”

    楚凌没有说话,她当然知道肖嫣儿说的是什么办法。在沧云城她也跟云师叔聊过,那最后的办法确实可以保住君无欢的命,但是从此以后君无欢就会成为一个真正手无缚鸡之力身体虚弱而且四肢经脉尽断的人。而且是无法逆转的那种,一旦选择了那样的路,君无欢这辈子就全毁了,这么多年受过的苦楚也全部都白费了。

    楚凌可以不介意君无欢变成什么样子,但是却不忍心让他那样度过余生。不忍,也不能。

    轻叹了口气,楚凌道:“去吧,云行月十天之内一定会赶到的。”

    肖嫣儿看了看楚凌,没忍心告诉她即便是云行月赶到了也未必就真的办法。只得默默地看了一眼她和床上的君无欢,点了点头转身出去了。